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我当道士那些年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四十七章 意想不到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四十七章 意想不到

    作品:《我当道士那些年

        云小宝有些说不下去了可是我和师父在这个时候都不约而同的变得很严肃,我不知道师父是怎么想的,总之我在这个时候心底已经升起了莫名的不好预感。

        我们等待着云小宝说下去,可他却因为情绪有些激动,暂时在平复情绪。

        原本这个没什么,但此时在院子里却传来了刺耳的汽车摩擦地面的声音,还有佣人嘈杂的声音。

        我的不好预感在此刻几乎攀升到了巅峰,但坐位客人,我不好走到露台的边缘去查探什么可是云小宝却是没有这个顾忌,直接走到了露台的边缘,只是看了一眼,忽然就转头激动的对我师父说到:“姜师傅,承一,缘分呐。这宝根儿一年半载不回一次家,今天竟然回来了。”

        云小宝的儿子回来了?我和师父面面相觑,难道我不好的预感是因为云小宝的儿子回来了?我有这个想法,却不好对师父言明什么毕竟灵觉是我才有的东西,师父不见得能感应什么,可我们偏偏在云小宝家里,怎么能说人家儿子?

        我直觉离开才好,又觉得静观其变也许也不是什么大事儿,毕竟这不好的预感没有变成危险的预感,所以我很干脆的沉默了,师父也是这个样子,恐怕也抱着静观其变的态度。

        这不是我和师父敏感,而是在这个特殊时期,我和师父的敌人难道还少吗?明面儿上的就有四个顶尖势力了,而云小宝刚才诉说的情况,我和师父判断云宝根儿有可能真的走了邪路联想起来。

        我和师父这些小心思,云小宝自然是不知道,随着刺耳的汽车声停下来云小宝站在露台上就已经忍不住朝着楼下喊到:“宝根儿,你回来了?有没有吃饭?我去叫厨师给你做饭,你是要先去洗澡吗?还是”

        在楼下就忍不住这样,可见云小宝对自己儿子的宠爱比一般人强烈的多,我在心中忐忑,不知道为什么,我怕他一激动之下,还会说一声,今天家里来了两个客人。

        但在这时,云小宝的话却被楼下一个不耐烦的声音打断了:“进屋再说!”

        四个字打断了云小宝一腔父亲对儿子的思念之情的宣泄,不过云小宝还是很激动,连声的叫到:“好,好好”

        可是,这些都不是我们所关心的内容,我和师父的脸色在这一瞬间都变得异常难看特别是竟然激动的站了起来!

        这声音我们听过,那个小队长!对的,就是那天我们被困在树上,那个心机百出,让人感觉到异常难对付的小队长我千想万想,我就是没想到,人生竟然如此奇特,那个小队长竟然就是云宝根儿?

        命运,我要对命运说什么?难道就真的像师父所说吗?因为我天生要担负这些,所以我所遇见的人和事都会这样注定就像一个人天生注定是音乐家,他所遇见的很多人都会和他的音乐之路有关系。

        可云宝根儿我心里有莫名的难过,他戴着面具,已经说明了一个问题,那就是想着云小宝对这个唯一孩子的深爱,我忽然发现真相怎么去说出口?难道告诉云小宝,你的儿子很有可能变成了类似于僵尸的存在?

        或者,还是说,你们家祖上盗墓的报应终于来了?说一句天道循环,报应不爽?

        我此刻竟然没有想到我和师父的处境,反而是嘴角无比的苦涩我发现师父比我的反应还要大,甚至在手都有些微微的颤抖,我相信师父对云家的情谊比我更重,而他处在一个师父的位置,恐怕更能理解一位父亲的心情,所以他的反应比我还要激烈。

        但是这云宝根儿已经堵在了家里,我们注定又不能让云小宝这个时候知道真相,还有很多不安的因素必须要处理我强迫自己冷静下来,然后猫着腰冲了过去,一把把云小宝拉了过来。

        云小宝陡然被我这样拉了下来,蹲着面对着我,脸上写满了疑惑,可是我却顾不得那么多了,低声的说到:“你儿子进屋了吗?”

