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我当道士那些年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三十五章 神秘人物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三十五章 神秘人物

    作品:《我当道士那些年

        面对那个叫做张正的人,那个小队长也没有隐瞒什么,而是非常直接的说到:“搜索自然是一件苦差事,但是这两个人圣主非常在意,发现了自然就是大功一件,苦差事中也有大契机。”

        “这不是废话吗?你就和我说这个?”张正明显是不满意了。

        “这自然是一句废话,但是我重点要说的不是这个,重点是我说这片区域,这几天的时间内,我们几乎有必然的把握能搜索到这两个人,你们怎么想?”这句话无疑是一个重磅消息,炸的所有人都震惊了,包括树上的我和师父。

        其实我和师父一直以为他们出现在这片区域,只是巧合,只是杨晟洒开了大网,恰好也布置了这一片区域而已。

        我没想到一个小队长吐出了这样一句话,找到我和师父是必然的事儿?这背后蕴含的信息量可就大了。

        我不相信什么事情是必然,就算命运还充满了支流但偏偏这样的事情就是这样巧合的出现在了我的面前。

        显然和我同样不信的还有那些所谓的队员,在震惊了以后,开始议论纷纷,特别是那个张正,有些怀疑的说到:“你该不会是骗我吧?凭什么要这样说?那么肯定?”

        那个小队长冷笑了一声,从地上站起身来,说到:“我这样说自然是有证据的。”

        “你该不是说那些安插在他们身上的秘术吗?那根本就是他们的诡计,因为我们已经先后发现了不少这只能证明这两个人还活着。”那个张正也变得有些激动了。

        如果说这大功一件看着有些希望,到头来又变成了镜花水月,岂不是很让人失望的一件事情?

        “看来你的消失很灵通啊?”那个小队长并没有过多的解释什么,而是颇有深意的对着张正说了那么一句。

        “我叔父自然也是会叫人关照我,随时给我一些信息的。”张正急忙的争辩到,涨的脸红脖子粗的,看来他还是很在意自己这个身份的。

        “可是我要说的证据可不是这个而是你们都知道两位圣主之下,有十八位圣王,但是你们不知道的是,在圣主和圣王之间,还有一个人,他的地位可是高于圣王,仅次于两位圣主的。”那个小队长的声音变得神秘了。

        “什么?怎么可能?有这样的人,我叔父会不知道?”张正因为激动,声音都变得有些尖厉,只不过在激动了以后,他稍许的冷静了几分,又追问了一句:“再说,这和我们搜索这件事情,有什么必然联系?”

        “呵呵,你不知道的事情就多了。”那个小队长来回走了两步,才望着张正说到:“的确是有那么一位存在的,而且这位存在在卜字脉的建树可不是常人可比。那两个人会出现在这里,可是那个存在亲自透露给圣主的消息。你们现在明白了吗?”

        “是真有这事儿?”张正的声音都变得颤抖了。

        而我和师父则是整个身体都在微微颤抖,看得见的,明确的敌人自然是可以防备的,甚至知道他们一些性格弱点,可以针对性的想一些对策。

        可是这种看不见的敌人,甚至还精通卜算?!想起都让人内心颤抖而且他是谁?了解我和师父吗?我和师父的行踪出现在这里,到底是他出于对我和师父的了解,得出的结论!

        还是通过那卜算之术得出的结论?

        但是无论哪一种,都对我和师父是极其不利的,第一条对我们的了解就不说了,想想,这种了解建立在什么基础上?非得是熟悉我们的人才行啊!而隐藏在身边的敌人不是最可怕的吗?

        如果是第二条,也相当可怕,修者原本就是逆天而行的存在,所以命运在一定程度上是‘乱’的,不是说修者就没有天道给出的命运,而是说修者原本就是想跳脱命运,才选择修行这条路所以命运的可能,也就是支流就更加的多,有时会有细枝末节脱离命运河流也不一定,所以算修者的信息,是普通人难度的至少十倍。

        而修行的程度越精深的,那么被卜算的难度也就越大,我和师父怎么说也不是‘菜鸟’,再加上李师叔虽然已经去世了,但好歹承清哥也不会完全不做防备工作,我们的命格其实都被承清哥在竹林小筑时,抽空用秘术遮掩了一番。

        承清哥的功力在命卜二界自然算不上顶级,可是我李师叔却是鼎鼎大名的存在,所以承清哥在年轻一辈中绝对也算翘楚

        这种种情况加在一起,如果有人用卜算之术算出了我和师父的行踪,那不是很恐怖吗?

