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我当道士那些年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五十六章 祖灵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五十六章 祖灵

    作品:《我当道士那些年

        面对我师父的指责,那老头儿有些脸红,亏得他皮肤有些枯黄偏黑,才不是那么显眼,不过他也明显有些急,脖子上的青筋都鼓出来了,急急的说到:“我不坑你,你换条路上山更有危险。”

        师父似笑非笑的说到:“莫不成这山上还有吃人的老虎不成?哪里有什么危险?”

        那老头儿被我师父噎的一愣,总之湘西一带倒真的没有听说有老虎出没,但是他也更急了,犹豫了半天才说到:“如果如果比吃人的老虎更加可怕呢?”

        “那是啥?大蟒蛇?”

        “黑瞎子?”

        “莫不成是狼群?”

        师父完全在扯淡,就说黑瞎子(狗熊),哪能出没在这种气候的地方?那老头儿也只是摇头不答,总之还上前急走了几步,执意的拦在我们身前。

        师父看老头儿这个表现,叹息了一声,然后无奈的说到:“我懂了”然后边说边放下身上的登山包,从那个鼓鼓囊囊的登山包里摸出一个用熟料纸扎的结结实实得包,然后慢慢的打开,里面全是黄澄澄的烟叶子。

        装作不舍的样子,师父从里面分了一小半出来,也不管老头儿目瞪口呆的表情,拿过老头儿的旱烟杆子,一股脑儿的给老头儿塞进了旱烟杆儿的袋子里,然后无奈的说到:“老哥,别说我不懂行,过人地盘儿,给人好处,这世道啊,也算求个平安。”

        说完,师父转身,连包都来不及收拾,提起来,拉着我挤开那个老头儿就走。

        那老头儿在我们身后急急的喊到:“外地人不可以上山,不可以”

        他急的声音都变了,难为他那么沙哑的声音能变得如此尖锐,原本就有些生涩的汉语,显得更加的生涩,带着一点儿当地苗族语言的味儿。

        可惜我和师父在这个时候哪里会听他的,只顾埋着头闷声大步的朝着山上前行。

        我和师父的身体原本就不错,在这个时候刻意加快速度的情况下,速度更快,可能普通人跑步都追不上我们,何况是上山的阶梯,总之我们前行了一分钟,也没听见那老头儿追上来的脚步声。

        我正觉的奇怪,忽然全身涌起一股毛骨悚然的感觉,一下子全身的寒毛都立起来了,我还没反应过来是咋回事儿,就听见一声狗叫响彻在我们耳边就是一般的狗叫,但这声音根本就不真实,而是异常飘渺的,所以就显得怪异。

        要我具体去形容,就像是鬼和人‘说话’,那种声音直达人的心灵,没有真实的‘落地感’,就像从虚空的深处传来的一样。

        这狗叫虽然怪异,但到底还是狗叫啊可是它这么一叫,我竟然控制不住的两腿发软,但我如何能够跪下?蹭蹭的倒退了两步,一下子倚在了青石板小路旁边的山体上。

        师父的情况也比我好不了多少,是扶住了我才勉强站直了身体。

        还不止如此,我刚刚靠着山壁,我灵魂的深处就传来了一声虎吼那是沉睡已久的傻虎忽然醒来了,而每次傻虎的醒来,我都能透析到我灵魂深处的寂静空间,在那里,我看见趴着的傻虎一下子睁开了眼睛,双眼如炬。

        和以前傻呼呼的眼神比起来,这眼神就显得太灵动了这还不止,它一醒来,就全身毛发直立,一下子站起来的时候,背有些微微弓起来,尾巴也竖直着,这姿态分明就是害怕!

