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我当道士那些年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六十一章 愤怒的睚眦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六十一章 愤怒的睚眦

    作品:《我当道士那些年

        那个男人好像很高兴,我估计这种高兴应该是他也没想到事情会办的那么顺利,所以开心吧?

        但,在这种时候,我已经在心底渐渐为这个男人标注了一个注解,那就是这个人基本是那种‘吕布’型的人吧,说不好听一点儿,就是没什么脑子,喜欢用暴力解决问题的人。

        如果一个心思缜密一点儿的人,肯定不会为如此的顺利而欣喜,反而会更加的防备。

        事出反常必有妖如果一个仔细了解过苗寨和湘西这边风土人情的必定会这么想的,那个男人恐怕真的以为自己的势力压制住了这个寨子。

        他愉快的那么不加掩饰,整个安静的小镇主街都是他愉快的哼歌声,我不得不为他贴上那么一张标签。

        这是所有不顺的事情里,稍微顺利一点儿的一个小因素,毕竟可以选择的话,我情愿和十个这种‘猛将’打交道,也不愿意和一个所谓的‘智将’打交道。

        另外,我还注意到一个细节,那就是这个人的声音很特别,明明看起来是毫不费力的样子,却可以传到每个人的耳朵里,就连不经意的哼一个小调,也能让隔了一定距离的我听见,这应该是他比较强力的一点儿?

        在等待的时间里,我的脑子不停的过滤着各种信息,我不认为这是没用的,处于绝对劣势的我和师父,所能依靠的就是每一点的细节,和不停的分析,给自己一点点的有利。

        那个安静了十几分钟的帐篷忽然有了动静,那个穿着白大褂的女人忽然出来了一下,给旁边站着的守卫下属说了一句什么,然后这个守卫的下属又传言了下去,那些下属开始纷纷忙碌起来,原本在排队等待的人群终于开始挪动,第一个人已经进入了帐篷

        随着第一个人的进入,我的心莫名的紧张起来,这种感觉很奇怪,不危险,就是莫名的紧张。

        我很想知道帐篷里发生了什么,可是我的视力再好,也不可能透视到帐篷里面去的,开天眼倒是可以破除一切虚妄的‘阻碍’,直接看到本质,可是在这种情况下,我根本不敢开天眼,那是有能量波动的,我一开天眼,在这群人面前和活靶子没有区别。

        所以,我尽管不知道为什么,非常想知道帐篷里发生的一切,可是却是毫无办法。

        按说,只要等待,就一定会轮到我和师父进去的,可是我们能这样吗?估计在一拨儿一拨儿挑选人的时候,我和师父就说不定会被认出来。

        怎么办?我已经开始有些隐隐的着急,小镇上不过千来人,50人一批,也就是顶多二十几批,我和师父混杂在人群的中间,就算是运气好,成为最后一批所谓需要检验的人,这时间也拖延不了太久。

        机会?我们需要的机会在哪儿?我一筹莫展,我看了一眼师父,他的眉头也紧紧的皱着,在这样近乎没有路的情势下,想要想出一个办法,真的是很难啊。

        “啊”,就在我还焦急,迷惘的时候,帐篷里传来了一声惨叫的声音,惊得我一下子抬起了头,接着我就看见两个守在门口的下属进去,从帐篷里拖出了一个脸色苍白的人,那是第一个进去的男人。

        此刻的他看起来情况非常的不好,几乎处于半昏迷的状态,紧抿着嘴角,一句话也说不出来,身体还有些颤抖的样子就这样被两个下属拖着,毫不留情的扔在了正街的街道上。

        “休息好了,就回去站着等,不然后果自负。”扔下那一个人之后,其中一个下属冷冰冰的说了一句这样的话,两个下属就转身走了。

        而与此同时,第二个人被推入了那个帐篷里一个又一个的人进入了帐篷,而情况都是差不多的,有六成的人会发出一声惨叫,有八成的人会路都走不到,只有两成的人能自己走出来,不过却也都是脸色苍白,像是被吓得没有了血色。

