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我当道士那些年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六十八章 阶梯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六十八章 阶梯

    作品:《我当道士那些年

        只因为,除了向前冲,我已经没有任何的选择如果只有那么一丝生机,我必须抓住,在我的背上背负着师父的性命,在我尚且稚嫩的时候,他保护着我,每一次都那么可靠,就像站在我前面的擎天柱。

        而如今,肩膀上的责任渐渐倾斜在了我身上,我怎么能让他失望?

        明晃晃的日头下,我的汗水和不知道哪里喷溅的血液黏了我一身一脸小镇的正街在我眼中变成了长街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每一个脚印都会留下湿漉漉的印记,到后来,就是直接的血色脚印。

        我心中的悲凉感越来越淡,换上的是麻木的冲杀我前行了五十米,却记不得手上的这把刀挥舞了多少次,拳头又砸出去了多少次?

        秘穴再次洞开了一个就要快到我的极限了就算有大地之力,不停涌动进来,我还是忍不住大口的喘息,这种疲惫更多是精神和心灵上的疲惫这是属于真正‘战场’的压力。

        在这个时候,我路过了那个老头儿身边,他不知道什么时候被围绕在了那一群做法的老头儿中间我没办法去注意他,在我身侧随时也少不了5,6个或是追击,或是攻击的人。

        我在逃跑与打斗当中,与他擦肩而过眼角的余光却瞟见他稍微犹豫了一下,似乎是想要说什么?

        这让我的心里忽然一动,几乎是绝境的环境,我还想为自己多争取一点儿,尽管我此时的呼吸就像肺部在拉风箱,说话都是‘奢侈’的事情,我还是忍不住喊了一声:“老头儿,不许阻止我上山,不能!”

        在这个时候,一只不知道是哪里的拳头忽然就朝我的太阳穴砸来,我一个侧身,避开了要害,却被这个拳头打的半边脸都有些麻木愤怒让我一把抓住了那个拳头,然后想也不想的利用自己的力量,使劲的拉扯着它狠狠的往地上一砸

        清脆的骨裂声,伴随着惨叫,我却无暇顾忌这个拳头的主人是谁,而是侧头看着那个老头儿,几乎是咬牙切齿的说到:“因为你不能阻止别人活下来的希望,我死了无所谓,我师父要死了,我会变成厉鬼的,第一个找的就是你。”

        那个老头儿的脸色变了一下,我想我此时的样子一定很‘狰狞’,说出来的话虽然无稽,却让人不得不严肃对待。

        但那老头儿脸上更多的还是犹豫我懒得理他又犹豫什么?只是趁着刚才那发疯般一击的震慑作用,那些下属都一时不敢上前的空档,又向前冲了好几米。

        却在这时,我耳中传来了那个老头儿嘶哑的声音,生涩的汉语:“刚才他们叫你陈承一?”

        我很忙,忙着打杀,在这种累积人负面情绪的打杀中,我对这个老头儿也充满了某种愤怒,加上他那么莫名其妙的问题,我直接对他是用吼的说到:“我不是陈承一,难道你是?你问这个,难道是内疚了?想明天今日的时候,为我烧点儿钱纸弥补吗?你放心,老子不会死的,老子会活得好好的!”

        那个老头儿好像是知道我负气,根本不和我计较,而是追问了一句:“老李一脉陈承一?你背上的可是姜立淳?”

        “你在说废”我被纠缠的越发火大,下意识的就想骂人,可是我脑子还算清醒,一回味就知道这个问题不简单,反问了一句:“什么意思?”

        那个老头儿也不解释,直接对着身边的人说了一句:“帮他。”

        接着,我还没反应过来,就感觉到一股股异样的力量加诸在了我身上,在天眼之下,我分明看见是那些老头儿加诸在镇子上人身上的力量啊竟然分出了20分之1那么多的分量加在我身上。

        这力量很奇特,除了让人感觉到力量感以外,还能感觉到精神力在慢慢的兴奋充沛而且我有直觉,这力量来自于天地,只要不过量,对自身是不会有什么太大的伤害的。

        这就是巫术的神奇吗?但我知道任何事情都一定有代价,从那些还在声嘶力竭行法的老头儿身上,我看到了一种叫做生命力的东西在以平常十倍的速度流逝!

