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我当道士那些年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三十一章 离去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三十一章 离去

    作品:《我当道士那些年

        想起这个,我就忍不住有些发呆,回过神儿来,却看见小丁已经在和我师父说话,大意是无奈的抱歉之类的,而那条小蛇儿却像是什么事也没有发生过一样,执意的赖在小丁的肩膀上,一双眼睛里尽是无辜。

        看到我回过神了,小丁朝着我一笑,说到:“三娃儿,你也差不多洗好了吧?我菜也做好了,去吃饭吧。”

        提起吃饭,我的肚子就开始不争气的极度饥饿,而那条小蛇更加的激动,之前还在装没事,装无辜,此刻却是不停的在磨蹭着小丁的脸颊,小丁不好意思的看了一眼我和师父,只好无奈的说到:“好吧,好吧今天就允许你去我住的地方玩一玩。你可控制好自己,别把房子给我烧了。”

        小蛇儿好像非常高兴的样子。

        而在那一瞬间,我忽然觉得小丁在这里的生活似乎也不那么孤独,而以己度人,好像是显得我的目光有些狭隘了。

        很快,我和师父就换好了衣物,然后跟随着小丁一路走出了小树林。

        在路上,小丁的话还是不少,一直在和我们说那个‘闷爷爷’的事情,说它是条善良蛇,是这一段岁月里负责守护小腾的老祖宗,不过是最闷的老祖宗,如非必要,可以趴在一个地方,一动不动很多年。

        其实,我很好奇这些蛇平日里要吃什么?

        可是这些蛇都应该是‘蛇灵’级别吧?总之我见到的每一条老祖宗都应该比我在那片竹林里,饿鬼墓之前见过的蛇灵厉害而那条蛇既然都可以一动不动仿佛冬眠似的蛰伏那么久,这些老祖宗应该也差不多吧?

        到了蛇灵的境界,可能已经是‘食气’为主的境界,食物倒是显得不那么重要了。

        想起这个,我有些汗颜,如果我和师父是一心清修那种,可能对食气,辟谷那种境界还有望在有生之年达到。

        可是我们好像走了另外一条路,就是以术为重的出世之路,很多圈子里的隐修认为这是一条偏路,已经偏离了修者的主道。

        其实事情不是这样,清修是不沾因果,不染红尘,只强健已身,练气为重。

        而入世则是累积功德,担负道义,也是一条正路,就好像弘忍大师忽然一日得证正果!

        我的汗颜只是在想,蛇类虽然也是一种颇有灵气的存在,但比起人类修行不易,蛇类况且如此,穿越重重阻碍,时刻不得放松而我在奔波中连早晚两课都不能保证了,是不是太过懈怠了?

        在胡思乱想当中,我们已经走到了圣地的木屋,而没还进屋,我就已经感觉到香气扑鼻的味道,忍不住咽了一口口水。

        ——————————————————分割线—————————————————

        我不得不说,在圣地里的这一天非常的美好,而在这样的荒山野岭,我没想到能吃到人家美味的极致。

        就像这一锅汤,是那个盲鱼和不知名的菌子熬制的,鲜美到了极点,只是一口汤,竟然让人喝出了幸福的感觉师父评价到,饱含灵气的食物,才能单纯,简单的做出来,就能引发人的愉悦。

        说的好像异常高深的样子,可是我却不在乎这些理论,觉得只要好吃就是合我心意的。

        我对那个盲鱼早就好奇了,所以才喝完一碗汤后,迫不及待的夹了一筷子盲鱼在碗里,轻轻抿一口,那鱼肉就滑到了嘴里无刺,一点点腥味也没有,反倒是说不出来的一种特别的鲜美,中间还夹杂着一丝丝微弱的甜味,而且不用嚼,就感觉那细嫩的鱼肉仿佛化作了水一般,就这样滑动到了喉咙里。

        接着,满口的余香爆炸在嘴里,回味悠长,这滋味我根本无法形容,好吃的我都快哭了。

        就像曾经的如雪,那一手做饭的手艺被很多人称道,小丁的做法是如此的粗糙,可是如雪凭借巧手却也做不出这样滋味的食物。

        所以,食材本身的味道其实在某种程度上来说是最重要的,但是也如在一旁一边吃,一边不停啰嗦的师父所说的一般,在这世界上,饱含灵气,本身的味道已到极致的食材已经是越来越稀少了,甚至遍寻不得,恐怕这种口福也是要修几辈子的福分的。

