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我当道士那些年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一百五十二章 斗胆一问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一百五十二章 斗胆一问

    作品:《我当道士那些年

        我能听出来吴立宇的声音带着颤抖,也是饱含了某种不能言说的感情,还带着一丝卑微的希望。

        可是吴天就好像事不关已一般的,微微半合着眼睛,根本就没有看吴立宇一眼。

        倒是杨晟转头看了吴天一眼,吴天感觉到了杨晟的目光,说到:“我等道家之人讲究缘分,既然自然而然发生的事情,都说明你是对的。那从今往后,自然可以一同谋事。”

        没有理会吴立宇,吴天倒是给杨晟说了一句。

        这一句话,让我一下子就把所有的事情都串联了起来,肯定杨晟是找过吴天合作的,但是吴天自诩道家之人,昆仑真传,自然是要信什么缘分的。

        当日,他是真的想杀我,可惜机缘巧合之下被我逃脱。

        他见证了杨晟的说法,相信了我就是那个变数,所以从今往后就选择了与杨晟合作。

        至于合作什么,目的是什么,我却是猜想不出来了。

        能在如此混乱的情况下,想到这些,我觉得自己已经不错了,毕竟杨晟说起关于我师兄妹的消息时,我的心已经乱了。

        在那个时候,我觉得就像一条待宰的鱼一般,就连反抗的机会都被剥夺了,只因为心有牵挂,又如何做到义无反顾的去拼命?我只能说,杨晟这一招太狠,而当时的我们又没有第二条路可以选择。

        在这种混乱的思绪之中,我下意识的看了师父一眼,师父依旧叼着旱烟,升腾的烟雾中,我第一次看着他眉头微微皱起,但又平静了下来。

        他没有回答杨晟的任何话,却是朝着吴立宇走了过去,一把拉起半伏在船舷上的吴立宇,开口说到:“你难道还没有死心?还嫌不够失望?你还是好好的站着吧,站直了!至少这样不会太难看。”

        吴立宇朝着师父有些颓然的一笑,说到:“最想不通的自然是我,就如你师父是你的梦想,我们那个曾经辉煌的祖上又何尝不是我的梦想?我的家人,师兄妹看来是已经想通了,而我可能是执念太过深重。”

        “既然你也知道是执念,那就试着放下,我不催你。但我也陪着你。”师父的话说的轻轻的,就像安抚一般拍了几下吴立宇的背。

        吴立宇冲着我师父感激的一笑,沉默了好几秒,也只是说出了一句话:“老姜”

        “你叫我姜立淳好了,你这样叫我,我会觉得加点儿葱蒜之类的,就可以炒一盘菜了。”师父调侃的说了一句,然后笑了,随手磕了一下手中的旱烟锅,然后扶起了吴立宇。

        吴立宇跟着挤出了一丝笑容,然后默默的进了船舱,他没回头,只是说到:“如果真的要打架,就算我一份儿吧。”

        他可能是现在还没有彻底面对的勇气,但已经表明了立场。

        但是师父却收起了旱烟杆儿,说到:“你放心吧,打不起来的。”

        吴立宇却是摆摆手,没有说话。

        我好像很分明的知道,吴立宇是想说就算如今打不起,以后呢?就能避免吗?我的立场已明,你随意折腾去吧。

        我不知道我为什么会洞悉吴立宇的想法,我想我也是不在意这个的,甚至我连原因都没有的略过了这个想法,只是佩服师父身上有一种安慰人心的淡淡温暖以及安稳人心的力量感。

        师父是不知道我此时的想法,和做为一个弟子对他的崇拜,他只是看着杨晟说到:“不错,你找准了我们在意的点,可同样的,杨晟,我也找准了你在意的点,既然咱们都投鼠忌器,是不是可以谈一下条件?”

        “你觉得我们的条件对等?再说,吴天前辈就在这里,你的什么手段你觉得他不能破解?”杨晟的话很强势,可如果真的强势,我想他也不用和我师父对话。

        而他说这个话的时候,吴天却是看了我师父一眼,说到:“尔等小辈,好像已经失了礼数。”

        我师父却是没有理会杨晟,而是恭敬朝着吴天一躬身,然后才说到:“我等在您面前自然是小辈,原本一身风尘,狼狈不堪,也自然不敢如此见您,只得收拾齐整了,才敢面对您。我等这样的心情,可是失了礼数?另外,立淳有一问题斗胆问您,可否一答?”

