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我当道士那些年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二十三章 隐藏秘道的震撼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二十三章 隐藏秘道的震撼

    作品:《我当道士那些年

        站在山壁之前,我打量着这块山壁,上面杂草蔓藤丛生,看似到了绝路,但我心里却不以为然,因为见识过,知道可能会有出其不意的变化,心中倒也没有多少不安。

        这个时候,隐约已经听得见从那边的山谷上方传来了人声的喧哗,想是那些追兵就快要到山顶了,不过已经懒得回头去看。

        小丁就带着我和师父停留在了这里,冲着我和师父抱歉一笑,然后说到:“涉及到一些我脉的隐秘,就麻烦姜爷爷和三娃稍等了。”

        郑重其事的说话,喊的却是我小名,这感觉倒是挺新奇,我无所谓的冲小丁一笑表示不在意,而师父则更加不可能在意了。

        小丁得到我和师父的理解,冲着我们抱拳表示了一下,然后就独自走到了前方十米左右的山壁,在这之前,他不忘示意我们站在原地别动,可能这十米左右的距离也涉及到一些机关吧。

        如果那些追踪者到了这里,一定会吃亏的,想到这里我心里就暗爽。

        却看见小丁在山壁面前站定,举起他一根绿的发亮的竹笛到了唇边,山谷微风,吹起了小丁那一头长发和陈旧却干净的长发,这样吹笛的背影,让我有一种穿越时光的感觉,仿佛看见了古时的翩翩佳公子。

        但不同的是,竹笛却没有发出任何声音,就像小时候我第一眼见到小丁那种感觉,他脸红脖子粗的在吹一个短竹笛,却没半点儿声音,被我在心里嘲笑,扯个叶子,做个竹哨儿,也比他吹的响亮。

        小时候的温暖回忆,让我脸上刚刚挂上了一丝笑容,却被山壁不正常的抖动给吸引了注意力,只是几秒不到,我就看见一条类似于银环蛇的大蛇从那山壁的杂草中爬出。

        那狰狞的样子确实吓了我一跳,因为在我的印象中,毒蛇是不可能长那么大的,可那条蛇身上的花纹确实和银环蛇一样,一圈银色一圈黑色交错,三角形的脑袋,不同的是,这个蛇在七寸处有一圈五彩斑斓的颜色,而且脑后有一个拱包,不过还没有行成肉冠子。

        长有4米左右,比我的手臂还粗上一圈总之那阴冷的气势就让人身上起鸡皮疙瘩。

        那条蛇从山壁上游下,在小丁身边懒洋洋的游动了一圈,然后竟然人性化的扬扬脖子,就游走了其中最靠近我和师父的时候,我身上起了一层鸡皮疙瘩,我直觉这条蛇毒,剧毒!就算修者能利用各种力量压制毒性,也敌不过这种剧毒,让人感觉十分危险。

        但小丁却并不在意,而是走到了山壁之前,捣捣鼓鼓的过了一会儿,山壁之中传来沉闷的响声,竟然是开了一条可容两人通过的缝隙。

        “好了。”小丁冲我和师父走来,温和一笑,然后依旧是拉着我和师父跟随着他的脚步,一起走到了山壁之前。

        山壁之后应该就是那条秘道,我心里充满了好奇,抬腿就想进去,却被小丁拉住,入口处垂下了丝丝蔓藤,小丁却也不恼,只是轻声提醒我:“跟着我进去,你要小心啊。”

        我要小心什么?却看见小丁的手指了指那些蔓藤,借着月光,我首先看见一双晶亮的细眼,细看之下,我的冷汗一下子就密布了额头,我看见在那些蔓藤之中,隐藏了大概有五条只比筷子粗一些的小蛇。

        我也不知道是什么品种,那种小蛇呈灰绿色,三角形的脑袋就像一个锥子一条条此刻昂扬着脖子,正警惕的看着我,只要我再上前一步,我不怀疑它们会毫不犹豫的攻击我。

        这些是什么蛇,我认不出来,但是这种小蛇给我的感觉并不比那条刚才像银环蛇的大蛇要安全,甚至还要危险一些,因为它们太具隐藏性了。

        但是小丁却并不是太在意,手轻轻一扬,也不知道做了什么,那些蛇儿就游走开去,小丁拉着我和师父进入了山壁之后。

        山壁之后一片黑暗,我完全看不清楚内部有些什么,只能看见山壁之外那清冷的月光而小丁依旧是让我和师父站在原地别动,又在门口捣鼓了一些什么,山壁就完全合拢了。

        这个时候,月光也看不见了,山壁之后完全是一片黑暗。

        小丁却不知道从哪里拿出来一只电筒,点亮以后,照亮了山壁的里面我开始不适应,下意识的遮挡了一下眼睛,师父也是,却在这个时候,被冷不丁走过来的小丁一人手里塞进了一只手电筒。

