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我当道士那些年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七十二章 重回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七十二章 重回

    作品:《我当道士那些年

        我不想再看见这些片段了,因为看见它们就一定伴随着我灵魂的沉痛,而那种沉痛是一种让人经历过一次,就不想再要经历第二次的。

        我怀疑常常这样经历,我会不会因为受不了来自灵魂的折磨而疯掉?现在,更糟糕的是,这种沉痛还带起了我莫名的心痛念着魏朝雨这个名字的时候,我的心就像被一张手帕包着,然后使劲拧的感觉。

        “承一?”在这个时候,一双手扶着我,关切的问了一句,除了师父还有谁?

        只是瞬间的疼痛,我的汗水就打湿了全部的衣服,我忍不住大口的喘息着,但还好的是,今天的这一次发作来得莫名,却也结束的很快,好像有一股力量刻意去压制了这种疼痛,在师父询问我的时候,我就已经完全的恢复了,只是有点点乏力。

        毕竟在外人面前,我不好多说什么?伸手擦了一把脸上的汗,抱歉的对师父和几个苗人说到:“没事儿,我就是之前使用了秘术,后遗症发作了。”

        几个苗人倒是不好多说什么?师父却是疑惑的看了我一眼,因为秘术的后遗症要说发作的话,我已经发作过了啊而且,我一次次看到幻觉的事情,我并没有和师父详细的说起过,我刚才忍不住念出了魏朝雨三个字,师父也一定听见了。

        但这个名字对于师父来说很陌生我想师父此刻疑惑也是正常的,只是碍于同样的原因,外人在这里,他也没有说破什么。

        这只是一个小小的插曲,那几个苗人表示关心了几句以后,又扯回了刚才被打断的话题。

        “姜道长,承一原本来这里,按照正常的话,我们是应该接你们去我们寨子的。但之前我们并不知道来者是你们,所以”阿卯斗说这话的时候有几分犹豫。

        这倒弄得师父一阵疑惑,忍不住追问了一句:“怎么?你们不欢迎我们去你们寨子?”

        “怎么会?你们是达兴大巫尊贵的客人,承一还是达戎的大哥,我们怎么敢不欢迎你们去我们的寨子?”阿卯斗急急的解释了一句,那样子比我们还急!

        其实,师父也不是刻意问的那么尖锐,而是我们现在这个处境,如果不去寨子躲一阵子,找到孙强,几乎又陷入了无路可走的境地。

        而且,达戎是谁啊?我怎么就成了达戎的大哥?我愣了一下,忽然就想到会不会是孙强在寨子里的名字叫达戎?因为如果说我有弟弟的话,那么慧根儿是一个,强子就是另外一个!

        我还没来得及问,师父已经有些意想不到的开口了:“达戎?是不是那个汉族名字叫孙强的?他在你们寨子里能拥有这个名字?这个辈分?”

        “嗯,千真万确,是前些年才由寨子里最尊贵的大巫赐名的。”阿卯斗就这么简单的解释了一句,关于强子的事情我想处于他也不好多说寨子的秘密吧?这个除非是大巫或者强子亲口对我们说。

        想到这一层,我和师父就没在追问什么了?但是和我们自身息息相关的事情,却是不得不问,沉吟了一会儿,师父还是开口问到:“那么,如果说不让我们去寨子,又是?”

        是的,他们又是要做什么?

        “这个涉及到我们寨子的一些事情,暂时我也和姜道长说不清楚。我能说的就是我们寨子里的好几位大巫,包括达戎现在都去了那个镇子里,哦,还有达兴大巫也在!我当然不能做主,让两位不去寨子但是达戎是我最好的兄弟,我只是擅自的问一下,你们要不要先去一趟镇子,然后我们再一起上山?”阿卯斗的汉语说得的确不行,加上又急,解释有一些凌乱。

        但我们到底是听懂了他的意思,然后面面相觑再回镇子?我们才刚刚从镇子上逃出来的啊!我同时也开始挂心,想起那群‘穷凶极恶’的人,为强子而挂心他们本来就是冲着有祖巫血脉的人来的?这一次又加上发现了我和师父,能那么轻易的退去?

