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我当道士那些年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一百四十六章 晓花(下)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一百四十六章 晓花(下)

    作品:《我当道士那些年

        林晓花显然是不会评价这个的,在心死以后最后的伤痛,我想没有人愿意拿出来给别人分享,那只能是自己品尝的滋味。

        “接下来的故事,说简单倒也就简单了第一次见,第一次埋下的种子,在以后成长的岁月里,我就能分清哪个是好哥哥,哪个是坏哥哥了。不要以为小孩子你很难给他(她)解释很多事情,其实用他(她)单纯的视角来看东西,反而简单,反而接受起来那么快,因为他们的思维还没有固化,还没有学会拒绝别人的言论,保护自己的世界和安全感我那个时候没想的那么复杂,也不觉得有任何怪异。我只是固执的把那个人分为了好哥哥和坏哥哥。”林晓花淡淡的讲述着,慢慢的,沙哑的声音也开始蜕变,变得有些厚重。

        是那种区别于少女和年轻女子的声音。

        风吹过,林晓花就这样在回忆中老去了。

        关于好哥哥和坏哥哥,实在不用过多的细节回忆,一个是冷漠的高高在上,带着轻蔑的神情。而一个是亲切的温和温暖,带着阳光的气息,这样两极的差距,会给一个小女孩子留下什么样的印象,其实可以想象。

        坏的越发的坏,好的越发的好,孩子的判断就是如此简单。

        林晓花没有去说成长岁月的太多细节,挑挑拣拣只说了两个她第一次有记忆的走出院子的大门,是好哥哥带她的,她伏在她的背上,被他背着走出了小院。

        背着她走了很久,很远她接触到了很多人,带着尊重的目光,客气的言谈,只因为她是趴在他的背上。

        “或许小时候,我也被抱出去过?看病?或者是别的什么?也或者是我选择性的遗忘,只记得他那天背我出去的时候,外面蓝蓝的天,暖软的风走到村外时,哗啦啦的河水声,那是我从来没有到过的‘远方’的世界。”林晓花对于这一段的评价就只有那么一句话。

        而另外一个细节,是两人都是少年时了,那一个半夜,林富瑞突然‘醒’来了他去到林晓花的房间,在那一夜,两个不成熟的少男少女却有了第一次最深入的交谈。

        彼此的难过,悲伤在那一夜,林晓花第一次看见了流泪的林富瑞,第一次感觉到强烈的想安慰一个人时,词语是那么不够用,语言是那么的匮乏。

        如果说,小时候播下了一颗种子,在那一夜就长出了嫩芽,扎根在心间,就再也不能忘。

        “不要说我的世界只有他,因为整个爱上他的过程,哪里又只是这两个细节?日夜相处的点滴,还有那种极端的心境,就是那个人明明在你眼前,却偏偏不是他,你极度的渴望他出现,倒久了,就成了病,而病态的依赖伴随着懵懂的爱情是最可怕的,只因为它们的根须太强大,会细细碎碎的就扎根在心底的最深处。怎么拔去?连根拔去,就会扯掉整个心脏。”林晓花的语调是那么的平静,却是在和我诉说一段刻骨铭心爱情的开始。

        我很沉默,这世间的爱情分外了很多种,但是无论是怎么样的开始,怎么样的曲折,或平静或激烈,最怕的也不过是扎根心间,就如林晓花所说,那还怎么扯掉?或者只能是任其枯萎?但是长在肉里,血液浇灌,哪有那么容易枯萎,终究是耗费了自己那么多的心血,也就留在了灵魂里。

        再接下来的故事,林晓花也讲的异常的简洁,无非就是他们长大了,林晓花的病在神的帮助下,治好了一半。

        为什么只是一半?我忍不住追问了一句。

        毕竟我知道,神的各种多多少少会受林富瑞的影响,而林富瑞那个时候也应该是爱上了林晓花。

        因为在整个成长的岁月中,孤寂的不单是林晓花,同样还有林富瑞更可怕的是,林晓花还有自我认知,知道自己的存在,林富瑞却连这个也没有,只因为别人认知的,都是那个高高在上的神。

        除了在神刻意的控制下,相见很少的家人能认知他的存在,剩下的就是林晓花了。

        更不同的是,林晓花不仅给了他认知,还有依赖,崇拜,信任爱情!面对这样的感情,加上成长的岁月,一个一直以来被压制的有些懦弱的男孩子有什么不回应,不接受的可能?

        更何况,林晓花本就是个动人的女子,尽管她的身体在那个时候那么糟糕,却不能掩埋她的光辉。

        否则,那个高高在上的神怎么也会听之任之?他如果不承认林晓花,以他的霸道和强势,绝对会想尽办法阻止林富瑞的毕竟从某种角度上来说他们是同一个人。

        所以,在这样的情况下,为什么神只肯把林晓花治好一半?

