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我当道士那些年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一百五十三章 最终的存在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一百五十三章 最终的存在

    作品:《我当道士那些年

        这些变化一开始所有人都没有注意到,只有我注意到了,那种很感觉很微妙,就像我第一次感觉到薄膜之下力量的感觉。

        也就是说我莫名的感受到一股绝大的力量掩藏在水面之下。

        我第一时间就联想到了那个神秘的存在,我正想告诉师父时,发现每一个人的脸色都有一些微变,包括那个一直半合着双眼,装作淡定的吴天也陡然睁开了眼睛,直直的盯着水面,只是看不出有什么神情的变化。

        师父就站在我的前方,这样的变化他肯定也感受到了,因为这种变化来的很快,从发生的当时到现在,已经变得异常的剧烈,我们所在的这艘血船也在从微微的晃动变成剧烈的晃动。

        我看着师父,师父也无奈的看着我,忽然他就对我说到;“三娃儿,我发现你真的是个事儿精,前方已经遇见群狼,这时又跑出来个大老虎。只要有你在,什么事儿都能中个‘头奖’,这也是不容易的事情了。”

        我微微一笑,很直接的一抱拳说到:“谢谢师父夸奖。”

        师父没想到我会这样说,一巴掌轻轻拍到了我脑袋上,然后笑骂了一句:“这些年不见,油嘴滑舌的功夫倒是见涨了。可有时吧,不是怕有事,就怕不来事因为变数往往是发生在事与事之间的。说不定,我们能得到一个更好的结果破局。”

        这是师父第一次在我面前流露出了担心的情绪,是啊,就算用天纹之石压制杨晟,出了这里,换回了师兄妹等人,那接下来呢?

        就看一看杨晟带来的这群人吧,悲观的说,凭我们现在的能力,是杀不出这个‘重围’的,杨晟等人根本没有打算放过我们,因为我们就是他们前行路上最大的‘绊脚石’。

        按照师父光棍的性格,一般到了这种难解的局面时,他就不会想太多,按照我对他的了解,他会走一步看一步,因为这样总比完全的原地不动,坐以待毙要好。

        如今莫名的惹来了一个在这里强悍的存在,在这种难解的局面中,竟然会被师父认为是一个变数。

        我和师父简短的对话很快就结束了,因为水面开始剧烈的波动起来,让船身剧烈的晃动,我们每个人连站稳都成问题,更何况谈话?偏偏要命的是,这要的晃动是那个强悍的存在带来的,每一个人还不能想办法去压制。

        在这种时候,如果我们和杨晟的对持有一种微妙的平衡,那么谁先得罪了那个存在,谁就将在这个特殊的地方处于劣势,微妙的平衡也将被打乱。

        所以,不轻举妄动是此时最好的选择。

        在此刻不止是我们,就连杨晟那一方,明显大于我们的力量,也选择了沉默不作为,静静的等待着那个存在的出现。

        河面的水波越来越大,翻滚的浪头竟然打到了船上来,这让我想起了初入鬼打湾时,那颠簸的进入过程,我一身的衣服都被打湿,有些狼狈的半趴在甲板上,只是这样,也看见有巨大的身影出现,让人惊心动魄。

        是啊,怎么可能不惊心动魄,巨大的怪鱼,类似于蛟蛇的存在,它们在水面翻腾,时不时巨大的身影就会超过船身,浮现在我们的眼中。

        我曾经看过关于黄河水怪的描述,其中好几种生物不就是那些描述中的水怪吗?

        而一开始,我进入鬼打湾时,我以为这里是一个‘收纳所’,就是说不容于我们那个世间的一切,就会被这里所‘收容’。

        后来,师父却告诉我这里是一个世界!

        我下意识的就想到空间交错之际,是不是这里的存在就流落到了我们那个世界但现在看来也不是尽然,因为我想起了小时候,师父船渡额鬼魂那一次,我此刻无比笃定的相信饿鬼界的存在。

        我觉得好像这些事情并不是我想象的那么简单,在界与界之间应该有一种微妙的联系在说明着什么,可是我现在无法洞察,只是看见了某一种证据。

        此刻发生的一切,瞬间就变得惊天动地,这些河水之下原本静静蛰伏的家伙忽然出现也是我们始料未及。

        让我们震惊的是,它们好像没有攻击我们的意思,这样的集体出现反而像是在示威,一种有预谋的示威一般,可就是这样的气势,正主儿还偏偏没有出现,更加的让人感觉到惊心动魄。

        ‘哗’的一声,一道翻滚的大浪打到我的头上,把我淋了个湿透,口中也被灌入了一口水,我吐出了口中的水,忍不住大喊了一声:“师父,你确定这就是所谓的变数?”

