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我当道士那些年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五十七章 阴魂不散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五十七章 阴魂不散

    作品:《我当道士那些年

        第五十七章阴魂不散

        他们寨子竟然这么?师父好像很了解的样子,原来师父这家伙一直在装傻啊我长吁了一口气,我觉得师父只要对事情有所了解,那么一切就简单许多,只是我不明白师父既然知道这么多,干嘛对这个老头儿设一个旱烟局?

        和师父有时候的‘老奸巨猾’比起来,我觉得我就是一老实孩子。

        但这一次师父竟然没有吊我胃口,在几步走向那个老头儿以后,他目光严肃的看着老头儿,接着说了下去:“你们寨子竟然做如此危险的事情,大巫召唤各种灵物或者神灵,甚至培养灵物,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可是你们寨子却敢冒天下之大不韪,召唤凶兽残魂这是穷”

        师父的话还没说完,就已经被那个老头儿所打断,他收回放在石像雕刻上的手,随意的在身上抹了一把,留下一道道血印,手上全是一个又一个小洞,我看着就疼,但是他好像不在意,只是说到:“什么凶兽?这是十二神兽,吞噬恶鬼,无所不能再说,你了解多少情况?我们寨子的事情需要你去评论我们寨子我们寨子!不对,你怎么知道我们寨子?”

        而在他们对话间,我却是注意到,在石像雕刻上也留下了一个鲜红的血手艺,却是诡异的浸润进了石像雕刻不见了看得我心底说不上来的寒意,也在这时,傻虎忽然的重新陷入了沉睡,我却收到了一道比较清晰的念头——事儿精!

        这个念头我的面色变得古怪,我敢肯定不是来自道童子,而是来自傻虎它什么时候变得如此‘鬼灵精’了?甚至一句事儿精道出了无穷的无奈与辛酸,感觉无尽的感慨,拿我没办法一样。

        我额头上的青筋直跳,因为一直以来,我都把傻虎当做自己的‘弟弟’看的,竟然‘教训’起我来我开始怀念那个以前沉闷的连简单情绪都表达不清楚的傻虎。

        话虽然这么说,我心中却是真正的感动,因为我感觉傻虎好像‘清醒’了,变得和嫩狐狸一样的灵动而在这种清醒之下,面对这么危险的情况,它虽然畏惧,却毫不犹豫的选择了与我并肩,说明了什么?

        不过,傻虎陷入了沉睡,这些我的想法它也感应不到了,但师父和老头儿的对话却让我觉得非常好奇,刚才师父没有说完的话,其实我倒是知道的,他想说的应该是这是穷奇!

        穷奇,《山海经》内记载的一种妖物,四大凶兽,却也是被封为神另外,还有一些古籍有过模糊的记载,关于穷奇的,反正说法也不尽相同。

        关于古籍的记载,在我少年最好奇的时候,曾经问过师父,讨论过是不是这些真的存在师父却目光深沉的告诉我:“其实我们华夏经历过很多磨难啊,文化也出现了断层很多非常珍贵的文献,就连我道家也没有保留住。我只能告诉你,现在古籍记载的不尽然,这个不尽然所包含的,有想象补充的意思,有个人想法的意思,有以讹传讹模糊化的意思,你可参考,不可尽信。况且,不止我华夏,连人类也出现了一个文化断层,就是说人类进化中有一个突飞猛进的过程,就出现了现代的人类这中间的十几万年呢?也只是推测那你觉得”

        师父说到这里顿了一下,用一种自己也不肯定的模糊语气说到:“在《山海经》里记载的大战,你要不要理解为那个时候的人类真的和妖,怪进行了一场大战呢?”

        这段话不像师父平常的语气,用一种笃定来告诉我一些事情,或者是引导性的让我自己判断,而是充满了各种猜测,不确定,甚至想象的元素,却是在我小时候留下印象做深刻的一段话。

        如今,越来越多的事情发生在我面前,一个穷奇已经让我不至于震惊的惊呼了。

        还有什么好震惊的?昆仑,蓬莱,螣蛇,再出现个穷奇最多让我神经麻木而已况且穷奇不像螣蛇,是一个实体这样出现,而显然是一个灵体的样子那如果是灵体的话,什么样子也不奇怪,就算强子以前也召唤过一个两面神,我不去想它们的来历,就单纯的看成一个能量体,内心就平静的紧。

