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我当道士那些年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四十六章 背后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四十六章 背后

    作品:《我当道士那些年

        云小宝说的其实不算一个很长的故事,中间也没有过大的曲折,但神奇的是,多少还和我师父送的灵玉有关系。

        当年那灵玉是什么模样,我依稀还记得,上面有着‘惨不忍睹’的雕刻,是出自师父的手笔,一个身体和四肢严重不成比例的胖娃娃,姑且就是个娃娃吧,师父说的抱着一块儿土豆,师父非得说是什么萝卜还是鱼反正,总之我看着就是一块儿凹凸不平的土豆这样子。

        这种样子的灵玉不要说富贵人家的小孩儿,怕是普通人家的小孩儿也不愿意戴吧。

        所以,倒霉的云宝根儿,小小年纪,就被家人连哄带骗,甚至带着威胁的给戴上了这块玉并且是严重警告不能取下来。

        云宝根儿小时候也还好,长大了,就发现这块玉的难看了,无奈家里最大的规矩就是不能取这块玉,他也只能一直带着。

        后来的事情不须细说,总之不知道是命还是怎么,云宝根儿的成长不算顺利,天灾**,甚至生病也发生过几次,但每次都有惊无险的过来了,虽然也付出了一定的代价,但人还好好的,就是最好的结果了。

        再后来,就是云家的家人发现了灵玉上的裂痕这件事情,一开始以为是云宝根儿磕磕碰碰的,还因此责怪云宝根儿,但是云宝根儿极力否认,说家人那么强势的要求爱惜这块玉,他根本不敢磕磕碰碰接着,才发现了那个裂痕对应劫难的巧合。

        是的,这种事情真的不算奇怪,灵玉为人挡灾,普通人养的好的玉,一样有这种效果。不过比不上修者温养给普通人的灵玉,毕竟是一个强的磁场保护一个相对弱的磁场。

        “这个裂痕的事件,其实就是一颗种子。”讲到这里,云小宝叹息了一声在这其间,我还离开了一次,是一个照相的来为我照相什么的,还要我填了一个什么,估计是他们给我办理驾照用的。

        这让我不得不感慨有钱有时候确实也能给人很大的方便。

        所以,云宝根儿这样的天之骄子,在这样的环境包围下,心里会种下一颗什么种子,倒是让人好奇了,我和师父都同时好奇的望向云小宝,云小宝苦笑了一声再次为自己倒上了一杯酒,说到:“那个时候宝根儿也懂事了,见到围绕着这块灵玉发生了那么多事情,他自然是要问的你们也知道,我们云家只有这个宝贝疙瘩,他这么一闹一问,我们就大致说了一下这块玉是高人那里买的,真正有本事的高人,还救过我们祖上什么的当然,那一年姜师傅卖玉私下是给我招呼过的,别轻易透露他的身份,我们自然也没有说不过,你们现在知道了吗?宝根儿心里种下了一颗什么种子?”

        “他想修道?”师父也忍不住端起酒杯来喝了一口。

        “唔,确切的说,他像发现了一个新世界,天天缠着我们问各种神秘神奇的事件,高人的事情他越来越觉得普通人的世界没意思了,他想过一种与众不同的生活。其实,这种心思我能理解,就像我们年轻的时候,都是成年人了,看武侠小说,还向往着能当大侠他有这样的心思也正常。不同的只是,宝根儿这孩子可能是我们太骄纵了,总之他要做什么事儿,是一定就想做那种”

        “所以,当十年前那个所谓高人出现的时候,你家宝根儿就毫不犹豫的跟着去了?”师父也意识到了问题出在哪里,说起来虽然和我们关联不大,在诸多的因中,我们也算中下了一个暗因,这事儿如果我们不帮忙就不好了。

        “是啊当那高人出现,展现了那么一些手段以后,宝根儿就毫不犹豫了。尽管在我们心里,是渴望宝根儿过平凡的日子,娶妻生子,接手家族生意的,我们家只有那么一个单传”云小宝说到这里,眼眶又有些泛红,他深呼吸一口,又用了好些时间来平复心情。

