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我当道士那些年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二十四章 师父的赌博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二十四章 师父的赌博

    作品:《我当道士那些年

        其实小丁这个问题,也是我的问题,毕竟车子行驶的路线一直都是刘圣王那帮人在定,我们怎么会这么巧合,在这里就会得到小丁的帮助而脱困?

        面对这个问题,师父嘿嘿一笑,高深莫测的说了一句:“无论是人生还是任何顶级的谋略,最讲究的就是顺势,也就是说顺应天道和形势而定,利用一切天时,地利,人和我只不过是顺势,顺势罢了。”

        说的这么高深,其实等于什么都没有说,望着师父嬉皮笑脸的样子,我恨的牙痒痒。

        而小丁就直接了,不解的看着我师父,直接就问了一句:“姜爷爷,你到底在说什么?”

        “哎!”师父有些懊恼的一拍脑门,无奈的看着小丁,说到:“你这孩子真是的,从小就一根筋,在你面前幽默一下,或者装一下深沉都不行。”

        “装X吧。”我小声的嘀咕了一句,我发誓真的是异常小声。

        可没想到我师父真的是一个‘顺风耳’,这样小声的嘀咕也被他听见了,毫不留情的一脚就踢在了我屁股上,这一脚可不轻,我在毫无防备的情况下,狠狠的摔了一个‘狗啃屎’。

        手中的电筒也掉了,歪斜在了一边。

        “真是没大没小,几天不收拾你,你的皮子就会痒。你说我老姜一生正直,咋这倒霉,收了你这么一个喜欢被揍的‘犯贱’徒弟呢?”师父骂骂咧咧的,小丁在一旁很想装淡定,但终究是忍不住的笑出了声。

        可能觉得不好意思,小丁想来扶我起来,却被师父一把扯走,说到:“管他干嘛,又不是纸做的。让他自己站起来得了。”

        我没办法,也不敢反驳,只好在心里把这个无良老头儿狂骂了一次,然后自己爬起来,但是在拣手电的过程中,我无意识的抬头看了一眼,手电光也跟着歪斜了过去,然后我就愣住了,一身冷气直冒。

        我吸了好几口凉气,才忍住不让自己叫出声来,但对视的巨大压力,让我根本动弹不得,冷汗顺着额头流下,半天才反应过来,下意识小声的叫到:“小丁,小小丁。”

        是的,这一站起来,我看见了洞穴的顶部,就像是一片钟乳石的森林,而在这些纵横交错的钟乳石中,有一根最大的钟乳石,式样奇怪,看起来就像一颗巨大的石数,可能五个人合抱都抱不过来。

        在洞穴的最高处(距离地面大概二十几米)一直连接到地底而我看见在这颗巨大的‘石树’上盘踞着一条巨大的蛇,比刚才我看见的那条‘老祖宗’还要大。

        它在石数上盘绕了好几圈,明显还剩下了一部分身子不知所踪,我一开始是这样以为了,但是因为对视了太久,我才发现,在这个石洞的顶部,有很多风华的缝隙或者是小洞,这条蛇的‘失踪’的身子原来是藏在顶部一个看起来较大的小洞穴里。

        这里的地形和美景不亲自来看,是不能理解的,我描述不出来,不过这样的三言两语已经可以衡量这条蛇有多大了。

        之前那条白蛇我没有看见它的眼神,但整条蛇就算巨大,也不会给人那么大的压力,反而能体会到它身上那种温和的气质,但这一条蛇就不同了,它浑身就是那种看起来很暴虐的黑色为底色,中间夹杂有条条火红的暗纹。

        这个不说了,在我看着它的瞬间,它一下子扬起了巨大的脑袋,冷冷的盯着我,在我们的对视中,它明显感觉到了我的害怕,忽然朝着我吐了吐蛇信,然后一下子张开了它的嘴,头也猛地朝着我这个方向探出了一定的距离。

        我简直无法形容我那一瞬间的压力,好歹也是经历过那么多的人,我还不至于被吓到闭上眼睛,但也忍不住嗓子发紧的再喊了一声:“小丁!”

