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我当道士那些年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二十一章 螣蛇与神秘人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二十一章 螣蛇与神秘人

    作品:《我当道士那些年

        “螣蛇!”我脑子里如同闪电一般的划过了这个念头,然后自己都不敢相信。

        这蛇在道家传说里是神物,有一种蛇可以不化蛟,只历天劫就直接成龙,说的就是这种螣蛇,也就叫它腾蛇的一说,它最大的特点就是无翅而飞。

        而关于它的说法众多,道家很多东西都和它有不可避免的联系,占卜,奇门甚至在传说中它也是高高在上的神物,十二星将,火神,五象中最神秘的隐而不现居中主土的中位之神物因为隐而不显,所以人们一般认知里都只会说四象。

        总之,在那一刻我完全懵懂了我一生坎坷,见识不少,连昆仑蓬莱我都接受了,但如何让我去接受一个传说中的‘神兽’真的存在这一事实?

        那岂不是要告诉我《山海经》是真的?那岂不是我还要去相信有玉皇大帝?就算我信奉三清,不见得我能接受漫天天神的存在!

        我只能告诉我自己那是一条‘异种’,是我自己没见过的神秘生物但它这样突兀的出现在了刘圣王的面前,刘圣王估计也被惊到了,竟然连退了两步,不敢直面这一条怪异的小蛇。

        他这样一退,加诸在我身上的术法也就失效了我的灵魂在那一刻猛的一震,感觉如同潮水般的涌回了我自己的身体,但这样突如其来的回归,就好比绷紧的橡皮筋被放松,会弹到肉一样,我的灵魂也受到了少许的震动伤害。

        而腾飞在刘圣王面前的螣蛇竟然停留在他面前,非常拟人化的人立而起,发出了一种异样的嘶嘶声,一时间我竟然感觉到空气在发热。

        “别看了,走!”师父拖了我一把。

        尽管我对那条蛇充满了万般好奇的心情,但是也不得不跟随师父的脚步,朝着山林的深处跑去。

        大概跑了有一百多米,已经进入了密林,我听见了刘圣王一声惨嚎的声音,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实在忍不住好奇,回头瞟了一眼,却看见那边火光冲天。

        “难道真的是螣蛇?”我忍不住喃喃自语。

        师父一边跑着,一边对我说到:“这个世间隐藏的东西就太多了,曾经有一个大脉,有真正的神兽之魂守护。你说我该是信还是不信?不过,这条蛇儿,就算是螣蛇,那也是一条幼蛇,真正的螣蛇就算吴天来也不会那么轻松就过去了。”

        密林里并没有路,杂草荆棘丛生,在中间坑坑洼洼,还夹杂着石头我和师父跑的跌跌撞撞,无比费力,由于灵魂受伤,我整个人的状态并不好,一边跑的气喘吁吁,一边感到无比震惊,我好像想到了点儿什么,但心思还在那突兀出现的螣蛇身上,我忍不住问师父:“那真的就是螣蛇?如果是我们跑什么?不用跑就算是一条幼蛇。”

        在我的想法里,最好就是能劫了车,然后和师父‘远走高飞’,和大家汇合,这荒凉的无人山林,连螣蛇都出现了,怎么看也不是一个好去处,我和师父迷失在里面怎么办?我们还是两个被封了功力的人,只是强壮一点儿的普通人,在里面就算遇见个什么野兽,也

        但师父却说到:“你不要以为那个刘圣王是个好相与的人物,你的灵觉强大,灵魂也强大?刚才却是什么感觉?”

        提起刚才的感觉,我的冷汗湿了一头,我忍不住说到:“刚才刚才我感觉只要再晚一刻,我的灵魂都要被拉扯出来了。”

        “那就是了!他其实防着我,看似全心全意的收拾你,其实并没有尽全力。而那条蛇儿就算是螣蛇,你难道还不懂,天生的优势也要经过后天的成长,它一出现虽然惊人,但是我能感觉在气势上它压不过那个刘圣王。”师父跑的比我轻松,说话也还流利,很奇怪的是,他好像知道该往哪儿跑,在这密林中,一点儿都没有无头苍蝇乱撞的感觉,非常淡定的带着我。

        “那你是怕他们再追上来?”我忍不住问了一句。

        “有这个原因,这些后面出现的蛇才是事情的关键,可是这些蛇已成灵,不可能真的为我们牺牲了,顶多也是拖延一些时间。另外就是,吴天的十个大将,我听得一个消息,那便是有明面儿上办事儿的,也有暗地里接应的。”师父拉着过一起跳过了一条已经干涸的深沟,又对我说了一件事儿。

        我却不太能理解,问师父:“什么意思?”