        “难道你们就没有阻止一下?”我忍不住奇怪,刚才一直没怎么喝酒,此时忍不住设身处地的带入云小宝的心情,觉得也颇有些心酸,所以忍不住也倒了一杯酒,喝下去。

        酒是好酒,入喉甘甜漫长,一股热烈也散开的温和不过也冲的我情绪上涌,又想说一句什么,却被师父用脚轻轻碰了我一下,阻止了。

        毕竟还不知道事情是什么,就匆忙的表态,不是一个成熟的做法,陈承一永远改变不了的就是被情绪左右的时候,难免的冲动,相比起来,师父这一点儿比我稳重的多。

        云小宝自然是不知道我和师父这份默契,他自顾自的说到:“是想阻止,可是那孩子决定要做的事情,我们阻止不了,这是第一。第二,就是我们对所谓的修者有莫名的敬畏,不敢阻止。”

        这种心情细细想来,我们也是能理解的,毕竟普通人又怎么会知道修者圈子的复杂呢?云小宝以为那个高人不会害自己的孩子就是了。

        “那既然已经这样了,你怎么又会说出先前那番话?”师父不动声色的问到,他指的明显就是云小宝觉得那个云宝根儿去的门派不是什么好门派这回事儿。

        我就奇了怪了,一个普通人怎么会察觉到修者的门派不是好门派?到底是做的有多过分?还是云小宝不想让云宝根儿继续这样下去,所以用一种偏激的眼光看待的?

        这些问题萦绕在心间,所以我也只能静静的喝着酒,看云小宝怎么说?

        “哎,具体的这问题,我不知道该怎么说。这是一种感觉,嗯,这样说吧,在我心里,修者都是有一种气质的,是一种正气和淡然的人生态度,就算表面看出来什么,接触久了,就能感觉到这样的气场不会有错。而宝根儿这孩子虽然被我们惯了一点儿,可是从小我们注重对他的教育,总的来说也是一个还算礼貌,温和的孩子可是,自从跟了那个所谓的高人以后,他每一次回来,我们都能感觉到他的脾气越来越”云小宝似乎是在想合适的形容词。

        “越来越什么?”师父追问了一句,在这个时候,师父的脸色隐约有些不好看了,不知道想到了什么?

        而在这中途,有个人上来,说驾照和车子什么的,已经为我们准备好了,就停在了楼下,驾照放在车子里。

        不得不说,云小宝为人,所有的细节都做的很好而一看时间,不过才40来分钟这应该就是所谓的有钱人的效率。

        这些杂事儿暂且不提,云小宝在对付了几句以后,又继续刚才的话题,带着一种沉重接着说到:“对,可以这么说,性格越来越乖张和偏激,隐约有一种不达目的誓不摆休,手段什么的都不重要的感觉,而且越来越以自我为中心,开始渐渐的把什么道德和约束都看得很淡,甚至甚至把家人也看得很淡,很淡我父亲刚好在那段时间左右过世的,死的时候,宝根儿回来过一次,就一次我父亲就感觉到了这番变化”

        之前云小宝说话的时候,一直都是红着眼睛的,流泪也只是淡淡的两行泪,可说到这个的时候,他也不管失态,泪水肆意横流哽咽的说到:“我父亲去世的时候,都没有闭上眼睛,吩咐我说到,他算是明白了,这世间有真有邪,这修者圈子也不会是只有正派的高人姜师傅他们是好人,不见得宝根儿就去了个好地方他说,宝根儿可能走上了邪路,要我在有生之年一定,一定要想办法把宝根拉回来。”

        说到这里,云小宝擦了一把眼泪,师父安慰性的拍了拍云小宝的肩膀。

        其实好与坏很难去定义,我也不觉得我和师父就是什么正直到没边儿的英雄了,我们只是一个个心中有着自己底线和原则,肩膀上扛着责任就去做的普通人罢了。

        这就和一个男人做一个负责任的父亲是一般的道理。

        “你就要我们帮忙这个?”师父终于是开口了。

        而云小宝点点头,说到:“这事情我本来想慢慢谋划谋划的,也不急在一时,可是现在这情况却是等不得了,因为宝根儿他,他”

        宝根儿怎么了?我在一旁也皱紧了眉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