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我当道士那些年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五十九章 赤裸裸的威胁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五十九章 赤裸裸的威胁

    作品:《我当道士那些年

        “有祖灵的味儿,还活着,有意思”那独眼老者自然不会给我们解释什么,一边说着这句莫名其妙的话,一边下楼了,声音也渐渐低不可闻。

        难道这就是他帮我们的原因?我们身上有祖灵的味儿?天知道那只所谓的祖灵差点儿吞了我们。

        不过,重点应该是那句还活着吧我和师父也不想琢磨太多,总之这个情况实在无法想太长远的计划,只能走一步看一步,所以我和师父朝着那个老者指的房间直接窜了进去,在那个房间,果然有一扇面街的窗户,而这个房子正好就在另外一条街道的边缘,我和师父瞅着一个没人注意的机会,就毫不犹豫的从二楼跳了下去。

        吊脚楼的二楼还算是有些高度了,这样跳下来摔得我和师父生疼,幸好从小强身健体,身体的协调性也不错,及时做了保护动作,除了疼,也没什么大事。

        可我和师父哪里还顾得上身体的疼痛,咬牙爬起来,连气都不敢喘一口,低头快速的从这条街道走出。

        幸好,我们的衣服很脏,大概样子也看不出来了,脸也很脏,没有什么人注意我们,而我也发现我这个无意之举竟然很巧合的是对的,因为我用眼角的余光看见,还真的有些人脸上身上有些劳作过后的样子,难道这个镇子上的人习惯大早上的劳动?

        我也懒得想这些了,和师父只管走路,这条不长的小巷很快就走到了尽头,来到了正街之上。

        正街之上和之前一样是熙熙攘攘的人群,之前就有些人自动聚集在正街之上,这个时候反倒是那个巡逻小队刻意的把人往正街上赶而在这种时候,我才注意到这些巡逻小队的人手上还拿着武器。

        这武器虽然不像军队的武器配备的那么好,至少也做到了人手一柄热武器。

        说真的,这热武器对修者有多少的用,我不知道但是最及时的压制是绝对能做到的,加上这个小镇的人难道还会真的全部是修者吗?答案当然是否定的。

        我和师父混迹在人群中,我扯着师父的袖子,就是怕我们被这密集的人群挤的失散了而这次来得人大概两百人左右,小镇却有上千人,被压抑的原因,还是因为普通人怕了热武器,而修者又顾忌普通人吧?

        “师父,真是太嚣张了,那边不是有镇上管事儿的人吗?”我小声的在师父耳边说到。

        师父朝我努了努嘴,示意我朝那边大院儿看去,这个早晨是没人的,安静的要命,我仔细一想,今天好像是周末而且门房大爷也说了,这个镇子是突然出现的,因为人手不够的原因,也只是隔壁大镇子的人来临时管理一下可是最近的隔壁也隔着很远的距离啊。

        这么仔细一想,一切都像是算计好的阴谋啊!就算杨晟再嚣张,也不敢明着‘出世’,和国家机器对着干的。

        而我在收回眼光之前,忽然看见那巡逻小队从门房里扯出了一个人,那个人显然还有些迷糊又惊吓,不就是之前那个热情的门房大爷吗?

        “师父,我们要帮他吧。”有说法说,前世千百次的回头才修得了今生的擦肩,我们到底和门房大爷坐下来喝了这么大半夜的酒,这也是一种缘分。我也不是在如此危急的情况下还要滥好人。

        只是仔细想一想,做为杨晟要做一个不落人口实的秘密大行动,肯定是小心防备的,这个门房大爷的结果想想也不会太好。

        至于我和师父是修者,想必那个在山路口守着的老头儿才会对我们说可以离开的话吧?好像他知道这次行动有针对性一般。不过,门房大爷只是一个没背景的普通人,而从古到今,失踪一些人,好像也不是什么太奇怪的事儿。

        就是这样,我才动了恻隐之心。

        但具体要怎么做?我心中还没有谋划好,而师父对于我的提议,只是点了点头,眉头就皱了起来想必也是在心中细细谋划了。

        随着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被赶到正街上的人越来越多,原本这个小镇子所谓的正街也就不太宽敞,如今几乎聚集了小镇的上千人,更加的拥挤了。

        这番闹腾,已经是上午的9点多,夏日的太阳从来都很勤奋,9点多已经高高的悬挂在天空,**辣的照下来,晒出人们的汗液,又把它蒸腾开来,散发在空气中,这条街道一时间充满了一种让人烦闷而窒息的气息,而且充斥着复杂的很的味道。

