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我当道士那些年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二十八章 蓬莱之门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二十八章 蓬莱之门

    作品:《我当道士那些年

        雪山一脉?师父也知道雪山一脉?

        我有些惊奇的看着师父,这个问题是怎么也按捺不住,忍不住问了出来。

        “你知道雪山一脉?”没想到师父反问我的也是这个问题。

        “我当然知道,我那个时候”我没想到居然会有这种巧合,忍不住把当年的往事拿出来说了一次。

        其实,我原本只想简单的说一下,可是对着师父我怎么也省略不了,渐渐的就忍不住把细节越说越详细,但到底精力不济,从一开始的兴奋,变得渐渐疲惫起来。

        “师父到最后我赢了我其实挺不好挺不好意思的,被他们称作年轻一辈一辈第一人但是,四大势力欺负人,他们”我讲着讲着,意识就已经变得模糊,后来怎么睡着的也不知道。

        却是在睡着之前,听见师父一连窜豪爽的笑声,颇有些轻狂之意的说到:“我老李一脉的承一儿,年轻一辈第一人,哈哈哈了不起,我的大徒弟。”

        大徒弟是非常亲切的称呼,就像北方的老人称呼自己的孙子,老爱在亲热的时候称呼一声大孙子一般。

        师父很少这么叫我,除非是情绪非常激动的时候。

        可惜,我已经一夜没睡,这个时候的意识已经不止是模糊,而是根本支撑不起了,原本心里有微微的温暖,想和师父说些什么,却到底什么也没说出来,就陷入了沉沉的睡眠。

        意识里最后感觉的,是师父停留在我的头上的粗糙大手。

        我不知道我是什么时候醒来的,只是觉得打在身上的阳光有一些晃眼,就连闭着眼睛都能感觉到它的亮度,还伴随着一股股奇异的清香,让我不自觉的从睡眠中挣脱出来。

        才醒来,我整个人不甚清醒,首先映入眼帘的是屋中的光源,敞开的窗户,外面明晃晃的阳光说明这是一个晴好的天气。不过,这里的天那么蓝,我也分不清楚这到底是上午还是下午,总之整个人懒懒的。

        空荡的房间只有我一个人,师父不知道走哪里去了,我的身下传来淡淡的草香味,混合着从外面传来的奇异香气,很是好闻。

        我低头看着我身下,原来是编织的厚厚草垫,我不知道什么时候被师父挪到了这个当做床的草垫上,身上传来的温暖则是师父的衣服盖在了我的身上。

        我不担心此刻师父不在房间,因为已经完全清醒的我,知道这里是绝对安全的。

        我只是下意识的去找寻香气的来源,原本就很久没吃东西的我,被这股香气撩拨的肚子‘咕咕’直叫,循着这股香气,我打开门走出了门外,穿过木制的小走廊,就来到了我们昨天晚上所在的有火塘的厅堂。

        厅堂中就只有小丁一个人,火塘的火在熊熊燃烧着,在火上架着一口锅,而奇异的香气就是从那口锅里传来的,而他身旁还有一个盖着盖子的盘子,也不知道装的是什么?

        我直咽口水,觉得肚子饿的心慌,想起了小丁昨天在秘道里收集的那些食材,不禁觉得我饿的可以吞下一整头牛。

        “饭还没好呢。”小丁正在专心的煮着汤,抬头看着我的样子,忍不住诚恳的说明了一句。

        我咽了一口口水,肚子不配合的‘咕咕’叫了几声,让小丁尴尬的咳嗽了一声,然后指着门外对我说到:“姜爷爷在洗澡呢,你也去洗洗吧,朝着瀑布那边走就可以了。对了”

        我正举步要走,小丁犹豫了一下,又叫住了我,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什么?”我有些疑惑的看着小丁。

        “就是就是如果你在瀑布那边看见什么,你就当没看见吧。如果,实在不行,你就喊一声小丁来了吧。”

        ‘小丁来了?’那么奇怪的话,但我还是下意识的点点头,觉得再在这屋子里呆下去,我会被这撩人的香味儿折磨疯的,所以也没有多问,举步走出了门外。

        屋子后是那一颗大树,近看比远观更加的让人震撼,因为这么近的距离才能体会到它的巨大,从树上垂下了条条的不知道是什么的蔓藤,随着这里舒适的微风在轻轻飘荡。

        走入小树林,才发现这里的树木长的并不密集,只是树冠比较大,阳光斑斑点点的从树冠的缝隙投下,倒为这稍微有些燥热的天气带来了一丝丝阴凉,树木之上有很多菌类,我想昨天发光的就是它们吧?我不禁走进了观察了一下,却并没有贸然的去触碰,原来这种在晚上这么辉煌的菌类,白天看起来也平淡无奇。

