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我当道士那些年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七十章 来客鼓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七十章 来客鼓

    作品:《我当道士那些年

        师父简单的一句话,引起了我对断魂梯极大的兴趣。

        而在这安静的夜里,也适合天南地北的聊,这种事情师父也没有隐瞒我的必要,见我感兴趣的样子,师父目光柔和的笑了笑,拿过了自己的旱烟杆子,我赶紧殷勤的为师父装好旱烟叶子。

        点燃了旱烟,吸了一口,师父的话匣子也打开了。

        “说起断魂梯,就要说起山上这个生苗寨子,什么是生苗,不用我给你解释了吧?”师父总是这样说话不紧不慢的调儿就像在讲一个悠长古老的故事。

        被这种语调所影响,我也变得安静起来,摸出一支香烟点上之后,点了点头,表示自己自然是知道生苗的,就是隐世几乎不和外界接触的苗人寨子。

        “这个生苗寨子的来历很不简单,可以说我华夏巫家一脉最正统的传承,就是这个寨子。”师父的鼻子里喷出两股浓浓的烟雾,咬字一字一句的停顿,表示着他的认真。

        “师父,可是你说巫家的传承几乎已经断了啊,怎么?”远古传说中的大巫断了传承,这不仅是师父的说法,也是整个圈子里公认的事实,当然现在还有少数所谓的巫家传人存在,但是都是一些巫术的皮毛,真正精髓所在的东西不是已经演变成了道家的东西,就是消失在了岁月的长河中。

        可是师父却说这个寨子有最正统的传承?

        其实,我心底还是相信的,因为我见识过黑岩苗寨的巫术,也见识过月堰苗寨的巫术,说到底,是真的有些小儿科的感觉,因为一切都是建立神秘的蛊术基础上。

        而自从强子上一次出现以后,我才算见识到了不一样的巫术,加上白天镇子里的大战,我又见识了一次他们出手,真的感觉很不同这也就是我相信的基础。

        面对我的问题,师父的神情复杂,沉吟了许久才说到:“是的,巫家的一切,说到底比我道家的东西都不差,甚至有些古老的精髓传承比起道家有过之而无不及毕竟华夏的一切术法起源都来自于巫。我说他们寨子是最正统的传承,只是说他们是传承到了一些真正巫家比较精髓的东西,可是这和真正继续巫家一脉的传承还是有区别的。”

        我点点头,我自然是懂师父的意思。

        就算精髓的东西是一个蛋糕,你剥开包装盒,哪怕是吃掉了一小口,也算是真正的吃到了,而不是只是站在橱窗外面,看到了它的外包装是什么样子的。

        现在很多所谓巫家的传承就像只了解了蛋糕的外包装一样,所以才被圈子里公认成为巫家的传承断掉了。

        而这个隐藏在山林中的生苗寨子,却是那个真正吃到了蛋糕的,尽管只吃到了一小口,但也可以称之为正统了。

        “你理解了?”师父叼着旱烟杆子,望着我,可能他是觉得自己表达的不够到位吧。

        “理解啊。”我抽了一口烟,笑笑的说到,其实多少是有一些欣慰的,如果可以,我真愿意华夏古老的,精髓的一切都不要断了传承,我们不要用狭隘的眼光去看待历史上的一切,总觉得今天的我们站在比他们高的位置,过去就不值得我们珍惜。

        事实真的是如此吗?我必须得承认,古时候的好些道士比如今的我们是有本事的,甚至出现了不少传说中的大能而就算我们如今引以为豪的科技力量,也被一些陵墓里的发现给扇了‘耳光’。

        像秦始皇陵里的一把剑,精确的锻造工艺,让今人在测量以后叹为观止,百思不得其解古人为什么会有这样的锻造技术!

        甚至一些没公开的,传闻的自动恢复的记忆金属,就好比被压弯了,自动恢复成原装的剑,在某种液体里保鲜很多年的水果这一切的一切,难道不值得我们思考一些什么吗?

