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我当道士那些年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三十七章 他出现了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三十七章 他出现了

    作品:《我当道士那些年

        在山林中穿行的日子,所受的苦也就不必一一细言了。

        不过,换个说法,我和师父也应该感恩,至少有了小丁的特殊药粉,我们没有受到山林中最常见的蛇虫鼠蚁的骚扰,应该说光是这样在山林中穿行的苦楚就少了一半。

        而在老祖宗为我们解围一次过后,我们也再没有遇见什么搜索小队,我估计是我们大部分时间穿行在秘道的原因吧,是的,除了前五天,后面将近一个星期的行程,我和师父几乎都是在秘道中穿行。

        至于这最后一次,我们在秘道中呆了几乎两天,才走出这条长长的秘道。

        出来的一瞬间,外面刺眼的阳光几乎晃的我眼睛都睁不开,到底是流了好久的眼泪,我才适应了这种刺眼的阳光。

        看看周围,再次来到了一个陌生的地方,而师父在我身旁打量了半天,忽然开口说到:“是了,差不多已经快走出来了。”

        “师父,你还没看地图,怎么就那么肯定?”说话间,我抓了抓脸这将近小半月的时间,我和师父都在山中穿行,吃上一顿热的熟食都是一件奢侈的事情,更别提什么洗漱的问题了,那是想都不敢想的事情,我们只想快点儿走出这深山。

        所以,现在我和师父的形象应该比乞丐还要糟糕,头发打结,满脸胡子,衣衫也破破烂烂,就是因为太久都过的是这种野人日子,我感觉全身上下都痒痒。

        “傻子,你看植被啊靠近人烟的地方,植被总是要稀疏一些的,这是经验之谈。”师父说话间也拿出了地图,不是很肯定的样子,也不知道他这经验之谈是不是扯淡?

        “唔,不错,翻过这匹山头,咱们就应该到地方了。山下就是大路,就是我们的目的地。”师父收起了地图,忍不住一边笑一边说到,毕竟在山林里穿行了太久,还是很想念人间烟火,这是人灵魂里的本性,想要摆脱,太难。

        师父笑着,我也开心,忍不住跟着师父傻笑而我心底太渴望能吃个炒菜,洗个澡什么的,一边笑着,一边就拉着师父朝着前方快速的走去。

        这半个月习惯了翻山,所以就算没有路的山路对于我和师父来说也等若平常了,在刻意加快脚程的情况下,我们很快就翻过了这座山头。

        山头下方就是一个缓坡,坡下就是一条蜿蜒而行的公路,在公路的另外一旁,是稍微缓和的洼地,间隔着稀稀拉拉的农家房屋。

        我和师父站在山顶上,见到这一幕,就忍不住激动了,毕竟是久违的人间烟火啊。

        激动的对视了一眼,我和师父立刻就朝着山下跑去,至于跑下去要做什么,到底是在公路上拦一辆车,离开这里,还是去农家小院休整一下,几乎是全无计划。

        因为跑的太急,我和师父都先后摔倒,然后顺着缓坡翻滚了好几次,要不是缓坡上的树木挡着我觉得我和师父能一路摔倒公路上去。

        一切看起来都如此的顺利,可是在我心中却莫名有种危险的预感,越是接近公路,越是如此,所以在我们要彻底出山之前,我一把拉住师父,心中犹豫了!

        “怎么了?”师父转过头,有些疑惑的看着我。

        “师父,我是因为灵觉出色,你才收我为徒的吧?”我很严肃的看着师父说到。

        “怎么忽然提起了这个?”师父原本想要与我调笑两句,但是看见我严肃的脸色,知道我不是在开玩笑,他的神色也变得郑重了起来。

        “虽然这里很安静,我就是直觉很危险,师父在你离开以后,我的灵觉越来越灵验,怎么说就是直觉危险的时候,没有一次不应验!师父,我知道你计划了很多事情,我们也快”我也不知道怎么和师父说这种玄而又玄的感觉,只能着急的解释,总之我的感觉就是不能靠近那条公路。

        而且这种危险的感觉是越来越重。

        却不想师父却大手一挥打断了我的解释,很平静的对我说到:“不用和我解释那么多,你是我徒弟,不管你灵觉是否出色你说什么我都是信的。如今,你说怎么做吧?”

