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我当道士那些年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一百五十章 迎接之人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一百五十章 迎接之人

    作品:《我当道士那些年

        可是,我没有感觉到任何灵魂存在的气息,我只能把这一阵清风当做是天地之间的巧合,当做是天地为愿意为纪清送上一丝悲悯。

        在我讲述完了一切沉默的同时,师父也沉默了,过了半天他才问我:“真有这回事情?”

        师父自然不是不相信我,他只是不相信自己以前无意中的一个行为,为纪清带来了那么大的伤害,可是这种事情他又如何去弥补?

        我和纪清的一来一往,原本可以弥补纪清一些什么,可是纪清也是如此的骄傲,他到死都不愿意欠下我,而成为师父的弟子,几乎快成为他心底的一个执念。

        我不知道应该对师父说些什么,只是看着师父有些怔怔的发呆,过了好半响,师父才叹息了一声,说到:“我心里有数了,走吧。”

        这算一句什么样的回答?我实在猜想不到师父会给出这样一句答案,可是看见他有些沧桑的背影,我又不忍心追问了。

        只能看着这静静的河水,对纪清道了一句哀思,然后跟随着师父的脚步,离开了这里。

        其余的长辈们早就在那艘血船上等着我们,如果说神还留下了一些炼尸,就是这来来回回的几艘船上的了,这些炼尸应该是失败品,只能机械的划船,也造不成什么伤害,我们也还需要它们,所以也就没去管它们了。

        来到第一层熟悉的船舱,那种让人迷醉的香味还萦绕在船舱中,只是我还是忍不住微微难过了一下,这里的主人已经不在了。

        不过,这也不是值得难过的事情吧?能守着自己的儿子死去,能解脱,未尝不是林建国的心愿?

        我沉默的盘坐在了船舱的一角,还是习惯性的紧紧挨着师父,我也不知道是哪个长辈想的办法,竟然顺利的让这船前进了,那所谓的护船兽也没有出现,一切都异常的安静。

        我不知道这一次我们能不能顺利的出去,但是师父既然说有人来接我们,那就安静的等待吧。

        或许是同江河湖海结下了不可磨灭的缘分,这一次在船上的日子却是我不可以想象的漫长,我们竟然随着河流,在船上呆了整整五天。

        外面的风景不停的变化,可是一切却是正常的不能再正常,我感慨这个地方真的能称为一个世界,因为这样漂泊了五天,不停变幻的风景,我也没有感觉到这河流就到了尽头。

        我有些焦躁,我们都不知道漂泊到了哪里,却一点儿也没有看见出去的希望,我们能出去吗?

        除了师父,慧大爷和凌青奶奶三人以外,所有的长辈都和我一样的有些焦躁,但是师父常常老神在在的,什么也不说,大家也只有静默的等待。

        转机发生在第五天的下午,那一天下午也是平常的在河道上航行,可是在前面的一个转角处,终于盼来了我们期待已久的事情,风景开始重复了,无限的重复。

        我无法形容自己那一刻的感觉,毕竟这个世界就算再好,它也不是我原本的世界,我感觉自己被困在了这里无法出去,内心焦躁,但终于被我找到了一扇可以出去的大门,怎么可能不高兴?

        在这样无限的重复的无聊中,每个人竟然都变得开心起来,激动的一次又一次的朝着船外张望,只有一直淡定的师父,此刻显得更加的淡定,还有吴立宇,他一开始最是焦躁,到现在却是一次都没有到甲板上去过。

        和进来时一样,这样的重复大概过了几个小时,终于变了船舱外开始出现浓浓的雾气,除了水声,然后剩下的就是莫名的静谧。

        师父终于起身从船舱中走了出去,我下意识的就赶紧跟上,然后发现,我们竟然来到了之前进入鬼打湾时,那一段平静的河道。

        师父立在船头,忽然开口对我说到:“承一,这里就是出口了很神奇的一个地方,只要我们的船驶过这段河道,经过一个拐角,就能回到熟悉的地方。这里的人只能进,不能出没想到我们还真的能出去了。”

        “师父,既然没有人出去过,你怎么会知道这一切的?”我忍不住奇怪,而且敏感的发现,师父说话的声音好像刻意压低了。

        “我知道,是因为林晓花。另外,承一,你灵觉如此出色,该不会感觉不到吧?这一片地方最可怕的存在就隐藏在这里,所以你说话的时候,声音稍微放小一点儿。”师父在眉眼间好像很忌讳这里隐藏着的某个可怕存在。

        “林晓花?师父,你到底知道一些什么?到底怎么回事儿?”我竟然不知道师父还有这么一段隐藏的往事没有说。

        船还在静静的行驶着,而从这里进来过的我知道,只要驶出了这片浓雾区,就可以看见一段平静的水道顺利过去之后。

        而师父见我提起林晓花,然后追问他,竟然又拿出了他的旱烟,点上了之后才说到:“林晓花是个不错的姑娘,我们在入定的岁月里,多亏有她的照顾。那是一次巧合,她进入了我们入定的地方然后对着入定的我说了许多话,大概就是她和神的那些恩怨,我都听见了,我从入定的状态中醒来,然后就和这个姑娘联系上了很多事,以后再详细的说吧。总之,这个地方不可以出入,只有一个例外,就是神偶尔会出入这个入口处,这些神都毫无保留的告诉了林晓花,有些忌讳是林晓花告诉我的。”

        “那在这里有什么忌讳?”我也忍不住压低了声音,追问了师父一句。

        我没有想到师父和林晓花还有这么一段往事,可是现在想起这个特别的女孩子,心中的伤感还是很重,所以只能选择绝口不提了。

        “其实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忌讳,总结起来就只是一句话,这里这个存在没人知道是什么,因为它出现就必杀死所有见过它的但是它好像很平和,一般情况下,不会轻易的出现所以,一切都不要惊扰它为好。至于怎么才会惊扰到它,这个没有太过固定的说法,可是我想安静的过去就好,说话的声音也不要太大。”师父没有再说下去了,他的神情隐隐出现了一些忧虑,至于他是在忧虑什么,我并不知道。

        很快,船就行驶到了浓雾区的边缘,在这里雾气终于渐渐的变淡了一些,但是视线所能看到的还是有限。

        我和师父立在船头,我下意识就感觉到了内心有一种强烈的不安,而师父的脸色也越发的严肃。

        “哦?竟然还有那么一个不是人的家伙等在前面?他是怎么做到的?不太可能啊。”在我感觉到内心的不安以后,我心底那沉寂已久的道童子忽然发出了一声疑问。

        可是,当我想追问的时候,船就已经驶出了浓雾区,我感觉体内属于道童子的意志被压制了下去,在那一刻我仿佛看见无数的碎片在我灵魂深处涌出,然后行成了一道新的薄膜覆盖在了某一种力量之上。

        道童子再一次的被轮回的障壁封印住了?师父那一番关于心灵力量的话又响彻在我耳边,我知道事情没那么简单而这一次薄膜再也不是当初那一层轮回的障壁。

        我来不及出思考自己太多的问题,因为这艘不大的血船驶出这一片区域的时候,我终于知道了内心的不安来自那里。

        在我眼前出现了一艘金碧辉煌的大船,当初的那一条迎亲之船。

        我还没有来得及去观察什么,就听见一连窜鼓掌的声音,接着一个沙哑难听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陈承一,你总是不会让我失望的,把你这个变数放入鬼打湾,就会产生让我惊喜的结果。”

        “杨晟,我很想问你,你还记得你当初说话是什么声音吗?”我不用抬头,也知道是谁来了。

        原来,来接我们的人就是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