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我当道士那些年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七十一章 再次与迎客之人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七十一章 再次与迎客之人

    作品:《我当道士那些年

        看着我的目光看向了那个阶梯尽头的鼓,师父说到:“那就是来客鼓,鼓上附有神秘的巫术,在这里敲响了来客鼓,那个寨子里的另外一面迎客鼓也会震动起来,寨子里的人自然就会来这迎客坪接我们。”

        “呵呵,就不怕接错人。”我随口说了一句,不过还是感慨巫术的神奇,这莫非就是那个年代的‘高科技’,快赶上现在的通讯技术了,道家其实也有这种神奇的联系方法,不过具体的已经失传了。

        “不会接错人,不是这个寨子的客人不会知道这条断魂梯的走法。而且这断魂梯的走法二十年变幻一次你觉得会接错人吗?而且就和道家讲究一个缘法是一样的,如果有人巧合真的走出了这断魂梯,这个寨子也是认的,一样是来接的。如果是有人强破的断魂梯,他们自然也有办法知道,做出应对可以说,这个断魂梯就是这个寨子的第一个防守吧。”师父感慨的说到。

        这种感慨的心思我能理解,师父其实是在感慨这个寨子虽然隐世,但是传承的不错,也有了各种相当于是门派的基础,而我老李一脉人丁稀薄,就连吴天‘不屑’的后人们也有了自己的组织,虽然不全是老吴一脉之后,现在也被架空了势力,但好歹辉煌时也曾挤身顶级势力。

        至于我们老李一脉说到底,我曾经也有过这样的幻想,我们老李一脉可以发展发展,要是也行成了一个门派的势力,然后隐世的一行清修,那该死多好啊?

        只不过幻想之所以叫幻想,那就是不能成为现实的东西,我们老李一脉注定了‘劳碌奔波’命,就算人丁兴旺,可能也是这个命数吧?

        一时间,我和师父都沉默了原本,我还想问问师父对强子的事情怎么知道的那么清楚的,毕竟当年强子告诉我他是被部门的一个大巫看中,然后学艺去了,和师父怎么也扯不上关系,但因为想着自己这一脉的事儿,心思一重,反倒没什么心情去问了。

        和师父相对着沉默了一会儿,然后我们就轮流着睡去了,这是之前在山里逃亡的岁月养成的习惯。

        我之前昏迷了很久,所以就让师父先睡的,我估摸着应该会是天亮,我们才能看见所谓寨子的人来接我们,却不想,在我守夜了两个多小时以后,我就听见从那边的深山里传来了一阵阵马蹄的声音

        我第一个反应自然是紧张,毕竟之前在山里的岁月和师父两个人被追的说是‘丧家之犬’也不夸张但是想到师父之前和我说的断魂梯来客鼓的事情,我的心思又稍微放松了一些,我估计是那个神秘的寨子来人了。

        不过,在深山里骑马倒是一件新鲜的事情。

        这样想着,我还是叫醒了师父师父揉了揉惺忪的睡眼,有些迷糊的和我说到:“你昏迷了几个小时,我们又等了几个小时算起来时间也不算短。不过,这一次倒是来的比前几次都快,怕是有什么事情吧。”

        当然是有事情吧,下面的镇子闹腾的这么厉害,这山里的寨子能坐视不理吗?

        只不过现在马蹄声已经越来越清晰,如果来人真的是隐世寨子里的人,我们这样议论到底是不好的不能第一面就给人留下这么一个印象啊,所以我把这句话也只是埋在了心里。

        几分钟以后,在漫天星光的映照下,我和师父就看见了几个骑马而来的身影,我们这里亮着火光,他们一定早早的就看见了我们,所以直接就朝着这里策马而来。

        这马可能是长期走山路,所以速度也不慢,一分多钟以后一行四个人就来到了我和师父身前。

        这时候,我的心也放下了,来人从穿着上来看,是典型的苗家汉子,而且他们对我们也没有任何的敌意,一停下来,就纷纷下马,这是一种表示尊重的态度,如果是在马上就直接和我们对话,多少是有些居高临下的。

        “可是你们敲响了来客鼓?”下马后,其中那个领头的人冲着我们微笑了一下,就直接开始用有些生涩的汉语询问,相比于汉人,苗人就是那么直接,所以苗疆的女子也才敢爱敢恨,或许在他们看来,废话的寒暄是不需要的,只要表示友好就可以了。

