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我当道士那些年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三十四章 隐藏的重要信息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三十四章 隐藏的重要信息

    作品:《我当道士那些年

        那个声音有些冷淡的男子说话了,这群人就没有什么‘唧唧歪歪’的废话了,开始在这一带仔细的寻找起来。

        我和师父的位置是在一棵大树上,是今天早晨费劲才爬上来的,所以视野很好,随着他们搜索范围的扩大,我们已经渐渐能看见这群人,而我们在大树树荫的遮盖下,他们如果不借助专业的工具,刻意的朝着这课树看的话,是找不到我们的。

        这是一个六人的小队,每个人都穿着野外服装,在这么热的天气下,袖口裤腿都扎的很好,看来没有少受蚊虫的困扰,他们可能也真的是怕杨晟,搜索的也异常尽心,目力所及之处,明明是无人的地方,他们也会把灌木丛,草丛扒开来看看,甚至树木下也会看一眼,摇晃一下树木。

        这种尽心尽力的搜索,看得我心中焦急,如果是这样,他们迟早会搜索到我和师父的。

        如果说被这群人发现,就算我和师父不是巅峰状态,也一样可以脱身,我怕的重点是在于这群人层出不穷的手段,会立刻就把发现我们的消息,和我们的具体位置传了出去。

        我和师父毕竟还是人,靠的是两条腿走路,就算能潜入秘道,总是要出来的吧?如果杨晟收到消息,把人重点都集中在这一片区域搜索,我和师父迟早除非我和师父像珍妮大姐头一样,可以飞起来还差不多。

        想到这里,我忽然觉得形势很严峻,在雨后伴随着蒸汽,有些闷热的阳光下,我的汗珠大颗大颗的挂在了额边。

        看了一眼师父,他的神情也流露出些许的焦虑,看样子也是没有想到什么好的办法,就像他说的,就算是算无遗策,但是成事在天,我们偏偏就这么遇上了,能有什么办法?

        为今之计,只有暂时蜷缩在这树上不动,期待着能侥幸的躲过,,无论如何,这个可能总还是有一定的概率的。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这群人搜索的异常仔细,可能大半个小时吧,也不过搜索了方圆几十米的距离但渐渐的也朝着我们这边靠近了,而且人员也在渐渐的收拢,当他们再次聚集的时候,已经离我和师父藏身的大树不远了。

        我不知道此刻的时间,不过抬头望去,太阳已经西斜,看来也是下午要近黄昏的时候了吧,这样一想,这一觉睡的时间也不少了。

        “队长,现在也已经快6点了,咱们搜索了快一下午了,能不能休息一会儿?”在树下,其中一个队员说到,听声音就是刚才劝解那个抱怨之人。

        “嗯,休整一个小时。7点钟,把下一片限定的区域也搜索一次吧,晚上10点我精神比较好,可以加大搜索范围,不要想偷懒,你们是知道上面的手段的。总之这三天,这一片区域,我们要反复的搜索。”那个队长原来就是那个声音比较冰冷的人,怪不得他一说话,其他人都不敢说什么了。

        我躲在树荫后,看见那个队长如此说,那些队员都流露出苦不堪言的样子,可是面对队长的威严,这些人也不敢挑衅,只能默默无言的算是默认了。

        另外,我还敏感的注意到这个队长也是一个戴着面具的人,难不成也是杨晟培养的那种类似于僵尸的怪人?怪不得一到晚上就喊着精神比较好就像我和师父一路行来,那些人也总是白天休息,夜晚赶路,不是说白天就不可以活动,而是白天总是没什么精神的样子。

        除了刘圣王!这其中有什么秘密吗?我一时间还想不透彻!

        我都不敢想象杨晟到底培养了多少这种怪物出来,这简直就是一场灾难啊!

        说过了休整,这些疲乏到了极点的人一下子都东倒西歪的席地而坐了,只有那个队长好像很有精神,站的笔直来回的走着,还时不时的扭头看一看周围。

        或许是因为这样的穿着实在太热,在这个时候,其中一个人对那个队长说到:“队长,实在太热了!我们去那棵树下休息吧。我看那树下面比较平整,也没有什么杂草,我们也好凉快一下。”

        听闻手下的人这样说,那个队长抬头看了一眼我们藏身的这棵大树,我情不自禁的就缩了一下身体,毕竟有些心虚。

        好在那队长很快就低头说到:“那好,就去那边吧。你们不要只顾着休息,赶紧把晚饭也吃了罢。”

        说话间,这行人就真的来到了树下,然后开始了他们的休息和晚饭。

        我和师父简直是无奈,这就算是运气坏到极点的遭遇吗?按照这群人的习惯,会不会我们所在的这棵树就是第一个被搜索的目标啊?