        但是,浪花的声音太大了,师父根本就听不清楚我说什么,我看见他对我大喊,我也听不清楚,只能看见口型,大概是在问你说什么?

        我朝师父那边爬了两步,这种惊人的气势实在是太过可怕,我觉得我真的必须要和师父商量一下,哪怕只有简单的几句,也好过那个可怕的强大存在出现以前,我们毫无对策,束手无策。

        可,还不等我爬到师父的面前,刚才那些河面之下出现的巨大存在忽然就瞬间安静了,接下来,翻滚的巨浪也渐渐变小剧烈晃动的船身也渐渐的平复下来,而且在这蓝蓝的天空之下,竟然吹起了阵阵的微风。

        这是什么意思?我抹了一把脸上的水,一个翻滚就从甲板上爬了起来,却在这时听见了一阵悠扬的歌声,这歌声没有具体的词,却是一种韵律非常的吟诵之声沉入歌声里,仿佛就被带到了一种异常神奇的境界,飘渺虚无当中,感慨天地,感受天道

        但对于这曲调我一点儿都不陌生,就如佛家有佛歌,道家自然也有类似于歌曲吟诵的经韵就比如步虚韵、澄清韵、大(小)启请等等!

        我老李一脉的早课并不是十分严格,但小时候师父为了给我竖立心性,让我更好的去感受冥冥之中的天道,感受这世间的一切自然,甚至哪怕是一朵花开的声音所以在早课之时,总是由他带头在喉间辗转吟哦这些道家的经韵。

        也这是为以后的行咒打下一个基础。

        那个时候,由师父‘唱’出来的经韵总是有一股天地自然的气息,让人心神不自然的就被带入宁静,而我不过只是鹦鹉学舌。

        到现在,这些经韵我都还记得,我也深知从经韵吟诵吟哦出来的效果,就能看出一个人的心性修到了何种地步,我自问现在也‘唱’不出师父那种韵味儿,可是事到如今,我忽然听闻这个人的经韵,发现他的境界竟然是师父也难以启极的。

        这只是一首简单的步虚韵,竟然不止是让我简单的沉静,甚至是被带到了一个奇妙的境界,仿佛感受到了,在这天空之中,天道规则在缓缓的流动。

        我想沉迷在这种境界之中不醒来,甚至连呼吸声都变得微小,生怕惊扰了这份难得的境界。

        反观我周围所有人都是这样,沉迷在这种经韵的韵味之中,就连佛家的慧大爷也是一样,双眼平和,感受天地,发现这世间一切的纷纷扰扰,其实何其渺小,很多甚至是在庸人自扰。

        但很快,这奇妙的境界,就被一个声音打断:“若是杨晟惊扰了您,小子给您道歉了。”

        我心中懊恼,在那个时候恨不得对杨晟破口大骂,有时候心境的感悟就像是一个最是易碎的玻璃球,轻轻一碰,它滚落于地,就碎来了,这个杨晟怎么能在这个时候打断?

        这个时候,就连吴天也不满的对杨晟哼了一声,可是杨晟毫不在意,不在意的原因,应该是他不能沉入这道家经韵的境界之中吧?

        而想着他说的如此恭谨的话,也能让人明白,他是在拉拢来者想先下手为强我的内心微微有些悲凉,曾经的杨晟是一个醉心于学术研究,根本不懂人情世故,连照顾自己都不会的人。

        他吃饭时洒落在身上的饭粒儿是我至今都不能忘记的画面。

        可是如今的他,身上那一种急功近利的味道怎么也掩饰不住了,甚至世间的各种油滑,他也开始完全的掌握!

        是的,他聪明,掌握什么都很快可是,他回头看看自己的路,真的不觉得自己走偏了吗?他还记得自己是谁吗?其实又何止是他?这世间被红尘万种,功利金钱蒙蔽了双眼的人还少吗?哪个还敢有空沉下心回想自己最初的美好?

        我知道任何的言语都是苍白,我无法再与走到极致的杨晟沟通,但目光却随着杨晟望去的目光,看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