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我当道士那些年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一百五十八章 控水之术 出神入化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一百五十八章 控水之术 出神入化

    作品:《我当道士那些年

        如果说人的身体腐烂了只剩下骨骼,按理说手部的骨骼没有了经络,肌肉的连接,是会散落的可是这一只骨掌却是那么的完整。

        在那一瞬间,我竟然还有心情细看了一眼这只骨掌,发现在关节的连接处,是装上了某种金属指尖那么锋利原来也是套上了一层金属的指套!

        “妈的,道术到高深了,倒是能改装机器人。”我是抱着这具骷髅的,它的动作是那么快,我几乎是避无可避,我脑子里竟然冒出那么一个无聊的念头。

        “承一!”我在这个时候听见师父焦急的呼喊,我下意识的转头,就看见师父几乎是飞奔着朝我扑过来,一只脚伸出来狠狠的朝我踢来。

        此刻我的灵觉已经被危机感弄到爆炸的感觉了,这么浓重的危机感,我以为我会死,看着师父扑过来的动作,我还来不及想什么,就感觉胸膛心口的位置,一阵剧烈的刺痛!

        我低头一看,那只骨掌已经插入了我的胸口,而且毫不犹豫的在继续深入!接着,师父非常用力的一脚踢在了我的侧身

        这是一股无法抗拒的力量,那只插在我胸膛的骨掌也不能抗拒,师父这老头儿几乎用上了全部的力气想象一下吧,一把锋利的刀子刚刚插入身体,然后被一股从侧面来的力量给带歪了,也来不及拔出来就会在身体上留下长长的伤口!

        我的情况就是如此,被师父一脚几乎是踢飞了然后侧身滚了出去,一直撞到了船舷才停下重重的撞击才我吐出了一口鲜血,或者这是我胸腔涌出来的鲜血因为我感到受伤的地方,鲜血在急速的累积在我胸腔。

        好疼剧烈的疼痛,几道明显的伤口几乎横穿了我半个胸膛,由深入浅我剧烈的咳嗽,无法形容来自心脏的剧痛!

        我大口大口的呼吸,却觉得一呼一吸那么痛,那么困难可是,我必须努力呼吸。

        “这个老头儿,如果说这是我们师徒的最后一眼,他竟然是在踢我?”我想到这个,忽然就笑了,一笑,扯动着伤口,又吐出一窜儿的血泡。

        我呈大字型的躺在甲板上,我仿佛感觉在生命在急剧的流逝,温度也在急剧的流逝我听到一个不甘心的声音,我转头,是那一具骷髅,再一次的,玄沌子的灵魂之指又戳了上去。

        “陈承一,你坏我大事,可你最终还是得死,哈哈哈!”那具骷髅里竟然发出清晰的意念,在那个时候,我没想到我死前还会再次的震惊一次,因为那个意念所传来的声音,是‘神’的!

        神竟然还存在?它竟然

        说话间,那具骷髅已经僵硬的倒下,一缕紫色的残魂从骷髅的头部飘散而出神竟然在这具骷髅里还存在着残魂!

        ‘咚咚咚’,一连窜的脚步声由远而近,第一个跑到我面前的就是师父,他的眼中明显悲痛又焦急,慌乱中一扯袖子,就要擦去我口中的血:“承一,不要说话,那个神不过用秘术,分裂了自己的一缕残魂,封印在这个骷髅里!你不用在意它原本就吞噬过一缕昆仑残魂。”

        师父的袖子被我的鲜血染红了一大片,在颠簸中陈师叔也跑到了我的身旁,他开始用特殊的手势在我的胸口周围拿捏什么的,我也不懂,而师父也着急的掰着我有些冰冷的,软弱无力的手,他对我说到:“承一,止血指!”

