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我当道士那些年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六十七章 锋利的刀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六十七章 锋利的刀

    作品:《我当道士那些年

        精神力攻击!

        在疼痛的瞬间,我一下子就明白了这样的疼痛来自于何处,这种针刺的感觉,就是对方使用精神力的一种运用方式。

        这种精神力的攻击不管是古今中外都是存在的,就像西方的术法系统中一直存在着一个著名的,广为人知的精神力术法——精神鞭笞。

        而华夏的道术更加的低调,在运用上的精妙程度也一点儿不比这个精神鞭笞来的粗鄙。

        我很佩服自己在疼痛中还能想到这些,但也幸好只是疼痛,我能感觉我的灵魂没有出任何的问题,因为精神力功力会破坏人的思维,说白了,就是直接破坏依存于灵魂的精神,然后搅乱思感世界,继而破坏灵魂。

        很多人被精神力攻击导致‘疯狂’甚至是彻底的疯掉就是这个道理。

        我的灵魂强度决定了我的精神力强度也不会太差,虽然不至于到出色的程度,但也不会因为这么一下攻击,精神力就会破坏,就算破坏了我的精神力,让我出现了恍惚的现象,但是我灵魂的强悍程度也会抗住这种攻击,再多的次数也一样。

        只要灵魂完好,精神力完全可以再次的凝聚。

        就像西方的传说中,法师精神力耗尽,经过一夜的冥想,就算不能完全恢复,也能大致恢复一些这就是灵魂力的作用,而灵魂被破坏的法师,却是连冥想都做不到了。

        我很快就分析出了这些,可是这样又有什么用?在这种危急的情况下,战斗本来就艰苦,还有一个人在旁边对你进行精神干扰,那还如何的斗下去?

        只是我抱住脑袋的一瞬间,我估计就有七八个拳头毫不留情的落在我身上,还有几双手试图抓住我我只能忍住脑中还隐隐存在的余痛,强行咬牙,一下子挣脱了试图抓住我的手,然后挥拳抵抗。

        不要再有下一次了,多几次这样的,我根本就无法战斗下去,我和师父也只能被抓住。

        在这个时候,我心中也明悟了,出手的是另外一个圣王,那个看起来懒洋洋的圣王怪不得他的眼睛看起来如此的奇妙,就像一汪深潭那样的深邃,这是精神力出色的最直接的表现啊!眼神就是一个展现我该分外注意这个情况的。

        要知道那个时候美瞳又不‘泛滥’,这个圣王也不会那么无聊,戴个美瞳在眼睛里。

        我很懊恼,我真的早就该注意的。

        这个发现让我心里的压力陡然增大了,不得不说杨晟手下的圣王真的‘各具特色’,从那个刘圣王可以双手直接拉扯灵魂,到那个睚眦的秘技佛门狮子吼,再到这个圣王的精神力攻击越发掘越觉得心里的那座山峰越高,以后会成为‘珠穆朗玛’吗?

        另外,我不会幼稚到这个圣王的精神力攻击只是如此的程度而已,我情愿相信这样的出手是他刻意的试探。

        很快,杨晟的这些属下再次被我打趴下了因为为了抓紧时间,我不得不洞开了第三处秘穴但在这个时候,那个圣王再次出手了,这一次我的感觉比上一次还要明了,清晰我是分明感觉到了这一次的精神力化为了一柄锋利的大刀,狠狠的朝着我的脑袋削来。

        我不知道这一下被打中是什么效果,应该不会像上次那么轻松仅仅是刺痛一下了,我能想到我的精神力会被真的被‘削’去一大块,人出现短暂的恍惚,甚至不能自控行为的。

        我一下子高度紧张,这种攻击最大的威胁就是防不胜防我只能调动全部的灵魂力来抵挡,毕竟也是一种能量的对耗只是不知道能不能来得及?

        可是,我等待的那个攻击却迟迟没能落到我的身上,在我调动了全部的灵魂力护住自己的大脑(精神力的源头在大脑)之后,都没有预想中的攻击,这的确是让我奇怪的,毕竟调动灵魂力是需要时间的。

        待我回神,却是看见,那柄精神力的锋刀狠狠斩向了一条‘虚无’的鞭子那是——师父出手了!

