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我当道士那些年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五十一章 电话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五十一章 电话

    作品:《我当道士那些年

        其实我这样的行为多少是有些唐突的,毕竟现代的科技这么发表,追踪设备也不是什么新鲜的事情,如果接通的话

        我不是太懂,但总觉得要做这样的手脚,也不用那么郑重其事的放个手机在车里,车子上一样可以做手脚这也是我不放心执意要换车的原因。

        不过,也是这个原因,让我一鼓作气的摁了接听键,这么紧急的连打两次,是有多重要的事情要说?

        带着一些好奇,我把电话放到了耳边,却是谨慎的没有先开口,那边也没开口,而且环境也像是很安静的样子,电话中一片沉默。

        总之,鉴于我和师父处的境况,我是怎么也不会先开口的,那边终于是摁捺不住了,‘喂’了一声。

        虽然只是轻轻的‘喂’了一声,但我一下子就听出来了,是云小宝的声音我眉头一皱,心中的火气一下子就窜了上来,忍不住冷笑了一声,说到:“怎么?云大爷,打个电话来看看我和师父有没有死啊?”

        师父一听说是云小宝,神情稍微动了一下,我示意了一下师父别说话,然后把手机放下来,摁了免提。

        我对云小宝说的话语算是相当的不客气了,他好像非常尴尬的样子,沉吟了好久才开口说到:“姜师傅,承一,我知道我现在没有脸给你们说话了可是,我不是你们想象的那个样子。”

        云小宝的声音从手机里传来,声音很无力,解释的也很无意。

        我从烟盒里拿出一支烟点上,在吐出了一口烟雾之后,才懒洋洋的拿起手机说到:“那你觉得我和师父应该把你想象成什么样子?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的义士?或者还是把你想象的更坏一点儿?在车上做了手脚,现在还打个电话来拖延我们时间,好等你儿子再来追杀我们一次?”

        说到这里,我停顿了一下,然后接着说到:“嗯,顺便可以搜搜我们身上还有没有你要的灵玉?”

        我毫不留情的话语,搞的云小宝又是一阵沉默,而我半倚在车椅上,叼着烟,手里拿着手机,看似无所谓的看着窗外,其实心里有些紧张。

        我这是明着在套云小宝的话,这种情况实在没必要和他虚与委蛇,明着套话,多少还能看出一些破绽。

        “承一,如果你是我,你会怎么选择?一边是自己唯一的独子,一边是尊敬有恩情的人我其实是左右为难啊。”云小宝的声音非常无奈,也充满着痛苦,这种痛苦却不是假的,总之我就是能肯定他真的很痛苦。

        可是,这却并没有让我对他的怒火少一些,反倒是全身肌肉立刻绷紧,人也一下子坐了起来,声音低沉的对着电话那头说到:“云大爷,那你的意思就是你的确在这车上做了手脚?然后拖我们时间了?”

        师父的想法显然和我一样,在那一刻,他已经用眼神示意我别说下去,下车了至少一辆车比两个人的目标明显多了,我们两个弃车躲进茫茫人海,不见得那个云宝根儿能找得到我们。

        “不,我绝对没有!我怎么可能对你们做出这样的事情?就算这一次我也是无奈的,至少做为一个父亲,我还清楚,不想儿子在邪路上越走越远”这一次云小宝很快就回答了我和师父。

        他声音里的真诚不容置疑,虽然不是当面,可我还是能感觉的到,和世人不同,他们需要相信自己的理智,我偏偏需要相信的是自己的感觉它至少从来没有出错过。

        原本我和师父已经下车了,在听完云小宝这句话以后,我一下子停住了脚步,也比了个手势,让师父又重新上车,并且小声对师父说到:“我感觉很肯定的,他没有撒谎。”

