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我当道士那些年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一百五十一章 交锋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一百五十一章 交锋

    作品:《我当道士那些年

        “我当初说话是什么声音,那有什么好重要的?姜爷,你手中那块天纹之石拿出来吧,你知道我要什么的。”对于我的问题,杨晟根本就不在乎,而是盯着我师父,慢慢的说出了这句话。

        看来一直提当初,当初的根本只是我,随着我和杨晟的渐行渐远,他恐怕早已经忘记了当初。

        而整件事情我隐约也有一些串联起来了,杨晟放出大表哥给肖承乾的事情,或者根本就是一个阴谋,而这其中是不是有吴天的配合?如果有吴天的配合,那吴天为什么要杀我?至于师父拿着天纹之石就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样,师父又知道一些什么吗?

        我在疑惑中抬头,看见的正是杨晟立在船头的身影,同样的是带着面罩,穿着一件包裹的严实的风衣,两手搭在船舷上,带着手套。

        而和杨晟同站的竟然是吴天他

        至于在他们身后自然是吴天和杨晟的人,我又看见了那熟悉的十人,还有所谓的四大邪派的顶尖年轻一代。

        让我心惊肉跳的是,我没有看见肖承乾。

        我有很多话想和师父他们说,我开始懊恼,为什么之前那么多时间,我都不提起一点儿经历,好像是怕打破这种默认成俗的,他们不问,我也不说,我不问,他们也不说的尴尬。

        但现在想说,显然是不合适了。

        我在心中默默的计算着战斗力,发现两方对峙的话,我们必输无疑。

        我的手在微微的颤抖,难道大团圆就只是‘梦想’?我自觉和杨晟已经走到了水火不容的地步,我们要要做的事,恰恰就是他最大的阻碍,我想不出他有什么放过我们的理由?

        不过,和我稍许有些担忧的表现比起来,师父却是异常的自在。

        还是那一杆熟悉的旱烟,他不紧不慢的装上了最后剩下的烟叶子,慢慢的点上了,转头把旱烟递给慧大爷,说到:“要不要来一口?”

        “额不要,有本事给额弄几个鸡蛋来,好些日子都没吃咧,嘴里淡出个鸟来。”慧大爷对师父的旱烟一点儿都不领情。

        师父似笑非笑的抽了一口旱烟,很是享受的闭上眼睛,然后才说到:“你不识货我不怪你,我这烟叶子不是特殊的渠道,可是买不到的。你说你没吃鸡蛋,嘴里淡出个鸟来,你倒是吐一只鸟出来看看啊?”

        “额说你个死牛鼻子,你没事儿找额麻烦干啥咧?你是要单挑?”慧大爷总是经不起师父的两句挑拨,单挑这个词儿又从他的口中蹦了出来。

        “傻的,没看抽旱烟呢?”师父斜睨了慧大爷一眼。

        完了,我知道又是一场‘惨烈’的单挑要出现在我的眼前了,我下意识的叹息了一声,如果说师祖是光棍精神,那么师父则是把光棍精神发挥到了极致,越是这种沉闷紧张的对峙,他越是要扯淡,而慧大爷有时二愣二愣的,硬是搞不清楚状况的被师父拖入局。

        而在这个时候,肖老八又一次的站了出来,看他那深深忧虑的样子,估计又是要劝架了。

        整艘船上,只有吴立宇和我是一样的表情,他好像不敢往船上看,眉头微皱,那种复杂却是担忧焦躁的情绪怎么也掩饰不住。

        “咳,姜爷,你不必故意这个样子吧?在我心里,你一直都是内心极其有谱的人,何必又做出一副玩世不恭,万事迷糊的样子来哄骗大家呢?”杨晟或许是不想啰嗦,开口打破了这一出我师父故意的闹剧。

        这个时候,慧大爷也不和我师父闹了,转头看了一眼杨晟,说到:“额说谁呢?我只记得以前有个老实敦厚的杨晟,没想到是瞎了眼咧。”

        慧大爷就是这样的直肠子,不过,师父却是在慧大爷身前摆了摆手,冷静的说到:“我内心有谱,和我要用什么样的态度来面对一件事,面对我的人生,那是我的事儿。我这人没有什么大的追求,想做就做,对得起良心和底线的基础上,快乐就好,和老慧插科打诨是我喜欢的事儿,为什么不做?”

