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我当道士那些年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十二章 射杀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十二章 射杀

    作品:《我当道士那些年

        从竹林小筑通往外界,据我所知,唯一的路就只有,那就是经过面前的竹林。

        在那之后,就是绵延的群山,那里是没有路的就算从乱石嶙峋,杂木丛生的山壁上爬了上去,进山也非常容易迷路。

        从这一点上来说,竹林小筑的位置是得天独厚的。

        不过,这些问题都是我在事后才想到,在当时,我已经热血冲进了脑子,因为那个在竹林之外喊的人是我爸,而在血脉至亲的亲人之间都有一种特殊感应的。

        从我爸喊第一声姜师傅的时,原本正在整理我随身黄布包的我(在圣村的法器已经被拿回),就已经开始忍不住全身颤抖了,因为从听到那一声开始,我就觉得我爸是在努力镇定,我爸其实很害怕。

        这种强烈的感觉让我在第一时间就放下了手中的法器,想也不想的就冲出了屋子,在我身边的师父先是犹豫了一下,在我放下的法器的瞬间,还小声嘀咕了一句:“这老陈怎么又回来了?”

        可是在我冲出屋子以后,我爸喊着姜师傅,你们快走的时候,师父也跟着我跑出了屋子。

        我没有想过要怎么办,那一刻的本能是冲向我爸,我对于我的亲人一直都很安然,因为我知道修者圈子里有条不成文的规矩,那就是不能动世俗里的亲人,我没有想到有一天我的亲人会受到连累所以我也不知道怎么办,只能凭借自己的本能,觉得必须要靠近我爸。

        “承一!”我奔跑的速度很快,师父没有追上我,可是却是在外面的吴立宇一把拉住了我。

        他和我没有这么熟络,所以这一声承一叫的有些生涩,可是抓着我的手却很紧,表明了某一种态度。

        我发誓我真的不是冲动,可是我的亲人只是普通人,在这种很明显是被胁迫了的情况下,换谁都没办法冷静,我也顾不得吴立宇是长辈了,压抑着火气,很生硬的说了一句:“放开。”

        “承一,你听”吴立宇显然也是明白外面的情况的,而他也是明显的想劝说我,可是我哪里听得进去,我的手已经拉住了吴立宇的手,脸色发冷,开始用尽全力,一根一根的掰开吴立宇的手指。

        在这种分外着急的情况下,我的力量就像是爆发了一般,吴立宇被我强硬的掰开,他还想伸出另外一只手抓住我,脸色是那么的不安,可能我那时候已经压抑不住我想要发疯的情况。

        我没有去猜测如果那一刻吴立宇真的抓住我会发生什么后果,因为在当时我师父已经追了上来,他说了一句:“老吴,放开他,我陪他一起去。”

        “老姜,这恐怕不合适吧?借他们十个胆子,他们也不敢犯这条忌讳吧?他们只是利用这个威胁承一罢了。”见我师父来了,吴立宇显然安心了很多,而我则一把被我师父拉到了身后,他给了我一个安心的眼神。

        这个眼神的含义是刀山火海他都会陪我去,现在要我冷静。

        我控制不住我身体传来的微微颤抖,但我开始尽量的深呼吸,在这个时候竹林外传来了陌生的叫喊声:“陈承一,缩头乌龟吗?你妈妈和姐姐还在村子里留着吃晚饭,是要我们带着你爸爸进来吗?”

        师父抓着我的手臂,有些用力,这是强迫我冷静。

        那个竹林,普通的迷阵是肯定困不住修者的,竹林之外的人就是这样故意的,见不到反而是更有心理压力的,他们故意不进来,就是为了刺激的我更加着急。

        他们根本不需要在意我们全部的人,我们老李一脉只要任何一个人被控制住,就等于控制住了全部,因为让我们放弃谁都不可能,这也许就是在这些杨晟派来追杀我们的修者中特别可笑,和可以利用的一点。

        杨晟既然已经正式开始了追杀我们的行动,哪有不让属下‘做功课’的道理?

