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我当道士那些年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五十章 神秘手机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五十章 神秘手机

    作品:《我当道士那些年

        “我去把门关上,总是能阻挡这些家伙一点点时间的。”师父是这样对我说的,这个时候的他微微有些喘息,我相信他和我的心情一样,是因为紧张才会有这样的喘息。

        刚才那点运动量还不至于让他如此。

        他对我解释刚才耽误那么一两秒的原因,我认真的握着方向盘,频频的点头。

        我无暇分神去说话,只是下意识的在裤子上擦了擦手,手上汗的太多,我握方向盘的手都有些打滑,但是我现在不能分神,因为车子是以一个极快的速度行驶在别墅区内,相比于外面的公路,这里无论是地形还是路线都要复杂一些。

        更何况之前我只是坐在云小宝的车上,来了这里一次,当然如果慢慢绕的话,自然怎么也能绕出这个地方。

        但现在时间就是金钱,师父把门关上也只是求得一个‘心理安慰’而已,那道门没挡住我们多久,自然不会挡住他们多久,最多就是一分钟的时间就不得了了。

        所以,我必须保持一个高速驾驶的状态,面对这些纵横交错的路,我只能凭借自己的记忆力去发挥了我相信云小宝的司机对这里很熟,刚才他带我们进来的路,怎么也不是绕路。

        但是云宝根儿对这里应该也是熟悉的吧,他一定也能找出最近的路。

        这些情况都逼的我必须要全神贯注的开车,连和师父说一句话的时间都没有了。

        夏天的天气自然是炎热的,我根本来不及开什么车上的空调,汗水大颗大颗的掉这辆车子被我在这个别墅区内开上了100码以上的速度,路面都是刺耳的摩擦声。

        唯一的幸运是,这里是别墅区,路面上的行人很少,几乎是没有,不然还会放慢我的速度。

        我真是不解,我什么时候有这么好的开车技术了只能解释为从小就存思,在这种需要思维高度集中的事情,在我异常认真的情况下,应该能做的很好。

        我的身后传来了汽车的声音,听那发动机的声音,也知道速度不慢师父关上大门,果然是没有拦住他们多久的,不过他们的速度也没有比我快多少。

        声音在安静的别墅区里能听见,但是从我的后视镜里,去看不见任何的车子第一是因为我的速度已经快到了一个我所能做到的极限,他们和我们还是有一定距离的。第二则是因为这别墅区的路本来就转弯极多,看不见也正常。

        那几分钟,几乎是我最热也最难受的几分钟,当车子终于来到了别墅区的大门口,我的汗水几乎把我全身都侵湿了好在这样的小区进门很难,但是出门的话一般不会太过刁难。

        加上云小宝给我们准备的车虽然低调,但是也是一辆比较好的车,所以门卫几乎没有盘问什么就直接升起了栅栏,让我们出去了。

        ‘呼’,我长舒了一口气,当车子开出了这个别墅区,我才伸手一把抹去了头上的汗水,刚才几滴汗水滴在我眼睛里,弄得眼睛刺痛,我都始终不敢分神去擦一下汗。

        而在这个时候,我也才发现,我的大脑隐隐传来胀痛的感觉,是刚才精神太过集中了,已经接近于存思,而存思一般都是在极其安静,心情必须平和的状态下进入的。

        我在如此紧张的情况下,强行这样,还要配合肢体的动作(开车),如今果然出现了过度的现象,就像人压榨自己的潜能一样。

        可是我还不能停下来,因为这是现实,不是游戏,不是说我出了别墅区,那些追兵就不会追来了。

        我思考出来唯一能摆脱这些人的办法就是尽快的去到车流量大的地方,才有机会暂时摆脱这些追兵,而在这里显然不现实因为这里就是一条几乎没有什么车子的公路,一般别墅区的路都是这样的,我还得继续保持极高的速度

        逃亡,原来是一件这么困难的事情。

        ————————————————————分割线———————————————————————

        当我们出现在这个偏僻的小巷子路时,已经是两个小时以后的事情了。

        我几乎是站立不稳的从车上下来,刚一下车,凉风一吹,我就蹲在车旁边吐了

        “承一,很累吧。”在我吐完以后,师父从我身后扶起了我,他大概是知道怎么回事儿的,出了别墅区几乎是一场车子的追逐战,我一直在‘超水平’发挥,最后摆脱了,多少还有点儿我在这个城市生活过,对路况熟悉的原因,我只是猜测开车的一定不是云宝根儿。

