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我当道士那些年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六十三章 穷奇现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六十三章 穷奇现

    作品:《我当道士那些年

        是有狗叫声吧?那一声狗叫声那么的夸张,就像深夜山村里,被刺激的强壮野狗,一声愤怒的吼叫,整个山村都能听见那种。

        我相信整个镇子的人都听见了这声狗叫的声音,因为他们的表情瞬间就变了,变得充满了某种敬畏和欣慰,就连那个受了重伤的母亲,苍白的脸上也露出微微的笑容,此刻仿佛一点儿都不担心她儿子的处境了,好像她的儿子立刻有救了一般。

        我觉得我不会听错,但是这狗叫只传来了一声就停止了,一切又变得安静。

        因为上山的‘遭遇’,我对狗叫的声音十分敏感,加上镇子上的人这般表情,我第一个反应就是那只‘穷奇’的残魂出现了可这又算怎么回事儿?没有在上山的入口处那种雄浑冷漠,让人绝望的气场,没有那古怪的身影什么什么都没有。

        在炙热的阳光下,有的只是那白晃晃的空无一人的街道。

        镇子上人更沉默了,刚才因为那对母子产生的小小‘骚动’,却是因为那声莫名的狗叫变得安静了我却是默默的收回了手,因为我看见睚眦忽然停住了咆哮,不再嘶喊着让人们叫出那个小男孩,反而是有些疑惑的看着那头无人的街道。

        “刚才是有狗叫吗?”睚眦对着身旁一个下属这样问到。

        那个下属虽然戴着面具,整个人却显得战战兢兢,很是恭谨的对睚眦点了点头。

        “那它现在怎么不叫了?”睚眦歪着脑袋,眼中的眼神却是一种压抑的暴戾。

        可是这个问题到底奇怪了些,一个人要怎么去回答狗叫与不叫的问题?所以那个下属愣在了那里,一时之间不知道要怎么回答?

        睚眦却不管这些,他好像有些喜怒无常,竟然一把扯出了那个下属,然后毫不留情的一脚踢在了那个下属的腿上,对他吼到:“去把那条狗给我找出来,今天老子就在这里露天做个红烧狗肉,如果你找不出来,那就不用回来了。”

        睚眦那一脚踢得那个下属不轻,我甚至在这安静的只剩下呼吸声和睚眦咆哮声的街道上,听见从那个下属腿上传来的微微一声‘咔擦’的声音,可见睚眦是多么的暴力。

        也算是那个下属的无妄之灾,可是他还不敢跌倒在地,勉强稳住了身体,一瘸一拐的朝着那边空无一人的街道走去看样子是脚受了不轻的伤。

        我对这个下属没有丝毫的同情之心,只能说这种事情‘你情我愿’,但是那个下属拖着一条腿没有走两步,却是看见那边空无一人的街道上忽然拐出了一个人影。

        在这条直直的街道上,明晃晃的太阳下,这个人影一下子就看清楚了,是一个貌不惊人的老头儿,很老的样子,背都有些佝偻了,叼着旱烟杆子,时不时的吸一大口,然后从鼻腔里冒出浓浓的烟雾。

        他看起来就像无视了这个镇子危险而沉闷的情势,反倒是像一个悠闲散步的老头儿,整个人看起来不但没有丝毫的威胁,还有些弱不禁风的样子。

        这个老头儿我当然知道是谁?不就是早晨的时候,守在山口的那个老头儿吗?他终于舍得从山口下山了?

        而他的出现却让睚眦先是一愣,然后微微眯起了眼睛,最后竟然摸着自己的板寸头,发疯一般的狂笑起来与此同时,那个始终在车上懒洋洋的男人,另外一个疑似圣王的人忽然从车上跳了下来,然后一步一步走到了睚眦的身旁。

        睚眦就要笑岔气了,就要笑出眼泪了可是那老头儿就跟没听见似的,继续朝着这边走来,另外一个疑似圣王的存在也走到了睚眦的身旁,皱着眉头说到:“睚眦,你最好别太嚣张了。如果搞砸了圣主的事情,你觉得怒火是你和我可以承受的?”

        睚眦原本根本不理会那个疑似圣王的家伙,只是听到圣主两个字时,才稍许收敛了一些,但依旧是笑得上气不接下气,然后转头对着那个家伙一边夸张的抹笑出的眼泪,一边说到:“我哪叫嚣张,我是开心我正愁这些家伙不交出有祖巫血脉的人,这不来了一个吗?”