        我很少见到师父如此肃穆的表情,想起师父临走前,特意让我们更衣!我也相信,对吴天,师父是真心的不肯失了礼数,不过吴天的所作所为,想要让师父去执弟子之礼,跪拜于他,怕也是难。

        “好一个不失礼数?我那师兄是怎么教导弟子的?连师叔都不肯叫一声?”吴天其实是一个很少有什么情绪的人,至少在看我看来是如此,但这一次我不知道他为什么激动?竟然在这个当口教训是我师父礼数的问题来了。

        他连自己的小辈都不在乎,为何会在乎我们老李一脉的礼数?

        我隐隐约约的觉得,其实吴天根本在乎的就不是我们这一脉是否有礼数,他根本在意的就是我师祖老李,而且这个想法一冒出头来,就让我异常的肯定。

        我越发的觉得自己好像能洞悉一些事情了,不过自小就灵觉出色的原因,这种事情我也只是奇怪了一下,就被师父掷地有声的声音给吸引了过去。

        “师叔?我自然是想满心亲切的叫您一声师叔?也好宽慰一下我们这些小辈失去师父以后,多年无靠思念的心思。立淳如今就是想斗胆问一句,我等有这个心,而您是否又真的把我等当做小辈?如若真是当做小辈,怎么半点爱护之心,维护之意都没有?就当您生性淡漠,看透世间缘分,斩断情根,那我又敢问,为何处处与我等为难,甚至加害于我们这些小辈?好吧,就算如此,我就当我们这一脉自然是我师父老李维护,最后斗胆问一声,为何能对自己的至亲骨血也毫不留情?您如今和我谈礼数,我直道尊老亦当爱幼,如果有人为老不尊那又如何?”

        师父说完这话以后,陡然站直了身体,双眼只是死死的盯着吴天,而环绕在师父周围老吴一脉的人,却是个个脸上都流露出了悲凄的表情,而看向我师父的眼光中竟然闪烁着感动。

        这个时候,我明白师父是在给老吴一脉的人要一个公道来了。

        只是面对吴天这样的存在,又怎么可能没有压力?我想起了我第一次见吴天时的压力,师父他此刻的吴天眼睛已经完全的睁开了,那股无形的气场在刻意的控制下慢慢的散发。

        我就站在师父的旁边,都感觉到了某一种压迫,可是师父不退不惧,硬是挺直了腰杆,没有退缩半步。

        “好一个伶牙俐齿的小辈,看来我是要替我那师兄训一下弟子了。”说话间,吴天就扬起了手!如果说神是很厉害的话,他到底是依靠着那条神秘的命运之河,比起对于术法的理解,还有功力的累积,自身的实力,他是万万比不上吴天的。

        那一刻,我全身绷紧,可是师父却是若无其事,只有我看见他的额头上其实布满了细汗。

        “吴前辈,教训是应该的。不过,就当给我一个面子,先把正事谈了再说。”就在这时,杨晟忽然伸手一把抓住了吴天的手,这个动作让我震惊,那一年的杨晟还是一个连最基本的炼体之术都不会的人,如今的他是怎么做到,举手之间就阻止了一个强大的蓄势待发的高人?

        要知道,这样承受的压力也不小!

        吴天看了一眼杨晟,似乎不是很满意,但到底慢慢的收回了自己的手,然后又微微半闭着眼睛,然后沉默的站在一旁不说话了。

        而我师父隐晦的吐了一口气,然后似笑非笑的看着杨晟说到:“看来你还是清醒的!有时候,在秘术面前,高人也不一定有解决办法,除非强破!可是你敢赌吗?你总归还是知道,我师父虽然和那个人是师兄弟,但到底传承不同,否则在他的眼皮子底下,又怎么会被我破除命牌的禁锢?杨晟,谈条件吧!”

        师父的话刚落音,好像一切都要得到解决了的时候,在这里的水面忽然开始不平静起来,两只船都开始微微的晃动,一直很平静的河面竟然翻起了不大的浪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