•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我当道士那些年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七十六章 凌晨的大雨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七十六章 凌晨的大雨

    作品:《我当道士那些年

        “我代表祖巫十八寨承诺,其实这也是规矩在我们祖巫十八寨的势力范围内,我们自然要保这两位平安无事,但他们走出了我们的势力范围,你们之间的恩怨,你们自己了吧。我们祖巫十八寨绝不插手。”面对杨晟的质问,达兴大巫语速很慢,却是异常坚定的说到。

        这其实已经是一种退让了,因为表明了达兴大巫不会因为个人的原因,联合一些人再插手这件事情。

        说完以后,达兴大巫看了我师父一眼,眼神中尽是抱歉,而师父却是很不在意的拍了拍达兴大巫的肩膀,低声说了一句:“到这份儿上了,你也尽力了。”

        每个人都有自己必须守护的东西,我相信达兴大巫想要守护的一定是雷山苗寨,为了我和师父,能坚持到这个地步,已经算不易了。

        可是,面对达兴大巫的提议,杨晟好像并不满意,只是沉默的看着这边聚集的人群,墨镜下会是什么样的眼神谁也猜测不透?

        不过,却在这时,有一个杨晟那边的人匆匆忙忙的跑向了杨晟,然后到了杨晟的身边,附在杨晟的耳边,嘀嘀咕咕小声的不知道在说些什么?

        杨晟还是一脸很平静的表情,不过,在听完那个下属汇报以后,声音却稍微带着一点儿惊奇的说:“有这样的事情?”

        到底是怎么样的事情?所有人的都有些好奇,但是杨晟好像并不想隐瞒,而是带着一种意味深长的神情看了一眼我们这边,忽然莫名其妙的对达兴大巫说了一句:“如果不是我们的人做的?想必这就是达兴大巫的手段了吧?我原本还担心你们觉得我草菅人命的所谓正道,都要一层皮包着龌龊,散发着光辉的嘛。”

        杨晟这个话难听之极,就像扇了所有正道人士一个巴掌,但一时间也让人不能明白他的用意。

        毕竟不同的人,看到的世界也不同,如果和他争辩正道是否伪君子这个问题,根本就是白费口舌就像我怎么能够给你描述我所感到的世界,同样你眼中的世界,我也看不见。

        好在杨晟也知道道不同不相为谋,没有再多的废话,而是直接给身旁那个下属说了一句:“抬上来。”

        抬上来什么?这边的人疑惑不解,但是杨晟耐心好像很好,站在那里一动不动,我直觉他的目光是落在我和师父身上的,不过他戴着墨镜,也掩饰了一切。

        时间大概就在这沉默压抑的气氛下过了五分钟,在这五分钟里,除了默默收拾尸体的人已经开始冲刷街道,再没有任何人说话。

        又过了大概一分钟左右,两个抬着一具尸体的人走到了两帮人对持的中间,然后扔下了那具尸体。

        抬尸体的是杨晟的人,在扔下尸体以后就匆忙离去了,而那具尸体,我仔细一看,怒火一下子从心中升腾而起,再也忍不住朝前走了一句,对着杨晟说到:“杨晟,你倒是好手段啊杀了人还推倒别人身上吗?你早就坏的彻底,但好在你做了什么破事儿,你还敢承认!如今,你不仅是坏的彻底,而且还烂的彻底这种事情你也要给别人脑袋上扣帽子吗?”

        说完,我的心里也隐隐有些难过,因为躺在地上的尸体不是别人,正是那个门房的老头儿。

        我当然还记得前一夜,他和我们把酒夜话的事情还说了他的工作,对这里的感情,还骄傲的说他在这里买东西,可以得到不算贵的物价我看见他被抓的时候,还一心想着怎么样都要救他一命,却没想到如今

        这老头儿,我甚至不知道他的姓名可如今看见他冰冷的躺在地上,半睁的眼睛,身上还明显有几处弹痕,干涸的血迹我真的忍不住从难过变成了一种悲从中来的心情。

        我抬起头,看着杨晟,再也忍不住吼了出来:“杨晟,这你也能下手?你一路上多少绊脚石?需要你清理干净?不管他们是什么身份,什么人,都要清理干净是不是?到最后,你是不是要把静宜嫂子和你儿子也清理了?不会成为你的羁绊吗?是不是?”