        师父自然是不会什么精神力的攻击,他是直接用灵魂力凝聚成了一条‘鞭子’,狠狠的抽向了那个圣王而那个圣王使用精神力对付我,必须专注,如果他任由师父这样的话,必定会灵魂受伤,匆忙之下,只能调动回对我的攻击。

        我发现这分别的几年来,师父对灵魂力的运用愈发的精妙,我们在万鬼之湖大战时,他就曾经为我筑起了一道灵魂力的‘防护墙’,这也说明他的灵魂力愈发的雄厚了。

        修道这么多年,到这个年纪了,灵魂力有这样突飞猛进的增长,不得不说这是一个奇迹。

        可是,这样的攻击,说到底也是师父吃亏,因为精神力受损,只要灵魂本质没有事情,还可以恢复,但是灵魂受损师父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

        ‘轰’,一声闷响,两道力量还是碰撞在了一起,比起睚眦和穷奇残魂的碰撞,师父和这个圣王的碰撞简直可以说是‘温柔’,毕竟那个圣王因为顾忌穷奇那边的争斗,没有使出全部的力量。

        而我师父的力量自然不可能和穷奇残魂相比。

        不过就是这样,全心注意着师父的我也发现,这个碰撞的瞬间,让师父马上倒退了一步,一张脸瞬间就憋成了‘酱紫色’,一定是灵魂承受了极大的压力才变成了这个样子。

        不过,师父还好,马上就回过了神,勉强朝我这边走来,对我说到:“快走!”

        我看了一眼那个圣王,在这样仓促的对决下,他竟然闷声不响的吃了一个小亏,闷哼了一声,捂着额头,连续退了好几步,一张脸变得苍白无比,有神深邃的双眼也变得有些失焦。

        这其实完全是一个巧合,原本我师父的实力也不弱,珍妮大姐头曾经给过评价,我师父的实力应该第二层的领军人物,应该差这些圣王,应该也不是什么完全被碾压的差距。

        这些年,我师父的实力又有所增长加上灵魂力是比精神力更加高一层的能量,师父这样做虽然冒险,也是无声无息的占了一个小便宜。

        最后,他在准备充足之下出手,而那个圣王在仓促之间回应就造成了这样的结果,反而受了比较严重的打击。

        而精神力的凝聚哪里是那么容易的,我们师徒俩在阴差阳错之间,竟然给自己争取到了一个逃跑的时间差。

        不过,得到了这样的结果,师父也是付出了代价看他勉强的样子,我一下子就跑了过去,想也不想的就背起了他在地上一个趴着的镇子人手上,随手拿过了一把刀,我只能这样背着师父冲出重围。

        “抓住抓住陈承一!”那个圣王在勉强之下,只能这样命令了一声,他这一喊,几乎那一小片战场的人都在朝着我们集中而来,就连和穷奇残魂大战的睚眦也忍不住目露凶光的看了我和师父一眼。

        我已经没有退路我一把扯过地上趴着的另外一个人的衣服,站在一个角落,一边踢开朝我汇集过来的人,一边把师父牢牢的绑在了我的背上,然后紧紧的握着手中的刀柄,狂吼了一声,开始朝着镇子的东头冲去。

        杨晟的下属如同潮水一般的朝着我涌来或许因为一些原因,我们师徒俩在这些人眼里比那些所谓有祖巫血脉的人还有价值,他们前赴后继,被打倒了又重新站起,几乎是不惜代价,不要命的想要抓住我们。

        如果不是有镇子上的这些人牵制,我无法想象我们被淹没在这些类似于僵尸的怪物之海中,是什么样的结果?

        我也从来没有想过我会这样果断的‘杀人’,或者说应该不是杀人,是杀‘怪物’,当一个人被逼到极限,只想冲出去的时候,会下意识的攻击要害的!不然怎么去面对这些前仆后继的怪物?

        我开始挥舞着刀,朝这些下属的脖子,胸口,肚子总之是致命的地方,胡乱的砍,胡乱的劈我也不知道这些怪物会不会因此而死掉,毕竟不能用人类来衡量他们了。

        感谢这些湘西苗人的刀子很锋利也足够坚韧即便每跑几米,我就要停下来搏斗好一阵子,可是刀仍然能用,仍然在我手中。

        我不知不觉洞开了五处秘穴我不能忘记这个秘术是有时间的限制。

        东头的入山口却像是遥远的要命,这些人又是什么时候能放过我们?我没有答案,我只剩下一个想法,冲,向前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