        “他是?”那个疑似圣王的人脸色也变得郑重。

        睚眦有些戏剧化的抽了抽鼻子,说到:“他身上有祖巫的味儿,我不会闻错的。”

        “装神弄鬼。”那个圣王不太买睚眦的账,但话虽然这样说,他的神情越发的郑重。

        我相信他的郑重倒不是因为睚眦的几句胡言乱语,而是这个老头儿虽然看似弱不禁风的样子,但就凭面对这‘千军万马’的淡定气势,就不是普通人能有的!

        终于,那个老头儿亦步亦趋的离睚眦和那个圣王只有五十米不到的距离了,他停下了脚步,叼着旱烟杆子,抬眼看了一眼睚眦和圣王,他很平静,反倒是睚眦激动的喊了一声:“你最好站住。”

        那个老头儿根本不理他,只是停了两三秒,忽然就跑了起来这动作来的太突兀,连一直紧盯着他的我都没有反应过来,而五十米不到的距离普通人都可以短短几秒钟跑到,这个老头儿的速度更像快得不可思议,或许只是5秒钟?我看见他已经蹲在了那个中了枪的女人旁边。

        此刻那个女人已经说不出话了,只是苍白着一张脸,然后费力的伸出手紧紧的握住了那个老头儿的手,那个老头安抚的说到:“别担心,你不会有事的。”

        说话间,那个老头儿单手结出了一个手诀,类似于道家的止血指,但是却在细节处颇有差别,然后口中开始念念有词这是要为那个女人暂时止血。

        而因为他的出现,在他身旁的那些人也敢帮忙了,赶紧的扶住那个女人,有个男人还脱掉了衣服,扯下了一块布条儿,看样子是要为那个女人包扎伤口,并且他在低声的对那个老头儿解释着什么。

        我猜测可能是这个镇子的人隐忍的原因,和为什么对这个女人的情况也爱莫能助的原因,那个老头儿也不说话,只是频频的点头,口中的咒语依旧不停,但那女人流血的伤势已经渐缓。

        但这里是哪里?这里是被杨晟势力包围的镇子,可不是什么可以从容救人的地方不到短短一分钟,反应过来的睚眦忽然就两步走上前去,任何话都不说的,也是一脚就要朝着那个老头儿踢去。

        可是,在这时,那个老头儿就像身后长有眼睛一般,忽然转头,只是看了睚眦一眼整个镇子上在这个时候四面八方都响起了狗叫的声音。

        这一下,是所有人都瞬间被吸引了注意力,镇子上的人一下子跪了下去,而杨晟势力的人则是面面相觑我注意到两个穿白大褂的人有些惊慌的从那个帐篷里跑了出来,朝着睚眦这边跑来而那个帐篷看似平静,却有一股无声的气场在蔓延。

        和那个帐篷气场对抗的不,应该是力压那个帐篷气场的,是此刻从镇子东面传来的一股冷酷嗜杀的气场。

        这个气场我曾经那么近距离的感受过穷奇残魂的气场,而上山的路就在镇子的东面。

        “啊”一声惨叫从镇子的东面传来,这个时候的天空又出现了一道黑色的裂缝若有似无,就像出现在幻觉中的,根本不存在的裂缝当想去仔细看时,那道裂缝却已经不存在了。

        更强的压迫气场出现在镇子的东头,我的天眼自动洞开在一片迷迷糊糊扭曲的虚幻当中,我看见了那个家伙,全身红火,似牛似虎的怪兽,从镇子的东头踱步走来。

        这一次,它比我和师父在上山路上看见的大多了,那个时候,它勉强有一只老虎的大小,而在这个时候它看起来比一头成年的公象还要大,它的眼神冷漠,它威风凛凛,却发出让人窒息的压力它没有半声的吼叫,嘴上却叼着一个人的残躯,头已经不见确切的说是一条残魂。

        我也注意到在东头,有一个杨晟势力的下属,身子直挺挺的倒了下去。

        “祖灵出现,大家行法吧。”那个老头儿抱着那个虚弱的女人,在睚眦和那个圣王目瞪口呆之中,把她交给了身旁的一个男人,然后大吼了一句,顺便让那个男人把这个女人带到屋子里去什么的。

        我是听得不太清楚,但整个镇子群情激奋,在这个时候,一声声呼喊声从镇子的地下传来而在人群的尽头走出来了十个左右的老头儿。

        终于,这个镇子的人在祖灵穷奇出现之后,开始反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