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我当道士那些年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二十七章 方向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二十七章 方向

    作品:《我当道士那些年

        可是师父根本没有明说大时代到底会是一个怎么样的时代?到底会发生一些什么?他又怎么如此的断定一个大时代会这样来临?

        第一次他说起的时候,我以为他只是心情激荡之下随口说出的一个大时代,如今在小丁面前如此郑重其事的说起,我相信这个大时代背后一定隐藏着什么,可是在这里,师父这样追问小丁之下,我却无法追问。

        面对师父的问题,小丁有些愣神,大概是沉默了半分钟左右,才说到:“我不懂什么大时代,可我是暂时没有考虑过离开这里的圣蛇在成长的关键期,我总是要守着才好的。”

        说到这里,他稍许有些脸红,低声说到:“我爷爷毕生的愿望就是愿我们家丁兴旺,门派壮大。原本我该在十年前就去完成人生大事的,可没想到圣蛇提前这事儿也就耽误了下来,总想着等着圣蛇这关键的成长期过了,才出山。姜爷爷,这”

        师父听到这里,脸上流露出了一丝关心的表情,不禁问到:“小丁,蛇门不能就此摔落!虽然我大华夏驭蛇,驱蛇一族也就好些传承,但你们算是其中的翘楚,这个事情,你”

        这种原本属于私人的问题,问多了反倒是不好,所以师父也只能说到这里,就沉默了下来。

        毕竟小丁看起来年轻天真,实际上的年纪比我还大那么一些,已经快四十岁了。

        师父这样有些担心着急的说起,小丁反而再一次羞涩的笑了,这一笑比之前那些笑容更加羞涩,他抓了抓脑袋说到:“其实这事情也不急的,就像我爸爸也是四十七岁才有了我,我爷爷他也是差不多的年纪才有了我爸爸我蛇门的人在这山野里活着,倒也长寿。再说再说那个小龙一脉,有一个姑娘也一直在等我,因为我们已经定下婚约,她知道我在这里守护圣蛇,她”

        小丁说到这里有些不好意思,就没有再继续的说下去了。

        小龙是蛇的别称,听闻这个门派的称呼,也知道是与蛇有关,原来小丁是有未婚妻的。

        “小龙门,唔”师父若有所思的沉吟了半晌,才说到:“小丁,是他们的圣女吗?我追问一句你个人的**,你是否有蛇门里传说中的某种血脉,就是‘蛇人’的血脉?”

        “啊?”师父的话刚落音,小丁还没有回答,我反而忍不住啊了一声。

        在我面前,小丁怎么看怎么就是一个正常人,全无半点蛇的特征,师父竟然说他是‘蛇人’,那‘蛇人’具体又是什么?我不禁想起了我曾经爱玩的仙剑,其中那个半人半蛇的‘BOSS’,唔,狐仙洞里,如果小丁是蛇人,那个圣女莫不成是‘狐仙’?那李逍遥遇见的事情是真的?

        这个真是太让人震惊了!

        师父和小丁好像知道了我的想法,同时看着我,小丁连声‘我’‘我’的想解释,却半天解释不出来。

        而师父直接一巴掌拍在了我脑袋上,说到:“小丁是人,百分之百的人所谓的‘蛇人’,在他们蛇门是一项尊称,不是所有人都有这种血脉的,这种是指天生能与蛇沟通的人。”

        原来如此,与蛇沟通!那确实是蛇门求之不得的血脉,或者是异能。

        这让我想起了在印度的那个帕泰尔,他也是一个神奇的存在,能与水里的鱼沟通这种事情对于我来说,真的不是匪夷所思,我甚至觉得人类的血脉中就会隐藏着这种‘灵’或者‘潜能’。

        如果硬要用科学来解释的话,那就是屡见不鲜的‘狼孩’(被狼养大的孩子),‘猩孩’(同理)也自然有了与狼啊,猩猩啊沟通的本事,即便他们回归人类社会,这种本事一样不会消失。

        我相信这种上古血脉的存在,只不过与蛇沟通稍微神奇了一点儿。

        见我师父帮他解释了,小丁松了一口气,说到:“是的,这种血脉在我身上得到了延续,18岁以后就彻底的出现了在这之前,我的天赋也不过平平。爷爷曾经说过,我蛇门最初就是由我们的先祖,一对孪生兄弟创建的,他们就有与蛇沟通的能力,而这种血脉会时不时的出现,有时是隔了好多代,有时候则是连续几代,血脉也会有强有弱”