        既然镇子上的人真的已经通知了寨子里的人,难保睚眦他们不会通知杨晟按照杨晟的势力!

        我的心越想越觉得严重,真的觉得该回镇子上去找强子我相信所有的人只要退到断魂梯以内,即便是杨晟也

        可在这时,师父已经说开了:“我们是很想现在就去镇子上的,当年我和达兴大巫共事多年再见一定我很期待,也想立刻见到孙强,他是我侄子可是,镇子上的情况,你们现在知道吗?而且,那些人和我们师徒也过不去,是那么生死之敌,我怕”

        确实是应该交待清楚的,就算我和师父与杨晟势力的牵扯因由不说清楚,也该把关系说清楚,毕竟,事情如果可以解决,却因为我和师父连累雷山苗寨深一层了,那就不好了。

        却不想,阿卯斗先是一愣,之后却是不在意的笑了好几声,连同他身后的苗人也跟着笑了好几声,然后才大大咧咧,语气很是自信的对我和师父说到:“如果是走出了这片山脉,我们会不会怕了谁,那是不好说!但是在这片山脉,我们雷山苗寨就是神仙下凡了也不怕!除非是祖巫来了,才能让我们臣服,跟我们放心下山去就是保证一切平安无事。”

        这真是好大的口气啊,神仙下凡也不怕?我和师父还想说点儿什么,阿卯斗却已经是大手一挥,说到:“姜道长,承一小哥要是因为这个担心,就大可不必。如果是因为别的原因,那我们现在就去寨子吧。”

        我和师父沉默了一会儿,这一次没等师父开口,我就是上前一步,说到:“好,那我们这就下去。”

        我不是把阿卯斗的话当真了,我只是认为他不了解杨晟的势力,但刚才的那一番胡思乱想,我确实是担心强子,那一年,我对强子说,你就是我弟弟,但是我和他见得真的很少,不像慧根儿我是真真实实的照顾着,就冲强子在危险中,我也该去。

        至于去了以后怎么样,见机行事吧我就打的是这个主意。

        见我这样说,师父竟然也没有反对,在我的话音刚落,他就说到:“是啊,是该去的,那就走吧。”

        断魂梯下梯容易上梯难下梯的时候倒没有什么特别的顾忌,所以在决定了以后,我们很快,大概一个小时不到吧,就已经走完了那长长的断魂梯,再一次来到镇子那个入山口。

        到了入山口,阿卯斗停下了脚步,神情有些疑惑的看了入山口那个穷奇的雕刻好几次然后看着看着脸上就出现了怒火,我听他骂骂咧咧的说了一句什么,但是是属于他们寨子的苗语,我是听不懂,我只会几句简单的苗语,还是如雪教我的。

        不过,一想起如雪这个名字,我就把念头狠狠的压了下去,我再笨也发现了一件事情,那就是这种灵魂的阵痛,除了道童子出现时会发生,还有一种情况就是我想起如雪,带动心中心痛的时候,也会发生。

        在入山口并没有停留多久我们就朝着镇子走去在这种靠山的镇子,到了夜里,总是会下凉的,我们还没有进入镇子,随着下凉吹来的阵阵凉风,就已经闻到了一阵阵没有散去的血腥味儿。

        让我疑惑的只是,我们逃出来的时候,镇子还是厮杀一片,如今却是安静的紧,难道人都死了吗?

        这样想着,我忍不住加快了脚步却是被阿卯斗拉住了我,他对我说到:“事情倒是比我想象的严重,竟然有人敢在我们寨子里势力范围内杀人,哪怕杀的是”说到这里,阿卯斗没有说下去了,却是假装大大咧咧的拍了拍我肩膀,说到:“总之,不用急,慢慢走过去就是,达兴大巫他们在,一定就会弄好所有的事情,我们急匆匆的,反而是显得不信任他们了。”

        还有这层讲究?我没有说什么,但心里的担心却是一层都没有减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