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我当道士那些年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四十三章 又一个熟人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四十三章 又一个熟人

    作品:《我当道士那些年

        我们最终是坐上了这辆汽车,就是车后来的这辆车,师父说不能再等了,非坐它不可。

        那只是一辆拉货的小货车,仅仅比双排座大一些,师父为了拦住它,直接站在了公路中央,张开了双臂,当车子紧急刹车的时候,距离师父只有5米远。

        “我们不能再等了,早一步离开这里是最好,但是在这种偏僻的路段,司机一般都不愿意停车载人,所以”当我们看清楚身后那辆小货车时,师父就对我说了这样一句话,接着就冲出了公路,在我目瞪口呆之下,硬生生的拦截了这辆车。

        接着在师父的指使下,我们几乎是半强迫的拉开了车门,上了别人的车,那司机一脸惨白,还以为遇见了抢劫的。

        但我们搭上了这辆车,最终没有去湘西,反而是朝着川地的省会成都驶去。

        师父说这就叫人算不如天算,自己一开始打算的计划,就没有考虑钱的因素,如今只好临时改变计划,先去成都,为的就是钱。

        而我却说,师父当‘不食人间烟火’的道士太久了,任何周密的计划,却没想到是因为钱的因素不得不做出改变。

        不过,这些却是后话。

        在路上的过程就不必多说了,总之那一个司机原本不是去成都的,而是开车空车去湖南,但在师父的‘忽悠’之下,临时改道去了成都。

        我不得不承认师父很会说,他在‘花言巧语’之下,竟然许诺给别人司机两千块钱的报酬,那之前还以为被抢劫的司机,竟然听信了师父的话,真的就去往了成都。

        在那个年代,2000块钱是很多白领一个月的月薪了,很不少了。

        我一路被追杀的忐忑,但都没有师父给别人说下这话的时候忐忑,我们连两毛钱都拿不出来,更何况2000块钱?而且那司机看我们这穿着也信?

        可是那司机不但信了,还把自己的手机借给师父打了一个电话,我问师父这是打给谁,师父直接说到:“秘密。”

        我无奈的看着窗外,其实心知这是因为司机在,师父不好说话,不过我已经不在乎这个了肚子饿的我都已经麻木了,只不过劫后余生以后,从车窗外吹来的风,都让人心情那么的愉悦。

        ——————————————————————分割线———————————————————————

        车子在行驶了一天之后,终于到了成都。

        在这一天之内,我总之是默默的跟着师父,跟着那司机‘混吃混喝’,师父说了,双倍结算饭钱给别人,言语真诚。

        总之,一天之内,我默默的算了一下,我们不仅身上半毛钱没有,还倒欠了估计2500块钱,我在心里都默默的快哭了,但是饥饿的人哪里能经得起饭菜的诱惑,和师父吃的那叫一个狼吞虎咽,直接把那司机看呆了。

        估计看着我们吃相的那一刻,这个司机在心里肯定默默的怀疑了一下,但是无奈已经投入了,只能继续选择相信。

        成都,这个城市我不仅不陌生,相反,还非常熟悉,因为我临时的家就在这里。

        但是多久没回去了,我也不知道了相信一切都是酥肉帮我照看着到了这里,我有太多的办法可以弄到钱,就包括回家,说不定也能翻出一张有钱的存折来,可是因为杨晟的关系,我根本就不敢回去。

        至于酥肉则是更有钱了,在竹林小筑的日子,连他自己和我闲聊都说不知道有多少钱了,感觉那谁谁说的对,钱到了一定的程度,就是一个数字而已了。

        那谁谁反正我忘记是谁了,只是酥肉再有钱,我也不敢去找他,原因自然不消细说。

        反而我还担心他,那天匆忙的逃离,酥肉到底是跟着他们一行人,还是回归了正常生活?我现在一点儿消息也没有,我唯一有把握的就是,杨晟不敢弄酥肉,毕竟他只是一个普通人。

        总之,在靠近成都的时候,我的想法就乱七八糟,也实在搞不懂,在熟人都可能被监视的情况下,师父还来成都做什么?