        “承一,你忍着,打出一个止血指啊。”师父几乎是在对我喊。

        却被陈师叔一把拉开了他,说到:“有我截脉,点穴可以止血的,你先一边去吧。”

        “陈承一,你就这样?要死了?”在这个时候,一个冰冷无情的声音传入了我的耳中,声音十分的巨大,带着震耳欲聋的振动,我不用转头也知道是杨晟。

        他是什么意思?嫌我死了,就不好玩儿?我已经懒得去想了,我在迷糊中,被陈师叔在舌根底下塞入了一片儿参片儿,苦涩的滋味溢满在了我的口腔我看见那缕紫色的魂魄飘荡向天空,快要消失不见的时候,被一双大手所抓住。

        我看见师父陡然站了起来,却在这个时候,听见纪清清楚的意念:“师父,救他吧,让他们走。”

        “只要他们肯拿出天纹之石。”玄沌子无悲无喜的声音,最后的一缕神的残魂真是被玄沌子的灵魂力大手握在了手中。

        “我交出天纹之石,我要出去,我要救我徒弟。”几乎是与纪清的话同时,师父也吼出了这么一句,说话间,他已经跑到了那具骷髅的身前,从那骨掌中拿起了那块天纹之石。

        杨晟怒吼的声音传来,但是没人在意这个。

        “好!”玄沌子答应的干脆,但是师父更加的干脆,非常直接的把天纹之石就扔给了玄沌子,在这中途,有一条不大不小的水怪,忽然从水中跃出,一口咬住了那块天纹之石,就沉入了水底消失不见!

        杨晟见状,急急的就要去追,可是被越发多的水怪困住的他,分身乏术

        这应该是玄沌子安排好的一出儿,接下来,他又要怎么救我们脱困?我的意识越来越模糊,却感觉陈师叔在我的身上不停的忙碌,各种的药粉,各种的手段

        起雾了,莫名的大雾笼罩了这片河段在雾气中,我隐隐约约听见了喜乐敲打的声音,好熟悉的喜乐,不就是在圣村听见的迎亲之乐吗?我还记得那虚幻的船,船上站着密密麻麻的人影。

        “咦?”玄沌子咦了一声。

        却又听见吴天的声音传来:“你不必去寻找,刚才我种了一点儿印记在那怪物和天纹之石上。我施法到了紧要的关头,你拖住这些怪物就好。”

        那喜乐之声是吴天召唤而来的?

        “看来吴天没有少利用神来为自己饲养‘生魂’。”师父带着叹息的声音传入了我的耳中,此时,我的眼皮子已经沉重的再也睁不开,徐徐的就要闭上。

        却听见玄沌子忽然吼到:“你们抓稳了,我送你们出去!”

        想必玄沌子这样的人,如果答应了什么,是必然要做到的在这个时候,我的身体被师父他们快速的拖动进了船舱,而船舱的门也被一个长辈关上了!

        杨晟忽然吼到:“吴前辈,你还不叫你手下的人出手,就这样让他们跑了吗?你防备于我,这不至于这样保存实力吧?”

        呵,吴天竟然是这样的性格在迷糊中,我想笑,杨晟的吼叫也没得到任何的回应!我却感觉船身在急速的升高,带着巨大的水花之声纪清在最后的关头,竟然说了一句师父,救他但愿

        我很想对纪清说点儿什么,可是这种情况已经无能为力我透过船舱的窗户,看见窗外的浪花已经不能是用惊涛骇浪来形容了简直是要朝着天空卷去

        是用什么样的方法送我们离开?我还在想着,就感觉一股巨大的力量,带着惊人的声音,铺天盖地的从后砸向我们的船一股剧烈的震荡我感觉到了腾空

        不,这不是感觉,而是整个船真的腾空了,外面急剧变化的风景就说明了一切,我们的船竟然离开了水面,腾空而起

        而我还来不及稳定自己震惊的心神,又感觉一股滔天的巨浪朝着我们的船后方打来那汹涌的水一下子就冲入了船舱,而师父紧紧护着我,不想让我被水冲到。

        可就是如此,他还是忍不住惊叹了一声:“出神入化,控水之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