        树林的草皮不知道为什么非常的整齐,行走在其中,异常的舒服,我的脚步轻盈,很快就走到了树林的深处,瀑布哗哗的水声显得更大声了。

        我莫名的有些兴奋,小时候玩水的记忆又出现在了我的脑海里,而且奔跑,疲累了那么久,我非常想好好的洗洗。

        想到这里,我加快了脚步,三步并作两步的跑向了瀑布穿出树林,我就看见一条不算大,却异常有气势的瀑布从头顶的山崖垂落,在瀑布之下是一个清澈的水潭水潭的水清澈见底,其中还能看见一些鱼儿游动的身影,也不知道是从哪里来的,这些深潭的水又将流向哪儿?

        这水实在是喜人,加上这一处风景和竹林小筑的深潭也有几分相似,虽然规模要大了好多,但到底也是亲切,我看得心痒痒,开始快速的脱起衣服来,而我也一眼就看见在深潭一侧的浅水,师父正在里面泡着,擦洗着身体。

        我脱到只剩下一条裤子,就迫不及待的跳入了深潭,那冰凉的水刺激的我全身起了一片鸡皮疙瘩,但还是忍不住欢畅的笑了一声,然后洗了一把脸。

        “来了。”师父挥手招呼我过去,只是一句淡淡的来了。

        我习惯师父这样的说话方式,也不觉得冷淡,倒是很畅快的游了过去我以为按照师父的性格,又会给我一个巴掌什么的,然后和我笑闹,却不想他就像小时候一般摸了摸我的头,平和的说了一句:“小子,出息了啊。”

        “什么意思?”我一时间反应不过来师父为什么要对我这样说话,有些疑惑的看着师父。

        “年轻一辈第一人的名声啊。”师父笑眯眯的,眼中尽是骄傲的神色。

        曾几何时,我最渴望的就是师父这样为我骄傲的神色,如今真看见了,心中却是忐忑,师父又是怎么知道这个名头的?他会不会怪我太出风头,所以小心翼翼的问了一句:“师父,我不是虚荣,那些是圈子里的人胡乱叫的,我”

        “你昨天给我说了雪山一脉的事情不过没有说完,你就睡着了,傻小子。”师父没有任何生气的意思。

        “啊?”师父这么一说,我这才想起,我昨天晚上的确有和师父说过雪山一脉的事情,只是说到哪里我忘记了,难道师父在这个时候又想问?这样想着,我在‘啊’了一声,紧接着又说到:“师父,你是想让我说完吗?”

        师父看了我一眼,拿着也不知道从哪儿找来的毛巾,沾了水,让我坐在他身前,他为我洗头,一边洗一边说到:“现在不用说那么多,等有一天,咱们汇合了,是该好好说说一些发生过的事儿了。那么多日子忍住不问,也是因为时机不成熟,总是要所有人聚齐的,可是在竹林小筑吧,太幸福,也就不想去想这些红尘杂事儿。不过,承一,我不在你身边的日子,你发生的每一件事情我都是想听的。”

        “嗯。”我轻声的答应了一声,师父身上发生的事情我又何尝不想听?

        “承一,这一次我们去雪山一脉,其实除了汇合,是还有其它的事情的。”师父看似漫不经心,话语里沉重的意思却能听闻的出来。

        “我都没有弄清楚为什么要去那里汇合?”我随手的玩着身边的水,随口问了一句,师父话里沉重的意思我不是没听出来,可是安心中的我,不愿意气氛那么沉重。

        “那就是和杨晟对抗,我的信心不大,我需要更多的力量。在这其中,雪山一脉无疑是最合适的,如果他们肯出世”师父为我搓洗着头发,然后这样对我说到。

        “为什么就一定要是雪山一脉?那些正派的力量呢?难道就愿意杨晟把圈子搞的混乱成这样?”我的语气有些不忿。

        “呵呵。”师父只是笑了两声,却没有正面回答我,在笑完以后,他忽然说到:“总之去雪山一脉的考量很多,除了我刚才说的,还有一点就是,我们必须去到藏区的一个秘密宗教,在那里”

        师父犹豫着没有说了。

        “在那里怎么样?”我追问了一句。

        “在那里才能真正的再一次打开蓬莱之门。”师父的声音变得严肃了。

        蓬莱之门?我原本捧了一捧清澈的水在洗脸,听闻这个消息,我把水不小心吸入了鼻子,开始连续的呛个不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