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我当道士那些年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五十五章 一袋旱烟的局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五十五章 一袋旱烟的局

    作品:《我当道士那些年

        茫茫大山,我没想到入山口这里有一条青石板的小路。

        按照我的想法,这种隐秘的门派和寨子,应该都是隐藏在茫茫大山的深处,就算没有蛇门那种正儿八经的秘道,至少也不会那么明显还弄一条青石板小路吧?

        我想事情应该没有那么简单,而且这条小路还不是关键,关键是在小路的路口有一尊奇怪的石像,猛一看,像一头牛,可是再一看,又有些像只老虎,身上的毛发根根直立,看起来尖锐而有一种另类的气势,身上还有一对翅膀。

        这是什么东西?我看了半天没看出来,联想起《山海经》里的某种怪兽,可是又觉得对不上号?但是师父却是眯着眼睛盯着那尊雕刻看了好几眼,接着就收回了目光。

        因为在那尊雕刻的旁边坐着一个老者,穿着典型的苗人服饰,此刻也叼着一杆旱烟,半眯着眼睛在抽旱烟,这才是我和师父关注的关键点,大清早的怎么有个人坐在这儿?

        而且比较难弄的是,他那个神态看似无害,实际上却有一种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感觉,根本就是拒绝和我还有师父说话的样子,难不成我们要直接从他旁边穿过去?

        我又想起了昨天晚上的事儿,不是有人来悄悄看我们吗?我模模糊糊的只看见一个背影,是个老者,是不是就是这个老头儿?我不是太肯定。

        气氛在这个时候稍微凝滞了一下,师父拿出旱烟杆子,然后直接走了过去,我赶紧跟上,几步就走到了那个路口,眼看着就要穿过那个奇怪的雕刻和老者,很突兀的,那原本盘坐的老者就像是不经意的伸出一只脚拦住了我们。

        我一个没注意,差点踩到那个老者的腿上,我没好气的呼了一声,又抬脚,准备跨过去,就算有些不礼貌,我也没办法,看起来,师父也是打的一样的主意。

        却不想,我和师父刚抬脚,那个老者又把脚抬高了一些,恰好拦住了我和师父的去路。

        我心里微微有些火,就算不让我们过去,那人不是可以交流的吗?为什么这么不说话,就是拦我和师父的路?

        不过,再生气,我也还懂得一个道理,那就是要尊重老人,所以我深呼吸了一下,干脆退到了一旁,我倒是想看看这个奇怪的老头儿想搞什么?相比于我的表现,师父则更加的淡定。

        他笑眯眯的,也不过去了,而是坐在了那老头儿旁边,掏出旱烟叶子,开始仔细的装填起旱烟来,这番动作让那个坐在石像旁边的老头儿稍微有些惊奇,他睁开眼来,好奇的看了我师父一眼,然后又闭上了。

        我师父也不说话,跟没看见他似的,自顾自的点燃了旱烟我看师父抽起了旱烟,我也干脆一屁股坐在了这青石板路上,这么大包的行李背着也不轻松,我乐得歇歇脚。

        很快,旱烟的香味儿就飘散在了空气中这香味儿自然比不上我师父以前抽的那种烟叶子,但还算不错。

        师父这人对很多东西没个讲究,就连衣服很多时候也是乱七八糟,但对有三样儿东西却是非常讲究的,依次排列下来,就应该是旱烟叶子,茶,和酒。

        但是好茶和好酒算是难得,这旱烟叶子就成了师父最大的享受所以说只是在逃亡中随便去选的旱烟叶子,我认为一般的,实际上也不是普通的货色,加上他那个旱烟杆子长期抽的是以前那种极品烟叶,自然留了一丝香味儿在其中,混杂起来还是很好闻的,总之比一般的旱烟出色多了。

        师父就这样静静的抽着旱烟,时不时的拽过他的军用水壶来喝几口水,显得很是逍遥。

        就这样,大概抽了小半袋烟以后,他旁边坐着的那个老头儿终于按捺不住了,很隐晦的吸了几下鼻子,吞了几口口水,看得我有些好笑我早就注意到那个细节了,就是这老头儿也拿着一杆旱烟,烟杆子和我师父的一样,被摩擦的异样光滑,看起来也是一个旱烟爱好者,有这样的反应很正常,我暗自佩服姜还是老的辣,师父的心思其实比我更细腻,竟然想出了那么一个歪招。

