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我当道士那些年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十三章 意想不到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十三章 意想不到

    作品:《我当道士那些年

        暂时安全了?当我站起来的时候,发现应该是的。

        我在竹林小筑生活了那么多年,这片竹林我也来来回回进出了那么多次,我从来不知道在这片竹林里隐藏着那么厉害的‘鬼头’。

        是的,要我来评价,那就是非常厉害的鬼头,比起我曾经在老林子里遇见的那些邪修刻意饲养的‘鬼头’,都要厉害,我不敢保证是比全部的厉害,但至少是绝大部分。

        我自问如果是我,在毫无防备的情况下,被这样的鬼头缠上了,也是会费好一番手脚的,甚至就完全被控制了。

        情况就是这样,我站起来的时候,看见的就是这十几个人全部被莫名出现的鬼头缠上了,处于神志不清的情况,哪里还顾得上射杀我们?师父没有控制鬼头让他们产生幻觉,互相残杀就已经算是非常仁慈的情况了。

        而在这个时候,我也看见我爸爸,此刻的他正跪在地上哭泣,我连忙几步跑过去,一把就抱住了他。

        我知道刚才的那一幕,我爸还能支撑到这个情况,已经算是非常坚强了。

        我爸不善于表达感情,可在我抱住他的这一刻,他抬头看了一眼是我,忽然就一下把我的抱得很紧,用几乎是泣不成声的声音说到:“太好了,太好了如果你如果你就这样死在我面前我活不活不了了。”

        我不知道要怎么安慰他,就像我爸忽然这样强烈的情感表达,我不知道怎么应对一般,只能用手轻拍着他的背,让他缓和了一会儿,才低声说到:“爸,我没事儿,有师父在呢?”

        提起师父,我爸的情绪算是真的冷静了下来,在他的印象中,师父的每一次出现都能救我于危难之中,我相信就算天塌下来,我师父对我爸说一句,他要保住我,我爸也会毫不犹豫的相信。

        师父就是那么可靠的,刚才要不是他这样想着的时候,一阵凉风吹过,我的背上才出了一背的冷汗,忍不住打了一个冷颤。

        “师父,你是怎么会有这样的防备的?”我扶起了我爸,想来觉得很神奇,师父的每一步简直比掐算还要准确,一般的修者哪里会料到对方会用枪这种东西来射杀自己?

        师父却是不紧不慢的开始用那些被鬼头迷住心神的人的裤带把他们绑了起来,一边绑一边说到:“第一,杨晟下定决心要杀我们,你觉得最直接最有效,甚至对普通人来说最了无痕迹的办法是什么?斗法的话,动静不大吗?第二,什么事情值得老陈这样着急的提醒?只要细想,就会想到这样的方式!只要有百分之一的可能,就得用上百分之百的防备。我一出来,就拉你趴下,又不损失什么。毕竟出了竹林就没有遮挡物,不是杀我们的最好时机吗?”

        是啊,因为竹林的遮挡,我们连这些人带着枪一时间都没有看清,更何况他们要射杀我们,在竹林里是很好躲过的,但出了竹林就不好说了。

        “那那些鬼头?”我问出来以后,忽然觉得自己问这个问题真的很蠢。

        “以前是没有的,没必要!而人无远虑必有近忧这些鬼头自然是我收集的上等货色,就用一定的方式压制在这里了,我刚才出竹林的时候,刻意放缓脚步,难道你没有看出来,我是在踏某种阵纹之步吗?(这种步子在特殊的阵法时,可做解开阵法之用)然后就放出了鬼头,其余的不用我详细说了吧。”师父回答的很淡然,但是这看似简单的答案,在这其中要费多大的心思啊,我忽然发现,我以为我成长了,距离师父还差得很远。

        怪不得他会从容的出来和我应对,怪不得他能给我那么大的安心感,原来是无限的事实建立起来的坚不可摧啊。

        “姜师傅,秀云她们”我爸这话说的很犹豫,说的时候,刚才脸上的泪痕也来不及擦掉因为我爸就是一个不爱求人,欠人人情的人,除了为了我小时候,和我二姐的事情求过师父,他几乎就没有开过口,为任何事求过任何人了。

