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我当道士那些年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十章 之前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十章 之前

    作品:《我当道士那些年

        承清哥的身子软软的歪倒在我身上,而我的鼻子已经开始发酸。

        其实不管思念落到了谁身上,也终究不是那个人了,不是吗?

        “可是不对,师父骗我所有的回忆不是和师叔们一起经历的啊?我要怎么去找?我很羡慕你们,很羡慕因为这样的重逢我也多想要啊,可惜,师父先走一步我要和他重逢,只能等下一世!”承清哥已经醉了。

        我不知道该怎么安慰承清哥,烈酒在我胸膛烧的火辣辣,可是我只想再喝。

        有时候,怪不得男人之间的感情有一种特别的表达方式,就是沉默的相对着喝酒,在某种时候,言语已经无用,一种陪你醉的意思,也就表达了,风雨同路,我体会你的痛苦,我和你一样难过,与你一同走下去的意思。

        酒液顺着我的嘴角,滴落在我的衣领,火辣辣的一片从喉间一直滚落到胸口,到胃,到小腹,再冲上大脑承清哥并没有阻止我去喝酒,可能在这种寂寞又失落的时候,有个人陪着一起喝酒,也是一种安慰吧。

        “承一,你说,我也能和师父重逢的,就是和你们比起来,时间晚一些,对不对?”我扶着承清哥往着屋子的方向走去。

        袅袅上升的炊烟已经停止了,饭菜的香味儿传来,看样子已经是快开饭了,我脑中只有一个念头,带承清哥回去吃饭,让所有人温暖他,面对他问我的问题,我非常坚定的回答到:“对!”只要他好过,怎么都是对的。

        “承一,姜师叔说咱们要亡命天涯了,我就是想趁着现在多陪陪师父,是该多陪陪,对不对?”

        “对!”

        “承一,亡命天涯以后,可能也就回不来了,你别避讳这个,谁能保证?那你说,我说的对不对?多陪陪,醉了又何妨,对不对?”

        “对!”

        “承一是不是死了也好,至少重逢可以早一点儿来?”承清哥的声音忽然变得低沉。

        “不是,承清哥,一切皆是缘。咱们风雨同路,你怎么寂寞了?你可以羡慕,但是你不能寂寞。”我一把擦干了嘴上的酒液,这一次我没有再说对,借着酒意,把心中所想说了出来。

        “也是,我是大师兄,你们真麻烦,特别是陈承一,你这个事儿精,你最麻烦!我得照看着”承清哥的口齿开始不清。

        “我才是大师兄!”我一下子跳脚开始反驳。

        承清哥却嬉笑着一把扯过我,揽住我的脖子说到:“说了我是大师兄,我是!我是!”

        “我是!”

        “我是”

        “哈哈”

        承清哥终究是没有吃这顿午饭,就睡倒在了床上,这个冷冷淡淡的家伙,我是第一次看他喝得这么醉,不过也好,压抑着心事不得发泄,人会内伤的。

        在这中途,师父和师叔们都来回去看了承清哥几次,有一次,我甚至看见陈师叔在给承清哥擦脸,也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我看见陈师叔在掉眼泪,而我师父站在一旁,望着窗外李师叔的坟墓之处不知道在想什么。

        只是在走出来的时候,师父莫名的说了一句:“醉了也好,比不知道醉好很多,不知道醉才可怕。”

        是吗?那那个时候师父走了,我大醉一场是不是也比不知道醉要好?或许是这样吧,否则,我想我会疯掉的吧。

        —————————————————分割线——————————————————

        竹林小筑的清静日子不知道还有几天,总之当晚上承清哥醒来的时候,师父都一直没有提过要离开的事情,而大家也都坦然的各自做着自己的事情,各自聊天这就像一个不能说破的秘密,明明大家都知道,就是当它不存在。

        转眼就是深夜,我在陪着爸妈姐姐说了一会儿话之后,就准备入睡的时候,师父来找我了。

        “跟我来。”师父只是这么简单的说了一句。

        而我不知道师父究竟是要做什么,但还是默默的站了起来,跟随在师父的身后,跟他一起走了。

        夜色安静,师父的背影在前,而我在后,路是熟悉的,那不就是竹林小筑之后,我那个小时候常常去泡澡的棚子吗?

