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我当道士那些年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一章 如果这就是结局?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一章 如果这就是结局?

    作品:《我当道士那些年

        竹林小筑,在我这些年漂泊的岁月中,梦回了千百次的地方,在心里念叨了千百次的名字,所以就算是我完全无意识的情况下,也还能知道这是哪里?

        幽幽的竹香沙沙的风吹竹叶之声,这应该是一个晴好的下午,温暖的淡淡阳光从竹窗斜斜的照进来,打在我的脸上,一切如此的安静和美好。

        我的思绪还没有完全的恢复,整个人的意识都还很淡,只是嘴里不停传来的甜味儿提醒着我,刚才有人在喂我吃东西,这味道是葡萄的味道而葡萄的味道在我的记忆里是那么的美好。

        时光的一再的倒流,我就像回到了小时候的老房子,二姐坐在床边,一颗一颗的仔细把葡萄皮剥了,喂我吃葡萄二姐!我的思维在瞬间就恢复了大半,我刚才明明是听到我二姐的声音的!

        我二姐怎么会在这儿?这里是竹林小筑,我怎么又回到竹林小筑了?

        我的内心说不上来是什么感觉,就像置身一个幸福的梦中,而太过于幸福就麻木了,我只是下意识的就想坐起来,我想看看刚才跑出去的脚步声到底是不是我二姐,结果才刚刚一坐起来,胸口就传来一阵剧烈的疼痛。

        当时,就让我倒吸了一口凉气忍不住呻吟了一声,倒在了床上。

        接着,我就听见‘哐当’一声,是瓷碗摔落在地上的声音,接着我就看见一个人双眼含泪,嘴唇颤抖的看着我,我不知道为什么,竟然有些怯生生的,就像做错了事儿的孩子,不敢面对,只能从还有干渴刺痛的喉咙里咕噜出一个“妈”字

        是的,站在门口的就是我妈妈,这些年,我光顾着去找师父,总觉得父母双亲有姐姐们照顾,加上自己命格的原因,也总不敢离父母太近,和他们太亲密想想这些年和他们相处的记忆,几乎就是一片空白,甚至连电话都很少打去。

        如今,再一次出现在他们面前,竟然是这副快死了的重伤模样,从我头部传来的昏沉感,我就知道我昏迷的时间不算短。

        这样一直让父母牵挂着的我,其实是多么的不孝?所以,我才不敢面对

        在喊出这一声妈之后,我的思绪复杂想了那么多,重要的就是心酸的感觉,可是我妈却已经三步并两步的冲了过来,不管不顾的一把把我抱在了怀里。

        我也是30好几的人了,这样陡然被妈妈抱在怀里,多少有些不好意思,可是从妈妈身上传来的熟悉味道,却莫名的让我安心,我很幸福的是,这个世界上有好几个无私爱我的人,而爸妈自然是其中两个。

        其实,我妈妈有些激动,没有注意到这样的动作牵扯到了我的伤口,让我有些痛,可是为了不让她担心,我强忍住了。

        就这样,妈妈安静的抱了我几秒钟,从她脸上滚落的泪水,滴落在了我的颈窝,一片温热我的内心酸楚,不过却强忍着想挤出一个笑容来安慰她,应该一个笑容对于她来说,就是最大的安慰了吧?

        但我妈又一下子推开了我,双手放在我的肩上,开始上上下下仔细的打量着我。

        在我的眼中,她的头发已经一片花白,脸上的皱纹也更加的深了这些日子,或者因为担心,神色憔悴,眼睛也熬的通红我看得心疼,忍不住就想伸出手放在她的脸上。

        却不想如此简单的一个抬手的动作,却扯动到了伤口,那种剧烈的疼痛,让我再一次的忍不住‘嗤’了一声,人也一下子坐不住,软软的倒在了床头。

        “秀云,你在干啥?你弄到三娃儿了?”随着纷乱的脚步声,一个戴着激动的,压抑不住大声的声音从门口传来了,我抬头一看,密密麻麻好像来了一大群人,首当其冲的不就是我爸吗?

        我静静的看着他,和我妈比起来,他老的更加的厉害,整个头发几乎全白了,原本黝黑的脸上,皱纹深的就跟刀刻的似的他眼下有着深深的眼袋,眼睛也是一片通红。

        想必我昏迷的日子,他的担心不必我妈妈少。

        而和女人不同的是,男人的心事更深重,不像女人多少还能够用哭这样的方式来缓解压抑的情绪,所以我爸也就显得更加的苍老。

        我看着爸爸,刚才强忍下去的泪水终于忍不住模糊了眼眶,又咬牙硬生生的忍住,我始终坚信在这种时候,一个笑容才能缓解他们的担忧在强忍泪水的一片模糊中,我爸身后站着谁,我都已经看不清楚了。

        我很想和我爸解释一句,但是现在的我多少有些虚弱,说话的反应也慢。

        在这个当口,我妈已经忍不住着急的在我身上摸来摸去,怕碰到我伤口,手又落的分外小心,一叠声的问到:“三娃儿啊,是不是妈妈碰到你哪里了?你哪里疼,跟妈说说?你不知道,这半个月,妈过的都是啥日子啊?你说你要是有个三长两短,你叫我和你爸怎么活啊?”

