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我当道士那些年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三十六章 脱困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三十六章 脱困

    作品:《我当道士那些年

        因为我看见在距离这些人不到两百米左右的缓坡之上,有一条巨型的巨蛇正朝着这边以正常的速度游动过来。

        这条巨蛇的身形是那么的熟悉,黝黑的蛇皮那不是曾经我在秘道中遇见过的那一条所谓‘性格调皮’的老祖宗吗?

        小丁说过会给我们‘保驾护航’,我没想到他竟然把老祖宗给请来了。

        我看见它,心中激动,因为老祖宗给我的感觉都是懒洋洋的缩在秘道里的,如今忽然出现在这里,一定就是为我们解围的,至于为什么知道我们在这里,恐怕只有以后问小丁了。

        但同时我又有些微微担心,因为我们当初逃脱就是依靠的蛇群,老祖宗就算为我们解围了,会不会有些此地无银三百两?杨晟还是会重点关照这片区域?

        不过,有的转机总比没有好,在树下,这些所谓的队员已经开始陆续的收拾,穿衣,准备出发了。

        师父和我的面色都有些微微激动,因为我看见了老祖宗,师父在我小心的提醒下,也看见了老祖宗我们知道关键的时刻就快到了。

        “张正,这棵树这么大,我们按照老办法,爬到树上去看吧。”树下,那个小队长已经开始开口吩咐了。

        “好!昨天我们也探查过这棵树,还真是在,在这荒山野岭也能算头一份儿了。”张正在被小队长大棒加甜的收拢了一番以后,态度已经殷勤恭敬了许多,让人不得不佩服这个小队长的手段,他不是一个简单的人物。

        可是我却没有心思去佩服他这个,只是在心中暗自侥幸我之前还抱着一点点希望,他们会放过这棵大树,原来对于这种‘大型目标’,他们采取的办法竟然是直接上树搜索。

        是啊,这种枝桠很多,又枝繁叶茂的大树,在树下能看清楚什么呢?

        树下,小队长和张正的一问一答之间,这些队员已经纷纷开始打开背上背着的行囊,拿出绳子之类的东西,看样子是准备爬树了。

        也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一阵巨大的动静传来,调皮老祖宗终于现身了!

        这声动静我觉得应该是老祖宗刻意弄出来的,之前它爬行几乎就是一点儿声音也没有我不知道是不是蛇一旦有灵,爬行起来就算如此巨大的身躯,都会如此安静总之,我只知道老祖宗是刻意为我和师父解围。

        这一声动静我和师父在树上听见了,树下这些人自然也都注意到了。

        第一个看见老祖宗的人,忍不住惊呼了一声‘啊,蛇!’就再也说不出多余的话!

        这是我第一次直面老祖中,毕竟在秘道中光线有限,所见的也有限,这时,在自然的光源中,我这样清楚的看见老祖宗,心中也觉得颤抖!

        太大了会不会有五十米?这个长度说出来会不会太过吓人?说是一条龙,是不是也有人相信?我目测光是它的脑袋就有半个人那么大小了而且在它刻意的‘发怒’之下,脑袋之下竟然出现了类似于‘翼’的东西,简单的说,就像眼镜蛇脖子是扁的那种造型!

        张口的大嘴,锋利的尖牙,蛇眼中是阴冷而沉静的目光让人看一眼就能感觉到一种莫名的压力,这和在秘道中‘逗’我的时候完全是两个概念!

        我想如果让我陡然发现身后出现一条这样的怪蛇,我想我的表现比树下那个第一个发现的队员好不了多少。

        “快退!”相比于看见老祖宗惊慌失措的队员们,那个小队长就要镇定许多,竟然在这种情况下,还能喊出一声快退。

        可是退的及吗?相比于我和师父,老祖宗要干脆果断的多在这些人稍微反应过来之际,张口竟然就吐出了一股透明的液体我不知道这液体是不是毒液,但是在老祖宗喷吐出这种液体以后,空气中竟然有淡淡的刺鼻味道。

        我只是吸了一口,竟然感觉鼻腔火辣辣的疼痛!忍不住捂住了鼻腔。

        而这液体的速度极快,在老祖宗的刻意控制之下,异常准确的落在了一个队员的身上

        “啊!”那个队员只来得及发出一声惨叫,身上就开始发出‘嗤嗤’的声音,然后冒出大股大股的白烟,他一下子就开始在地上翻滚,连惨叫都再也发布出来,也不知道是不是嗓子受到了这种液体的‘荼毒’!

