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我当道士那些年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六十四章 血色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六十四章 血色

    作品:《我当道士那些年

        原来这些有祖巫血脉的人藏在地下?他们从各个房子跑出来,人数算不上多,也就百来人的样子,这才是这个镇子隐藏的实力吧?

        或许在这个老头儿回来以前,这个镇子上的人隐忍就是为了他们。

        在街道的那一头,那十个站出来的老头儿排列成了奇怪的阵型,脚步开始律动,看起来很夸张的动作,却充满了一种奇特的韵律美而那些从地下室跑出来的小镇人也开始快速的集中,也不知道要做什么?

        面对这种场景,睚眦罕有的没有冲动,反倒是盯着那一步步走来的穷奇残魂表情怪异,他转头对另外一个疑似圣王的人嘀咕了一句:“看来,我们的功劳会更大的。”

        这句话在喧闹的镇子上,我听得并不是太清楚,是根据睚眦的口型猜测出来的。

        功劳更大?他是指的穷奇之魂?在这种时候已经不是我和师父能插手的事情了,我们只能躲在人群里静静的看着,而刚才还老老实实沉默的人群,在这个时候也终于开始反抗起来,这种反抗一开始并不激烈,只是不知道是谁带头的,开始拼命的往外挤。

        一个人的力量或许可以让这些下属忽略,但是一群人的力量爆发出来,这些下属也开始被挤得东倒西歪。

        我和师父没有刻意的这样,只是被人群带动的也跟着前后移动着,和这些下属进行着一场奇怪的角力,刚才因为那个小男孩的事件,我挤到了前面,这个时候却已经是无法后退,如果一旦突破所谓的‘防线’,我和师父将是被第一个挤出去的人。

        在这个时候,睚眦正是盯着穷奇和身后的圣王嘀咕的时候,所以也没有对这些下属下什么命令,在人群的涌动越来越激烈的时候,终于是有一个下属忍不住了,转身对着一个挤在前面的人,狠狠用枪托砸了下去。

        顿时,那个挤在前面的人就血流面满的蹲了下去,然后立刻被身后的人扶起。

        湘西人的血性终于因为这一幕而被点燃,这个镇子的人不需要隐忍什么了,不知道是哪个男人从身上拔出了一把弯刀,高喊了一句苗语,接着,我看见弯刀过处,一个毫无防备的下属被这柄弯刀刺入了腹部

        这真的算是一个‘奇迹’,一个修者被普通人捅了一刀,或者说是因为之前这个镇子的人太过隐忍,这些下属是万万没想到,他们放抗起来是那么的激烈,动手就是出刀子,而且下手毫不犹豫,在没有防备的情况下,才一刀子被捅了一刀。

        “这些人疯了,打死他们。”或许是受到了鲜血的刺激,这个下属愤怒了,忍不住狂吼了一声,说完率先转身,开始第一个攻击这些镇子的人。

        而我注意到这个下属被捅的地方并没有多少鲜血流出,而是一点点的渗出一种几乎是半凝固的暗红色的血液,看起来异常奇怪。

        我心中明了,这是杨晟改造的人而他一出手,非常的狠,直接逮着那个捅刀子的镇子人,一个嘶喊,我就看见血花飘起,他撕下了别人的手臂。

        那个镇子的人狂吼了一声,面对这种怪力所造成的怪异的事情竟然没有丝毫的畏惧,他也跟着大吼了一声:“我们把鲜血祭奠给祖灵,我们的灵魂会得到它的庇护,我们的仇恨会在它的爪牙下烟消云散,我们怕什么牺牲。”

        他的话成功的煽动了镇子里的人,压抑的热血在瞬间被彻底的点燃,整个镇子无论男女都发出了嘶吼,对这个人回应然后我感觉一股股我和师父都不能抗拒的力量从我们的身后涌来,是我们身后的人想挤出包围圈而这时,那个被撕下了一条手臂的男人也彻底的疯狂可,狂吼了一声,竟然朝着那个下属挤去,一把握住了还插在那个下属肚子上的刀柄,然后凭借着一股可以说是意志的力量,拼命的把刀往那个下属肚子的更深处刺去。