        之前呼唤小丁,估计他就已经听见了,这一声喊出来之后,小丁已经出现在了我的面前,正好逮住了我的胳膊,一把拉起了我。

        “它,它”我站起来还觉得脚发软,不说其它的,就说这样巨大的体型也会给人以强烈的压力。

        小丁却又是笑,对我说到:“这老祖宗脾气是好的,但也是最调皮的,它看你怕它,它就是故意逗你玩儿呢。”

        “逗我玩?”我兀自不相信,可却分明看见,这条巨蛇已经收回了身体,眼神中却明显的出现了一种‘阴谋得逞’的调皮味道,还有一种明显的情绪能让我感觉到,那就是它觉得没意思了,小丁那么快就揭穿它。

        我竟然被一条蛇给玩弄了?而在那边,我那无良师父已经开口‘哈哈’大笑!

        小丁无奈的对着那条巨蛇说了一句:“哎哟,我的老祖宗喂,你就别吓我朋友了,好好去休息吧。”

        那条巨蛇好像真的听懂了一般,竟然人性化的似乎是朝着小丁点了点头,又再次懒洋洋的盘踞在那颗‘石树’上了。

        我擦了一把冷汗,心想今天我是不是‘犯太岁’了,先是和师父狼狈逃跑,又接二连三的被这些怪异的蛇吓住,最后还被这里的‘老祖宗’之一给玩弄了一番?

        这样想着,我和小丁已经并行着,走到了师父的跟前,这个无良老头儿还在望着我夸张的笑,小丁这个老实孩子看不下去了,对我师父说到:“姜爷爷,你也别笑承一了,你以前第一次来的时候,不也被这老祖宗给吓到了吗?”

        师父原本还在张狂而夸张的笑,被小丁这么一说,他的嘴里就像被塞进了一个鸡蛋,一下子是笑也不是,闭嘴也不是,脸上青一阵,白一阵的。

        我脸抽搐着,尽量以一种同情的眼光看着师父,然后拍着师父的肩膀,说到:“师父,我理解其实不好笑,真的不好笑。”

        师父无话可说,有些讪讪的埋头前行,而老实孩子小丁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我憋了一分钟,走到一个转角处的时候,终于忍不住了,朝着一块石壁放声大笑。

        在这秘道里穿行,我没想到气氛会这么的愉快,三个人轻松的穿行在其中,师父也说明了为什么会那么巧合的在这里遇见小丁,破局的原因。

        这个事情看起来很神奇,解释起来却就很简答了,如果要说关键的一句话,那就是师父提前的防备。

        “吴立宇毕竟是离开了那些组织,虽然说有忠心的下属安插在组织里当内线,但那些人终究不是最核心的人物,收到的消息也不能保证百分之百的没有任何错误。我能肯定的只是杨晟一定会追杀我们,但如果提前了,在我们来不及防备的时候呢?毕竟正邪既对立,又交错,还有一些看不透的人物夹杂在其中,事情是瞬息万变的,所以在这些考虑下,我必须要提前思考对策。”师父淡淡的说着。

        而我联想起自己,在竹林小筑就安心的享受着‘幸福’,没想到师父却已经是考虑了这么多事情了,可能在我受伤的时候,他一夜又一夜陪伴我的时候,思考的就是这些吧。

        想起那一天,事发突然,师父陪我一起去面对的时候,那份从容,原来并不是说他逞强在从容,而是他已经有了计划。

        “多余的考虑我就不说了,一切定计的基础就在于,我知道杨晟的老巢大概在什么地方。我就在想关于这一点儿有什么可以利用的呢?后来我就想到了无论他走哪条路,一定会路过这边的边境的。而这边的边境无论哪条路,都会经过你们蛇门的圣山山脉!所以”师父解释到这里,事情的脉络大概也就清楚了。

        “姜爷爷,你的话是有道理,可是你是怎么就会算计到这条路的?离我们圣山山脉的圣地那么近,毕竟这片山脉绵延不断,那么大,如果是其它的地方,我不一定能赶来相救呢。”小丁忍不住再次问了一句。

        “其实,这是一场赌博。”师父很是平静的说到,然后接口说了一句:“但幸运的是,我赌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