        因为猫被惊吓到的时候,也是这个样子,至于傻虎再厉害,其实也不过是一只大猫而已。

        傻虎在怕什么?我一下子从灵魂深处的寂静世界被强行的拖回了现实中,这不过过去了一秒钟都不到的时间,在这个时候,我听到了连绵不绝的狗叫,就像山野里那种野狗的叫声,根本不知道是从哪个方向来的。

        明明只是狗叫啊为什么?为什么?我莫名的冷汗涔涔,忍不住慌乱的转头四处寻找,却在一个晃神,看见前方的天好像黑了一块我还没闹明白那是不是我的幻觉,就看见那块黑色消失了。

        我下意识的想要揉一下眼睛,却看见在前方不远的路上出现了一只野兽?不,根本不是野兽,确切的说应该是怪兽吧像一只牛,脑袋却又像一只老虎,全身火红这是

        我还没有反应过来,也还没来得及看清楚细节,就觉得这个怪物看起来是那么虚幻,不像真实存在,却又这么在你眼里,就看见那个怪兽似笑非笑的盯了我一眼那表情人性化的不像话我感觉心脏都要跳出喉咙了,接着,我看见了一道红色的闪电,一下子朝着我和师父扑了过来。

        我和师父根本来不及做出任何反应,就看见一张血盆大口冲着师父的脑袋张开,尖锐的獠牙看样子是想一口把我师父的脑袋吞入腹中!

        “师”我只能下意识的喊出这个字,手伸出来,都来不及拉师父一把。

        我好像已经预感到只要这虚幻的怪物大嘴只想咬中我师父的脑袋,我师父的灵魂就会被吞噬掉一部分我能做什么?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候,我几乎忘记了害怕。

        而在我灵魂深处的傻虎,原本是畏惧的不得了,在这个时候,也好像感应到了我来自灵魂深处的着急,和那种愿意替代师父去面对这种危险的心情,一下子吼叫了出声,下一刻就要从我的灵魂中窜出。

        那一声傻虎的吼叫是我从来没有听过的,虽然畏惧,却是强撑着勇气去吼叫了一声,或许中间还有那么一点点不服气的,想要挑战的在那一刻我分明感觉我就是傻虎,傻虎就是我!

        那怪物原本是要咬到我师父了,忽然就像听见了傻虎的吼叫一般,一下子转了一下头,就这么一下,我和它的双眼对视上了,那双眼睛是我见过的最最冷漠的眼神,还充满了某种莫名的邪气,让人心悸,而且有一种异样的魔力,就像要抽干人所有的能量与勇气一般。

        我想在这双眼睛下折服,跪下可是一股莫名的意志支撑着我,就是强站着,而且倔强的就是要与它对视!

        “有点儿意思。”在我的灵魂深处响起这样一句淡淡的评价,原本应该抑扬顿挫的话,用这种平静的语气说出来,分外的怪异是道童子那家伙吧。

        我以为有救了,可是那家伙竟然就这么评价了一句,就归于沉寂了。

        在这电光火石不到两秒的时间,我以为自己没救了因为傻虎都来不及出来,却不想那火红色怪物的身影忽然就停顿住了,然后快速的越变越淡,直到彻底的消失。

        “和你们说了不要乱闯,再这样我不客气了。能看到祖灵,你们怕是修者吧。”这时,那个老头儿的声音再次传来,依旧是沙哑,配合上生涩的汉语,不同的是,让人能明显感觉到他生气的意思。

        我来不及擦一把额头上的汗,转头一看,那个老头儿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再次走到了那座奇怪的雕刻面前,正眼神冷漠的看着我和师父,他的手放在那块雕刻上,我分明看见血液从手掌中溢出,只是刚流出来,就消失不见就像那雕刻诡异的在吸血。

        这个时候,我才恍然想起那个怪兽的形象,和这雕刻不是有八分的相似吗?不同的只是那怪兽没有根根直立如刺猬一样的毛,还有那怪异的翅膀。

        我也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我看见这尊雕刻好像闪过一道红光,然后‘咻’的消失不见,在那一刻,原本只是怪异,实际上平淡无奇的雕刻看起来充满了一种带着异样威严的邪魅冷血气息,让人感觉到精神上的无限压迫。

        只是一眼,我再次撑不住的腿软,比刚才还厉害,只能完全的依靠着山壁再回想起刚才那怪兽,我觉得和雕刻比起来,仿佛显得稚嫩许多许多说不上来的感觉。

        ‘呼’,我长呼了一口气,因为那个雕刻只是一瞬间发出了这样的气息,而且明显的让我感觉到残缺不全,如果是全盛的时候再看时,已经恢复了平静的样子,又变成了怪异却不特别的雕刻。

        “对啊,我们是修者却想不到啊,你们寨子竟然”师父朝着那个老头儿走了两步,说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