        我一转头,有些不忍心看下去,这液体无疑就是厉害的毒液了,我没想到竟然有类似于‘王水’的效果,那个被喷中的队员竟然就在我们眼皮子底下被这样‘腐蚀’了!

        是有些太过残忍了,那些队员,包括那个小队长在这种惨烈的气氛下,都吓得有些愣住了在这种时候,不仅是我不忍心看着一个鲜活的生命被毒液迅速的腐蚀的都露出了白骨,就连师父也看不下去,微微别过了头。

        毕竟老祖宗还是蛇类,杀人对于它来说,可能就和捕杀猎物没什么区别可能是因为‘修行’的原因,它不会轻易的造杀孽,避免以后的天劫会来得异常厉害,可是该出手时,它可没有人与人之间那种‘怜悯心’。

        但是又怎么样?有的人可能残忍起来比蛇类更加的残忍,至少老祖宗是干脆利落的杀死了这个人。

        在反应过来之后,这些队员开始鬼哭狼嚎一般的发出了惨叫,然后连方向都分不清楚的开始四散逃开,看样子每个人都恨不得自己长出了八条腿,只要比别人跑得快就行了。

        那个张正在这种时候,竟然稍微保持了一些清醒,坚定不移的跟着小队长跑,但是这种清醒恐怕也是他的极限了,他带着哭腔边跑边说:“听说不少小队都遭到了蛇袭,我们为什么也会遇见啊?不是特别的关照我们吗?为什么啊?为什么?”

        仿佛只有这样喊才能缓解他的压力,但是那个小队长在这个时候也顾不上收拢人心了,只顾埋头快速的在这山林中奔跑,可能因为已经不属于人类的范畴了,他的奔跑速度比起那些队员快上许多,渐渐的就和张正拉开了距离。

        而张正却是哭喊的更加厉害,山林中回荡着他一连窜的为什么?

        不过,他们这样的情况,我和师父自然是不会去管,可是这个张正的口无遮拦多多少少再次为我和师父带来了一些信息,那就是这些所谓的搜索小分队很多都遇见过蛇袭。

        这让我和师父不得不感叹一句小丁的有心了,为了避免某种情况过于‘突兀’,他竟然安排了这么多场的袭击,全力的保住我和师父。

        看来当年他爷爷对我师父的承诺,小丁也是在尽心尽力的做!

        可能是这个老祖宗故意的,总之在这些人跑了一定的距离后,它才懒洋洋的开始追击,这样做显然是为了给我和师父脱身的机会,免得在这茫茫的山林中再遇见这些四散逃开的人。

        其实它可以果断的将他们全杀了,但到底是一条修行已经到‘蛇灵’级别的大蛇,它果然还是不想造太多的杀孽。

        只是简单的行动,就可以看见这老祖宗的智慧我相信在那之后,它一定会刻意的驱赶,将这些人赶出我和师父将要行进的路线吧。

        我和师父在树上等待着这些太阳已经完全的下山,天空渐渐的变得灰蓝,剩下最后几丝白天的光亮,而刚才还喧闹的山林也变得渐渐寂静下来。

        “走吧,承一。”师父长舒了一口气,大致确定了一下情况之后,这样对我说到。

        “那老祖宗真是厉害。”在缓过来以后,我发现我只能说出这样一句话了,这种毒液连树下这个修者都没有一点点抵抗能力,而且喷出之间又那么迅速,不是厉害又是什么?

        “想想不管是我华夏的龙,还是西方的龙,在描述中都能喷吐一些什么吧,华夏的龙可以吞云吐雾,西方那个叫龙息!这条蛇灵的毒液带有如此浓重的气味,闻着都觉得火辣辣的,怕是至少要到真正成蛟的范畴了。而且不是一般的蛟,蛟也分三六九等的。”师父只是这样给我解释了一句,然后率先朝着树下爬去。

        我也赶紧朝着树下爬去,蛟也分三六九等吗?我想起了月堰苗寨的护寨之蛟,又想起了很多很多,真的发现这个世界太大,而我的眼界太小

        此时,夜色已经渐渐浓重,夜色中,师父已经在树下等我了,我跳下树去两师徒再次在茫茫的夜色中出发朝着未来的路上,继续的脚步不停。

        但愿,这种陪伴能够持续到我时间的尽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