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我当道士那些年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二十六章 大时代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二十六章 大时代

    作品:《我当道士那些年

        但显然不管是任何的神话与传说,和现实的生活总是有差距的。

        就算我发出了这里是西方传说中精灵居住的地方这样的感慨,可我心里清楚这种绿色的东西,应该是一种菌类,因为它是确实存在的,就在物种丰富的亚马逊丛林中就有这种菌类,甚至别的国家也有发现,会发光的菌类不止一种,大多是绿色的光芒。

        而飘在空中的光电,或许就是它的孢子。

        我曾经是在什么书上看过这种菌类的介绍,一直念念不忘想要见识一番,毕竟有记载被发现的,大多是西方的国家,或者是以亚马逊丛林里的发现为主,我从来没有想到有生之年,我会在我华夏,这样的一个美丽的不像话的山谷里发现。

        “是不是很漂亮?如果不是晚上,是看不见这样的风景的。”小丁见我目瞪口呆的样子,忍不住又开始为他的蛇门圣地骄傲了。

        面对小丁这样的得意,我只能木然的点点头。

        在这样如梦似幻的绿光下,我看见在那颗树干粗壮,树冠如同半个球场那么大的树下,就是一座由几个房间组成的木屋,原木色的外墙看起来简单却又那么的干净舒服。

        那就是小丁的一直住的地方吗?

        在我的内心深处,我认为竹林小筑已经是最美好的存在了,实际上在我心里它也是,可是若论起风景的神奇和秀丽,我不得不承认,这个地方让人过目难忘,比起竹林小筑更让人震撼!

        “那就是我住的地方。”小丁的笛子已经插在了绑住长褂的腰带上,手上提着他窜好的盲鱼等东西,有些‘三八’的样子,热情的指引着。

        我和师父其实这样一路也很疲惫了,在看过了美景以后,确实需要休息了,也就顺势在小丁的带领下,走了过去。

        远看是如此的美好,置身其中却更能感受它的美好。

        当我终于可以坐在房间的时候,我就是这样觉得的整个房间散发着一种自然的,淡淡的原木香气,而全木的结构,房间里摆设简单,除了床和一点点简单的柜子,几乎就没有什么家具的存在。

        房子和竹林小筑一样挑高了两米左右的距离,在大厅有一个很有特色的火塘总之这里的一切就是干净而舒服的。

        而窗外,点点的绿光,飞舞的萤火虫就像把我们包围,坐在火塘旁用干草编织的草垫上,我忍不住舒服的长舒了一口气。

        小丁在给我和师父烧热水,我们太过疲惫就这样安静的坐着,享受这份安宁和美好,毕竟神经已经绷紧了好几天,这份属于现在的时光就尤为难得。

        也不知道这样安静了多久,当挂在火塘上的锅子里水已经咕咚咕咚响开的时候,从敞开的大门外爬进来一条蛇。

        在这个地方,我对于蛇都已经麻木了,所以也就见怪不怪了,甚至都没有多看一眼,反倒是小丁望着蛇,笑眯眯的还招了招手,眼睛竟然眯成了月牙儿,这个男人竟然笑厉害是月牙眼儿,这倒是第一次发现。

        那条蛇对小丁很亲热,小丁招手它就爬的更快了一些,很快就顺着小丁的手臂缠绕而上,一样盘踞在了小丁肩头。

        我有趣的看着这一幕,却发现这条蛇眼熟,就像我们初见小丁时,山谷里的那条蛇而动作也是那么的熟悉,它附在小丁的肩膀上,发出微不可闻的‘嘶嘶’声。

        不过,我敢肯定,这应该不是同一条蛇,这条蛇还要小些,是明显的比那条蛇小一些。

        那蛇的感觉就像在和小丁说话,而小丁则也很配合的一边点头,一边发出一些‘嗯’‘啊’‘唔’,表示知道了的声音。

        我不禁觉得神奇,难道蛇还可以说话?小丁也可以和蛇交流?不过,看小丁这个样子我也不能去打断他。

        这样的情景大概持续了有两分钟吧,那条蛇从小丁的身上爬了下去然后爬出了屋外,而小丁也没说什么,而是从屋子里拿出了两个木制的杯子,给我和师父一人倒了一杯热水。

        热水里加了一点点茶叶,很熟悉的味道,师父端起来嗅了一下,表情忍不住有些许的伤感,说到:“这茶叶是我送给你爷爷的吧?”

