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我当道士那些年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六十五章 佛门狮子吼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六十五章 佛门狮子吼

    作品:《我当道士那些年

        盯上我和师父是一个普通下属,在这一分之内就变得纷乱的战场,怎么会允许有‘闲人’的存在呢?我和师父这种躲在一旁的行为显然不符合逻辑,被人发现了也觉得‘刺眼’。

        在得到了睚眦开枪的命令以后,那个下属发现我们之后,第一个反应就是举起了枪瞄准我们。

        在这种时候,立刻趴下也好,还是忽然用道家的吼功也罢,甚至跑都好总之,在纷乱中,就算没有事先准备什么,要脱身的办法还是很多。

        可是,不论是那个下属也好,还是我和师父也好,再快也快不过穷奇残魂引来的那一阵狂乱的旋风,那些旋风如同有意识一般,只是朝着那些杨晟势力的下属席卷而去。

        当那些杨晟下属被旋风包裹的刹那,立刻就出现了短时间的呆滞状态,而那些镇子上的人好像早就料到有这样的反应,有些人趁着这个机会抢过了那些下属手里的枪想也不想的开枪了。

        疯了,一定是都疯了这些镇子上的人也这样发疯的开始杀人吗?在那个当口,伴随着枪声,我和师父转身就朝着一条稍微偏僻的小巷子跑去,我心里的第一个念头就是这个。

        第二个念头则是,这就是传说中凶兽的真正力量吗?刚才那个是异常纯粹的气场压迫,才会让杨晟的下属出现短暂的呆滞现象,不要以为这个很玄奇,就像一个普通人在山林里忽然遇见一只饿狼,对的,哪怕只是一只饿狼,人都会下意识的呆滞一下,才会做出反应。

        究其原因是因为饿狼因为饥饿,只有攻击的想法,而兽类思想简单,害怕的反应不会有人类那么敏感,所以形成了一种相对犀利的气场。

        而人类本能的畏惧,气场就弱了。

        这种形式一旦形成,就会出现典型的压迫。

        凶兽穷奇,说真的,我不了解,它的残魂出现了,我也只是麻木的接受,可是它身上那种冷酷的杀戮气场,和一种说不出的玄奇恒古的气息,还有强者的自信,能形成一种绝对的气场太简单了。

        加上那雄浑的灵魂力配合气场,压迫如此多杨晟的下属真的算不上什么稀奇的事情。

        我的耳边是风声,却在枪声呼啸的背景下,听来好像是刀子挥舞时破空的声音我的眼前好像出现了一层血色,心中莫名的悲凉,我经历了那么多事情,却从来没有经历过这么一场**裸的群体杀戮。

        那么师父口中所谓的大时代,也是不是充斥着这样的杀戮呢?没有上过战场的男人,经历过**裸厮杀的男人,到底还是少了一层坚硬,我觉得我就是。

        “如果不能接受,就想办法阻止杨晟吧!如果阻止不了,整个华夏,不,应该是整个世界都会面临更大的疯狂。”我和师父跑到一栋屋子的旁边,停下来开始大口的喘息。

        这只是一个暂时能喘口气的地方,不代表我们脱困了,因为四周都有杨晟势力的车子包围着,而这个镇子本身的出口也就只有两条,一是进出镇子的路,二是上山的那个出口。

        “阻止杨晟?”我低着头,鼻尖上的汗滴落在地上,这不是因为刚才的奔跑造成的,而是因为内心的压力,人绝对要相信一件事情,那就是哪怕只有十个人的群架,也比两个高手之间的搏斗来得更加刺激内心10倍,何况是一个疯狂的镇子?

        至于阻止杨晟,我用疑问句的方式,是因为我根本不相信自己能够阻止,杨晟渐渐的亮出了‘爪牙’,越体会的深,我就越觉得这好比是让我搬动一座大山那么艰难?师父为什么口口声声的对我说阻止杨晟,难道是要把这个最终的事情压在我身上吗?

        可是,喘息的时间是那么的短暂,我还来不及和师父辩解两句什么,就听见了睚眦一声惊天动地的吼声,接着伴随着的是穷奇的一声咆哮,然后是地动山摇的一阵儿碰撞,整个小镇都在颤抖。

        睚眦出手了!