        此刻,已经是夕阳漫天,太阳就快落山,温差原本就有些大的荒山野岭也吹来了阵阵的凉风,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样,我越是想,越是身上发冷,竟然在后背冒出了冷汗。

        我下意识的看着师父,师父也看了我一眼,若有所思的样子,却充满了不敢肯定的疑惑。

        我罕有的看见,师父的额头也挂着汗珠相信他也把事情深想了一次,得出了和我相同的结论!只可惜在此刻,我们根本不能交流。

        相比于我们的担心,树下的那些人可就是高兴了,他们的话语络绎不绝的响在耳边,我和师父都懒得去注意了,知道那个张正又冒出了一句话:“修者的信息难以卜算,这是公理了!如果真的有这样的人物,就算没有战斗力,光凭借这份能力,得到一个高地位也绝对不是难事。我自然是相信的有这么一个人存在,这种瞎话你可不敢乱编可是,为什么这么大一个消息,我叔父不知道,偏偏是你知道呢?而且怎么那么轻易的透露给我们?”

        那个小队长看了张正一眼,然后说到:“你们一个个都是有背景之人,为什么偏偏我是这次行动的小队长?我的消息渠道自然比你们广至于为什么敢透露这个消息给你们,是因为这个消息也不用再隐藏什么了,在不久以后,圣主自然会亲自宣布这个神秘的大人的。知道了吗?”

        这个人要浮于台面之上了?为什么?隐藏在暗处不是更有利吗?我和师父面面相觑,百思不得其解可是那个小队长也知道的够多了,再多消息他要是知道,我都会怀疑是某位圣王亲临了。

        但是,圣王可都是活生生的人,绝对不会把自己弄成这般人不人,鬼不鬼的怪物的那个小队长我观察了一下,绝对不是人了,不是因为面具,而是因为吃东西,他竟然和一路看守我们的几个人一样,爱吃生食!

        别的队员都是吃的生食,而他吃的竟然是一只不知道从哪儿打来的,血淋淋的野兔。

        之前,我不理解一路守护我们的几个人为什么煮东西,都喜欢煮到半生不熟,现在才明白,那几个人或者在我和师父面前还特意压抑,掩饰了一下什么的。

        所以,这个小队长应该不是人,更不会是什么圣王亲临,只是一个有着深厚背景,却懂得低调的不简单人物。

        显然,我想到了这一点儿,那几个队员也想到了这一点,看向小队长的表情就变得不一样了,特别是那个张正,竟然从嚣张变得有些畏惧起来。

        但那个小队长却毫不介意的样子,对张正说到:“如果不是想大家卖力,我自然也不会说出这些的。其实背景什么的都无所谓,自己要有能力和功劳,才能在组织里站稳脚跟重要的是,在自己没有强大之前,要学会低调,这是我给你的忠告。”

        说到最后一句话的时候,那个小队长刻意的拍了一下张正的肩膀,显然是一副不计前嫌,还提点张正的样子这个张正一下子就感动了,做出一副哽咽状,叽叽咕咕的也不知道在说些什么?

        我和师父已经无心去注意这一幕了,也更不在意这个小队长刻意收拢人心,开始在组织里现在就培养自己势力的行为。

        在得知了这个消息以后,我们自己就心乱如麻,更重要的是现在就快过去一个小时了,等下搜索开始,要怎么脱身?就算杀人,也堵不上这些人的嘴,更何况,在这些人眼里,我和师父已经被定为了不会杀人,只会带来大功劳的人物。

        而在树下。

        “好了,好了,不必过多的在意”小队长随便安慰了张正两句,然后正色到:“已经快7点了,大家精神点儿,为了大功劳准备出发了吧。”

        就要开始了吗?我全身的肌肉不自觉的开始紧绷,等一下是坐以待毙,还是主动出击,可能就是我和师父唯一剩下的选择了。

        毕竟他们如果不靠近这棵树,我们还有一点点机会如果开始搜索,他们我心中苦笑,忍不住随便的看向远方什么的,想缓解一下心中的压力。

        却不想,在这个时候,被我看见了一个意料之外,又是预料之中会有的转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