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我当道士那些年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一百五十九章 生死梦回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一百五十九章 生死梦回

    作品:《我当道士那些年

        我们的船就这样在玄沌子神奇的控水之术下,借助水的力量被推上了高空。

        而狂放的浪花一波接着一波,推动着我们的船在高空就好像在飞行那般,这就是玩的就是心跳吗?

        可是我的心就快要跳动不起来了,虽然此刻它跳动的非常急促,但是我能感觉它和平时那有力的律动不一样变得非常的虚弱。

        就算此刻我们以极快的速度身处在高空当中,可是这样的危险也不能刺激我了,我的眼皮沉重的再也睁不开了。

        我听见师父在呼唤我的名字,让我千万别睡过去,但那睡眠的甜香,沉沉的黑暗就像是最大的诱惑让我根本没有办法抵挡。

        师父的手紧握着我有些冰凉的手,在给我不停的传递温暖我就这样抓住这不会熄灭的温暖,终于是闭上了眼睛。

        在那一刻,我感觉到船再一次重重的落入水中,引动的我身体一阵不能控制的颠簸,胸口或者是心脏吧?传来的剧烈疼痛,就像要把我撕裂。

        我能听见自己呻吟了一声,甚至能感觉到船下的剧烈水流在推动着船快速的前进应该是利用水波的力量,直接的跃过了杨晟他们,然后飞出一段距离,再用流水的力量,把我们快速的送走吧。

        ‘控水之术,出神入化’,尽管我不知道自己是什么状态,可是心中还是忍不住浮现出了师父评价这句话。

        尽管,我好像意识还清楚,可是我的双眼的确已经睁不开,我感觉我整个人就像陷入了沉沉的黑暗泥沼,已经不能脱身当我被淹没的时候,我的意识也将熄灭。

        左手传来的不灭温暖,是我唯一的依靠,我忍不住用力握紧了一些,然后黑暗就将我淹没。

        —————————————————分割线—————————————————

        那是不知道时间的一个梦,或者那根本不是梦。

        在梦中,我没有什么具体的思维,更看不见什么具体的景象,只是感觉到我脚下是一条路,四周都是沉沉的黑,而且那一种黑犹如实质,行成了穿不透的障壁,我只能沿着脚下这条路走,走到何时,我自己也不知道。

        在这样不停的行走中,我异常的麻木,没有疲惫,也更没有寂寞感觉这样的行走只是本能,至于目的地是哪儿,我根本没去思考。

        感觉不到时间的流逝,自然也就无法去计算什么,我自己也不知道是走了多久,终于在很远很远的地方看到了一丝的亮光在看见那一丝亮光的一刻,我的目光就被吸引住了,我的思维也在那一刻复活了一部分。

        因为那不单单只是一丝亮光,而是在亮光的背后有一个五彩斑斓的世界,如果我穿越到了亮光之后,我就能摆脱这万年不变的黑暗和无边的寂寞。

        我忽然就发狂的奔跑了起来,在这里原本也就感觉不到疲惫,不过那丝亮光的距离有些遥远,奔跑了好久,才感觉接近了它那么一些不过,它的存在就像是我的希望,我不能放下的执念,除了追寻它,我别无它想

        终于,那丝亮光越来越近了,越来越近了在我距离它还有几米距离的时候,我忍不住伸出了手,去触摸那一丝亮光。

        呵,和冰冷阴沉的黑暗不同,那一丝亮光是如此的温暖温和,我迫不及待的就要投入它,在它之后,会是一个五彩斑斓的幸福世界,我不知道为什么,我对这一点坚信不疑。

        但在这时,我的身体却变得僵硬,我看见在我灵魂的伸出,一张薄膜浮现,平静的就如一汪湖水,一滴水滴落在上,荡起涟漪一股股莫名的力量从中溢出。

        我感觉到了是那一股力量在阻止我,我内心说不出的愤怒,强烈的想要挣脱,可是在这时,我的心里却陡然响起了一声炸雷般的断喝:“跨过此门,断绝红尘万种,若你要过,那便过吧。反正,你即是我,我亦是你。”