        说着,我妈已经忍不住开始捂脸,轻声的哭了起来,而我爸爸好像很毛躁似的,一脸坚强的样子,背着手走了过来,口中却是在骂:“你说你,咋越老越不中用,肯定弄到三娃儿伤口了,他才叫的啊!你说你哭啥?哭啥?三娃儿才醒,你说你在他面前说这些干啥?哭啥?”

        我妈和我爸几乎一辈子都是这种说话的模式,而我妈的性格也一向刚强,我爸骂她,她从来也是不服气的要还嘴的,这次却罕有的不还嘴,还赶紧的一把抹干了眼泪。

        我爸却是不依不饶的念叨着,眼睛却始终落在我身上,流露出浓浓的担心和关心,我感觉他似乎想哭,却又不好意思,不停的看我一会儿,又把脸转向窗外,深呼吸几次。

        我看着爸妈的样子,内心说不出来的心酸,忍着疼痛一把握住了妈妈的手,然后吸了一口凉气,对我爸爸说到:“爸,我自己扯到伤口的。”

        说完,我就开始大口的喘息了几下,因为当所有的思绪和感觉恢复以后,实在是太疼了,我忍不住这种疼痛应该是致命伤吗?我也不知道。

        “看看你,骂什么骂?你这不是纯粹让三娃儿担心吗?”我妈这时终于忍不住了,用力的回握我的手,骂了我爸一句,然后手放在我的脸上,对我说到:“你别急,我和你爸就是这样的,你跟他这个一根筋解释个什么?”

        “好了,爸妈,你们先让三娃儿休息吧,你们也别斗气了。”一个风风火火的声音插了进来,先是一把扶着我爸坐下了,然后又走到了我面前。

        是大姐

        接着,一个温柔的声音也插了进来,说到:“就是,大姐说的对,爸妈,你们别这么激动了。”这时,我看见二姐也走到了我的旁边。

        在我的记忆中,我的大姐和二姐的样子,永远都还停留着在那个她们扎着辫子的年代,不管岁月如何的变迁,她们是变得如何成熟与优雅,那个时候的记忆也是不可磨灭的。

        我不能多说什么,只是看见两个姐姐同样也是熬得通红的双眼,憔悴的脸,就忽然觉得我分给亲人的时间太少了我有千言万语,可是不知道从何说起,而这样的我也没有力气去说那千言万语。

        “算了,我们先散了吧。承一需要休息,让他们一家人也聚聚。”从门口传来了又一个熟悉的声音,是沁淮,他也来了?

        “就是,就是。我们先出去,等三娃儿和他家人聚一下。他狗日的,常常一走就是一年半载的,妈老汉(爸妈)都是丢给我来照顾了,喊他好好给叔叔阿姨认个错。”呵,酥肉!

        我满心的激动与亲切,可惜现在我也不能对他们说什么,大姐,二姐,妈妈围坐在我的床边,爸爸坐在不远处的地方,挡住了我的视线,也让我看不见他们现在的样子,和门口到底站了一些什么人。

        那么师父呢?思绪恢复以后,我最后的记忆就是那飞在天空中的船我忽然开始不安起来,我怎么没有听见师父的声音,师父去哪儿了?

        或者是以前的不辞而别,给了我太多的心理伤害,我是真的很没有安全感我怕再一次的师父又走了。

        我的眉头微皱,可是我还不敢问,怕围坐在这里的家人担心妈妈的手还在我的脸上,大概是以为我还在疼痛,所以做出了这副表情,她还在低声的说:“刚才给你熬的流食也洒了,三娃儿,饿不饿?妈妈还熬有鱼汤,对补伤口可好了。毕竟姜师傅给你喝的都是药汤,你嘴里一定苦着呢。”

        姜师傅?给我喝药汤?那么,师父他没有离开肯定是!我的心一下子就放了下来。

        再一次的,我握紧了妈妈的手,曾经,我就梦想过这样的日子,我的师父,我的爱人,我的亲人,我的朋友,我们在一处山清水秀的地方,简单却知足而幸福的活着而如今,这一切就像梦一样,就全都快要实现了。

        我的心有些疼,因为我想起了如雪。

        可是我的心又不敢不虔诚的满足,如果这就是我人生的结局,我应该是会笑着闭上双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