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我当道士那些年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十四章 入村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十四章 入村

    作品:《我当道士那些年

        竟然藏身饿鬼墓,这让我不得不再次感慨生命真的是一个你意想不到的轮回,我没想到我有生之年还会踏入那个地方,可是

        竹林外初次的遭遇就是枪弹相向,我不觉得我和师父再次进入饿鬼墓会有什么和平的局面,莫非那里会是我和师父的葬身之地?

        不过师父的神色平静,我也就安心,当我们一行三人进入村子的时候,已经是黄昏时分,夕阳的余晖洒落在整个村子,家家户户炊烟袅袅,显得平静又祥和而我的内心却不平静,这是我从小长大的村子,感受着它此刻的人间烟火,我有些恍惚,如果说我注定是要死在这里,那算不算是落叶归根呢?

        晚饭时分,村子里的大道并没有多少的人,加上时光匆匆流去了这么多年,认得我的在村子里已经不算多了,不过认识我爸的却还有那么一些人,偶尔遇见一个会和我爸打招呼,我爸只能勉强的敷衍两句。

        我和师父都没有问我爸那些人是怎么挟持我家人的,如果修者要挟持普通人,能用的手段就太多了,我们只是一路前行,很快就到了饿鬼墓的所在。

        饿鬼墓这里曾经的曾经是一片竹林,竹林中就是村里的坟地,在这里我不会忘记有个悲剧的厉鬼——李凤仙,后来几经变迁,被清空的饿鬼墓被封堵了,在这里曾经存在过一片小厂,在后来小厂由于经营不善,又留下了一片厂房,人去楼空,暂时没有着落,总之就这么荒着了。

        说起来,如果半夜这些人神不知,鬼不觉的摸进这里来,倒真的不会让村子里的人有什么察觉。

        “在饿鬼墓里,还是在这荒废的小厂里?”我们一行三人走到这里,已经是人迹罕至,站在荒废小厂的门口,师父冷不丁的问了那么一句。

        “一些人在上面,一些人不知道为什么藏在那墓里。”我爸想了想这样回答到。

        “那好,那就进去吧。”师父很淡定,迈步就要走进去,我犹豫了一下,拉住了师父,说到:“如果进去,他们又?”

        “放心,他们乱动修者的亲人就已经被圈子所不容,要还在这普通人的地界儿乱开枪,那就是在挑衅整个世界修者圈子的底线了,这里离村子也不算远嘛,村民总会听见动静的。杨晟再疯狂,也不敢吩咐手下那么做!连斗法也有顾忌,咱们这自投罗网,其实从某个方面来讲,也算是掌握了一定的主动权。”师父说话时很轻松。

        有时,我真的不得不佩服师父,看似对万事都如此不上心,甚至有些不靠谱的人,心思会那么的细腻,想到的方方面面会那么周全。

        “不用怕,咱们就那么大大咧咧的走进去,只要不是没得谈,什么事情就一定有转机。别忘了,咱们那里逃出去的那些人,对杨晟也是一种威胁,他动了普通人,他也怕真的宣扬了开去,世间毕竟只有死人才真正的能保守秘密。”说话间,师父已经迈动步子踏入了这个荒凉的小厂,我连忙的拉着我爸一同走了进去。

        整个小厂已经荒废了许久,杂草丛生,荒草萋萋,各种荒废的建筑物就在这些乱草之中在夕阳的映照下,更显得有一种萧索的意味在其中,我们三人进去的时候,里面安静无比,根本就没有看见人烟的痕迹。

        可是走了没几步,就看见人从四面八方的建筑物里走了出来,陡然二三十个修者的气势聚集在一起,还是异常的有气势。

        我和师父,还有我的爸爸就站在一片荒草空地之中,从上空俯瞰,就像被包围了一般。

        暖春的风吹过,明明是轻轻扬扬的好风,却吹不散这紧张的气氛,那些修者沉默着看起来像为首的一个人,轻轻的扬了扬手,我就看见这些修者竟然都摸出了一把手枪,上膛的声音,几十个黑洞洞的枪口瞬间就指向了我们三人。

        我自问见过了不少大场面,这样的形式自然是吓不住我的,难能可贵的是,一直被我拉着的爸爸也勉强的很镇定,至少没有任何的过激反应,其实对于他来说,这绝对是电视上才能看见的场景。

        至于我的师父则是‘噗嗤’一声笑出了声。

        “你笑什么?”在川地,春天的天气已经有些微微的燥热,这个为首的修者却穿得分外的严实,黑色的裤子,黑色的衬衫,扣子一直系到了领口,甚至很神经质的围了一条黑色的围巾。

        他戴着帽子,脸上和这些修者一样,都带着一个似笑非笑,似哭非哭的面具,这是属于吴天的手笔。

        其实也不奇怪,四大组织追随杨晟,吴天和杨晟合作以后,以吴天的地位,加上他那十个看起来非常不简单的跟随者,他在四大组织的地位一定也不必杨晟低,这些人应该戴上‘吴天牌’面具也属正常。