        “姜爷,你那口才还是一样的厉害啊。”杨晟的声音嘶哑,却开始装模作样的鼓起掌来,掌声清脆的回荡在两条船之间。

        “不敢不敢,做内心想做,说内心想说而已。倒是你,不必装模作样的叫我一声姜爷,你还有叫我姜爷时的那份心,你还是叫我姜爷时的那个你吗?你是在自我否定,还是在自我打脸?当然,我也不否定你就真的是真心呢?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就让路,别挡着吧。”我师父说到最后语气严厉了起来,旱烟升腾的烟雾迷蒙了他的脸,我也看不清他的表情。

        “呵呵呵呵”面对我师父的话,杨晟干笑了几声,然后忽然语气就严厉了起来:“既然你要撕破脸,我也不用叫什么姜爷了。姜立淳,我今天来了,就是解决一切隐患的,而那块天纹之石,你交不交出来也都无所谓,你以为我拿不到吗?”

        杨晟的话语里明显有了几分威胁的意思,就像他说的,既然撕破脸了,大家也不必虚伪了。

        “本来就已经撕破脸了,从你搭着直升飞机离开那一刻起,我们之间就还有脸面的存在吗?只是我徒弟傻,为你伤心难过很多年,不过不值得的人和事的确也是没必要。天纹之石已经废了,我相信你要的也不是它,是这里面的昆仑之魂吧?”说话间,师父从随身的黄布包里拿出了那块天纹之石,随着的抛玩着,一副毫不在乎的样子。

        可是杨晟却显得有些激动,忍不住朝前前倾了一下身子,明显,师父说中了他的心事,而看见天纹之石的同时,他已经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

        其实,我看着杨晟,忽然有点可怜他,当初他只是想完成他老师毕生研究的愿望,走到现在这一步,可能事情也出乎他的意料了吧?他就像是被自己的执念,和自己选择的命运这两双手不停的推着走。

        偶尔,他会不会也在夜阑人静的时候想要回头呢?

        可是,很多人都是一种不能付出代价的生物,付出了,就想要得到回报就像爱情里付出越多的人,越是松不开手!有时,可能已经不是爱了,不甘心的只是自己的付出。

        这个道理可以放在很多事情之上,如果看不透,就算有些事情想回头也会自我否定。

        壮士断腕,为什么那么惨烈?就是一种舍弃自己的付出,这是巨大的心理难关,看透的能有几个?付出时无悔,只是因为想要付出。放开时无怨,只是因为了放开的时候。

        所以,我望着有些激动的杨晟沉吟了,我想他也一定有个艰难的心理过程,否则不会用几次救我来彻底的清算我们的感情。

        我很想说声晟哥,回头吧,可是我却知道,说了也只会徒增伤感,毁灭我心里其实深埋的那最后一丝情谊。

        在我的念头百转千回的时候,杨晟已经恢复了正常,面对师父拿出来的天纹之石,只是贪婪的看了几眼,最终才说到:“姜立淳,我其实很好奇,你是怎么破解了命牌,拿回了你们被禁锢在内村的魂魄的?如果不是如此,我今天还真的不用动手,就算情谊已经不在,咱们毕竟还是熟人熟事儿的,打起来到底难看了一些。”

        说完的时候,杨晟在弄着自己的手套,仿佛在检查是不是没有戴好,他的语气有些轻佻,可是一直沉默的站在他身后的人,气场却不一样了,一股压抑的战意开始弥漫在整艘船上,看样子,局势是一触即发!

        可是,这种那么严肃的战意,却被师父的一声嗤笑给打断了,他摇着头说到:“杨晟,你既然知道我能破命牌,我身为道士,对灵魂也有深刻的研究,那就好办事儿了。天纹之石给你又何妨,你敢拿吗?”

        说到最后,师父的语气忽然变得平静却严肃了起来,这时候,言语上的交锋已经到了临界点。

        不过,杨晟已经没有最初的激动,他只是看着师父说出了这样一句话:“我难道会怕?在圣村,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你们的徒子徒孙都还在呆着,现在是好吃好喝,之后我却不能保证了。”

        “祖上,你难道就真的那么忍心,这样对待我们?”也就在这时,一直沉默的吴立宇忽然激动的开口了。

        他叫祖上,自然就是吴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