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我当道士那些年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五章 在那波澜壮阔之前(上)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五章 在那波澜壮阔之前(上)

    作品:《我当道士那些年

        风悠悠的从竹林吹过,我和肖承乾的头发也随着风微微的飞扬,吹面不寒杨柳风,说的就是这种来自暖春的风,好像能化开阳光中的淡淡燥热,让暖阳能够均居的温暖身体的每一个地方。

        我和肖承乾就在这暖阳,微风中看着这幅画面,沉默了将近一分钟,肖承乾才开口对我说到:“走吧,我们在这竹林里散散步吧?”

        “在这里散步?你不怕迷路?”我想起了小时候的经历,第一次见到阵法的神奇,就是这片竹林带给我的。

        “这种入门级的阵法能让你迷路?还是让我迷路?别扯淡,行吗?”肖承乾珍惜的把他的雪茄重新放进了盒子里,然后摸出一根香烟点上了,原本是想给我一根,想了想又收回去了。

        我却执意的抢过来,点上了,说到:“我只是受伤而已,不需要这么小心翼翼的。”

        肖承乾微微一笑,也没多说什么,低着头越发的沉默。

        而我却说到:“快点说吧,等一下我去陪陪承清哥。”

        “嗯,他又去到李师叔的坟前自言自语了?”肖承乾吐了一口烟,声音回荡在整个竹林,伴随着他话语声的是我们脚踩竹叶‘沙沙’的声音。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们老李一脉和老吴一脉的这些后辈已经彻底的‘融合’在了一起,彼此的长辈也开始师叔,师伯的叫了。

        只是彼此之间,还暂时不能习惯师兄,师妹的叫,可是心底其实是已经认可了。

        “是啊,不止是他,师父他们也常常这样。那天晚上,我看见师父提了一坛酒,在李师叔的坟前说话,又哭又笑的说了一晚上,硬生生的把自己给灌醉了。我听他说小师妹什么的结果第二天早上我想去扶他进来睡觉,却发现陈师叔和王师叔也醉倒在了李师叔的坟前。”我随意的说着,可是心底却是压抑不住的伤感。

        在我的裤兜里装着一枚铜钱,那是李师叔送我的礼物,一枚珍贵的天成元宝,我其实常常把玩,铜钱已经变得光滑无比,有一种特殊的明亮有时候思念的表达,就是这种微小的细节或者是微小的动作吧。

        习惯的背后,有时候代表的是某一种情感,就好像一个人走到哪里,最想念的也是妈妈做的饭菜的味道,那就是一种深入骨髓的习惯。

        “有的感情太深,反而是言语不能表达出来的了。你知道吗?那一次的见面,在圣村”我和肖承乾在一处空地停了下来,在这里有一块极大的,又平整的岩石,我和他不约而同的就选择这里坐下了。

        温暖的阳光被竹叶分隔成了细碎的光点,映照在了我和他的脸上,肖承乾叼着烟,微微侧头,眯着眼睛,是又想起了那一天的重聚。

        那一幕场景已经我已经停了好几次了,可是每一次听见,我都忍不住有一种想流泪的冲动。

        陈承一这辈子肯定有或大或小的遗憾,有的重要,有的不甚重要,不过这一次因为昏迷错过了那重逢的画面,却是我很重要的遗憾。

        我静静的听着肖承乾又不自禁的说起了那一次的重逢,像这样自己错过的遗憾,听太多次都是不够的。

        “那一次的见面,在圣村我是真的不知道,长辈们就这样出现了,就好像从天而降。我在圣村撑的好累,毕竟在那里,只有我能够保护这些重要的人,但有时我怀疑吴天的耐心几乎快被我磨到底线了,很多次我都一整夜一整夜的睡不着,或者睡着了也被惊醒,因为我觉得我连自己都保护不了,怎么保护别人?有时吧,想着干脆大家一起‘壮烈’算了,但那也只是逃避的想法,日子总是要继续的,就算是活在炼狱当中。”说起那一段日子,肖承乾的声音变得低沉。