        “我笑明明是修者,却是耍刀弄枪,明明不敢在这里开枪,又是威胁谁来着?”师父很是轻松自然。

        可是那个为首的人却说:“杀死你们用不了几枪,不见得就能惊动这里的人。”

        说完这话,他好像不愿意多废话了,一挥手转身就走,而其中几个被他示意的人就要朝着我们开枪。

        “我们的人走了大半!你确定不要谈?还是你可以擅自做主?如果我早有防备,你几枪杀不死我们呢?想想你带上去那些人。”在这一瞬间,师父又快速又大声的说了一句话。

        那个为首的人陡然回头,喊了一句:“等等!”而在他身边的某个人已经忍不住开枪,而那个人为首的人出手极快,也只是来得及拉了一把。

        子弹自然是打歪了,落在了我们身旁不远处的一个建筑上,伴随着‘砰’的一声清脆的响声,建筑上原本蒙尘残破的玻璃,立刻起了一个戴着龟裂的大洞,看起来有些触目惊心。

        我爸的身子软了一下,是扶着我才勉强站直了,他低声在我耳边说到:“儿子,扶着一点儿我,我不想在这帮龟儿子面前服软。”

        我听见就笑了,不管我爸是不是一个强者,是不是孔武有力,但在这一刻,做儿子的为他骄傲。

        “你跑不掉的。”那个为首的人稍许松了一口气,却是色厉内荏的说出了这样一句话。

        或许,我师父,甚至我的大名早已挂在了他们的耳边,就算我们没有底牌,一副神秘莫测,淡定从容的样子也足以让他心生疑惑了。

        而组织办事和个人办事最大的区别就在于,个人办事是毫无牵挂的,不管后果是好是坏,都是一个人承担,而组织办事都多了许多可以钻的空子,好的结果人人都抢,负担不起的事儿自然是要推给别人,杨晟就算再能耐,也不能百分之百的控制人心。

        这个为首的人显然就是这个心理,他要说出这样的一句话,就表示他已经在想办法把这件棘手的事情从自己的身上推开了。

        “既然来了,就没打算跑掉。我相信不管是杨晟还是吴天,都很愿意和我直接谈点儿什么的,这件事情你负责联系,可算你一功,你要不要?”师父此刻的声音充满了诱惑,我没想到师父还有那么狡黠的一面,就像他说的,什么事情既然有得谈,肯定就有转机。

        那个为首的人非常的沉默,显然杨晟对我们下的是必杀令,这种必杀令我猜测甚至可能是不要废话,直接杀的命令。却让他遇见了跑出了大部分人的棘手情况,他一时间也不好判断,是要冒险抢功呢,还是要无功无过的平安度过。

        或许,是为了掩饰内心挣扎的想法,他冲着我们吼了一句:“真是大胆,竟然敢直呼二位圣祖的名字。你以为跑出去的人能跑得掉吗?我不怕告诉你,这整个华夏我们都布下了天罗地网,要不你们就龟缩起来躲藏一生,再别冒头做什么事儿,要不你们总会被哼哼”

        他的话没有说完,师父只是望着他笑,这种话连我都觉得幼稚,师父要理他才有鬼!

        可能是这么吼了一句,那个人在心中也下了决定,说到:“反正也不怕你们跑掉,至于你们要和杨圣祖谈,我做不了主,去见刘圣王吧,到时候他对你们是打是杀,我可不管。”

        圣祖?圣王?这杨晟到底是要做什么?陡然一听,我还以为我穿越到了什么朝代,不过也暗自好笑,这个把自己包裹的严严实实的家伙倒也有几分小聪明,知道有些东西虽然好,却长在悬崖上,为了这些东西,一不小心就摔得粉身碎骨,不是什么划得来的事。

        有多大的能耐,办多大的事儿,安分守己这一准则他倒是执行的很好。

        不过,让他就这样带我和师父去见什么所谓的圣王,显然也是不现实的其后的结果,是我们三人都被五花大绑起来,绑得异常结实,连我无辜的爸爸,只是一个普通人,也逃不掉这种命运。

        我们还被搜身了一遍,但我和师父原本就没带任何的法器,师父呢,身上也就只有一件儿多余的东西,就是那一杆子旱烟杆儿,那个把自己捂得严严实实的人,看了半天,也没有看出什么端倪来,随手就插在了师父的身上。

        师父随他去检查,一副坦然的样子,我也很坦然,因为我知道师父的旱烟杆没有任何的玄机。

        但师父究竟是要怎么做,我心底却没有谱,而且我到现在也没看见我的妈妈和两个姐姐但师父没开口,我也不好表现的太过在意,反而是中了敌人的下怀。

        就这样,我们被绑好以后,被推推搡搡的带进了那个熟悉的饿鬼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