        对啊,这熟悉的味道我当然不能忘记,我和师父在竹林小筑就常常喝的是这种茶叶,师父很珍惜这种茶叶,大概每个月会拿出来喝两三次,其余的时间,都是用其它的茶叶代替。

        只是其它的茶叶没有那么特殊的香味,所以在我记忆中熟悉的香味就是这个茶的香味。

        师父这么说起,小丁也有些伤感,在一旁说了一句:“是啊,这是爷爷留下的,这些姜爷爷送他的茶叶,他还没来得及喝完,就已经走了。”

        一时间,我有些沉吟也为小丁难过,我能想象,他爷爷也是他的师父,对他的陪伴,就像师父对我的陪伴一样,如果这样的一个人死去了,应该是会很伤感吧?

        “不过,爷爷是没什么遗憾的,他走的时候很安详,就像睡着了,老祖宗们,圣蛇都来送他呢。”说完,小丁又带着伤感的笑了一下。

        如果是那样,的确也真的不是一件太伤感的事,除了思念有些难熬。

        看见气氛有些伤感,小丁立刻转移了话题,他一边‘贤惠’的拿出一个木盆,为我和师父弄热水,一边说到:“看见刚才那条蛇了吗?它们是智商很高的一种蛇,它为我带来了消息,那些追兵追丢了你们,但是不想放弃,现在已经分散了,在漫山遍野的找你们呢。”

        他说的很轻松,我却一下子紧张了起来,抬头看着小丁,说到:“他们该不会误打误撞的就找到这里吧?”

        “不会的,秘道都有阵法守护,何况是圣地呢?放心好了,这种几率很小的,除非他们有本事找遍整个山脉。”小丁不是太在乎,他没有具体说出这个地方到底有什么守护,但想也是很厉害的。

        毕竟这里存在那么多异种蛇,又有阵法,说不定还有其它的,好像蛇门跟道门很多隐世传承都关系交好。

        至少我现在已经知道了一个明阳门,而且和我们老李一脉也是有这么深厚的交情的。

        但,万事总是存在着变数,我从来不敢小看杨晟的师父看起来和我是一样的想法,他也比较严肃的对小丁说到:“这是蛇门最珍贵的地方,也是你们这一脉最珍贵的守护,我不能容许它出意外。如果可以,我和承一只呆一天,明天以后就会离开这里。”

        “可是”小丁有些担心的看着我师父,毕竟这漫山遍野的追兵,要离开是一件很危险的事情吧?

        “没有可是,即便我拿自己的性命开玩笑,也不可能拿三娃儿的性命开玩笑。小丁,应该有比较隐晦的路,秘密离开的方法吧?”师父说这话的时候,非常自然的摸了一下我的头,这种细节上我从来都能体会到来自于师父的爱。

        心中微暖,我端起热茶喝了一口。

        师父的问题,让小丁稍许犹豫了一下,然后就像下定决心一般的看着我师父说到:“姜爷爷,其实我蛇门有很多秘密,就比如像这片山脉的地形图也是一个秘密,因为中间包含有隐藏的小道,暗道,甚至秘道的各种信息。最重要的秘道自然是老祖宗们所在的地方其余的倒也罢了。按照你和我爷爷的交情,我可以给你画出一部分地形图,你拿着这个,自然可以稍微安全的走出这片山脉。我也会让蛇儿守护一下你们的。”

        “如果有这个,那也就够了,完全足够了,剩下的事情,我自己会处理的。”师父的眉头舒展开来了,一副轻松的样子。

        小丁看着我师父,不禁又问了一次:“真的是没有问题吗?姜爷爷?”

        “真的是没有问题,小丁,等一下,你为我和承一准备一间屋子,不要让你的蛇儿来打扰我有一些事情必须处理,这个没有问题吧?”师父想了一下,很是认真的说到。

        “没有问题,事实上这个地方,除了我”小丁稍许停顿了一下,然后又说到:“还有圣蛇,其它的蛇儿如非要事,是不能轻易的进来的。”

        圣蛇?小丁已经是第二次提起这个词语了,但是我觉得涉及到他的师门隐秘,也就没有多问,我不能‘欺负’人小丁单纯啊。

        “唔,那就好。”师父点点头,忽然看着小丁,有些认真,又有些刻意轻松的问到:“小丁,马上在修者的圈子里,就会有一个轰轰烈烈的大时代来临,你不准备参与其中吗?你也是一个罕有的年轻一辈的天才啊!你是真的就准备隐世不出吗?”

        又是大时代?师父再一次这样说起了那到底又会是怎么样一个大时代呢?我端着茶的手莫名的颤抖了一下,我发现只要师父提起这个词,我总是忍不住心中的热血会沸腾一下,眯眼,那会是怎么样的轰轰烈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