        在我们都这么艰难的情况下,他更是不想麻烦我师父可是那是我的亲人,也是他的亲人,他不得不开这个口啊。

        我的心里也很担心,如果师父这个时候要走,我肯定不会怪师父,但是因为涉及到我的亲人,师父这个时候要带我走,我是肯定不会走的,因为我爸会被这样挟持,我的妈妈和姐姐们待遇也好不到哪里去。

        况且,关于杨晟的偏激,我比师父的认识更加深刻。

        “爸,有我呢。”在师父没开口之前,我就抢先这样说了一句。

        我忽然就觉得,关于师祖的志向和重任,关于这些势力纷纷扰扰的纠缠斗争,关于我们被追杀的困局这等等纷杂的事情没有我可以,但是不能没有师父,我坚信只有师父才能带着大家拨开云雾见青天

        所以,我不能把他拖进去杨晟这一次的决心有多大我见识到了,半句废话没有的就开枪,这一定也是杨晟的吩咐。

        那就是所有的情谊都撕破,剩下的只有你死我活,不死不休了。

        “那你也回去吧。”我爸的神情忽然变得坚定了起来,而我根本不想和我爸辩解什么,只是拉起他就走,我只是说了一句话:“我是你儿子,你觉得我可能回去吗?师父回去就好了。”

        我爸还想坚持。

        我轻声说:“爸,他们要的只是我,你该为我妈,我姐,你的两个外孙着想了,不是吗?”

        我爸的表情有些楞,他恐怕知道我这句话的深意,不要为了我,就对别的亲人自私了,这个困局只能这么解开了,一想通这一点,我爸忍不住老泪纵横,恐怕人生中最艰难的决定就被他摊上了。

        手心手背,哪一块儿不是肉?而我却举得,总是家人为我牺牲了许多,难道这一次不该我为他们牺牲一次了吗?

        几句对话间,我已经拉着我爸走了很远,他非常痛苦,而我唯一能给的安慰就是:“爸,这不是必然我就要去死的困局,谁说又没有机会?”

        “这些人不是一般人,不是。”我爸的泪水沿着脸上的深纹滚落,他不知道怎么样表达,也只有这样表达了。

        能搞到枪,这样肆无忌惮开枪的人对于普通人来说就不是一般人了,何况能找上我的,能有什么一般人?我莫名的觉得老子也挺‘轰烈’的,忍不住嘴角就带上了一丝笑意,心里竟然也轻松了下来。

        如果就这样死去的话,也算最高待遇。

        “是啊,能找上我们师徒的能是什么一般人?”就在我沉浸在自己的‘轰烈’里的时候,忽然从我身后师父冷不丁的开口了。

        我吓一跳,我爸也吃了一惊,两个人同时转身,我爸喃喃的说到:“姜师傅,你怎么来了?这个事情怎么还好再麻烦你?这竹林小筑里,大家还等着你呢。”

        “老陈,我们认识了几十年,你可不该和我说这个!承一也是我儿子,咱们说起来应该比亲兄弟还亲啊,你就别操这份心了。”说话间,师父拍了拍我爸的肩膀。

        我爸本来就是一个有些木讷的人,忽然被我师父这样一说,更有些言语匮乏的不知道该说啥,只能愣愣的站在了那里。

        可是我师父对我爸客气,对我可不是那么客气,一脚就踢在了我屁股上,让我忍不住一个趔趄,差点摔倒在地上,完全不顾忌我受了伤,可见这一脚踢的有多重!

        “老子就是去绑个人,你就带着你爸先走?能耐了?本事了?以为你能以一敌百,真英雄了?也不看看自己算哪根葱?老子白培养你那么多年了?看你去送死的?”师父说话间仿佛还不解气,朝着我的脑袋,背上又是狠狠的几巴掌,那粗糙的手掌就跟铁砂掌似的,拍得一口气差点儿喘不上来。

        他倒是潇洒,把手一背,就朝着前方走去了还不忘吼一句:“臭小子,你还不给我跟上?”

        我和我爸爸其实心里都流露着感动,师父不把我当外人那是肯定的,他也从来没有把我家人当成是外人啊。

        一路上,我师父都很淡定,除了向我爸打听村子里的情况,我爸不是很清楚,但也只能尽量表达,从我爸那里,我和师父得到了一个信息,这一次在村子里至少来了三五十个人,这三五十个人进入一个村子太显眼了,但是他们却是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

        因为他们就藏在一个让人意想不到的地方,曾经给我留下了深刻印象的地方——饿鬼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