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我当道士那些年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六章 在那波澜壮阔之前(中)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六章 在那波澜壮阔之前(中)

    作品:《我当道士那些年

        鬼打湾毕竟是另外一个空间,在那里的时间和我们所在的世界大致一样,不过也有一点差别。

        我在鬼打湾里呆了几个月,具体是多久?我已经没有概念了毕竟在那个地方很多时候白天黑夜都不分,我也就渐渐的忘记了时间。

        但待到我们出来时,在外面已经是深冬的天气了。

        之前肖承乾就告诉过我,在圣村,大家都是过着被折磨的日子而在其中,慧根儿的日子尤其难过,比起其他人来,慧根儿的脾气更加的刚直火爆,承受的折磨也就尤其多。

        “几乎每隔两三天,慧根儿就会被那些老怪物弄去毒打一次,要不是他身体底子好,我想就是那几个月都能给他留下永久的伤害了。”肖承乾是如是说的。

        我师父他们出现的那一天,也就是我们逃出鬼打湾的那一天,是一个飘雪的下午阴冷的天气让黄河河段的很多地方都结了冰,但由于回水湾的水流端急,倒还能正常的流动。

        而在那一天,慧根儿又一次被毒打了一次,这一次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精神上紧绷到了极限,承受的压力也到了极限,所以第一次慧根儿从那个可怕的刑罚室出来的时候,不是站着出来的,而是半昏迷的状态被抬着出来的。

        肖承乾是在下午的时候听到这个消息的,在担心之下,决定再次触犯圣村那些老怪物的底线去探望慧根儿,顺便为慧根儿送一些伤药。

        “反正我保护他们,这在圣村也已经不是秘密了而是一件几乎被挑明的事情。圣村很多人,都觉得应该连我一起被囚禁起来,只是被吴天一语否定了。我还在内村过着看似‘逍遥’的日子,实际上也是一种软禁。我其实没多大能力的,每一次的行动,都像是在挑衅圣村那些老怪物的底线,可有时候我又不得不做。”肖承乾是如此描述当时他的处境的。

        事实上,我也理解肖承乾这种处境,到今天我们有机会私下谈话,我才忍不住问了一句:“那这么说来,那个吴天看起来对你不错啊?为什么??”

        这个为什么中包含的内容也就太多了,以至于我都不能详细的问起了,但我想肖承乾懂。

        “呵,他对我不错?你知道原因吗?其实,在他这么多的后辈中,只有我和他的命格最是相合,他是想和神合力,借助一种逆天的术法,占据我的肉身,得到青春,相当于是‘夺舍’,相当于是借我重活一次你懂了吗?说起来,在鬼打湾神被灭,天纹之石失去效用,那个秘术也就无法完成,如果顺利回来的不是你们,而是被吴天他们抢先回来,我也就失去利用价值了啊。”

        原来如此原来吴天会对肖承乾那么好,而对其他后辈如此冷漠的原因竟然是这样。

        而失去利用价值的后果是什么?不用肖承乾细说我也能想象到。

        只是作为一个先祖会对后辈如此狠心,还是令人难以相信看到我的神情,肖承乾不禁冷笑了一声,补充说明了一句:“承一,你知道吗?我们这一辈对吴天的崇拜,还有那种誓死的追随之心并不比你们这一脉对李师祖的心要冷当初初见他,当他对我说明身份时,你并不知道我有多激动你以为我没有犹豫过?挣扎过吗?可事实是什么?我想你也知道了,事实就是他毫不掩饰的告诉我,我的长辈们是被他送进鬼打湾献祭的,他说没用的东西也只能如此,他只容得下最优秀的后辈,而我外公他们这些后辈的成就太令他失望还有他看好我之类的。从那时开始我对他的心就冷了。”

        事实上的原因真的如此吗?或许是有,但还有原因就是吴立宇他们与我师父他们‘搅合’在了一起,恐怕长年累月的生活下来,互相影响,吴天的‘道’可能已经难以让他们接受了吧?

