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我当道士那些年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四十五章 隐劫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四十五章 隐劫

    作品:《我当道士那些年

        说起这个,云小宝有些沉默了。

        我师父禁不住脸色一变,声音也变得有些沉重,说到:“难不成你家的宝根出了啥事儿?”

        就算不想和普通人有太深的牵扯,师父这沉重却是真的,毕竟据我们所知,那云宝根是云家的单传,如果真的出了事儿毕竟,师父对云家也是有些情谊的,不然也不会选择云家上门交易了,甚至可以说是有些帮忙的性质。

        云小宝听闻了这句话,重重的放下了手中的杯子,叹息了一声,眼里竟然落下两行泪来,他声音略微有一些哽咽的说到:“如果宝根真的出了事,我还活不活了?可是”

        说到这里,云小宝可能觉得略微有些失态,摸出一张手绢,先把眼泪擦了,平静了一下情绪之后才说到:“姜师傅,不用相瞒,你也知道我们家以前是土夫子,也就是盗墓起家的。人们常说做这个营生,断子绝孙什么的,再不济也难保富贵,甚至会落得个晚年凄惨。所以,自从我们祖上收手不干这个营生以后,凭着心中的悔意和害怕,也就尽量的与人为善,多做善事,为的就是抵消以前造的孽。”

        说到这里,云小宝给自己再次倒了一杯酒,微微的咂了一口,然后才说到:“其实我们这个富贵,已经让我很不安了,每一日都过得如履薄冰,总觉得我们该遭个什么报应才对?如果有报应,我希望是钱财方面的,越是到晚年,就越觉得不管怎么样,人最重要可到底还是有报应的吧,姜师傅,你也知道,我们云家一直人丁不旺,到了宝根这一代,差点就保不住这个孩子。”

        我和师父安静的听着,俗话说家家有本难念的经,这样看来,富贵人家也不见得就一定比普通人家快乐啊。

        说到这里,云小宝又是呷了一口酒,叹息的说到:“好在当年用非常小的代价买了姜师傅一块灵玉给宝根儿贴身戴着,这些年来,这孩子成长的不顺,但好歹都有惊无险,那灵玉仔细一看起了几道裂,我有心数了数,竟然和宝根从小受到的劫难次数一样多。真是非常神奇”

        “你是想再买一块灵玉?”师父眯着眼睛问到。

        这灵玉对修者来说,重要也不要重要,重要的是施展某些术法的时候,特别是布阵的时候需要用到,有心的修者也会特别的去温养一块灵玉为自己防身不重要的是,灵玉对于修者来说是可以自己温养的,效果比普通人温养的要强烈的多。

        我和师父是身无长物,还被那个刘圣王给搜身了一番,但是我身上的虎爪还有沉香窜珠这些东西,他并没有拿走,因为他在乎的只是有没有危险性,虎爪中的虎魂早已经融于我的灵魂,沉香串珠反正刘圣王没看出什么来。

        就像师父的旱烟杆子也没被拿走,而师父身上却是随身挂着一块灵玉,倒也没特别在意,道家人喜欢玉而已,也就温养着了。

        “如果有,当然是想买。”云小宝听我师父这样问,自然是激动了。

        “唔,我知道了。”师父也就是淡淡的应承了,其实我们这一趟来,唯一可以和云小宝交易的也只有这个,虎爪和沉香我是断然不会卖的。

        “只是还有一事,我想请姜师傅帮个忙,报酬什么的,其实也好说。”云小宝听说有灵玉买,自然是激动的,可是他一说出这个,又收敛了自己的激动,变得稍微忧虑起来。

        对于我和师父来说,钱只要够用了,真的报酬什么的,我们不是很在于,所以师父也没有应承什么,只是说到:“你说来听听?”

        这一句你说来听听,怕都是看见云家和我们一些情谊的份儿上。

        “姜师傅稍等。”说话间,云小宝拿起了桌子上的手机,吩咐了几句,不多时就有一个提着箱子的人上来了。

        “家里随时都准备有一些闲钱,以备不时只需姜师傅,灵玉无价,这样的东西我是想快些到手中的。我们不妨把这个交易了再说。”云小宝诚恳的说到。

        我微微皱眉,他等下到底要说什么?难道还怕得罪了我和师父,灵玉也不卖他了,那么心慌?