        师父依言坐回了车上,神情多少有一些欣慰毕竟被自己带着信任,甚至给我恩情的人出卖那种滋味是异常难受的,当发现事情说不定是有误会的时候,任谁都会欣慰的。

        云小宝则没有停顿,继续在电话里说到:“也许我现在说我不想儿子在邪路上越走越远,你们听来很讽刺可我却是真诚的!在吃饭的时候,我告诉你们的话也不全是假的,我云小宝不是傻子,我能感觉到我儿子的心变了,同时也能看出来,我儿子的人也变了,变得很糟糕不然为什么会每次回来都戴个面具,连自己父亲都不能见了?一定是有什么可怕的事情。”

        说起这个的时候,云小宝的声音颤抖,可见他是真的很害怕

        “可是,那又如何?你依然在助纣为孽,推波助澜你出卖了我们,难道就能拯救你儿子,让他从邪路走回正路?”我的声音充满了讽刺,但我不得不承认,对于云小宝的怒火已经消融了一些,也稍许有一些心软了。

        “我没有,你们相信吗?如果我有,我完全可以不给你们准备车子,也完全可以在车子上动手脚的!和修者比起来,我云小宝是没有什么本事,可是这种小事我还是能办到吧?”云小宝的声音有一些激动。

        “既然如此,你何苦那么费劲儿?你不可以直接提醒我和师父危险吗?那万一我和师父就这样栽在了你手里呢?你不一样是助纣为虐?你需要说的你那么无奈痛苦吗?”我说这话的时候忍不住发出了一声冷哼,刚刚消下去一些的怒火又冲了出来。

        事实本就是如此,既然已经决定偏向儿子,出卖我们,又何必在我们面前卖好?就算做了一些准备,不一样是拿我们赌博吗?

        “是的,我是不敢直接提醒你和姜师傅,因为这样做了,宝根儿会直接和我翻脸可是我已经尽力在提醒你们了,承一,如果不是我故意说的漏洞百出的话,你能觉得这事情有问题吗?就比如宝根儿明明见过你,我要说他不知道灵玉是你和姜师傅给的,就比如,你之前明明知道灵玉碎掉,我却故意说成是有几条裂痕在当时,我没有把握你是否还能想起这些小细节,然后追问我我还很着急,因为看你的样子,你的确是想不起了。”云小宝解释的很急,也充满了无奈。

        而这时,我却完全的冷静了下来,扔掉了手中的烟蒂,然后说到:“你继续说。”

        ‘呼’,见我态度有所缓和,云小宝长舒了一口气,这下才接着解释到:“原本我是打算用漏洞百出的话让你们起疑,然后追问之下,我故意装傻装糊涂,让你们起疑心离开。因为从宝根儿那里我得到消息,你们现在好像在被他们门派追杀,应该是很防备的。而我见到你们的时候,也的确看出来你们处境不好,任何让你们疑惑的细节,你们都应该”说到这里,云小宝顿了一下,叹息了一声,继续说到。

        “谁想到,承一却根本想不起我的话,在当时我就只能做了一件最冒险的事情,在楼上故意喊了几声宝根儿我不确定,这样会不会让你们想起什么来,我只知道宝根儿含糊的给我透露过,其实有可能真的和你们相遇了。我所能做的就是这样,做为父亲,我不能和宝根儿翻脸,如果翻脸了,他以后有什么事情,我也彻底不能插手了,我甚至连知道他发生了什么的资格都没有而且,他所在的势力很大,他也隐晦的威胁了我。”云小宝这样解释到。

        “连你都威胁?连自己的爸爸都威胁?”我的声音中充满了疑惑,我是很难以想象。

        “呵,不然呢?不然我怎么会说他变得很厉害,不想看到他这样下去了。”云小宝的声音中充满了叹息。

        而师父在这个时候抢过了手机,对云小宝说到:“你觉得你是不是应该把来龙去脉说清楚一些呢?”

        “那姜师傅,你还愿意履行你的那句话吗?”云小宝的声音有些胆怯,但是为了儿子却又不得不坚定的提出这个要求。

        “会!”车内响着的是师父掷地有声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