        我们需要发展,朝前走我们也不能忘记过去,因为我们也需要传承。

        所以,听见这个寨子还有巫家正统的传承,我才欣慰,不矫情,真正开心的欣慰。

        仿佛察觉到了我的心思,师父也跟着笑了笑,继续说到:“当初发现这个事情的时候,我真的吓了一跳我没想到巫家的传承还在这里,以火苗的形式保留着。而只要有火苗自然是有希望的至于断魂梯就是这个寨子最古老的产物,话说当年我听闻,这个断魂梯是这个巫家寨子最古老的先祖设计的而这个寨子的人都承认,在传承方面,还需要有天赋的人来继承发扬,至少在那位先祖以后,没出现过比他还出色的人物了。”

        “那断魂梯究竟是?”我很想知道断魂梯究竟是怎么样的存在,必须要用特殊的方式去走。

        “巫家有一门很有名的巫术,叫做诅咒术,你知道吧?断魂梯上有诅咒,如果不按照特定的方式去走,错的越多,诅咒越深。到最后魂飞魄散都不是没可能我听说,如果是这断魂梯上所有的诅咒都集中叠加在一起了,魂飞魄散也做不到了,灵魂会被永生永世的折磨。”师父的神情一点儿都不像开玩笑。

        这话说的我内心再次发冷,忍不住看了一眼那不远处的,显得平淡无奇的梯子,没想到就这么一个梯子,比起蛇门的秘道都丝毫的不弱啊,甚至在某种方面可以说是更加的强悍。

        “那这些诅咒会立刻发作吗?”我们是从镇子里逃出来的,我自然有些担心这个追兵的问题,如果立刻发作的话只要我们爬上来了,倒也不用担心了。

        “自然是立刻发作的,所以上了这个阶梯,你就不用担心追兵的问题。”师父叼着旱烟杆子说到。

        “可要是误伤了普通人怎么办?”我忽然想起这里以前是没有一个镇子守护着入山口的,甚至还有稀稀疏疏的几户人家万一误闯了这个梯子怎么办?

        “你不用担心,普通人连百梯都过不了因为这个梯子百梯之中藏有一个小小的诅咒巫术,会让普通人精神错乱,反复的来回上下,并且不太记得发生的事情,所以普通人不会走到百梯以上的并且这诅咒是一层层加深的,就算强悍一点儿的普通人勉强走到百梯以上也会因为第一个开始小诅咒而退却。一开始的诅咒并不厉害,只要及时离开,诅咒就会自动的脱离。”师父给我解释了几句。

        我不得不说这个断魂梯的设计太巧妙了,我忍不住唔了一声,来表示感慨。

        “其实太具体的,我一个道家人,一个外人又怎么可能全部的了解你只要知道,要进入这个寨子,只有一个办法,就是通过这道断魂梯莫以为山里乱闯就能进入这个寨子,整个山脉经过了那么多年,自然也有他们的布置啊。”师父感慨的说了一句。

        这让我想起了那个守山的老头儿的态度,看来当时他真是不想害我们不让我们上阶梯,至于上山,他也提醒我们不要乱去。

        当然上山没问题,没遇见什么倒也好,就当探险了如果遇见了什么,这些年,在山上探险失踪的人还少吗?而一般人除了旅游路线,哪里又会深入无人区的荒山太多?

        “师父,那个老头儿”说了这么多,想起了那个守山的老头儿,我自然也想起了那个门房老头儿,心中有些愧疚我是想过想救他的,但当时那个情况,根本就没有办法去救,要怎么办?如今暂时安全了,自然是担心了。

        “这个你放心吧,镇子上的人还撑得住的那个守山老头儿自然知道我们上山要花费多少时间,他让我们让山上的人来,自然就有把握撑到那个时候。”师父说这话的时候很淡定,充满了信心,也让我稍微放心了一点儿。

        只要那个镇子的人撑得住,那个门房老头儿就暂时是安全的因为在大战中,谁还顾及处理他啊?

        “可师父,我们又要多久才能到那个寨子啊?”我忍不住追问了一句莫不成要在山里呆很久吧?

        “等吧,我已经敲响了来客鼓看他们的速度了。”师父说到。

        来客鼓?是说的那个竖立在阶梯尽头的鼓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