        “你TM给我闭嘴!我杨晟做的事就没有不承认的!这老头儿是自己跑的,趁刚才那个乱子的时候跑的我的人去追了,发现的就是这么一具尸体!陈承一,你觉得你现在算个什么东西?”说话间,杨晟扬起了自己的小指头冲着比了一下,然后才恶狠狠的说到;“你在我眼里,就是这么一根小指头都可以碾死的存在,你以为我有对你说谎的必要?”

        “可惜的是,我这个你一根小指头都可以碾死的存在,现在不还在你面前活的好好的吗?杨晟,我倒是想看看,到最后我们各自的结局是什么?杨晟,你绝对让相信,命运会让我们最终交错的。”我也一字一句的说到,在此时,我的拳头都快捏痛了,因为我知道我还得忍,我敌不过此时的杨晟,我不能冲动。

        “不要和我扯什么命运,说那么神叨叨的话,我杨晟不信这个!我唯一相信的就是经过严格论证后的论据如果你有办法证明你有资格和我命运交错再说!”杨晟的语气越发的冰冷。

        我忽然觉得那一日我和师父躲在山上,逃过这一劫的幸运恐怕也是因为杨晟这样的偏执他不相信任何被打上‘感觉’标签二字的事情,在那个喇嘛用术法搜索过以后,他更相信这样的结论,才让我和师父逃过了一劫。

        在这种对峙的时候,达兴大巫站了出来,他强硬的把我拖了回来,然后对杨晟说到:“我想你把尸体抬上来,也是为了给我们一个交代。毕竟这个老头儿做为一个外人见证了一切,到底是一个不安的因素不过,杨晟我可以负责任的告诉你,这个不是我们做的。就像你说的,你没有必要说谎,我们也没有必要说谎。何况,走出这个镇子的路在你们那边,你觉得我们这边是有人神不知鬼不觉的过去了吗?谁有这个本事?如果有这个本事,何必枪杀?”

        不得不说,达兴大巫的逻辑非常的严密,从这一点儿就能看出达兴大巫绝对不是一个简单的人,而在说完这话的同时,达兴大巫也转头看向我,说到:“承一,杨晟的确没有说谎的必要。刚才确实是发生了一个意想不到的乱子,而且他如果真要这样做,也不必在之前说把这个老头儿交给我们了,真的是没必要!”

        达兴大巫的话我还是相信的,只是刚才一下子被愤怒冲昏了头,也不知道镇子之前发生了什么,才一时冲动的说出了那些话。

        现在,仔细一想,的确有很大的可能不是杨晟做的。

        可这样问题就来了,这事儿不可能是达兴大巫他们做的,又会是谁?

        在这个时候,杨晟好像已经懒得和我们纠缠这些事情了,只是用一种玩味的语气说到:“这事儿还真奇怪了。不过,也给我省了麻烦,担心你们这些妇人之仁的家伙会一时心软留下后患。”

        说完这句话,杨晟也不知道怎么就改变了注意,忽然望向我说到:“陈承一,咱们就青山不改,绿水长流你最好一辈子老死在湘西这片儿地界上,否则你这一辈子会过的很累,面对是无尽的追杀。你记住这句话,我杨晟不管最后走到何种高度,都一定会杀了你。”

        我看着杨晟,沉默不语。

        我其实是不明白杨晟这莫名其妙的恨来自于哪儿?如果说他非杀我不可的理由是因为他做的事情,正是我要拼命阻止的事情还说的过去?这恨又是什么?我们之间有这样的仇恨吗?

        但是想不明白不代表我会退缩,我只对杨晟说了四个字:“我等着你!”

        ————————————————分割线——————————————————

        小镇的事情到这里就算告了一个段落,或许天亮的时候,重新来到这里工作的人不会想到在前一天发生了这么一场血战,唯一需要交代的是这个老头儿的死,但是我想这种事情有更多的人知道怎么处理?而到底谁杀了这个老头儿,到现在依旧是一个谜。

        所有杨晟的属下尸体被装进了车里带走了而小镇这边人的尸体,则是被运送到了入山口,静静的等待着人生的‘最后一程’路。

        这其中也包括了那个老头儿的尸体。

        在这个夏季接近早晨的凌晨莫名的就吹起了大风,接着大颗大颗的雨点就往下掉,仿佛也是要冲刷这里留下来的痕迹。

        在哗哗的雨声说,我听见达兴大巫对我说:“走吧,跟我们去到寨子里一趟,你们来这里,总是要招待的。”

        雨未停,而强子依旧未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