        小丁这滔滔不绝的毛病看来是改不了了,一说把师门秘密又说出来了,师父也觉得好笑,赶紧摆摆手,阻止了小丁说下去,而师父则说到:“蛇门‘圣童蛇人’配小龙门‘圣女’是老规矩了,不过你既然有这血脉,大时代的事情也不用我劝你了,命运总是规避不开的”

        这话说的再次没头没脑,不仅是我奇怪,小丁也奇怪的望向我师父,我师父却不欲再说下去,只是说到:“好了,话就说到这里。小丁,赶紧为我们准备一间房间吧,我去处理一下身上这东西,即便是有阵法守护,若是有人误打误撞来了这里,近距离之下,这钉子还是能生出感应的。”

        “好。”小丁答应的很干脆,站起来为我们收拾房间去了。

        ——————————————分割线————————————

        秘法之所以称之为秘法,自然有它的独到之处,而秘法往往最被人称道的在于,它并不一定受功力高低的限制,也就是说不是功力高的,就能破解秘术,当然可以强破,但如果强破的话,效果自然不会完美,会有什么‘后遗症’,这个是说不好的事情。

        在蛇门圣地的房间内,师父现在做的事情就是这样,强破刘圣王弄在我们身上的秘法。

        这是一个艰难的过程,每一颗钉子的拔出都是无比的费力,毕竟不懂秘法的原理,强行的抵制,就一定会是这样的效果。

        而这些钉子本质上是通过某种秘法,钉在灵魂之上的,除了费力以外,每一颗钉子拔出,都伴随着灵魂沉重的疼痛!

        当这些钉子被完全拔出的时候,我和师父的汗水把衣服都全部打湿了,望向窗外,天际的边缘竟然也泛起了一丝鱼肚白。

        原来,在这个过程中,不知不觉一夜已经过去了。

        我和师父拨出钉子的伤口带血,看着地上十四颗泛着冰冷金属光泽的钉子,不自觉的对望苦笑了一声是的,在这些钉子全部拔出完的瞬间,我们就已经感觉到了灵魂受到了压制和一定的创伤。

        创伤是因为强破秘术造成的,而压制是因为这些钉子拔出以后,它本身锁住一切能力的效果也没有完全消失,特别是对灵魂的压制性还存在,但是在慢慢的消失。

        我估计应该在五天以后,这种压抑才能完全消失,至于这灵魂的创伤并不是伤到本质的创伤,但要完全自然的恢复到巅峰状态,我看需要一个月左右的时间。

        可是在这种满世界被追杀,前途未卜的情况下,我们这个状态真的好吗?

        我和师父相对苦笑,继而沉默了大概一分钟,也是因为疲惫让我们一时间不想说话,然后我才说到:“师父,下一步我们怎么办?”

        “自然是和失散的人汇合。”师父倒是没有多少迷茫,仿佛他洞悉了一切,胸有成竹的样子。

        “但是,要到哪儿去汇合呢?”我难免疲惫,一下子躺倒在了地上,在这蛇门圣地的房间,木制的平整地板,躺起来非常的舒服,而原木的香气也在一丝丝的缓解我的疲惫,却缓解不了对未来的迷茫。

        师父也疲惫的一下子躺倒在了地上,脸上却是淡定的笑容,然后说到:“承一,在你很小的时候,我必须为你指引方向,在你长大了的时候,我必须为你塑造人格这是做为一个师父的责任。只是在这其中,还有很深很深的感情。”

        “嗯?”我不明白师父要说什么?只是转头有些迷茫的看着师父显得有些沧桑的侧脸。

        “承一,我只是想说,在你以后的人生中,有我在的日子里,我怎么舍得让你对未来迷茫不定,只是本能的就想让你感觉有我在,一切的方向自然就在。”师父说到这里,忽然笑了,眼睛中闪烁着难得看见的慈爱的光芒。

        “师父。”我的心中感动,却不知道说什么,只能下意识的叫了一句师父。

        “其实汇合的地方早已定下来了,杨晟追杀我们一定不敢去的一个地方。”师父一字一句的说到。

        “什么地方?”我忍不住问了一句。

        “雪山一脉!”师父说出了这样四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