        “是的,就是我们敲响了来客鼓。”师父一步走到了我的身前,持了一个道家之礼后,也是很直接的回答了。

        “那就劳烦二位说一下名字,毕竟我们雷山苗寨是生苗寨子,朋友不多,但都一定记得。来客说个名字,我们也好以朋友之礼招待,招待”这个领头的人虽然说性格里有苗寨的耿直,但说话间还是带着几分圆滑,这几句话说的客气,表面上是要招待朋友,实际上充满了防备之意。

        这可和师父刚才说的大相径庭啊不是说登上了断魂梯就会迎接客人吗?但仔细一想,这和镇子里的事情也不无关系,说不定镇子里那些怪老头儿等我和师父等久了,或许又觉得我和师父万一靠不住,用特殊的方式通知了寨子里的人呢?

        我在胡乱的猜测着,但师父却没有任何的情绪表达在脸上,面对来人的提问,很直接的就回答到:“老儿姜立淳,这个是我的徒弟陈承一。”

        “姜立淳?陈承一?你们可有证明?”一听到我和师父的名字,那个苗人的脸色一下子就变得郑重而严肃,不放心的追问了那么一句。

        “我们无法证明,但如果你们寨子里的达兴大巫在这里的话,想必一眼就能认出我。”师父从容不迫的回答到。

        “达兴大巫?你知道他的名讳?对了,如果是你知道达兴大巫的名讳,想必一定就是姜道长了,阿卯斗失礼了。”那个叫阿卯斗的苗人一听见我师父提起了那个大兴大巫的名讳,立刻态度就变得恭谨,对我师父一下子鞠躬施礼了,连同他身后几位苗人也连忙跟着施礼。

        肯定很多人会想,一个名讳至于如此吗?在我看来,如果是以巫术为传承的寨子,让外人知道真正的名讳的确就是了不得的事情。

        想起这个,我的心思有些恍惚,思绪又飘回了很多年前,那个和如雪缠绵的半年我们最爱的那片山坡,懒洋洋的日头我睡在如雪的腿上,她用手撑着下巴看着远方,安静的模样我们随意的聊天,她和我说起一些苗族的事情。

        其中就提到了,因为巫术的传承存在一种了不得诅咒之术,如果轻易让别人知道真名,怕被诅咒,所以那种以巫术为传承的生苗寨子,是很忌讳把真名告诉寨子以外的陌生人的,就算对方是苗人也不行。

        如雪的话自然深深的刻印在了我的脑海中,如今再次想起,这些话倒也罢了。

        只是那一年的阳光样子,草地的气息,她发间的味道,相依的温暖再次浮现心头,就像过了一百年,一万年那么久,久到在我不触碰的时候,我差点儿忘记了我们曾经也这么接近,放肆的相爱过,相守过。

        我甚至快要忘记了,我还在这么爱着一个女人是不是很多时候,根本就不是忘记一个人,也根本不是不爱一个人?而是时间把感情封存了?原因就简单的只是一句话,你再也拿不起,碰不到它了而已,不封存又能如何?你不能心痛的过每一秒,你如果是一个人,你会下意识的自我保护!

        我有些恍惚了,因为只是封存,碰一碰,关于爱的气息还是会弥漫在心头而我的灵魂又开始阵痛,痛到我一下子连呼吸都困难,我忍不住身体偏了一下,一把抓住了师父的肩头。

        而我的意识又开始模糊无数的场景从眼前掠过青山,绿水,瀑布,深潭,河流无数个场景都看见一个女子的身影,明亮的双眼,笑得眯起来,如同一个弯弯的月牙儿

        “喂,石头,你能不能不要老是让我一个人自言自语的?”

        “喂,石头,你回我的话能不能多几个字?不要老是嗯,啊,对那么敷衍?”

        “喂,石头,你可不可以不要那么小气,问你什么,你都老是我猜,我猜的,我要知道能问你?”

        “喂,石头我是魏朝雨,记住了,我是魏朝雨”

        “魏朝雨”这个名字响彻在我的脑海,即便是灵魂痛的让我想嘶吼,我还是忍不住跟着念出了这个名字。

        她到底是谁?疼痛让我满身大汗,一下子跪倒在了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