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我当道士那些年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三十九章 道童子的术法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三十九章 道童子的术法

    作品:《我当道士那些年

        我对这个道童子没有半分讨厌的感觉,即便知道如果他彻底出现的时候,就是陈承一本来的意识灰飞烟灭的时候,我也生不出什么讨厌的感觉。

        因为他说话虽然‘讨厌’甚至有些不近人情,但事实上他每一次出现都是在帮我,我甚至有些明悟,在竹林小筑恢复的日子,我差点就死掉了,在那关键的一瞬,是道童子的意志拉回了我。

        从根本上来说,他其实就是我,我亦是他的另外一个折射,所以从这一点上来说,我也很难对他有什么负面情绪,就像人要真的讨厌自己,很难,很难就算做错了什么事情,对自己责怪,也很多时候是一时的情绪。

        道童子对我说话没有客气过,一开口那意思不是讽刺就是责怪,总之变着花样觉得我无能。

        他这么轻描淡写的一说,我很想大骂一句,你行你来啊但到底自己骂自己很奇怪,也就忍着了。

        可是我忘记了一点,道童子的意志一旦出现,就是融于我的灵魂,什么话我不说,就是在心里想,他也知道所以我这种忿忿不平的想法,他当下就知道了,很是轻蔑的‘哼’的一声。

        刺激的我没办法,只能把手中的杂草握的更紧了一些!

        “在当世的修行,很少有神念修行的概念了,所以涉及到神念的术法,总以为是什么了不起的事情。可是,你做为我的后世,在这世间,不说是灵觉第一人,但也绝对是顶级人物。从某一个方面来说,灵觉就是神念的基础,你如何要怕他那个半吊子法术?”因为深知道童子的秉性,我索性不和他做口舌之争,果然他也就很快说出了他的答案。

        我其实也不知道我为什么会深知道童子的秉性,我们这种‘接触’,应该算是接触吧,根本就没有几次,但我就是那么肯定。

        而道童子果然也是按照这个‘步调’说话的。

        “你既然知道很少有神念修行的概念,那你说什么废话?灵觉再出色,也还是灵觉,难道还能当做神念用?而且我不会任何神念的法术!”这种熟悉的亲切让我和他说话也是毫无顾忌,他说的倒是轻松,可是关键是要做到什么啊。

        “哼,无知!”道童子轻松的甩了一句这种话出来。

        我干脆以头撞地,直接发泄了一般,忍住了心中想要大骂他的想法,能不能不这样啊?先装逼装够了,才说个解决的办法?

        道童子估计也是站在‘制高点’的位置站爽了,这才说到:“如此出色的灵觉是可以当做神念来用的,临时磨刀的办法虽然不至于让你的神念就出色了,但是集中一点儿来抵挡他这种半吊子的神念感应术是完全可以做到的。”

        道童子一副不屑的口吻,我想我已经习惯了,稍微感应了一下,感觉到那个喇嘛的神念搜索范围已经离我们很急了,我终于是急了,在心里大喊到:“怎么办你倒是说啊,不知道救人如救火吗?”

        “救人不救人与我有何关系?这人要是活的下来,是自己的缘法,非我去救,这人要是活不下”道童子的声音越发的平静,可是在我看来也是越发的装逼。

        “你能不能不啰嗦?你理解的道法自然就是这样?我觉得要放现代社会,你就一个死读书的破孩子?!亏还说自己对道的追求到极致我看你根本就是不懂自然的含义,你去救也是他的缘法,你可懂?算了,现在解释不清楚,快说!”我忍不住破口大骂了几句,在这个时候,我忽然有些明悟前世的我为何会有今生的轮回。

        显然对道这一词的理解,无意中走上了一个‘偏激’的极致,刺激的我忍不住破口大骂。

        就因为他是我自己,说出这种看法,在这危机的极致,我也是忍不了。

        我以为道童子又会来不屑的辩驳我,却不想他此刻却分外沉默过了一会儿,我竟然脑中自然就有了应对的办法,如果运用灵觉来抵挡神念的搜索。

        这种不需要我仔细去读,就像自然的刻画在我脑子里的。

        我太明白这种事情也不是我‘取巧’了,因为道童子就是我的前世,就像他赋予了我前世的记忆,我会这样一个术法,就是自然的事情。好比,前世是个音乐天才,后世对音乐的理解和掌握自然就异常的快。

        简单的再说就是,这是记忆,甚至不需要我去研读,去学习。

        在知道这个办法以后,我的脸色瞬间就变得古怪了灵觉竟然可以这样运用?这不是自欺欺人吗?可是神念的搜索距离我和师父已经不到一百米的距离了,按照这个喇嘛搜索的速度,最多不用一分钟就要过来了。

        我只能一把拉住师父,小声的跟师父说到:“师父,无论发生什么,不要反抗也不要动。”

        说话间,我就按照道童子所给我的方法,开始慢慢是释放自己的灵魂力,均居的覆盖在我和师父的身上,在师父那里,灵魂力甚至要微微入侵他的灵魂,覆盖到表面一层。

        这也就是我叫师父无论发生了什么,不要动的原因。

        按照道童子所教授的办法,灵觉这种东西如果不按照神念这个方向去修,单独剥离是很困难的,但是万变不离其宗,灵觉是蕴含在灵魂力一种的一种力量,我首先做到的就是要释放它。

        接下来,配合上特殊的口诀,我需要存思这个存思,就是让我面色古怪,然后觉得是自欺欺人的想法的来源。

        因为,必须配合想象,想象自己是一个什么?