        但是,在我想着的时候,那个提着箱子的人已经走到了桌子前,把皮箱恭敬的打开,就无声的退了下去。

        我瞥了一眼那个皮箱,里面是一叠一叠的钱,我也不知道有多少,大概五十万?

        不过,我和师父都很淡定,师父只是说了一句:“你连灵玉都没有看过?你就出这么多钱?”

        “钱也不多,家里放着的现金而已,一共六十三万。当年那么便宜买到了一块灵玉,我觉得是我们家占了便宜,但是按照我们的家世,是受不了那么大的福分的这一次有幸又能买到一块灵玉,再怎么也得表达我全部的诚心虽然灵玉无价,当然这也不是我全部的诚心,我还随时可以去支取一些钱”云小宝说这话的时候非常真诚。

        不过,师父也只是从里面拿出了五叠钱,然后就收手了,说到:“之前你们买那块灵玉也没有占便宜,在当时那个价格不低了,在我眼里也就那个价,是双方愿意的事。现在这块灵玉温养的久了一些,自然价格要高些,而且现在的钱没有那时候的钱值钱,也就这个数吧。另外,我需要一辆车,非常普通的二手车都行。”

        说完后,师父望着我说到:“承一,你会开车?”

        “会的。”我看着师父说到,我当然知道师父打的什么主意,我们这一路要赶到湘西去,有辆自己的车确实方便,更何况之后我们还要到藏区呢?

        “那就好,没有白教你。”师父说的挺淡然,好像我会开车是他教的一般。

        但是我不得不补充一句:“师父,没有驾照,我”

        师父看了我一眼,刚想说什么,云小宝却说:“这个真的是小问题,承一需要的话,一个小时以后就可以拿到驾照(当时驾照的情况,可以使用一些手段拿到),就是麻烦马上照一张照片而已。”

        不得不说,这个云小宝还是很会来事儿的,说话间,师父已经拿出了脖子上的灵玉,交给了云小宝,这个玉本身的材质是一块翡翠,也是属于硬玉的范畴,料什么的,绝对算不上什么好料,也就是一般的豆种。

        可被温养过之后,或许是温养的比较久,竟然有一层普通人都能感受到的温润宝光在流动这种体验却只能意会,不能言传。

        玉石也没有经过特别的雕刻,反正很简单的一块,云小宝却如获至宝的一般的捧在手心里,非常的激动,末了还不忘抬头看着师父说一句:“姜师傅,那些钱你就全部收下吧,车子我也会准备的。”

        但师父也只是轻轻的摇头,并不开口答应。

        可能云小宝也猜测修者可能有些怪癖,也没有太坚持,只能答应,在激动了好一阵子之后,他才小心的收好灵玉,平复了情绪,对我师父说到:“那就麻烦姜师傅再听我啰嗦几句宝根的事情,这个小忙我很希望姜师傅能帮,但是不帮也没有关系,只是我自己的一些想法。”

        “你说。”师父安安静静的,在这个时候云小宝又拿起电话来,吩咐让人帮我照相,准备车,还有证件的事情,总之打了两三个电话吧。

        做完这一切,云小宝才说到:“事情的本身是宝根儿这个孩子,在十年前吧,他也成了一个道士?不,或者你们圈子里的说法叫修者?”

        “啊?”我和师父几乎同时惊呼了一声,,若是如此,云小宝买我们的灵玉做什么?如果云宝根十年前成了修者,他完全可以用自身去温养灵玉的啊,因为修者比普通人效率高,确实可以温养出来好一些的。

        “两位,先别急,听我说完这段往事吧。宝根不是像你们这样,一个师父一个徒弟的他是入了一个什么门派,我不懂修者圈子里的事情,我只是单凭个人的感觉,觉得那个门派有些不好?”云小宝的脸色变得更加沉重了。

        师父不动声色,我的心情却因此起伏,什么门派不好?我隐隐开始不安,可是表面上我还在继续听着云小宝诉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