        “老吴,看来你的消息有误啊。”师父没有过多的给吴立宇解释什么,只是摇头叹息了一声,然后抓着我迈步朝着竹林走去。

        而吴立宇在我师父的身后喊到:“老姜,你这样做是不是冲动了一点?你真的不考虑我的话。”

        “杨晟恐怕已经是个疯子,而他现在也自我膨胀到极限再说偏执的人想做什么,你觉得他会在乎规矩吗?”师父没有回头,此时已经拉着我走进了竹林,这也算是给吴立宇一句解释,可是却让我更加的担心。

        “放心。”可是对我,师父没有过多的解释,唯一有的只是放心二字。

        可就是那么两个字,却让我觉得分外的安心。

        这时,在我们的身后响起了纷沓而至的脚步声,是大家都听到动静出来了,而师父却说到:“都回去,我和承一两个人去就够了。立朴,竹林小筑有一条‘暗道’,你修相字脉,你应该懂,带着大家走。”

        “可是师叔,我们在哪里汇合?”在这个时候,大家都知道不是冲动热血的时候,大家的脚步明显犹豫了一下,然后停下了,但是肖承乾不放心的追问了一句。

        “一切听老吴安排。”师父这样说了一句,就再也没有多余的交代,而大家的脚步开始朝着竹林小筑快速的退去,这个时候需要的是尽快的离开。

        尽管我现在很急,但我不傻,师父没有多说什么,只说了一句吴立宇的消息有错,我就能判断出来,杨晟的人早就开始行动了,而不是留给了我们从容的离开时间否则,我的亲人不会一出竹林小筑就被控制住。

        看来,帮我们拖延的人也不能做到什么了原本我相信师父应该是为了从容离开而有所准备了,却没想到一张网陡然的收紧。

        而师父不知道是不是和我想到了同一点,忽然叹息了一句,说了一声:“到底是有问题的。”

        但什么有问题?师父却是没有详细的说明了,我也来不及追问什么,因为在这个时候,我们就已经快要走出竹林了,围在竹林外面的人影,已经能够清楚的看见,大概有十几个人的样子。

        “姜师傅,承一,你们回去啊,他们”我听到我爸的声音是那么的着急,却看不见他人在哪儿,但那声音明显是挣脱了什么,强行吼出来的,但还不容他说完,感觉又被人控制住了。

        这时,我不是冲动的全身血液发烫的感觉,而是全身血液冰冷的就要结冰了。

        我爸妈都属于那种特别善良,几乎是与世无争的普通人,为什么要这么对他们?杨晟怎么下得了手?竟然做出这样的决定!在这一刻,我才深刻的体会到恨一个人是什么感觉。

        这种恨冲的我脑子发昏,脚下的步子也忍不住快了一些,却被师父拉住,他反而刻意的放缓脚步,对我说:“一切听我的安排。”

        我是从灵魂里信任师父的,尽管他此时的步子慢得让我着急的牙齿都在痒痒,可是我没办法去忤逆他,明明可以直线走的步子,他非要左右不定,左一步,右一步的去走,我也不知道是为什么?

        其实,在那个时候的我已经急昏了头,越是想着我的亲人我就越不放心,哪里会注意到师父有一些刻意的细节?

        不管师父是怎么样的故意拖延,但剩下的一段路到底还是走完了,我们刚走出这郁郁葱葱的竹林,站在再也没有任何遮挡物的地方,我还来不及看一眼我爸在哪儿,就猛地被师父一下子拉倒,扑在了地上。

        ‘砰’‘砰’‘砰’,在扑到的瞬间,我听见了一连窜的枪声我还来不及反应,最近的一颗子弹已经在我的身旁炸的我身旁的土地泥土飞扬我们所处的地方虽然没有遮挡物,但到底是一块凹地,而那些人可能也想不到我们会那么快的扑到,枪几乎是平射的,所以我们侥幸在那么近的距离下,躲过了一劫。

        如果,刚才再反应慢点儿,我毫不怀疑,我听见这十几声连绵的枪声,会把我和师父都打成‘筛子’。

        我的额头布满了密密麻麻的细汗,但我还来不及说什么,就感觉到一股强烈的冰冷感从四面八方扑来,带起了狂风,狂风所过之处,我觉得我的骨头快要结冰了。

        只是瞬间,我就听见乱七八糟的喊叫声开始响彻在我的耳边,接着我听见了我爸的哭喊声:“承一,姜师傅,你们有没有事?天呐”

        而这一切变故来得太快,不过就是几秒钟的时间,我是彻底的懵懂在了那里,却被师父一把扯了起来。

        他说到:“暂时安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