        对于这老头儿的细微动作,我想师父肯定也注意到了,但他就是没有什么表示,又过了一分多钟那老头儿终于忍不住了,睁开了眼睛,自己也开始装填旱烟叶子,点上旱烟开始抽起来。

        气氛有些诡异,三个人也不说话,甚至和他都不认识,就这样并排坐在青石板路上,看起来好像很亲密的样子,接下来会发生什么?谁心里都没有谱。

        我对旱烟是外行,但再怎么外行,也能分辨出来那老头儿的旱烟叶子比我师父差多了,混在师父的旱烟香味里,简直就是有些刺鼻。

        他可能也察觉到了这个问题,抽了两口,颇有些索然无味的样子,又看着师父的旱烟杆子悄悄吞了两口口水,估计火候也差不多了,师父忽然把自己的旱烟杆子递到了那老头儿面前,说到:“你来点儿?”

        那老头儿看着师父,眼神是明显的动心了,可是还是开口颇为生硬的拒绝了,他举了举自己的旱烟杆子,说到:“我有!”

        那声音听起来颇为沙哑,像是长期大吼大叫,喊坏了嗓子一般。

        师父面对这个拒绝也不生气,反而是笑眯眯的当着那个老头儿又抽了一大口旱烟,悠悠的吐出烟雾以后才说到:“我这烟叶子味道很特别的,来点儿吧?俗话说,以酒会友,要的就是懂酒的人。咱们来个以烟会友也不错,我看你也懂旱烟啊。”

        说话间,师父再次把旱烟杆子递到了那老头儿的面前,眼神颇为真诚,烟叶子就在老头儿的面前徐徐燃烧着,那老头儿喉头动了两动,终于是伸手,几乎像是抢的一般,抢过了师父手中的旱烟杆子,开始大口大口的抽了起来。

        吞云吐雾之间,他还享受的闭上了双眼,一副陶醉的模样。

        师父也不恼这个老头儿有些粗鲁没礼貌的动作,就是笑眯眯的在旁边看着给那老头儿的时候,师父还剩下了大半袋旱烟,结果没过多久,就被这个老头儿抽的干干净净。

        这个时候,他把旱烟杆子递还给我师父的时候,看我们的眼神要柔和一些了,但更多的是一种意犹未尽的感觉,他还不舍的用舌头舔了一下嘴唇。

        “这烟带劲儿?”师父问了一句。

        那老头儿可能是吃人嘴软,生硬的声音也变柔和了许多,说到:“带劲儿,很不错,我没抽过那么好的烟叶子。”

        即便他的声音还是沙哑难听,不过语气却是柔和了很多。

        师父‘嘿嘿’笑了笑,拍了拍那老头儿的肩膀,那老头儿也没反对,接着师父竟然什么也不说的,站起来,转身就朝着山上走去,我一看,也立刻反应过来了,赶紧跟着师父朝山上走去。

        师父要的就是这个效果,你抽了我一袋子旱烟,你还好意思拦我?

        果然,这次这老头儿没有伸腿来拦我们了,可是当我们走了不到三步的时候,忽然听见身后那老头儿的声音响起来:“你们你们不能上山去?”

        我和师父几乎同时回头,看了一眼那老头儿,他尽管神情有些不好意思,可是眼神中却流露的是坚定,看样子是打定主意不让我们上山了。

        师父微微眯了眯眼睛,习惯性的摸了摸下巴的胡子,尽管已经刮干净了,然后明知故问的说到:“为什么不能上山?”

        “总之,总之就是不能上山。”那老头儿似乎是不善言辞的人,又因为抽了我师父一袋旱烟,底气显得有些不足。

        “这山是被你家承包了?那我们换条路走。”作势师父就真的要换条路走那般,其实事实的情况是没有哪家人可以承包那么大一匹山吧?

        结果我和师父朝着山下走了两步,那老头儿急了,直接伸手拦住我们,说到:“不能换条路走。”

        其实除了这条青石板路,哪里又还有路?这老头儿这又是什么意思?

        这下师父换了一副表情说到:“老哥,这就是你不对了吧?总不能整座大山都是你的吧,还不能让人换个路上山了?再说,我待你也厚道吧?那么贵的旱烟叶子也愿意和你分享,你不能这么待我吧?”

        在这个时候,我终于完全明白了师父的用意,他根本不是想凭借一袋旱烟就上山了,他根本就是设了个局,让老头儿自己钻进来他想要知道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