        在那一瞬间,我心中感觉,忽然有了一种被师父依靠的感觉,我也不再犹豫的对师父说:“暂时不要靠近那一条公路,我们退一些,等!”

        师父竟然没有反对意见,转身就往回走,要知道此刻这条安静的公路就在眼前不远的地方,只要出山了,我们就能想办法取湘西,师父却毫不犹豫的就退回了这个让我们走到‘吐’的荒山。

        我很感激师父这种无言的信任和依赖,只是这么一个小小的言行,让我心理就像瞬间成熟了十岁,感觉到了肩膀上某一种重重的责任,而我终究担负起来,或者这是比师父身上更重的责任。

        我们一路快速的后退,直到退到几棵小树和一丛乱草的凹陷处,我的内心感觉才稍安了一些。

        “师父,我们暂时藏在这里吧。”我很果断的对师父说到其实在这缓坡上,到处都是树木的遮挡,根本就没有藏身的必要,可我下意识的就这样说了。

        面对这么‘滑稽’的要求,师父竟然也没有半句反对的意见,很平常的就藏身在了乱草丛中,也跟着钻入了乱草丛,然后趴下了,然后目不转睛的盯着那条公路,下意识就告诉我应该这么做。

        说是乱草丛,其实里面还是荆棘丛生,虽然没有蚊虫骚扰我们,但那些荆棘的小刺扎在肉里,还是麻麻痒痒的,所以趴在里面的感觉其实很难受。

        但是我一直盯着公路,没有任何的动作,师父也就耐心的趴在我的身旁,头顶的太阳毒辣辣的,六月的天,下午三四点钟的光景,汗水渐渐的就从我们的双眼滴落。

        我很感谢师父没有问一个为什么,而时间也没让我等待太久大概十分钟以后,一阵汽车行驶的声音就传入我的耳中。

        听见这个声音,我的心跳忽然加快也不知道为什么?这种心跳加快让我有一种莫名的紧张,忍不住抿了抿嘴唇,手下意识的就抓紧了一丛乱草,握紧了它。

        “怎么了?”一直很沉默的师父,看见我这个样子,终于非常小声的开口说话了。

        “师父,听见汽车的声音了吗?我觉得只要那辆汽车一出现,那危险的感觉是为什么就有答案了。”这句话是我凭借本能说出来的,但说出来以后就变成了一种肯定。

        “嗯,应该是这样。”师父也给了我一种肯定的信任。

        而那一辆汽车好像开得很慢,早就听见的汽车声,直到我和师父简短的交谈完毕以后,这辆车子才出现在我们的视线中一辆黑色的改装过的大型敞篷越野车。

        当它出现在我的视线中,我的心跳就快到了一个临界点我一眼就看见车子上坐了八个人,其中两个人分别举着望远镜,朝着这山上山下仔细的探查着,而另外几个人看似无所事事的,但身上都散发着一股不寻常的气息。

        其中两个我认得,应该是跟在吴天身边的十大打手,不,现在应该是圣王了吧?这两个人中,其中一个就是那个喇嘛,我记得吴天好像也很看重他,那一次出现,他仅仅站在吴天身后半步的位置。

        另外几个我不认得,但身上那种危险的气息,仅仅是出现在视线中,都感觉双眼被刺的生疼当然,这其中少不了面具人。

        如果说这些人我都不在意的话,那么坐在副驾驶那个人,我却不得不在意了,不要说别人,就是他一个人出现,我也会因此心跳加快的因为坐在副驾驶那个人虽然用围在领口的围巾包住了脸,戴上了一副墨镜但是我怎么也能认出他来——杨晟!

        我没有想到杨晟竟然亲自出马来到了这个荒僻的地儿看起来,我和师父的面子还真大啊。

        我的脸上忍不住浮现出一丝冷笑,而在公路上,杨晟忽然手一挥,车子竟然停了下来。

        毒辣辣的日头下,充满了鸟叫虫鸣的山林间,我听见了自己‘噗通’‘噗通’的心跳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