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我当道士那些年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三十章 一场误会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三十章 一场误会

    作品:《我当道士那些年

        师父竟然已经试探着慢慢的站起了身子,我也开始做同样的动作,我的目光尽量不去注意那条蛇儿,不知道为什么,同师父一样,就是被这条蛇儿看的发虚的感觉这种感觉倒不是我们有多怕它,而是拿它无奈,就像被它‘打’了,出于敬畏也不敢还手的感觉。

        可是它实在太引人注目了,让人的目光根本挪不开去,所以我眼角的余光也不自觉的望向它。

        “哈哈哈”我发誓我实在不想笑的,可是随着我们慢慢站起来的动作,那条蛇儿因为盯着我们,‘脖子’也跟着慢慢越伸越长,当我们已经完全从水中站起,慢慢爬上岸时,它大半个身子都跟着竖起来了。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样竖立着太累了,它的身子在竖立到某个点的时候,忽然‘啪嗒’一声就落了下去,搭在了岩石上,接着它的目光中竟然流露出一丝委屈。

        要知道,它是在高处啊而且哪有这样看人的?如果是人这样伸长的脖子看人,我估计脖子会折断的。

        那样子实在有些好笑又可爱,配合着它那不走寻常路的大眼,我实在是忍不住了。

        “哈哈哈”我发现笑的不止我一人,连我师父也忍不住了。

        可是,好像知道我们是在笑它一般,这条螣蛇竟然‘怨恨’的看了我们一眼,张嘴忽然发出了怪异的,就像婴儿啼哭,但是声音要小的多嘶嘶声!

        “糟了,惹到这个小家伙了。”师父一下子捂住了嘴,我有些‘不忿’的看了师父一眼,他怕惹到这小蛇儿,为什么笑起我来的时候,如此肆无忌惮。

        但师父根本无视我的目光,在快速的穿着衣服,毕竟哪里有蛇会这样?发出类似于哭声的‘嘶嘶’声。

        对的,这条蛇太奇怪了,分明就是‘嘶嘶’的声音,为什么会让人感觉到就像是一个婴孩或者小孩在哭?

        我也知道师父绝对说对了,我们的确惹到这条小蛇儿了,所以我也只是‘不忿’的看了师父一眼,然后没有多余废话的在快速穿着衣服,直觉告诉我,最好尽快离开,惹到这条小蛇儿后果很‘严重’。

        在这种情况下,我和师父就像比赛似的在穿着衣服,可是已经迟了因为我们发现在瀑布下落的缓坡,有一块‘地皮’好像在移动‘地皮’移动?这种事情太考眼力了,等到我和师父发现的时候,我们的耳边已经响起了明显的摩擦声。

        确切的说,那摩擦声就是巨大的身体和地面摩擦的声音!

        我已经欲哭无泪了,今天难道是‘流年最不利’的一天?什么都是后知后觉?我和师父在那一瞬间已经放弃了穿衣服的动作只因为那块移动‘地皮’的速度陡然变得很快,而且已经昂扬起了身子,露出了它的真实面目,竟然是一条灰褐色的大蛇!

        我在秘道中见识过老祖宗的巨大,可是这条灰褐色的大蛇身型竟然不下于老祖中,而且这是一条什么蛇啊,原本灰褐色的颜色,就和这瀑布周围的石壁不太分辨的出来了,身上竟然还长了一层青苔,还有薄土的覆盖,上面竟然还长着一些草啊,野花啊鬼才看得出来在瀑布石壁的缓坡之上藏着一条蛇。

        这条蛇昂扬着身体,打量了一眼我和师父,那巨大的头看起来十分恐怖,可是它的眼神却是温和,就和那条我看见的白色‘老祖宗’一样。

        就算我和师父先惹到了那条小蛇儿,再引出了这条大蛇,但我竟然没有感觉到什么危险的感觉,只是觉得这事儿就是有些‘麻烦’罢了。

        在我和师父被那条大蛇打量,一动不敢动,愣神儿的同时,那条小蛇儿‘哭’的更加厉害了,那感觉就像是小辈看见长辈,受了委屈,迫不及待的告状,故意哭的更加夸张的感觉。

        那条大蛇的眼中流露出一丝人性化的心疼,接着我和师父还来不及反应,就感觉一道巨大的力量已经不可抗拒的速度快速的朝着我和师父扫来,在我和师父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先后被‘噗通’‘噗通’扫进了深潭之中。