        对啊,几辈子修来的福分才吃到的一顿饭,我自然分外珍惜,况且这顿饭除了盲鱼,那些菌子啊,还有盲虾啊也是无上的美味。

        因为这些珍贵的食材,我和食物最后连小丁烧的一大锅干菌子和一大盘腊肉都吃的干干净净。

        在这其中,那条小蛇儿也没闲着,小丁会时不时的喂它一些东西吃,这其中包括了盲鱼,盲虾和菌子,少量的,其它的东西,就如腊肉啊什么的,小蛇儿表现的再渴望,小丁也坚决不会给它吃。

        除了这些,我看见小丁喂食小蛇儿的还有一些经过处理的东西,我一时间也看不出来是什么,倒是师父一脸抽搐,颇为心疼的看着。

        直到后来我才知道,小丁喂食小蛇儿的竟然是一些到现在已经能称之为天材地宝的东西,只是磨成了粉末,加了一些小蛇儿爱吃的肉干粉末,用鸡蛋调和了以后,做成这个样子的。

        嗯,新时代除了狗粮,猫粮,还有小丁牌特制蛇粮,只不过那些狗粮,猫粮比起小丁牌蛇粮真是弱爆了。

        在饭后,师父是在按捺不住好奇心,问了小丁一句:“小腾是螣蛇吗?”

        小丁很直接的就说到:“对,小腾就是一条螣蛇,也是我们这几代守护的圣蛇,我们渴望着它在我蛇门一脉的守护下,一朝成龙!这也算我们蛇门一脉最大的心愿。”

        我和师父本来就有所猜测,在真正得知了以后,才震惊的说不出话来,毕竟猜测和真正证实了是有差距的。

        所以,在后来一次的闲聊中,我忍不住问师父:“师父,山海经里的记载难道都是真的吗?”

        “至少有一部分是真的?这个我也不知道,你明白的,我华夏有一段成迷的历史得不到承认,从那个传说中的大夏就开始了在大夏之前的炎黄时代更是不可考,但又流传了那么多典籍下来。在我道家的记载里,那是一个轰轰烈烈的大巫时代各种神奇涌现,其实如果螣蛇真的存在,我内心才是激动的。因为,我已经开始对那个轰轰烈烈的时代向往了。”师父是如此回答我的。

        而我,又何尝不对那个时代所向往呢?

        人生最是留不住的是时光,在这与世隔绝,却无比美好的圣地,时光仿佛流逝的更快一些,当这个圣地如梦似幻的发出绿色荧光的菌子再次亮起的时候,也是我和师父该要离开的时候了。

        “我送你们。”小丁的眼中流露出不舍,可是话语却是简单,他手上抓着一个小布包,里面装着的是那被我和师父拔出的十四颗钉子。

        师父说过,废物也能利用,这十四颗钉子会给我和他带来一些安全的。

        “嗯。”师父沉默,而我也只是简单的嗯了一句。

        告别总会到来,我们这种常常需要面临告别的人,早就知道了在这一刻该如何处理。

        一路上有些沉默,小丁带着我们走的是另外一条秘道这一条秘道也是地下通道中的一条,不过和老祖宗们呆的那个秘道没法相比,但在里面,却依旧存在着各式各样怪异的蛇,不愧是蛇门圣地。

        但这些蛇是没有灵性的,所以小丁带着我们走这条秘道的时候,也是带着一些小心的,竹笛不离手,还准备了一些药粉,时不时的抛洒,估计是用上了蛇门驱蛇的一些手段。

        这一次在秘道里同样也行走了两个多小时,当我们走出秘道时,看见天空中的一轮弯月时,完全不知道是在这座山的哪儿了。

        “送君千里终有一别,希望能和姜爷爷还有三娃儿再见。”小丁站在月光之下,飘逸的样子还是像一个翩翩公子,只是眼中流露的伤感却显得有些浓重了。

        “一定会的。”这一次不是我回答的,而是师父,他是那么的笃定,而这份笃定就是他所说的所谓大时代的命运吗?谁知道?

        小丁没有接话,却是从怀里拿出了一卷纸,递到了师父手中,说到:“姜爷爷,地图!还有这些钉子,我会找一些蛇儿,分别胡乱的带到任何地方的。”

        “嗯。”师父接过了地图,仿佛是不愿意面对这离别的伤感,带着我转身就走。

        在某种时候,不需要说谢谢的,需要的只是把一份情谊记在心中!

        但走了没两步,师父却又忽然回头,对着月光下还未离去的小丁说到:“我们真的会再见的,很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