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我当道士那些年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七十五章 谈判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七十五章 谈判

    作品:《我当道士那些年

        那是什么东西?首先在我脑子里的就是这样一个念头那个虚影只出现了一瞬间,而且非常的淡,那只是那一瞬间就给我留下了异常深刻的印象,简直如同一道闪电划过脑中,再也挥之不去。

        因为在那个虚影出现的瞬间,我首先看见的是一张凶恶的人面,说是人面也不完全是,因为还有分明的兽类特征,只是眼,鼻,眉的分布和人类无异,特别是它的嘴,凶狠的张开,有一口野猪般的牙齿,整个脸组合起来,看起来分外的狰狞,吓人

        而相比于它的脸,它的身体倒没有什么太特别的地方,就像一只老虎,纯粹的老虎,土黄色的皮毛,在胸口却有雄狮一样的鬃毛,双尾巨大,而充满了一种异样的力感,这到底是什么?

        按照我在这里连穷奇的残魂也见过了,看见强子身后的虚影,不应该那么震惊。

        其实我真正担心的点是,那个虚影好像和强子的关系‘密切’,可是那么凶狠的样子,如何不担心?

        “哈哈哈”在打了杨晟一拳以后,强子好像完成最大的任务,一下子就扑到在了地上。

        而在这个时候,杨晟一下子被强子弄到了愤怒的状态,他反应过来以后,面对扑到的强子,第一个反应就是提起了脚,朝着强子狠狠的踩去。

        这一脚一抬起来,我就感觉到了一种异样危险的感觉,我仿佛看见了另外一个凶神恶煞,完全不同的杨晟在咆哮,我知道这是我的幻觉,但我明白,如果这一脚踩实了,强子不死也得掉半条命。

        “杨晟,你最好考虑清楚是不是要和我们祖巫十八寨彻底的翻脸!”也就在这个时候,达兴大巫再次开口了,他的声音也没有多严厉,只是很郑重,一字一句掷地有声。

        ‘哗’的一声,杨晟的脚停留在了半空中,那声音竟然是极大的力量带起的破空声他看着达兴大巫,似乎是在思考着什么,总之他沉默着,气氛在这一刻紧张到了极点。

        在喊话的时候,达兴大巫的手始终是紧紧拉着我的手臂的,那感觉就像是怕我一个冲动,真的冲了出去,而我却确实有这样的打算。

        这不是我冲动,而是这一拳是强子费劲全力为我打杨晟的,我心中无法言说我的感动,我只是觉得在这一刻,哪怕我代替强子受任何的伤害都可以。

        杨晟的腿终于还是踢了出去,只不过朝着另外的方向,就像随意的活动身体,然后收回了他的腿然后他就像没什么事儿的轻笑了一声,对着达兴大巫说到:“我从来没想过要和你们祖巫的寨子翻脸的,这孙强到底小了我一些年纪,冲动点儿,我也不过是陪他玩一下。没事儿”

        非常轻描淡写的,杨晟就把事情带了过去,不过他现在的这种语气是我以前不可以想象的,那个笨拙的,甚至有些木讷的杨晟,就像记忆中的幻觉可是我好像还是能看见那一夜,洒落在他衣服上的饭粒儿。

        而且看着他的动作,我不知道应该是感慨还是难过他刚才收腿踢腿的动作,竟然还有那一年我教他的‘广播体操’的味道,打架什么的律动,也带着那种味道毕竟身体在有了动作记忆以后,就会慢慢行成习惯。

        不过,看着地上趴着的强子,我的眼神再次变得冰冷,早就恩断义绝的往事,何必念念不忘?更何况,念念不忘也只是我自己一个人,立场已经分明,黏黏糊糊也不过是让自己更难过而已。

        这样想着,我就想走过去扶起强子却不想达兴大巫一把拉回我,让我站在了其他几位可能也是大巫的身边,亲自去扶起了强子,把他背了回来。

        不知道是脱力还是别的原因,强子始终昏迷着达兴大巫竟然也就一直那么背着他,然后对杨晟说到:“如果没有别的事情,咱们也就这样谈定了。杨晟,我们要离开这镇子了,希望你不要再做出别的事情,那个时候就没得谈,彻底撕破脸吧。”

        达兴大巫到底代表谁的立场和杨晟谈了一些什么?我根本就不知道不过,看着样子,也像是他们达成了某一种默契一般。

        “我自然不会为了几个祖巫血脉的人再做什么?而且我要是知道这个镇子其实是你们的族人,我怎么也不会闹出这场误会,对吧?”杨晟还是站在原地,不想离开的样子,也不知道他究竟是要做些什么?