        而这些人暂时还不知道他们的目标就在他们的头顶,还在若无其事的说着话,其中那个之前抱怨的人,在一边啃着干粮,一边对身旁的人说:“你说咱们这几天在这里能找到那两个人吗?从昨天开始,咱们就把这片区域搜索了一遍,连地皮都差点儿翻过来了,根本连一点儿线索都没有。”

        “这人是活动的嘛,昨天他不来,不代表着今天,明天他不来嘛。”他旁边那个人好像有些顾忌那个队长,反正是比较油滑的说了那么一句。

        “照你这么说,那也有可能他们前天就离开这一片儿了啊谁能知道这些?咱们又不是专业的,还能发现个脚印啥的再说,这荒山野岭的,今天上午又下了一场大雨,有啥痕迹也没了。”那个抱怨之人有些强词夺理的意思了。

        不过,他倒是乱说对了一点儿事实,那就是我和师父走的都非常小心,尽量没有留下活动的痕迹或许是这场雨帮了我们,但更多的原因在于这茫茫的荒山野岭,只要有心的小心一点儿,要掩藏活动过的痕迹太简单了。

        我沉默着,而树下除了那个抱怨之人说话,竟然一时间也没人开口,好像是有什么顾忌一般。

        可是那个抱怨之人却是不依不饶,继续说到:“把我弄到这里来,真以为是什么好事儿?说什么那两人自诩正道人士,不会轻易杀人,发现了他们也就是大功一件其实就是在这荒山野岭当无头苍蝇吧?有这闲工夫,我不如跟着我叔父多练练,多学学”

        “第一你可以闭嘴,第二你可以现在马上就走,你敢吗?”在一片沉默声中,那个声音冰冷的队长终于开口了。

        站在他的角度来说,那抱怨之人说的话的确也是过分了,最少能影响到他手下那些人的人心了,如果不开口阻止,那才是怪事一件。

        “我为什么要闭嘴?我不闭嘴,你拿我怎么样?而且,你让我现在一个人离开,在这荒山野岭中,你是想害死我吗?你什么居心?”那个抱怨之人毫不示弱的说到。

        我是一个局外之人,此刻还处在危机之中,不过看到树下这一番争吵,也不禁觉得有些意思,至少再笨也能感觉到这个说话嚣张之人怕是有些背景了。

        “张正,既然我是队长,在外的一切决定自然是由我做主。你不要以为你叔父是一个圣将,就能保你的一切。在咱们这里,规矩是什么,想必你也心知肚明,到时候我说你故意影响人心,破坏搜索行动,你担的起这个罪吗?你叔父能保的住你?况且,我有没有说谎,你以为两位圣祖会不知道?”那个队长面对那个叫做张正的挑衅之人,态度也强硬了起来,而且丝毫不留余地。

        我在心中暗想,这杨晟到底是想做什么?圣主,圣王,圣将的?难不成他还想在修者圈子里建一个‘朝廷’不成?

        我在这边暗想着这些事情,而树下,那个语气嚣张的抱怨之人,也变得沉默了。

        或许是这个队长的话真的威胁到了他,他不敢再多说什么,可是脸上的表情多少有些忿忿不平,毕竟他的叔父是一个什么圣将,如果真的让这个小小的行动队长给威胁到了,岂不是很不甘?

        但那队长是个聪明之人,我都能感觉到的这个人的情绪,他又如何感觉不到,或许是不想太过得罪这个叫张正的人,他忽然开口说到:“张正,你师父是堂堂圣将,这手下的人又怎么会不关照你一点儿?你看看我们这个小队的人,哪一个又不是有点儿背景之人?只不过你的背景最大罢了。你仔细想想,这其中没有一个原因吗?”

        “什么意思?”那张正显然被这个队长的话挑起了兴趣,连抱怨和忿恨都忘记了,一心被这话吸引了注意力。

        而我和师父也同样对这话感觉到了好奇,我总觉得,接下来这个队长会说出一个非常重要的信息。

        而事实证明,我这样的直觉是对的,在强大的灵觉之下,我的直觉几乎都没有出过什么错误,这一次也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