        那么在吴天看来,与其留着这些‘没用’的后辈,那倒不如献祭给合作伙伴‘神’,想必神如果能成功的吞噬了我师父一行人,恐怕会功力大增。

        只不过,中间出了岔子,神并未能成功,而我师父他们却莫名的陷入了‘入定’的状态,凌青奶奶她这中间的谜题太多了,而师父并没有和我说起过,因为我也没有问,看来是时候要好好问问了。

        至于看好肖承乾?这个谎言不是被肖承乾戳穿了吗?原本吴天还想隐瞒,接着肖承乾就告诉了我,到后来,因为吴天太过在意他,让他摸不清楚头脑,也就越发的留意吴天的一举一动,从很多细碎的线索拼凑出来,吴天可能要利用他。

        “其实之前我都还抱着一丝希望的,可是到后来你被带上了祭台,他要抢夺你的灵觉给我,你还记得吗?他就为了这具属于他的身体更完美一些。”肖承乾说话间又点上了一支烟。

        我沉默了,被先祖这样对待一定是很痛苦的吧?而我觉得巧合的是,神要拿走我的身体,而吴天则想要肖承乾的身体,看来在‘自我’之道上走到极致的人,所犯之‘恶’也是一样,那就是把自私这个人本身的劣根性发挥到了极致。

        我拍拍肖承乾的肩膀不知道说什么,而在我从祭台上出逃,逃到鬼打湾之后吴天对肖承乾就根本没有丝毫隐瞒了,他觉得肖承乾就是该牺牲奉献于他,迟迟没有行动的原因是,那个时候我已经进入了鬼打湾,神一直在筹谋得到我的童子命命格,所以把吴天的事情先放到了一边。

        没有神的配合,吴天无法完成这个逆天秘术所以因果机缘都是环环相扣一般的连环,肖承乾舍身救我,从某一种角度来说,则是莫名的救了自己。

        “总之,我在圣村的事情就是这样接着说下去,就是那一天下午,我带着伤药去到了禁闭室,由于那些老怪物出了问题,反而是出奇的顺利大家都被关在一间禁闭室,说是为了方便看管,待我去的时候,慧根儿依旧是昏迷不醒,那时甚至发起了高烧。你知道的,以慧根儿的体质,发烧这种事情对于他来说简直就像‘神话’,那个时候我很怕,觉得这普通的发烧简直就像一个征兆一般,代表慧根儿是真的撑不住了”说到这里,肖承乾皱紧了眉头,有些心烦意乱的大口抽了几口烟,情绪才平静了下来。

        接着说到:“而我,根本没有办法阻止那些变态的老妖怪对他们的折磨,特别是慧根儿这脾气我怕这样下去,慧根儿就没了,我该怎么对你交代?慧根儿是你弟弟啊”

        从肖承乾的叙述中,我也感觉到心惊肉跳般的难过,如果我是肖承乾,恐怕当时的情绪比他更激动,更崩溃毕竟慧根儿从小就几乎是‘粘’着我长大的,特别是在失去慧大爷以后,他受到一星半点的伤害,我是真的都会受不了,何况发生这种情况?

        我的手心中都是冷汗,忍不住从肖承乾那里拿了一支烟点上了。

        而肖承乾则继续说着:“这样下去自然是不行的,禁闭室里阴冷潮湿,那一天的雪又下得分外的大慧根儿一直说着胡话,念叨着师父,姜爷,喊着哥当时大家都被折磨的不行,看见慧根儿的情况情绪都很不稳定,几个女人在哭,你要知道她们其实都是很坚强的,很少哭而承心抱着慧根儿,神情都有些呆滞了,其他男人的情况也好不到哪里去,我知道你可能不想听,但我可以给你形容一下,每个人身上都戴着沉重的枷锁,而陶柏是直接被锁住的锁在墙上!在那种时候,我觉得我就是大家唯一的希望,慧根儿也不能再拖下去了,我也不知道哪儿来力气,一把背起了慧根儿,我要带他出去,在那一刻我就打定了主意,不管拿什么做为交换,先救慧根儿并且让那些人承诺不再折磨大家。我知道,那些人的承诺不可靠,但至少可以拖上那么一些时间拖到你回来,你是在那厚重的绝望中,唯一的希望。”

        说到这里,肖承乾的手不自控的有些颤抖。

        从我离开以后,不就一直是深沉的黑暗吗?而在那一刻,就像黎明快要到来时,黑暗越发的浓重,让人看不到夜色的尽头,也就只有冰冷的绝望。

        “呼”肖承乾长长的吐了一口气,然后抱歉的说到:“我激动了,可是那个时候真的是觉得已经走到了绝路。不过,慧根儿这小子,也不知道是烧糊涂了,还是怎么了?在我背起他的那一刻,他忽然语气变得清醒了一下,他在我耳边说‘来了,我觉得我哥回来了,我觉得师父他们也跟着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