        事实上,我们也是望着那里去的,走进去了以后,一股子熟悉的香味就窜入了我的鼻子,看着蒸腾的热气,一直以来都告诉自己不要轻易再哭的我,一下子就红了眼眶。

        这是我多少次梦回的事情啊,小时候,那一夜又一夜安静的泡澡时间,如今是真的可以?

        “还愣着做什么?脱衣服,进去泡着吧。陈师弟说你的伤口恢复的很好,泡香汤已经不碍事了。”师父端过来一张凳子,放在了那个熟悉的大木桶旁边。

        我当然不再楞着了,赶紧把衣服什么的都脱了,只剩下了一条短裤,一下子就跳进了木桶之中熟悉的香味儿,熟悉的温暖一下子就包围了我,而那熟悉的提神醒脑,却有让人全身放松,昏昏欲睡的感觉也在同时包围了我,我舒服的长叹了一声。

        师父在这个时候,也点燃了他的旱烟,终于终于齐整了,香汤的香味儿混杂着旱烟叶子的味道,这就是我小时候最安静最温馨的夜晚的味道,这种满足让我的眼眶再次泛红,我忍不住捧起一捧水,使劲的朝着脸上浇了两把,努力的忍下去那股奔腾而上的泪意。

        “傻样!”师父骂了一句,然后叼着旱烟杆子,拿过一张毛巾,沾了水,开始为我擦拭身体,他的声音从我的身后传来:“这个大木桶我以为废了,却没想到还很干净,用热水烫一烫就能用。就像初回竹林小筑的时候,我以为一定是荒芜的,杂草丛生的其实还很整洁!这几年,应该是你爸爸妈妈在打扫吧?”

        我闭着眼睛,心中满是暖意流动,却是懒洋洋的说到:“师父,这个我还真不知道,或许是吧?”

        “唔,那就应该是了。”师父的声音很平静。

        我们沉默了一会儿,他忽然说到:“承一,我一生漂泊,当年搭建这个竹林小筑,真不知道会对它有如此深的感情。莫名的,这里倒成了一个家一样的地方,曾经我以为有师父的地方就是家。”

        “师父?”我不懂师父为什么忽然说这个,忍不住低声的询问了一句。

        “人老了,恋家!我是打个比喻,如果有一天我老了,老到人事不知了,我想要在这里养老,你可是要陪在身边。”师父忽然这样说了一句,竟然流露出了无比的软弱师父从来不会这样的啊!

        我一下子就像心中最柔软的地方被刺了一下,忍不住大声的说到:“师父,你问的什么问题啊!当然要为你养老!你年轻的时候,有师祖的地方就是家,你年老的时候,当然有我的地方就是家了!你要喜欢,咱们就在竹林小筑呆着,你怎么可能老到人事不知,道家人不会这样老去的。”

        师父为我擦身子的动作忽然就停下了,他有些愣愣的,这倒让我着急了,刚想问为什么,却感觉到脑袋上一阵疼痛,原来是师父拍了我一下。

        “你这么激动做什么?我只是想考验一下你的孝心,你这个臭小子,出生我就操心,小时候相当于把你带大!老子还是要看看你是不是有孝心了,难道不行?”师父不满的说了我一句。

        我揉着有些疼痛的脑袋,不满的嘟囔了一句:“你至于吗?没孝心会满世界的找你啊。”

        “算了,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吧,这一次你也知道我们就要亡命天涯了,也不知道能不能回来。”师父一把把湿热的毛巾搭在了我脸上。

        我拿下毛巾,拧了一把水,然后搭在了额头上,靠着木桶,舒舒服服的说到:“管它呢,亡命天涯未尝也不是坏事儿,比起四处寻找你们无依的日子,我情愿亡命天涯。”

        “想的那么简单。”师父又坐在了那根凳子上,忍不住用旱烟敲了我一下。

        我嘿嘿一笑,说到:“师父,这个消息你是怎么知道的?”

        “吴立宇那个家伙呗,你当他经营多年,当真是没有一点儿人脉在这组织之中吗?差不多是时候了。”师父抽了一口旱烟,浓浓的烟雾随着热气一起蒸腾到了棚子的屋顶,行成了一颗颗的水珠,滴落在地上。

        “那咱们什么时候走?帮咱们拖延这些日子的又是谁?”我一直很好奇这个问题。

        而师父却沉默了,忽然就再次拍了我一下,吼到:“好好泡你的澡吧,帮咱们这人,现在还不好说,至少明面儿上帮咱们这个人,我是有想法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