        真是狼狈啊,在淬不及防的情况下,我和师父落入深潭,先后都呛了两大口水,好一会儿才缓过气,浮上来。

        却是听见那小蛇得意的‘嘶嘶’声,和看见那条扫我们如水的大蛇,正‘严厉’的看着我们。

        是的,只是严厉,却并没有半分恶意和攻击的意思我当然知道,刚才扫我和师父入水的是那条大蛇的尾巴,速度快的惊人,我和师父才没有反应过来,如果它纯心想要伤我们的话,我和师父就不会那么轻松了,至少会感觉到巨大的疼痛。

        而如今,只是被它扫入了水,连疼痛都没感觉到半分。

        越是这样,越是让人感觉到这条‘地皮’蛇的不简单,速度极快,而对力量的控制也到了一个精妙的极点。

        在小蛇儿那明显让人感觉到得意的‘嘶嘶’声中,我和师父面面相觑,然后很有默契的,几乎是同时大喊到:“小丁!小丁!”

        没有办法了,被蛇‘欺负’了,只能求助于小丁了。

        结果没有喊几声,我们就看见小丁从那片树林里急急的窜了出来,有些哭笑不得的看了一眼我和师父,然后转头看着那条正在得意‘嘶嘶’叫的小蛇儿,有些头疼无奈的说到:“小腾,别闹了。这是我和爷爷的朋友,是两个大好人,你不许和别人瞎胡闹。”

        那得意的‘嘶嘶’声没有了,我忍不住转头看了一眼那条小蛇儿,它正抬着头看着小丁,眼神装着无辜,脑袋左摇右晃的似乎是在撒娇。

        但小丁却做严肃状,声音比较淡薄的说到:“小腾,闷爷爷宠你,我却是不能!我们蛇门守护你几代人,都觉得要重点塑造你的品行,不做罪孽之事,尽量多造功德。等天劫来临那时,你也少受一些苦果,早日成龙。我怎么能任由你任性?!”

        说完这话,小丁又朝着我们的前方,就是那条灰褐色大蛇所在的位置,躬身深深的一拜,然后换了一种恭敬的语气说到:“闷爷爷,对不起,我和爷爷的朋友给你惹麻烦了。还请闷爷爷原谅则个,让他们上岸小丁在这里给你有礼了。”

        那条大蛇看了小丁一眼,眼神中有些许的责备,但更多的是温和,然后默默无声的再次朝着悬崖上的缓坡爬去。

        小丁赶紧接着说了一句:“闷爷爷,还请不要太过‘宠爱’小腾,免得它成年之日,多几分忍心和骄横。”

        那条大蛇没有什么回应,过了好几秒才看见它似乎微微动了动它那巨大的头,似乎是在点头,然后就这样悄声无息的爬上了那片缓坡。

        我和师父在水潭里泡着已经相当的狼狈,在这个时候,赶紧的游动上岸了,还没来得及擦身体,就再次看见了那条叫做小腾的小蛇儿此刻装嫩一般的腾于空中,摇摇晃晃,显得有些‘笨拙’的游动于虚空中,朝着小丁游动而去。

        这家伙!我已经无奈了在当时出现在刘圣王面前时,明明在虚空中移动是如此的迅速,这个时候竟然做出这么一副样子?

        我和师父还来不及说什么,只见它已经乖巧的停留在了小丁的脚边,一个小脑袋不停的磨蹭着小丁的裤腿,似乎是在撒娇般的求情。

        小丁颇有些无可奈克的望了我和师父一眼,然后伸出手来,语气近乎是有些宠溺的对小蛇儿说到:“好了,好了,上来罢。”

        那条小蛇儿听闻小丁如此说,颇有些得意的就顺着小丁的腿蜿蜒而上,然后缠绕住了小丁的手臂,蛇头停留在小丁的肩膀,磨蹭了几下小丁的脸颊,然后头趴在小丁的肩膀上乖乖不动了。

        真的是灵性十足,就算刚才故意和我们恶作剧了,我竟然对这条小蛇儿也没有半分的恶感,反到是从心底感觉到几分的喜欢,因为这小家伙的可爱竟然不下于嫩狐狸那家伙。

        说起嫩狐狸,我又想起了我的傻虎从鬼打湾出来,再次莫名的沉睡到现在,无论外界有什么刺激,竟然都不再舒醒。

        我以为这个家伙出了什么事儿,很多次刻意的着急查看,但是每一次查看,都感觉到这家伙的灵魂在不停的凝实,好像每一次都变得强大了一点点,可我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