        我眯着眼睛摁亮了手电筒,适应了几秒钟,睁开眼睛,结果我看到了惊喜,看见了一片神奇的世界。

        我没有想到这条所谓的秘道,竟然是置身在一个钟乳石洞里面,在手电光的映照下,这些洁白的钟乳石和钟乳石上的水滴折射出迷幻的光芒,美得让人叹息,在这些道道奇形怪状的钟乳石之间,一条整齐的铺着石板的小道就在其中。

        而惊喜不止有钟乳石,这个洞穴里竟然有一条地下的暗河在其中,不宽的河面,水流量也不大,平缓的流淌而过,怪不得刚才没有听见什么声音。

        “很漂亮吧?”小丁的声音温和,却还是带着一丝丝骄傲,毕竟这是他一生要守护的地方,为之骄傲太正常不过了。

        “嗯!”我忙不迭的点头,发现人生在任何时候都可能出现惊喜,也许上一秒你觉得走到了绝境,但坚持了下来,没有选择自我放弃,下一秒你就会看见不一样的风景。

        我没想到在这样的一处连绵山脉,荒野密林中,竟然还隐藏着这样的风景。

        “走吧,但是紧跟我吧。毕竟有阵法守护其中,里面还有不少老祖宗呢!”小丁轻笑一声说到。

        我发现这小丁虽然笑容腼腆,倒真的是很喜欢笑呢,忽然发现有点儿喜欢这个人了,因为独守荒郊的寂寞,还能常常露出笑脸的人,总是乐观而温暖的,谁又不喜欢这样的人呢?

        这样想着,我对小丁的印象又好了几分,因为他那直接的性子,让我问话也少了几分顾忌,说到:“老祖宗是?”不是说蛇门人丁稀薄,小丁已经成了唯一的守山人,怎么还会有老祖宗?

        面对我的问题,小丁笑而不答,忽然神秘的朝我一眨眼,对我说到:“你要看看老祖宗吗?”

        看老祖宗?我莫名其妙,而师父却老神在在的再次叼起了他的旱烟,这一次他是抽真的旱烟了看他一点儿也不新奇的样子,显然他是见过所谓的老祖宗的。

        我还来不及问什么,小丁已经拉着我走到了地下暗河的旁边,示意我收起手电筒,而他却是把手电筒往暗河里轻轻照了过去,我顺着手电筒的灯光一看,差点惊呼出声。

        因为我看见一条巨大的蛇就趴在地下暗河里,大半截身子在水里,连头和小半截身子懒洋洋的搭在另一边岸边,光是头就比我刚才看见的那几条出来搏斗的巨蛇头还要大。

        如果非要形容,就有农村里那种常用的大水缸一半那么大,而它头上没有肉冠,倒是在正中鼓起了一个小包儿(相对于大头,算是小的),和外面那条感觉危险的‘银环蛇’那个鼓包软绵绵的垂着不同,这条老祖宗的鼓包显得异常坚硬。

        它全身呈白色,但不是那种耀眼的洁白,而是一种沉沉的灰白,和钟乳石的颜色差不多,怪不得我刚才一眼没有看见它呢。

        小丁收回了手电光,和我继续行走在小道上,我被震撼,简直只是在麻木的跟随着小丁行走,心里却想的是华夏人民知道在这一片片无人区里还隐藏着这种存在吗?

        小丁却是在我耳边说到:“这是这洞穴里的老祖中里,脾气最好的一位呢?你看见它刚才的眼神没有,那么温润温和。”

        我哪里敢看这大蛇的眼睛,光看体型,就已经震撼的‘吓’到了,我自问见过的大蛇不少,蛇灵也不止一条,可是却没有小丁让我见识到的这些蛇给我的感觉那么震撼。

        “是不是在奇怪门口那些蛇儿?”小丁说起蛇来,总是滔滔不绝的。

        “嗯,从来没见过啊。”我当然好奇。

        “呵,能来守秘道的,为老祖宗守门的蛇儿,哪能是凡物,变种的蛇啊而且自在山中有修行,当然不凡。要知道变种的异种蛇,天生有灵,修行起来比那些凡蛇可是强多了。”小丁说着话,又笑。

        然后望向师父,却是问到:“姜爷爷,你是怎么想到到这里来脱困的?”

        是啊,师父是怎么会算计到这些人会到这片山脉来的?这倒是一个问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