        说白了,道童子教我的办法,是一种利用灵觉掩盖自身的办法,原理就是灵觉强大的人可以很大程度的影响他人,就好比在现实生活中的普通人,如果是灵觉稍许强大一些的,很容易就把灵觉一般的人带入自己的喜怒哀乐,很多人是有过体会的。

        而修者的灵觉普遍都比现实中的普通人强大太多了,倒不是上天眷顾修者,是因为修者是要修灵魂力的,在这其中灵觉就会跟随着不知不觉的强大,所以这种带来的影响更大一些。

        就好比,灵觉本质是一种强大的,异样化的精神力,和精神力不同的是,它有着对未知的特殊感应但又没有消除精神力对他人影响的本质,甚至更加的强悍。

        精神力不能化为灵觉,但灵觉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是更为强大的精神力,只不过它是朝着神念方向去修的,这个几乎已经失传。

        我必须用我的‘存思’去影响他人,这就是这个术法的本质。

        我在心中暗自的腹诽着,但在下一刻丝毫不敢马虎,配合着特殊的口诀,在我的存思世界里,我不停的想象着我和师父都是一块杂草中的岩石。虽然我自己认为这也有点儿扯淡。

        渐渐的,我就感觉到我和师父真的化为了两块杂草中的岩石,寂寞却也不懂寂寞,只是沧桑孤独的立在这里。

        慢慢的,那个喇嘛的神念接近了而我在存思的世界里丝毫不受影响,只是觉得坦然的在面对,我就是一块岩石那个喇嘛的神念已经接触到了我和师父。

        师父只是纹丝不动,他没有我这种灵觉,自然是感应不到喇嘛神念的靠近只是本能的听我说的,发生什么都不要有动静。

        而我感觉到那股神念扫过身体,却也只是觉得稀松平常,我甚至能感觉到那股神念其实很薄弱。

        也不知道是过了多久,一分钟,还是两分钟,那股神念渐渐的就远离了,偏移到了其它的地方我才按照这个术法接触的咒语慢慢的退出自己的存思世界。

        因为道童子留给我的记忆特别说明了,不能强行的去退出术法,人会受到比较强烈反噬最糟糕的结果就是真的把自己当成什么了,简单的说,就像精神病院里的病人,会老觉得自己是只猫,或者是个什么一样。

        待我完全的解除术法以后,我长长的舒了一口气,感应了一下,那股神念已经远离了我们将尽两里,看看山下,那个喇嘛全身都开始抽搐,估计已经快到他的极限了吧。

        “师父,这一关我们混过去了。”这也算是彻底的解除危机了,我小声的对师父说了一句。

        “嗯。”师父的表情平静,他相信我是真的做到了,然后却还是忍不住追问了我一句:“你是怎么做到的?”

        “是道童子道童子忽然又出现了。”我对师父自然没有什么隐瞒的,但是说起这个的时候,我也面色古怪,只因为那层薄膜出现以后,我一直能在灵魂里感应到。

        那薄膜明明就还在,也没有任何的裂痕,道童子是如何出现的?

        “道童子?”师父的脸色一下子变得异常难看,然后下意识的抓住我手臂,说了一句:“承一,你”

        说完这句话,师父就再也说不出多余的话了,因为这个时候连他的手臂都在颤抖。

        “师父,我是陈承一,好好的陈承一!这事儿太奇怪,现在不是说话的时候,我到时候给你详细的说吧。”的确,尽管已经混过去了最危险的一关,但杨晟他们还在这里,现在不是说话的时候。

        师父看了我半天,终究还是妥协的点了点头,然后和我一起注视着下方。

        在这时,那个喇叭终于熬不住了,闷哼了一声,收回了术法,然后一个起身站起来,就扶着车子开始呕吐,不管是灵觉,神念,精神力都和大脑有关,这种事情是会给大脑造成极大的负担的,呕吐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

        杨晟就等在那个喇嘛身边,等喇嘛稍微好了一些,杨晟开始和他谈话,喇嘛对杨晟说着什么,杨晟不停的转头朝着山上看来。

        最后喇嘛好像比划了一下,大致应该是他搜索的范围,然后就坐上车去休息了,而杨晟则是站在车下,久久的看着山上,也不知道是在思索着什么。

        这个时候,我反而没底了,难道还没有混过去?杨晟发现什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