        我背上起了一窜鸡皮疙瘩这是怎么样的疯狂?我如果没看错,那个男人还在反复的,努力的转动着刀柄,他是豁出了自己的性命,也想要杀人。

        这可能就是属于湘西人的‘狠戾’,爆发开来,就无法阻止。

        乱了,已经彻底的乱了,越来越多的防线被突破,那些下属和镇子上的人打成一团而在这个时候,睚眦终于说话了,他的声音还是那么奇怪,明明不是很大,却传遍了整个镇子。

        “老头儿,你真要来个鱼死网破吗?如果你考虑交出十个祖巫血脉最浓的人,外加让我们带着这穷奇残魂,你的镇子还是可以保全的。”

        在这个时候,睚眦还想着讲条件,仿佛镇子上瞬间厮杀成一片的乱局,对他没有丝毫的影响,在他眼里,这个功劳恐怕是非常的重要。

        “没得谈,我要保全的从来不是镇子,鱼死网破,就鱼死网破。我们的子子孙孙从来不怕战死,战死也比被你们带走好。你们这些强盗,以为我不知道吗?你们已经悄悄的从镇子上至少带走了不下五个我们的人。”面对睚眦的提议,老头冷淡的拒绝了。

        我没想到这个老头是那么的干脆,而且颇有一种更加浓烈不顾后果的冲动血性或许我可以理解为,之前在山上,是他犹豫的时间,既然已经下山了,他就做好了鱼死网破的准备。

        “既然是这样,那么”睚眦在此时举起了一只手,我知道,这是睚眦也准备血拼的决定了,而他身后那个圣王也没有半点的反对。

        明明是明晃晃的日头下,白花花的街道在这个时候,那十个老头儿配合着‘跳大神’的行咒声,在快速跑动,已经快要集合起来,身上有祖巫血脉的镇子人的呼吸声。

        那些镇子普通人和睚眦下属肉搏的打杀声。

        已经有人躺下,身上流淌的是刺目的鲜血,再也爬不起来的样子是镇子上的普通人,就算这些杨晟的属下没有使用出手段,但哪里又是普通人能够力敌的?这个镇子上的人靠的是人数上的优势和一股血性,才能暂时行成僵持的局面。

        在这些背景下,从容不迫走在街道上的,依旧是那只穷奇残魂,它的嘴偶尔开合一下,那只被它叼着的残魂被它吞了下去。

        它的眼神是那么的冷漠仿佛这一切的乱局都和它没有关系。

        睚眦带着冷笑,眯着眼睛看着的不是那个老头儿,而是那只穷奇的残魂然后他的手毫不犹豫的放下了,接着镇子上回荡着他的喊声:“给我开枪,把枪里的子弹打光,剩一颗的老子要他的命!打光之后,什么都不用顾忌,给老子杀,杀,杀”

        疯子绝对的疯子,他竟然能下这种命令!一个镇子,一千多条人命啊!就算杨晟再有本事,兜的住那么大的事情吗?毕竟这里有很多普通人,已经不属于修者圈子的内部矛盾了,而是触犯到了国家势力的事情了,如果一旦曝光,没有压下来,后果

        而曝光的可能性非常大啊,这里毕竟还是有个临时的政府办事机关难道要他们上班的时候看见整个镇子被血洗吗?

        所以,我说睚眦是个绝对的疯子,可是在这背后,仔细思考的话绝对是有杨晟的影子在其中,想着杨晟的做事风格,我觉得最疯狂的应该是杨晟!

        睚眦下令了,那些原本已经打红眼的下属彻底的疯狂了,他们不再是用枪托砸什么的了,而是举起了枪

        在这个时候,一直从容‘散步’,根本没有出手的穷奇残魂,忽然停住了脚步,冰冷的双眸第一次对上了睚眦的双眼接着,悄无声息的,一股爆发性的气场瞬间从穷奇的身上‘爆炸’开来穷奇的身形动了。

        我原本就捕捉不到它的速度,即便是开了天眼的情况下,也是一样可是我可以看见,刚才火红的能量,带着一股强烈的杀意,从穷奇的身上爆出,这些能量太过猛烈,以至于爆炸开来的时候,立刻就行成了能量的风暴,打着旋,从四面八方朝着那些下属包围过去,接着穷奇的身影就不见了。

        这就是传说中的凶兽的灵魂力量?简直是绝对压制想起早上我还在和它对持,我的心不禁紧了一下。

        而普通人感受穷奇,可能就是那股不同寻常的气场,让人觉得有东西出现了,而这个镇子上的人,我相信是有特殊的办法去感应但此刻,平地旋风,已经是一种说不出的压抑恐怖的场景了。

        在这时,我和师父原本是早就被推出了‘防线’,趁乱躲在了一个角落里观察着一切,现在还不是全身而退的好时机,但也终于被盯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