        那应该是他最难的日子,我能够感同身受,就像师父他们失踪以后,做为山字脉的大师兄,我把责任扛起来的时候。

        我们经历了很多的岁月,足迹踏遍了很多的地方很多艰难的时候,人就会特别的脆弱,但第二天的太阳依旧会升起,而责任则会鞭笞着你不能回头的往前走,就算是生活在炼狱。

        我自问从来没有想过要逃避,尽管内心很多时候会软弱,但那不是矫情,因为我很自豪我们经历了狂风暴雨,经历了生死,终于走到了这一步。

        而感情的表达,更加的不会吝啬,因为失去过,才知道有些情分就尽量的去表达,人生的岁月有限。

        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待我怕有的情分来不及说和表达,人生就已经过去了。

        人不经历,又怎么会体会到那份粘稠厚重的感情?这和本身行为的坚强并不矛盾,就像小北曾经告诉我的那句话,内心若不柔软,连哭都不会的男儿,怎么能够成为英雄?因为他没有那样悲天悯人的心,又怎么会有那担负大义的行?

        至少,我理解的成熟和潇洒,是能哭能笑,甚至能对也能错,但绝不逃避,还知道背负的是什么的男人。

        我想那种去年抹干眼泪,今年就变得冷酷铁血,继而战而不胜,创造神话的男儿或者和我是另外一个世界的人,那种天神一般的存在,我只能仰视不管是我,还是肖承乾,都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甚至会是因为生活逼迫不停前行的人罢了,我们有的只不过是心中那份底线,求的是一个安心和非做不可的责任。

        “是啊,说起来他们这样出现,我们应该感谢的是玄沌子,如果不是他利用出神入化的控水之术,把我们送出圣村,拖住了杨晟和吴天那一帮子人,我想师父他们进出圣村也不会那么的顺利,救出你们也”这其中真的是侥幸,玄沌子送走了我们,因为要争夺天纹之石,杨晟一行人也顾不上我们逃出了鬼打湾,才争取了这一份时间。

        毕竟吴天就是圣村最强的存在,而他又把他最强的十个‘跟班’带在了身边,圣村的力量被抽空了一大半。

        “其实说起来也不是全无征兆,你知道吗?圣村有些很‘臭’的存在,但是非常的厉害,平日里都躲在内村就是那些本该命绝,却借了别人寿的修者!之说以说他们臭,是因为他们早就该死了,却还强行的活着身上都带着尸体腐臭味儿了,还强行的活着。这些人,在那段日子里出现的异常少,到后来,吴天带人走了以后的几天里,他们偶尔会出现那么一两次维护圣村的次序,奇怪的是,每次出现的,都是相对年轻的那么一两个人。”肖承乾手中的烟已经燃烧到了尽头,他的眉头微皱,脸上的神情也微微疑惑,好像在表达当日里他就是这样的疑惑。

        看着肖承乾这样的表情我就笑了,说到:“难道你就没怀疑过什么吗?当时吴天带着得力干将出行,圣村那些维护持续的老古怪又像消失了一般?你难道就不敢拼一把?”

        我所说的拼一把,肖承乾应该明白,就是趁着这空挡之际,带着大家出逃。

        果然肖承乾一听我的问题就笑了,说到:“承一,换做是你?你敢这样去赌吗?每天能够让大家继续活下去,已经是不容易的事儿,在那样的压力之下,谁还能有冒险精神?这就是所谓撑死胆儿大的,饿死胆儿小的?”

        “重要的是,你怕我从鬼打湾出来,会回圣村,而你们都不在,我一个人”我紧跟着补充了一句,是啊,不仅是他,大家也应该是如此吧。

        毕竟所有人在一起,还可以拼一把,如果我一个人,那就和案板上的鱼没有什么差别了。

        “你明白就好,又何必说出来?”肖承乾苦笑了一声,然后接着说到:“就是那么苦,那么难的日子,长辈突然出现在了圣村,你说我是什么感觉?我记得那一日,他们出现的时候是下午那一天慧根儿受了点儿伤,刚刚被抬回圣村所谓的禁闭室”

        我再一次的沉默,其实我走后,他们的日子我是知道的。

        除了肖承乾,所有人都被吴天给囚禁了起来,想过之前那种平凡的外村生活也不可能了,他们瞬间就称为了最低层的犯人,在圣村任何人都可以折磨一下他们。

        如果不是因为肖承乾的存在,他们连命都保不住,也是因为肖承乾的存在,这种折磨还在底线之上,否则我不敢想象。

        可是,肖承乾在圣村的地位也仅仅是如此了,就算折磨在底线之上,不也是折磨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