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我当道士那些年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六十二章 忍耐的极限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六十二章 忍耐的极限

    作品:《我当道士那些年

        在我眼里,这个镇子里的人对睚眦这个人简直配合的不能再配合,他竟然说这些人不讲规矩,是故意找茬吗?

        其实用不着这样,按照他们现在的势力和这个莽夫的性格,要找茬不至于那么的愤怒,除非是他装的,可如果他要能装成这模样,只能说我之前的判断错了。

        事实上,我的判断是没有错的,因为睚眦下一刻就说出了他愤怒发疯的原因,整个小镇几乎都回荡着他的咆哮声。

        “整整两百个人,竟然找不出一个有祖巫血脉的人,你们是当我傻,还是当你们自己太聪明?就算你们是被上面的寨子赶下山的人,也不至于会这样的!以为我之前没调查过吗?你们这个镇子的人,每十个人里,至少有一个会有概率有祖巫血脉,就算是淡薄之极可是整整两百人?一个都没有!就算是巧合,也不可能这样。”

        祖巫血脉?我的心中一动,杨晟原来找的是这个东西?有什么作用?

        我发现杨晟研究的东西越来越玄奇了,从昆仑遗祸到昆仑残魂,现在竟然要什么祖巫血脉?他究竟要做什么?

        我沉默的盘算着,而镇子上的人也越发的沉默,我抬头一看,终于在这一次从这些好像麻木了的镇上人眼中看到了一丝担忧,还有就是一直压抑的怒火,在此刻终于有了‘反弹’,原本一直站着就没怎么动过的人群,竟然有隐隐朝前挤的征兆。

        而睚眦面对人群的‘骚动’,只是冷笑了一声,忽然发狂一般的从车上跳了下来,从守卫的下属那里抢过了一柄手枪,一个闪身跑回越野车面前,一个箭步就窜到了车前盖上。

        人一站稳,就跟过瘾一般,朝着天空连续的鸣枪

        ‘砰’‘砰’‘砰’清脆的枪声连续在这闷热的小镇回响着,人群暂时停止了‘骚动’之后,睚眦才放下了枪,恶狠狠的说到:“当我玩笑吗?你们尽管反抗,就是凭着这些枪,你们这里也会血流成河!只是不到最后,我也不想事情变成这样。”

        说话的时候,睚眦拿着枪,用枪管顶了顶帽檐,然后继续说到:“所以,你们别逼我,我奉劝你们最后把我们要的人交出来。否则,不仅是这里血流成河,你们山上的寨子也跑不掉不要怀疑我们的实力以及我们背后的势力,我既然敢说,就一定能做到!我们唯一怕的不过事后的麻烦,但你们也不要以为搞不定。”

        镇子上的人再次沉默了我大概能猜到,镇子上的人应该是把有所谓祖巫血脉的人藏了起来,这就是惹怒了睚眦的原因,如今睚眦开始威胁这个镇子上的人,每一句话都说‘绝’了,根本不给后路,难不成他们就准备这样沉默到底,把人交出去?

        如果这样做,说实话,对我和师父是有好处的,我相信这些人如果得到了那些有祖巫血脉的人,一定就会走掉,毕竟他们围镇的目的也就是如此,那个时候我和师父上山不上山暂且放一旁,至少可以顺利从这样的困境脱身啊。

        可是,从心底我却不希望这个镇子的人这样做。

        第一,是我觉得越是这样让杨晟得逞,以后越发的没办法阻止他。

        第二,则是我觉得这些祖巫血脉的人,到了杨晟那里,肯定不会有什么好的结果,这些都是活生生的人命,我从小接受的思想,就让我不能接受用牺牲别人来换取自己的好处。

        不要说这样做,就算是这样想,也会让我充满了罪恶的感觉。

        因为这些想法,竟然让我暂时忘记了自己的安危,反倒为小镇的人们担心起来,担心他们这样隐忍沉默下去,恐怕真的要牺牲自己的族人了,而且就算牺牲了自己的族人,也不见得杨晟的势力就这样算了。

        从那个守在山口的老头儿来看,这里的人是非常注重山上的寨子的,我只是猜测说不定,这些人得了好处还会冲上山上的寨子里我只是判断,这些祖巫血脉淡薄的人杨晟都想要,那么山上的寨子呢?