        这是什么和什么啊?什么你是我,我是你的在这种黑暗中,我的思维完全被限制,我根本什么都想不起来,我意念中的声音让我觉得奇怪。

        “哎罢了,万事皆缘,我强求了随你要怎么做决定吧。”那个声音之前是不带丝毫感情的,就算字面上很严厉的提醒,语调也是平静。

        但这个时候这一声叹息,却仿佛饱含了沉重的情绪在其中而我耳中却在嗡鸣着万事皆缘这四个字。

        话音刚落,那意念就如同潮水般的消失,原本荡起涟漪的薄膜也瞬间变得平静,消失在我灵魂的深处与此同时,那股束缚我的力量也如同潮水一般的消失了,我的身体又可以动了。

        我终于可以靠近那亮光了吗?我由衷的欣喜,下意识的就往前挪动了一步可是,我的内心却莫名的想起了那个意念所说的话,想起那一句断了红尘万种,我莫名的开始心痛。

        可是这一点儿心痛根本无法阻止我对那光亮的渴望,因为我不知道我为什么心痛,更想不起红尘万种具体的是什么人,什么事儿所以,我又朝前跨了一步。

        却不想,在我刚站定的时候,那一点心痛就忽然爆炸开来了,一瞬间痛的我根本没办法前行,一下子捂着胸口蹲在了地上,伴随着那种心痛的,是强烈的不舍,没有什么不甘,就是浓烈的化不开的不舍。

        我在不舍什么?我根本想不起任何的事情,但在内心的最深处,好多声音不停的交错着。

        “三娃儿,你给老子起来晨练了。”

        “三娃儿,你能不能不要那么调皮?下次你爸揍你,妈不给你求情了。”

        “静静看着流光飞舞,那风中一片片红叶承一,好听吗?”

        “承一”“承一”

        无数的声音交错在一起,那心痛在不停的连续爆炸,可是我却什么都想不起来,我终于受不了了,大吼了一声:“如果我不跨过去,我要怎么做?我要怎么做?我是谁?”

        寂寞的黑色空间只有我一个人的声音在回荡,但是我再也不能去跨过那一丝光亮我开始一点点的挪动后退,离那一丝光亮越远,我的心痛就越轻一些。

        终于,我站了起来,开始头也不会的朝来时的路走去,我的眼前是无边的黑暗,和那丝充满希望的光亮比起来,是如此的面目可憎,但同我的心痛比起来,却又是如此的微不足道。

        我先是走,然后开始狂奔就算让我永无止境的陷入这无边的黑暗,我都不要再那样的心痛。

        在我的心底想起了一声叹息:“痴,痴,痴我竟然是如此这般的。哪一个才是我?”

        我根本无法去思考这个声音这时说出的这句话是什么意思,我只是想要逃离那种割肉,不,应该是割去灵魂一般的心痛!

        再一次的,我不知道跑了多久,在不知疲惫,没有寂寞的世界里,我第一次感觉到了一丝甜味从嘴里散发出来,接着,越来越多的感觉在恢复我的脸好像被人摩挲着,我的嗅觉中闻到了葡萄的香甜,我的心口一阵阵火辣辣的疼痛。

        但那不是心痛的感觉,而是一种纯粹来自**上的刺痛!

        ‘轰’的一声,在那一刻,我的思维被打开了,回忆就如同洪水般的冲入我的脑中最后一个画面就定格在鬼打湾,我们的船飞起来的那一刻!

        我一下子就想起了所有,我,我是陈承一!我之前被那个神差点贯穿了心脏,我是死了还是活着?

        身体的感觉恢复,伴随着刺骨的痛,但我也感觉到了眼皮的沉重,慢慢的我听见了耳边抽泣的声音,口中又被塞进来了一个什么东西,软软的,甜甜的,我下意识的吞咽了一下。

        “啊?”我耳边的抽泣声一下子变成了微微震惊‘啊’声。

        这个声音是那么的熟悉,我的喉咙在不停的动,我几乎是费尽了全身的气力,终于从喉咙里吐出了一个字:“姐”

        对,那一声‘啊’字是二姐发出来的声音!我的二姐怎么会在这里?

        我的眼睛却还没有睁开,却听见耳边一下子响起了痛哭的声音,接着是匆忙的放下手中什么东西的声音,还有急促的脚步声,伴随着兴奋的大喊的声音:“承一他说话了,承一他叫我了!”

        我的眼睛在这个时候也陡然睁开了我无意识的打量着我所处的环境,心里却下意识的喃喃念叨着:“竹林小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