        “佛门真正修武和尚(不是单纯的武僧,而是类似于慧根儿和慧大爷这种以修者身份为基础的战斗武僧)所秘传的,真正的佛门狮子吼。”师父一下子站直了身体,神情严肃。

        在世俗的世界里,佛门的吼功才是最出色的,道家吼功名声不显,就是因为佛门的吼功风头太盛。

        但是普通人都认为狮子吼是一门武功,事实上它根本就不是武功的范畴,毕竟大意义上的武功,一是健体,二是以**进行力量打击和技巧攻击敌人的一门术!

        可狮子吼呢?就算在电影里的表现都是一种在嘶吼之后,让人出现头昏脑胀,精神压制的术,可以算是精神攻击,怎么能算作武功的范畴?

        而这只是表面的狮子吼,只需要配合几乎已经失传的内功,和集中的精神力。

        真正的佛门狮子吼,传授的极其严格,我是偶尔在小时候听慧大爷说起过,他说过他也只是得到了皮毛的传授,因为真正的佛门狮子吼,对灵魂力的要求极为严苛,说白了,那是一种把灵魂力集中以吼叫的方式传播出来的攻击术法灵魂力不强大到一定的地步,吼功未出,就会先震伤自己的灵魂。

        具体的原理我不太清楚,但我至少听懂了,真正的佛门狮子吼,是一门直接伤人灵魂的术!可能也是因为有伤天和,也是佛门传授极其严苛的原因之一。

        师父说睚眦用出了正宗的佛门狮子吼?我简直不敢相信,那个疯子一般的睚眦竟然是佛门之人?可是,我也无法思考,灵魂深处用一种被震晕了的晕乎乎的感觉睚眦针对的对象并不是我,就是余波也可以给我这个灵魂强大的人造成这种伤害,可见一斑!

        怪不得他是圣王,光凭借这一招狮子吼,他就有资格了。

        我没有看见那个能量对碰的场景却是看见不远处的小镇正街中升腾起了滚滚的烟尘,就已经异常震惊了在最近,我常常在思考玄学与科学的关系,也常常在想,虚无的力量能影响现实世界吗?

        我想是能的,就像灵魂,它不是实质,具体的说可能是一种磁场的表现形式,也可能是类似于电磁波那样波段的存在,平时我们看不着,摸不到但是强大到一定的地步,为什么不能影响现实世界?

        就像太阳这样一个星球产生的电磁暴,就会为现实世界带来巨大的影响,甚至强到一定的程度时,那后果不可想象

        所以,就连科学也认定电磁是能量的一种存在形式。

        想这么多的原因则是因为往事历历在目,厉鬼出现的阴冷,大风,灵魂碰撞时引发的震荡都在我脑海中过了一次,我只是从来没见过这样的对撞场景,就像真实的一个小当量炸弹爆炸一般,因为烟尘过处,在旁边的一栋房子竟然坍塌了。

        这也就是圣王的实力吗?我是第一次看见圣王这样全力的出手这还是其中一个圣王而已,杨晟手下有我不敢想象下去,我根本无法形容我嘴角传来的苦涩滋味,就像抽了很多烟,一舔嘴角传来的滋味。

        睚眦很强强到我第一次听见穷奇发出的不是那种野狗的叫声,而是一种符合它上古四大凶兽的低沉咆哮,我不知道他们对撞的结果,我只是站在这个屋子的背后,看见那些被压制的杨晟下属开始重新的活动起来。

        而镇子上的人,抢到枪的还在疯狂的扫射,没有的,也拔出了刀子

        厮杀,什么时候才是一个尽头我和师父就真的能置身事外吗?现实很快就给了我和师父一个残酷的耳光,我听见一个异常大声,带着兴奋,几乎是咆哮的声音大吼到:“圣王,我就重大的发现,我我看见姜立淳和陈承一了!”

        这个声音离我和师父不远,因为刚才我和师父就是从那边跑进这个小巷子的,而在看似喧闹,实际上只有厮杀声和呼喊声的战场,这个声音也分外的清晰。

        我和师父同时的僵硬了一下,我忽然想起了,那个发现我们的下属,举枪的瞬间,面具下的双眼好像带着一种疑惑而在那一刻,穷奇的能量风暴席卷了镇子,他也陷入了呆滞。

        接着睚眦和穷奇对战然后那些下属恢复只是一秒不到的时间,所有的事情就在我脑中窜成了一条线。

        怎么办?我脑中回荡的只是这三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