        “意思就是他们从不单独办事,总是一明一暗的出现,彼此之间有特殊的联系方式,刘圣王在明面上办事儿,那附近不远处总会有另外一位圣王。我们就算没有发现,也不得不防,你懂了吗?”师父这样给我解释了一句。

        现在天已经完全的黑下来了,我和师父在奔跑中并没有带着手电,就算我感觉师父好像认识路,但速度也不可避免的慢了下来,甚至师父也跑的跌跌撞撞了起来。

        但师父的话却让我在如此奔跑中,也忍不住后背发凉,一个刘圣王都如此难对付,如果再来一位圣王?那后果况且,师父说螣蛇也不可能真的能收拾得了刘圣王,就算能收拾,那些蛇儿也只是为我们拖延时间

        这情况,想到我就有巨大的压力,非常想快速的奔跑起来可是,在这山林里,速度又怎么快的起来?

        师父却也不打算瞒我什么,再告诉了我一个更加糟糕的消息,他说:“在钉上我们身上的钉子上,留有‘暗门’(隐藏的法门),在一定的距离内,都可以通过特殊的方式,知道我们的位置。我们要逃掉,时间很紧!”

        还能够再糟糕吗?我还以为我们已经逃出生天了呢!如今这情况,却是在这个时候,我恨不得能生出四条腿,可惜的是这却是比让我看见山海经里记载的全部异兽更加不可能的事情。

        我的呼吸越来越粗重,师父也变得呼吸急促起来但是这密林,杂草丛仿佛没有尽头,月光下,各种怪异的叫声充斥于耳,让人越发的绝望。

        在这个时候,我感觉到身上钉住的那神秘的钉子开始微微的颤抖,一开始是微不可察,到后来确实震动的异常明显!

        因为它就钉在我的肉里,我不可能忽略它,只是无助而又慌乱的看了师父一眼。

        能用的招数我们都用了,为了摆脱这个困局,连师父都不得不说了‘谎言’,暂时欺瞒杨晟,如果这一次,我们再次被‘逮’住,那真的没有任何回旋的余地,只能死拼,而结果却一定是我们输!

        而输就意味着我们要死掉,正常的情况,谁又会真的不在意自己的生死?

        我这一眼得到了师父的回应,他正好也看了我一眼,然后苦笑了一声,说到:“看来那个刘圣王已经脱困,这个时候正在找我们的位置。不然这钉子不会有这样的反应。”

        “那距离到底是多少?”我喘息着,在这种困境之下,想给自己一点儿希望,就像没有尽头的奔跑,和有目的的奔跑,后者会让人更有动力一些。

        “我不知道。”师父苦笑了一声,但是望向前方时,他还是说了一句:“只有跑下去,总之不能放弃任何一丝希望。”

        “嗯!”我答应了一声,和师父继续在这密林里跌跌撞撞的奔跑。

        因为是绵延的大山,所以我们跑的算是上坡路,更加的累人而我自己在想,后面如果有追兵,应该已经追了上来,他们应该跑的比我和师父轻松吧,因为利用秘法追踪我们,我们简直就像黑夜里的两盏明灯。

        也不知道是不是明灯这个词儿给了我暗示,我一下子后背发麻,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果真却看见离我们还稍许有些距离的远处,亮起了星星点点的灯光!

        我倒吸了一口凉气,追兵来了?那么快?而他们有照明的工具,追上我们是迟早的事情。

        “师父。”我忍不住无力的喊了一声,师父一听,也陡然回头,他自然是看见了这个情况,脸上的胡子都跟着抽搐了一下,却是叹息了一声,对我说到:“打起精神,继续跑!”

        除了这个,又还能有什么办法?我抬头望天,深呼吸了一口气,但此时天生的月亮都显得有些惨白,让人压抑的喘不过气。

        却也是在这时,我又听见了那若有似无的竹笛声响起,仿佛是在前方指引着我们的道路。

        “是了!承一,加把劲。”师父忽然变得兴奋了起来。

        而我终于是忍不住了,对师父不满的问了一句:“师父,那到底是谁?不完全是因为那个药粉吧?是不是有人在帮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