        而师父那边面对老头儿紧张的质问,却是变得不紧不慢,他没有直接回答老头儿的问题,而是说到:“那你这么说起来,我倒觉得你们寨子走了歪路。就诚如你所说,你们寨子的事情我不懂,我肯定也不管。我就担心我的侄儿,我要去找他,而且这次我要带走他。”

        “你侄儿?是谁?”这老头儿听闻我师父这样说,竟然没有动怒,只是脸上的疑惑更重,摆明了在等我师父的一个答案,也可能真的是怕大水冲了龙王庙这样的乌龙事发生。

        “孙强。”我师父回答的也算简单。

        可是老头儿却是眉头一皱,脸色一下子就沉了下来,说到:“这山上没有这个人你该不会随便编个名字来骗我?你走吧,看在一袋烟叶子的交情上,我也不不为难你了。否则,就凭你这番胡言乱语,好像还知道寨子的事情,我就应该把你”

        老头儿这番话已经十分的不客气,脸瞬间就撕破了,但话里的意思是他好像因为一袋旱烟叶子,没有为难我们一般。

        我和师父怎么可能这样就走,况且他说寨子里没有孙强这个人,我们怎么不担心?我曾经说过强子就是我弟弟,而从某种角度上来说,孙强是我师父侄儿也没错,他如此说,我们更要上山去看看了。

        原本这番话说出来就要到了彻底撕破脸,甚至动手的边缘可是没想到这老头儿说到最后,话竟然被镇子里传来的闹哄哄的动静而打断了。

        所谓闹哄哄的动静,不过是车子开进镇子的声音,加上喧腾的人声,原本这并没有什么好奇怪的可是这并不是一辆车子的声音,而好像是一个车队的声音。

        至于人声原本就是有的,可这个时候的人声就像一滴水溅进了滚烫的油里,忽然发出了爆裂的声音一般,又是刺耳又是乱哄哄的。

        这个动静不仅老头儿的脸色变得难看,我和师父也被吸引了目光,毕竟这里虽然是山脚,但是这里的地形绵延而上,我们站这个位置是明显能够看见的镇子里的情况的。

        所以转头看去,我们是看见了大概有十几辆车子开进镇子的样子,这些车除了领头那辆车子,其余的都是那种专门拉人的帐篷货车,就像送新兵的车子。

        这么小一个镇子,甚至不是因为居住相对集中,说是大村子也行的地方,开进来的这种算是大型车的车子,一下子显得拥挤。

        但这车子上坐的可不是军人,而全部是穿着黑衫黑裤,然后统一戴着面具的人,就那么大喇喇的冲进了镇子。

        镇子上的人声我听不清楚议论一些什么,但是人头攒动的样子,还有许多人纷纷从屋子里如来,大家如临大敌的气场,让我本能的直觉这些人对于这些车子上的人一定不陌生。

        我忽然就想起了那个门房大爷的话,说是这个镇子怎么就‘吃香’了,常常有外乡人来查探什么的?难道我再仔细看了看,脸色就变了,那些戴着面具的人我自然不熟悉,那改装过的帐篷越野车上的人我也不认识。

        可是那车子我是那么的熟悉,因为曾经我见过一款同样的车子就是同样被这样改装的车子,而那个时候就是不久前,我和师父躲在山坡上那次,而那个时候车子上坐的人是杨晟,还有堂堂圣王

        这逃亡之路要怎么样波折?就算是弄个巧合,也能让我体会到什么是阴魂不散的感觉我不认为车子被改装为同一个造型,只是单纯的‘流行’这样的改装,说没有关联,我自己都不能说服自己。

        师父显然也发现了这个问题,脸色也变得沉重,不过却是言语奇怪的嘀咕了那么一句:“黎明前总是有最黑暗的时候,而轰轰烈烈的大时代来临之际,总是有诸多的风波引来这样一个时代。”

        他说话的声音很小,只有我能听见,我还来不及说什么,已经听见那个老头儿咬着牙齿咒骂了一句:“这些可恶的强盗,他们是要闹出多大的事情?”

        从老头儿的话中,我能明显感觉,和我的判断一样,这镇子里的人显然和这些车子上的人不是第一次接触了他肯定也是知道一些什么的?为什么要叫这些人强盗?我如果判断没错的话,这些人是属于杨晟组织的,就算是走上了邪路,怎么也和强盗不沾边儿啊。

        我和师父陷入了一个更加糟糕的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