        在胡思乱想之间,车子就已经接近了成都市区的边缘,这里比较清静,但我却远远的看见有一辆看起来很低调的豪车停在路边上之所以认出来是豪车,是因为平日里无聊也多少对车有些兴趣。

        这车停在这里干什么?我还在疑惑的时候,我们的车子就已经接近了那辆豪车,而那辆豪车的车门已经开了,从上面下来一个人,直接就挥手示意我们停车。

        那个人人高马大的,这么热的天气也是西装革履,不过我看了一眼,却发现根本不认识这个人,倒是师父淡然的喊了一声:“停车!”

        那司机有些疑惑的停车了,那个年代,私人轿车远没有现在普及,就算司机认不出来这是一个什么车,但肯定也没联想到我们会和这样看起来就觉得有钱的人来往。

        车刚停稳,师父就下车了,那个人高马大的人倒是退到了一旁,从车里却是出来一个拄着拐杖的老人,见到我师父就施施然的躬身抱拳,开口就是一句:“姜爷!”

        师父扶住他,摆手示意不用那么客气。

        那个人又转头望向我,然后忽然就冲我笑了,说到:“这样说起来,我和承一接触还多那么一些。第一次他还是个小娃娃,我都还记得那个时候他穿着一身儿土黄色儿的衣服,他”

        在这个时候,我已经认出来这个人是谁了,赶紧上前一步,喊了一句云叔,好久不见,打断了他的话,那土黄色的衣服简直是不堪的回忆,验证了师父那奇葩的欣赏能力,是欺负我小时候不懂事,不懂欣赏吧。

        我很难回忆那个时候穿上是什么感觉,但愿别人不要以为我是一个移动的土疙瘩。

        原来师父要找的是他啊,云小宝,我自然记得他,我第一次进省城,给我留下了深刻印象的卖玉事件,就是和他接触的。再后来,我记得我和酥肉去揭穿了一个骗钱的假道士,也和他接触了一次。

        曾经,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他还是一个中年汉子,如今也已经是一个老人了,让人不得不感慨时光的无情,很多事情只是一晃眼,就已经物是人非。

        “姜爷,承一,既然已经等到你们了,那就走吧。上车,上车,这一次我们要好好的一叙。”云小宝分外的热情,但在这个时候,却有人不合时宜的咳嗽了一声。

        我一看,不就是我们的大债主,那个其实为人还不错的‘司机’吗?

        云小宝是何等人物?可能看我和师父的穿着,就已经猜出了一些我们处境狼狈的事情,不用等我师父说什么,他就冲着那个人人高马大的人使了一个眼色,那人从随身夹着的包里直接拿出了扎好的一叠钱,就用一种礼貌的态度塞到了司机的手上。

        那一叠钱是标准的一万块钱,司机陡然拿着那些钱有些楞,,云小宝却是朝前走了两步,语气温和而礼貌的说到:“这两个是我们家重要的朋友,可称之为贵客,真是感谢你一路照顾。钱不多,够不上你的情谊,但你好歹也收下吧,是我的一个小小谢意。”

        司机还有些傻乎乎的,师父却是大喇喇的拍了拍他的肩膀,哈哈一笑,说到:“那你就收着吧。比起锦上添花,雪中送炭才尤为可贵,虽然我一开始吓到了你。”

        司机这才有些慢慢的反应过来,小声说了一句:“难道我是遇见了有钱人微服私访?”

        我和师父却没有再多话,我也上前对那司机说了一声谢谢,就和师父一起上了云小宝的车,我不得不佩服,云小宝的处事很是有一番手腕,这种手腕连酥肉在他面前都显得稚嫩。

        我也以为师父只是想找云小宝解决一些经济上的难题,毕竟他们也只是普通人,但我没想到的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