        当然,我的判断不一定对,也只是瞎猜,但是在那边睚眦却是对这样沉默隐忍的镇子不满,他要的可不是这些人沉默以对,他要的是他们交出他想要的人。

        所以,面对这种沉默,睚眦冷笑了一声,忽然举起枪瞄准了之前那个冲他瞪眼的小男孩,我的心一下子踢到了嗓子眼,我是不敢相信,真的有修者可以那么‘无耻’,冲着普通人下手也就罢了,还能冲着普通人的小孩下手?

        说起来目的只是为了震慑这些普通人?这样连邪修都不如,就算邪修可能会为了练邪术而杀人,怎么说也不会为了这样的理由杀人啊!

        “不”看着那个小孩还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儿,那个小孩儿的母亲脸色一下子变得刹白,我的内心涌起强烈的不忍,原本应该好好隐藏自己的我,终于忍不住想要喊出一个不要,至少可以转移一下这个睚眦的注意力。

        我的身子往前挤了挤,师父也跟随着做出了同样的动作,我此时不知道师父有没有怪我,但我想他是不会的,如果会因为这个而怪我的话,他是不会做出同样的动作的。

        但是,我这么喊的时候,到底迟了一步,我没想到那个睚眦那么冷酷无情,举枪瞄准的时候,连一点儿停歇都没有,就毫不犹豫的扣动了扳机。

        ‘砰’,伴随着我那一声‘不’字,枪声再次响彻在整个小镇,可怜那对无辜的母子,那个做母亲的只来得及把孩子搂在怀里,然后一个侧身但是这样的侧身并非没用,事实上是非常及时的帮孩子挡住了子弹。

        子弹毫不留情的打在了这个母亲的身上,在她的腰背处盛开了一朵血花她一下子就疼痛的弯腰,然后跌坐在地上,但这个坚强的女人来一声都来不及吭,就努力的用双手把孩子往人群里塞。

        我听见她小声的说:“救我儿子,救他”

        而那个孩子在这个时候也表现出了典型湘西苗人的性格,眼睛虽然红彤彤的,看起来随时都要掉眼泪,可是比起这个,他更多的是任由母亲努力把自己推进人群,但是含着怒火的双眼一直狠狠的盯着睚眦,我相信如果给这个小孩子一把弯刀,他是真的敢握着冲到睚眦面前去的。

        “哇哦”这边的母子到底是怎么惨,根本没有触动睚眦一丝一毫,他竟然双手一缩,一条腿一抬,在车前盖上摆了一个夸张的姿势,然后说到:“修者就是高等于普通人啊,没想到老子第一次用枪,竟然能打的那么准,要不是那该死的女人,那个讨厌的小孩会被爆头的,不是吗?”

        他得意的转身,朝着越野车上坐着的其他人说到,其余几个人对睚眦露出了讨好的笑容,但没有什么具体的回应,其中一个懒洋洋的伸着腿,用帽子盖着脸的人说到:“别玩的太高兴,忘了正事儿。”

        除了这样,这些人也没有过多的反应,难道欺负普通人的小孩竟然被他们认可?而那个说别玩的太高兴那个人,就是我之前对他们实力判断中,另外一个我怀疑是圣王的人。

        此时,那个母亲已经受了伤,我再说什么也晚了,只能带着隐忍的愤怒,再次站立在人群中,默默的静观其变,同时对这个小镇的人也充满了愤怒。

        我能感觉到这一幕是让他们真的动怒了,可是他们依旧还是沉默,不是族人吗?怎么可以或许,有更大的原因,但无论是什么原因,也不至于牺牲一对无辜的母子啊?