        在这样的气氛下最容易不冷静,这环境都影响的我必须要在心中默念静心口诀了我虽然冲动,也知道关键时刻保持冷静,才能抓住一丝丝的机会,为自己的命运来个逆转。

        与先前一开始这些人出现的喧闹不同,这正街上聚集的人越来越多,这小镇反而越来越安静了,只是偶尔会传来类似蜜蜂‘嗡嗡嗡’的声音,都很低沉,再也没有人议论什么,弄得我和师父说话都不方便。

        我一直在注意着周围,发现被挤在人群中虽然能隐藏自己,但是从另外一个方面来说,简直就和把自己关在铁桶中没有什么区别,而我也很清醒的知道,在这种情况下,怕是只有一场混乱才能给我和师父最大的情况。

        除了这个,我还敏感的注意到一件事情,那就是那个门房大爷好像得到了‘特别’的待遇,竟然被带到了包围小镇的一辆敞蓬货车上,我远远的看见他好像很怕,怕的身体都在颤抖。

        我看得有些闷,低下了头偏偏带到车上,这不是火上加油的事儿吗?可是我还来不及思考太多,就听见那巡逻小队的呼和声,我抬头一看,在小镇的边缘处,进山的那个巷口,起码有三个小队的人在喝呼着一排人快些人,就跟赶牲口似的。

        我一看就知道,这些人应该是从我们进山下山那条巷子被赶出来的,仔细一看,竟然是十个左右的老者,我没来得及数,只是看了个大概,而那个之前给我和师父指路过的独眼老者赫然就在其中。

        这些老者很厉害吗?竟然要用三个小队的来驱赶?而这些小队的人,我早感觉出来了,一些可能是正常的修者,而另外一些显然是‘杨晟牌’类僵尸,战斗力按说是不低了,算是‘郑重’的待遇了!

        不过,这些老者好像并没有太害怕的感觉,反倒是盯着镇子上的人,眼中流露出了一丝丝担忧,这应该是所谓的‘投鼠忌器’?和我之前的判断没有多大出入,小镇的普通人从某种程度‘压制’了修者。

        这倒让我想起一件事儿,我始终没有看见入山口那个坐在石像雕刻面前抽旱烟的老头儿,难道他还真的没下山?镇子这样他无动无衷?

        可就如他所说,寨子的事儿不关我们的事儿,我们不知道什么!镇子的事情又岂是我们能猜测的,我和师父唯一能做的也就是默默的等待机会。

        从那群老头儿被赶入人群以后,这个镇子上的人好像就被‘清空’了,那些巡逻小队开始快速的分散,就像戒严一般的,前后站成两排,压制着人群,然后把人群往街道的边缘赶。

        原本街道就狭窄,这样一赶,人与人之间挤的更加厉害,几乎是肉贴肉没有缝隙了,而空气中那种窒息越发的沉闷了我的脑子都忍不住有些微微的昏沉。

        也就在这时,一阵发动机的声音响起,那辆改装过的越野车开始缓缓的驶入街道,在越野车的前方站着一个人,这么热的天,难为他穿着一身没有什么标志的黑色短袖制服,连领口的扣子都不放过的扣得整整齐齐,压低的帽檐投下的阴影,让人看不清楚他的眼睛,不过露出的半张脸像刀削斧刻一般,整个人还真的流露出一种军人才有的气质。

        越野车缓缓的开过街道,这个人威严的不时转头张望,我在心里暗骂到:“穿身制服真以为自己是个部队的官儿?还搞个‘阅兵’?”不过也只是想想而已,因为从那排老人出现以后,整个正街就彻底的安静下来,人们沉默的可怕,连那种低沉的蜜蜂‘嗡嗡’声也消失了。

        越野车终于在镇子街道的正中停了下来,那个站在车子里的人忽然就踩着座椅,一下子站得更高了一些,威严的前后左右看了一次,接着根本就不拖泥带水的开始讲话了。

        没有用任何的传音设备,就是这样很正常的讲话,而整个正街却都回荡着他有些低沉的男低音。

        “咱们不是第一次见面了,这些日子以来,想必镇子里的有心人对我们已经很熟悉了这个镇子不简单呐!让我们很感兴趣也充满了好奇!不过,再怎么样,我是一个有原则的人,这原则就是不去动普通人。”

        这话讲的可够冠冕堂皇,这人葫芦里卖的什么药?我还在猜测,那个低沉的男低音又回荡在镇子里。

        “不过,我这个人讲原则,却把一件事情更加的凌驾于原则之上,那就是规矩原则上不动普通人,前提就是按照我的规矩来办事儿”

        呵,**裸的威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