        “误会?误会就是这个镇子80几条人命?哼要不是我祖巫十八寨早就不想和世俗的事情牵扯太多”达兴大巫没有说下去了,但听语气已经是非常的不满。

        “不想牵扯太多?呵呵,那就是吧我的手下也死了四十几个,这些手下可是费大力气培养的呢。不管达兴大巫你怎么想,我认为这基本上可以和你们寨子族人的人命扯平了,毕竟死的基本上都是普通人,对不对?”杨晟是笑着的,可是有些皮笑肉不笑的感觉。

        “荒谬!”达兴大巫似乎非常的愤怒,同我和师父一样,根本就不赞成杨晟的这个观点,我能感觉到他说出荒谬两个字时的怒气,但因为某些原因一直在压抑。

        而且,在杨晟提到他名字,达兴大巫的时候,他转头,狠狠的瞪了阿卯斗一眼,阿卯斗一缩脖子,退到人群中不说话了。

        杨晟似乎也不想和达兴大巫争辩什么,而是话锋一转,说到:“达兴大巫,我们也不必为了这些观点不同的事情生气总之,我们也达成了协议,我不骚扰你们的寨子和你们任何的族人,日后,若是有什么风吹草动,你们祖巫十八寨也不会插手其中。而这个镇子的事情已经闹成了这个样子,惊动了我们不想惊动的,也更麻烦不是吗?我们还是按照协议,各自收尸,当什么也没发生。之前,我抓了个老头儿,他也是见证者,我也就大方的送给你们处理了免得你们说我草菅人命,只不过那两个人不是你们寨子的人,而和我的势力恩怨已深,不介意我带走吧?”

        果然,杨晟是不会放过我和师父的而在他心里,我和师父的‘重要性’甚至超过了所谓的祖巫血脉,我不认为在杨晟心里,祖巫血脉不重要,否则他也不用那么兴师动众,甚至还用出这样的阴谋,为的就是带走一批祖巫血脉的人。

        由此,显得我和师父更加的重要,但究竟重要在哪儿?仅仅是因为我们以前的恩怨吗?或者,我们终究会成为他的绊脚石?我们现在势单力薄,有什么资格?

        可惜,这些事情,杨晟是不会告诉我们答案的,至于他要带走我们的事情,我却是不担心,我觉得这个寨子的人应该不会交出我们的,没有为什么,就是直觉。

        “对的,这两个人虽然不是我们寨子的人,却是我们寨子尊贵的客人你不能就这样带着我的面带走他们,祖巫十八寨的人也丢不起这个脸,连尊贵的客人也保护不了。”就和我估计的一样,达兴大巫果然是开口拒绝了杨晟的要求。

        杨晟隐约有些生气的样子,声音一下子变冷了,他说到:“尊贵的客人?这个身份是否全凭达兴大巫的一句话?还是你因为私情,就要搭上你们祖巫十八寨?”

        这话说的可就严重了,甚至给达兴大巫扣上了一定很严重的帽子一下子就把达兴大巫推倒了寨子的对立面。

        我感觉到站在我身边的几位大巫有些不满了,看着我和师父的眼光也都不那么友好了,毕竟在整个寨子里,我们只和达兴大巫还有强子有交情,但是强子现在昏迷不醒,达兴大巫一个人的话又显得是那么‘势单力薄’,而这些生苗寨子本就不愿意和世俗的势力牵扯太深,这怕是显得有些不妙啊?

        可是达兴大巫却是毫不担心,他一下子举起了手,看了杨晟一眼,却是转身对着所有人,镇子里的人和寨子上下来的人说到:“他们攀登上了断魂梯,谁敢说他们不是我们寨子尊贵的客人?谁敢?”

        这句话掷地有声,果然只是这么简单的一句,就镇住了所有人的情绪连对我和师父隐隐有些不那么友善的人对我们的目光也瞬间变得柔和起来,甚至因为登上了断魂梯这个原因,有的人淡漠的目光都带上了一丝友好的意味在其中。

        这下,我完全的放心了,而杨晟如果愿意把那个老头儿交给寨子的话,那么那个老头儿的命也算留下了,我相信寨子是有办法让老头儿保守秘密的,那个老头儿如果不傻,应该也知道有些事情不能乱说。

        可是,话到了这份儿上,杨晟却是并不甘心,他没有退去半步,甚至还朝前走了一步,对达兴大巫说到:“达兴大巫,这样怕是不好吧?我说过这两个人是生死之敌,你难道就打算这样把我敷衍过去,一点儿交代都不给?”

        呵,这个杨晟!因为他的一句话,原本缓和了气氛一下子又变得紧张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