        或许这就是陈承一脑子永远转不过弯的地方,永远分不出什么大小取舍,唯一看重的只是自己的良心与底线。

        ‘队友’们的反应好像让睚眦很满意,但轮到那个圣王说话的时候,睚眦的脸上不经意的流露出了一丝阴沉,他好像与那个圣王不和,所以面对他的话他尽管没有出言反驳什么,却猛地一下跳下了车。

        他提着手枪朝着那对母子走去,他的声音也好不压低的回荡在整个镇子:“我刚才说的什么?我说了,我这个人最讲规矩,只要不坏我的规矩,我就会遵守承诺,但是坏了我的规矩,我就会杀你们的人。”

        说到这里,他停了一下,眼睛忽然朝着我和师父所站的位置看了过了过来,我和师父几乎同时,赶紧的低头,只是还是能瞥见,他阴测测的一笑,说到:“刚才我听见有人喊不,声音是从这边发出来的”说话间,他忽然举枪指着这边,然后说到:“把这一小块儿人给我重点看住了,等一下,我要看看是哪个家伙那么有胆子?”

        他果然是听见了,我也果然是惹事儿了我听见师父在我旁边小声的说了一句:“事儿精。”我的心里更不安。

        但紧接着师父又小声说了一句:“但是我却没有办法说你是错的。”

        这是鼓励吗?我的脸上浮现出一丝笑容,人也开始不动声色的慢慢朝前挤,我只是希望刚才的悲剧不要发生了,而我也已经看出来了,这个睚眦是一个疯子,他此刻过去,一定还要继续做点儿什么?

        待我几乎挤到人群的最前方时,那个睚眦也已经走到了小男孩和他妈妈刚才所站的位置,他忽然转身,夸张的朝着所有围观的人,装作无辜的说到:“我们要讲规矩对不对?我之前说过杀你们的人,从孩子开始,是不是先礼后兵?”

        说话间,他忽然朝着那个趴在地上的母亲踢了一脚,显得非常愤怒的大吼了一句:“可是这个女人却非得听不懂一样。”说话间,他又准备踢上一脚,我内心一个激动,只是差点就推开前面守着的下属,站了出去。

        但这样的事情也终于激怒了站在这对母子旁边的一个男人,他忽然站出来,一下子跪下去,挡住了睚眦踢向这个女人的脚,帮她承受了一脚。

        我想也是这样,不能再踢这个可怜的女人了,她挨枪的地方我不知道是不是致命伤,但是血从伤口中溢出,此刻在她趴着的身下,已经流了一滩,她怎么可以再承受睚眦的踢打?

        “哟,被激发出血性了啊?那好,我不踢她,把刚才那个小孩子交出来,我说要杀他就要杀他,谁也不可以阻止我!”睚眦冷酷的要命,根本就不拿正眼看这些人。

        那个小孩子已经被推入了人群,至少现在这个时候是看不到他身影的。

        “不,不要”那个女人这个时候,还有一些力气说话,竟然伸手抱住了睚眦的腿睚眦完全不理会她,只是对着人群说到:“我睚眦说到做到,你们不交人,我每等5分钟,就会杀一个人按照规矩,还是从小孩子杀起。你们也完全可以被我激怒,然后反抗看看咱们到底谁会害怕?”

        说话间,他停顿了一下,夸张了看了一眼自己的表,然后对着那群人吼到:“把那个小孩子交出来,否则”

        他话还没有说完,那个可怜的母亲就勉强爬起来,抱住了他的腿,异常虚弱的喊着:“不求你,放过他。”

        睚眦这一次终于低头看了一眼这个母亲,忽然就用枪抵住了她的头,说到:“既然那么喜欢你儿子,那你先下地狱去等着他咯。”

        已经不能再忍下去了,我伸出了手,朝着挡在我前面那个下属推去可是我的手还没有完全触碰到他,却听见从街道的远方传来了夸张的狗叫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