        我不会忘记,在白天,他们的活动能力不强,我说的他们是指变成了那种类似僵尸的人。

        所以说,在有一些细节上,对我们还是有利的,否则换成是对这个城市熟悉的云宝根儿来开车,我们不一定能摆脱他们。

        而在摆脱了之后,我立刻找了这个偏僻的地方停车了,我感觉自己已经支撑到了极限。

        吐了之后,我好了很多,师父从旁边买了一包餐巾纸递给我擦嘴,然后对我说到:“我很惊奇,你能发现云小宝不对劲儿,不过你现在很累,休息之后再和我说说吧,我有点儿难过呢。”

        我擦干净嘴,站了起来,摇摇头对师父说到:“其实也未必不对劲儿吧,这事儿有些复杂,我也需要理一下。”

        “那现在呢?”师父还是在询问我,我很感激师父这种完全的信任,我相信如果他要安排的话,应该也是能安排的很好的。

        我呼吸了一会儿新鲜的空气,重新坐回了车子里,放倒座椅休息了一下,才对师父说到:“师父,等一下我们恐怕要去趟二手车的市场,这辆车恐怕是不能用的,得去想办法换一辆。”

        “嗯,以防万一。”师父也显得有些疲惫,长叹了一口气。

        “师父,钱拿了吗?”我简单的问了一句,其实也不是太担心,因为这辆车不错,开着也知道保养的不错,如果拿到二手车市场低价卖给收购商,再买一辆一般的车子,也还能换回一点儿钱。

        当然这中间涉及到过户的问题,不过在二手车市场这种鱼龙混杂的地方,自然是会有办法解决这些,不过还是稍微麻烦了一些,我不想在这座城市呆太久,毕竟是危机重重。

        细想一下,云宝根儿这次的突然出现,可能和杨晟那边的卜算之人没有关系,否则按照杨晟对我们师徒的重视程度,过来的人就不是云宝根儿一行人了,可能是杨晟本人。

        “拿了。”师父从裤兜里,衣兜里各个角落掏出一叠叠绑好的钱,很随意的扔在车里,看来师父心思还是缜密的,经过了没钱的日子,他还没有忘记把这些钱带在身上。

        “有些黑车市场是半夜交易的,我在这里呆了那么久,接触的人鱼龙混杂,刚好就知道那么一个,我们半夜过去吧。”难得的清静,让我说话也轻松了几分。

        师父不言语,下车去帮我买了一包烟,扔给了我,说到:“好好休息一下,再说吧。前路茫茫可还是要走下去。”

        我点燃了香烟,烟头在车里一明一灭,的确是这样,我的感觉就好像陷入了十面埋伏,可是不到最后一刻,谁又舍得去学那楚霸王自绝?我揉着太阳穴,隐隐觉得我们的湘西之行也不会顺利。

        香烟抽到一半,我的疲惫总算稍许恢复了一些,我关上了一大半的车窗,刚准备和师父讲一讲关于云小宝的事情,可是在我们的车内却突兀的响起了手机的铃声,异常的刺耳。

        刚刚平静下来的我和师父都吓了一跳,几乎是异口同声的问:“你的电话?”

        师父在我印象中好像没有用过手机,我这样一问,只是下意识的问,而师父也应该是下意识的这样问我,可是问过之后,都觉得傻,怎么可能会是我们的手机,没钱的时候,一个手机至少也能换一些钱啊。

        电话铃声还在持续的响着,我和师父开始四处寻找着铃声的来源当我们终于在后座的一个缝隙找到它时,它已经不响了。

        我握着手机,看着上面的号码是一窜乱码,心里的感觉有些乱,到底是谁?会在车上放这么一个手机,然后在这种时候打电话来?号码还是乱码又要说什么?

        我盯着手机发呆,师父也是同样,心中的疑惑太多了而就在我们俩沉默的时候,手机的屏幕忽然亮了起来,手机再次开始响起来!

        接还是不接?我和师父同时望着对方有些犹豫起来,我一个鼓起,摁下了接听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