        “你上山吧。”那个老头儿看着我说到。

        有了这股力量的支持,让我仿佛获得了新的动力就精神上和心灵上的疲惫也被安抚,我突围的更加轻松了,于是也有了一点点闲空,我想问问那老头儿为什么帮我。

        他却对我说到:“上山你自然什么都知道了如果有可能,叫山上的人来。快去,我将还助你一臂之力,不要耽误时间。上山!“

        说话间,他拿出了一个造型奇特的尖细匕首,忽然划破了自己的胸口,在那一瞬间,我好像看见有什么东西钻入了他的胸口而在这时,那个在战斗的穷奇忽然再次咆哮了一声,在这一次咆哮以后,我不用去看,也能感觉到这个穷奇凶威更盛。

        如果是这样的,那个擅长精神力的圣王,也一定会被拖入战斗中去,剩下的这些属下有镇子上的人拖住,我一定能够顺利突围的。

        就如我所想,那个老头儿又吹起了奇怪的口哨,这个镇子的人开始朝着我周围快速的聚集,纷纷朝着追击我的属下攻击我终于得到了脱身,欣喜了一下,哪里还顾得许多,背着师父就快速的朝着入山口跑去。

        原来,他要帮我,一切都可以变得简单而我也不用太担心镇子里的人,毕竟他们现在占着上风,主要的战斗力都被穷奇之魂拖着,如果没有有力的援军,甚至杨晟的势力会败退下去。

        但我也不想莫名其妙欠这个老头儿的,他竟然叫我叫山上的人来,那我会不顾一切抓紧时间去做这一切的。

        其实,如果不是偶然下他的帮助,我已经快到绝路了,因为秘术的时间就快要到了,再拖延下去,我终究会成为强弩之末,然后倒在这里。

        没有了阻碍,在绝大的力量下,我背着师父奔跑,状若无物,奔跑的速度也相当的快原本在我看来遥远的入山口,只是在片刻之间就跑到了。

        还是那条熟悉的青石板路,还是那个怪异的穷奇雕像,此刻在我看来是那么的亲切,我想也不想的背着师父就往山上冲去。

        ——————————————————分割线————————————————

        我三两步并作一步的朝着山上跑去,在路上我看见了我和师父之前扔在这里的行李,也随手一拨拉,就拿在了手中,几乎是半步没有停留的冲上去。

        我知道,我们其实也只算是刚刚脱险,能够入山,跑得越远才越安全,至少根据之前的经验,山上的遮挡物多,搜索起来也困难,我和师父的生存几率不用说也大了很多。

        而在这时,灵魂受创的师父终于稍微好了一些,我听见他在我耳边急急的说到:“承一,停下,停下!”

        停?师父怎么能这个时候让我停下,我还有没有攀登几个阶梯呢?可是出于某种默契和信任,我还是赶紧的停下了问师父:“师父,你是想说什么?”

        师父却没有直接回答我,而是对我问了一个莫名其妙的问题:“你数一下,你爬了几阶了?千万不要数错。”

        我的秘术时间就要到了,师父却让我数我爬了多少阶,这简直是可是,我强忍着心中的焦躁,还是耐心的开始一阶阶数了起来,师父说千万不要数错,我就不敢数错,以至于数的很慢,小心翼翼。

        幸好我没有攀登多久,在我的焦躁感几乎要将我吞噬的时候,我终于数了个清楚,对师父说到:“师父,一共爬了89阶。”

        “还好,还好”师父的语气竟然有一种劫后余生般的感觉,竟然连连的说着还好。

        这又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