        很快这50人都进入过了那个帐篷,无一例外的全部被扔到了街上接着,那些下属又归拢了50人,带到了帐篷面前。

        不是要挑选一些人吗?难道这些人全部不合格?我微微皱了一下眉头但同时也为自己和师父的处境更加担心。

        在这种时候,总觉得时间流逝的好快,快到我根本没有时间去想到一个合适的办法。

        我就像热锅上的蚂蚁,急的快要团团转了,无奈的是,就算我急的飞上了天去,没有办法,还是没有办法。

        当进行到150人的时候,师父紧锁的眉头反而放开了,表情变得淡然,看得我微微一喜,莫不成是师父有办法了?急了这么久,就算稍许有些冒险,我也忍不住了,赶紧低头,装作不经意的样子,压着声音,小声的问师父:“师父,你有办法?”

        “没有。”师父也同样小声的回答了我一句。

        “那你”我有点儿急了,声音忍不住大了一点儿,自己听见以后,赶紧调整了一下声音,不过后面的疑问却是无论如何也不敢说了。

        “我只是想,一切听天安排,天无绝人之路。”师父回答我的玄之又玄,那简直和没回答一个样子。

        我撇撇嘴,早知道是这么一个结果,我还问什么啊?

        在帐篷里的检查进行的并不快,这不刚到一百五十个人检查完,就已经是快接近中午的时分了。

        原本太阳就**辣的,在这接近中午的时分,就变得更加的毒辣,由于检查的开始,人群稍微松散了一些,不过温度上升了之后,感觉反而更加的难受。

        在这个镇子里,人们是繁衍生息的,自然会有年纪下的小孩子,对于这种温度,大人还扛得起,因为他们是大山里人的后代,不必娇滴滴的城里人,可孩子到底经受不住,越来越多的孩子开始哭闹起来,又被自己的母亲强行的压住,哄着。

        至于要隐忍到这种地步吗?我看得有些于心不忍同时我发现,尽管检查进行的不快,也检查完了150人,莫名的离我和师父站的位置很近了,我计算了一下,忽然就脸色不好看的得出一个结果,最多再有三批人就轮到我和师父了。

        原本我还以为我们所在的位置,能够拖到晚上的话,是不是更有利一些?看这个检查的速度,完全是可以拖到晚上的,甚至第二天的清晨。

        不管怎么说,至少在夜里行动是完全有利的啊其实,我还关注那个守在石像雕刻面前的老头儿下山没有我心中还有一个计划就是在晚上冒险快速的‘突围’,闯上山去,只要那个老头儿不在,就没人阻挠我们。

        现在看来,这个唯一可行的计划都要被打破了。

        我越加的着急,师父反而越发的淡定,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又不是过了多久,当街道上小孩的哭声那些家长已经压抑不住,甚至有的孩子已经呆不下去的时候,又检查完毕了一批人!

        原本环境就已经焦躁而炎热了,在这种时候,加上小孩子的哭闹声,更加的让人烦躁。

        我不停的念着静心口诀,保持着内心的冷静,同时心中也浮现出一个疑问,已经两百人了,怎么还没有出现一个被选中的人,我还好奇,到底是什么样的人会被选中呢?

        那些下属们又继续组织下一批人,却不想在这时,原本一直安静停在那里的改装越野车忽然发出了强劲的发动机声,接着,我就看见那辆越野车以惊人的速度,轮胎带着强力的摩擦声,仿佛横冲直撞一般的冲入了小镇的正街当中!

        然后,一声刺耳的急刹车,车子停住了!

        车子的敞篷慢慢的打开,之前因为太阳毒辣,这车里的人自然不可能在车里晒着,升起了帐篷当然镇子上这些可怜的居民晒到中暑也不关他们的事儿。

        那个男人又要发什么疯?在日头上站了一上午,我也非常的口渴,看着这一幕,我忍不住用舌头舔了一下干涸的嘴唇,心知这说不定是机会来了,但心地竟然泛起了于心不忍的感觉。

        因为不想那个男人发疯,折磨这个镇子的居民。

        “我说过,在这里,就要讲究我的规矩,我说的话是屁话吗?”果然,那个男人再次站了起来,这一次,他的声音不再平静了,而是发狂一般的嘶吼。

        到底发生了什么?让他如此的愤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