        “嗯,已经快进屋了这孩子,开车也越来越毛躁了,这性格怎么?”云小宝说起自己的儿子,总是收不住话题。

        “那他会上来找你吗?”我其实已经开始急了,这个屋子很大是没错,大到已经不属于别墅的范畴,应该叫私人山庄?庄园?可是,云宝根儿如果要是不坐屋子里的电梯,而是走到这个接近楼顶的露台,也最多不过十分钟而已我一边拉着云小宝往着我师父那边走,一边急急的说到。

        “应该不会,他心里,我这个父亲怕是没这么重要?他回来都会先去自己的房间洗漱一下什么的怎么了?”云小宝终于发现了事情的不对劲儿。

        “你相信我吗?”这一次说话的不是我了,而是我师父,他此刻严肃的望着云小宝,说出了这一句话。

        “相信。”云小宝重重的点头,祖上的恩惠,卖玉的情谊,加上我那个时候年轻岁月时,还为他们打过一次假,他对我们是相信的,对我师父的相信就更加的深。

        “你的儿子情况很严重我现在不知道怎么对你说。而且我也明确的告诉你,你儿子确实是加入了邪派,还不止”师父继续严肃的说出了这句话,然后闭口不言了。

        能对云小宝说出来的,恐怕也只能到这样的程度了。

        云小宝或许是心脏有些不好,一听到我师父这样说,一下子捂住了胸口,坐到了凳子上我赶紧帮他顺气,虽然不是医字脉的,但这些事情到底是能做的。

        随着我帮他顺气,云小宝的情况好了一些,可我们却没有时间给云小宝去消化这个事实了,师父急切而低声的对云小宝说到:“我和你儿子不能见面,简单的说,正邪不两立,我和你儿子恰好是对立了,我想他是知道我的,我们在无意中已经见面过我们必须马上离开,因为有重任在身,不能为了你儿子耽误了。但你如果相信我的话,就听我一言,你儿子现在弄到这个情况,那块灵玉也是有原因的,我姜立淳必将尽全力为你挽救你儿子。”

        师父这番话说的极其认真,我知道师父既然已经这样说了全力,那就不会是只出九分力但我的心情还是紧张,云小宝如此宠着云宝根儿,师父这番话无意是要他在选择,选择相信我们,还是他的儿子?

        时间仿佛静默了,我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大概一分钟?

        云小宝忽然开口了,说到:“那就深信姜师傅一言,必将挽救我家宝根儿接下来,我要怎么做?”

        师父正待开口,其中一个佣人就匆忙跑上来说到:“云老爷,少爷直接上来找你了,我就是问问要不要加菜?”

        我和师父脸色一变我特别想的多,难道云宝根儿是收到消息才忽然回到家里的?云小宝对佣人敷衍了一句:“暂时不用,你赶快叫少爷先到书房等我,说我有重要的事情要对他说。”

        云小宝吩咐的急,那个佣人就匆忙的跑出去了师父对云小宝说到:“你不见得一句吩咐,宝根儿就能老实听话,你去亲自拖住他,我和承一先走,车?”

        一切都很急,云小宝点头说到:“车就停在楼下,你们下去后找到门口的保镖,自然会带你们去等一下走到4楼的时候,你们先躲进一个房间,然后过十分钟之后再出来吧。”

        云小宝也没办法说的太细,但这已经够周密了,这房子最大的好处就是房间多也为我和师父提供了一些缓冲。

        说完话,云小宝看了我们一眼,冲我们点头,匆忙的先下去了,他要先去拦住云宝根儿,无论如何,他这个父亲的话还是稍微能管一些用,我和师父等待了一分钟,也跟着匆忙的下楼然后随便找了一间房间就躲了进去。

        既然云小宝安排在4楼,那就没可能会遇见云宝根儿我和师父进屋以后,我靠着房间的门轻轻呼了一口气,只但愿不是最坏的情况,云宝根儿是收到什么消息才回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