        “很简单啊,神和林富瑞最大的不同在于控制。在那个时候,他要来这里他怕我不跟他走,所以只肯治好我一半。另外还有两个原因,第一,在外界,他不敢太过分的始终天纹之石的力量。第二,用这个来给我父母施压,要带我走。”林晓花说的非常简单。

        或许时间真的不多了,她已经不能去讲述太多的细节。

        但事实上,如果没有林富瑞的存在,神肯定带不走这个因为身体的残疾,所以在成长的岁月中,内心磨砺的无比坚韧的女孩子。

        她和他走了走的很干脆,最大的原因是,那个时候的她还不理解她父母,觉得他们只是献媚于神,对自己的爱在神来以后,就磨灭了许多,她心里不可能没有怨。

        “我的父母在我进入这里以后不久,就双双去世了,我不想详谈那个时候的悲伤。只是还记得是林富瑞告诉我的真相,因为神怕我对外面的世界还有牵挂,不肯安心的呆在他的身边,所以干脆就使用一点点小小的手段,让我父母早亡了。也在那个时候,我才从林富瑞的口中知道真相,那就是我的父母那么讨好神,一切都是为了治好我。至于林富瑞怎么知道的,是因为进入了这里以后,他和神越发的融合了。”林晓花终于说到了她父母的这一段,可是她很冷静,眼中没有泪。

        因为这个女孩子早就已经决定了,欠下的就还,她坚定了这个决心,还有什么太过悲哀的?

        “是不是你一直觉得我是一个很睿智的女人?其实不是,在意的就会乱,就会残酷,就如我看不清楚父母对我的一片苦心。因为我总觉得人心是残酷的,残酷就在同样一件微小的错误,心不会和陌生人计较,觉得既然你是陌生人,你犯错是应该,因为你没有义务对我好。但是却是会和在意的人计较,觉得我都在意你了,我也对你付出了,你为什么要对我犯错?所以,我也残酷因为他们是我父母,更多的爱我觉得是理所当然,如果陌生人这样养大我,我自然是感激涕零,那父母呢?我竟然有责怪和不甘后来我就在想,对于在意的,关心的,熟悉的人不是应该更包容吗?一生缘分不易,都能给予陌生人的理解,为什么不能给予他们?让感情更加的升华?毕竟对你好与否是自然的事儿,而你对他人好与否,原本也是自然的事,加上了得失心,就不是这样了,开始看着回报了。”林晓花这段话说的特别长,或许她不是决定了还以后,就真的不痛了,只是这个隐忍的女孩子习惯了掩饰。

        若然真的不痛,怎么会有如此的领悟?

        我眯着眼睛看着天空的风扬起了细微的大战过后的碎屑,传来的阵阵血腥味儿,带着凄凉,我能说的却只有一句:“不,经历让你更加的睿智,至少比我这个你口中的呆子强很多。”

        “呵我的废话有些多了。剩下的,其实也没有什么好讲,不过就是三个人在这里无尽的纠缠,特别是神发现我的精血是他保命的一张底牌以后。你可能听出来了,我刻意去回避了神对我的一些行为和日常的相处,因为我觉得不值得去记。因为他说的爱我,更大的原因是在于他的绝对控制欲,他连我爱林富瑞这件事情都想控制当然,也是他的高傲,在他眼中,我怎么可以去爱卑微的林富瑞,而不是他呢?这就是一切的答案。陈承一,如果我还有什么要告诉你的,那就只有一件事情。”林晓花的声音说到此时,已经非常的沧桑了,其实不用刻意去想,也知道,在这一刻,她彻底的老去了。

        我眼角的余光瞟见她的发梢,已经彻底的白了,难道这就是朝如青丝暮成雪的悲伤吗?我的心在莫名的颤抖。

        “知道我为什么说他追寻死亡吗?那是我和他的一个界点,过了这个界点他就慢慢不再是他了。”林晓花的声音仿佛带着穿透的魔力,让我看见了她和林富瑞的一个夜晚。

        第一次林富瑞在他面前哭,是少年时。

        而那一个夜晚,是林富瑞第二次在林晓花面前哭他告诉林晓花他已经不能抑制的越来越像自己最恨的那个神,他告诉林晓花,这一世他什么都不想要,只想求得一个死亡,因为死去了至少还有轮回,还有希望。

        他还告诉林晓花:“这一世,我什么都愿意放弃,只求一死,但是我连自杀都不能,他会醒来。你要理解我,不是我愿意抛下你,而是我真的没有任何办法再面对自己都不是自己了,这样的我又怎么爱你?晓花,你愿意相信吗?下一世,我一定记得你,下一世我还是你的小瑞哥哥。”

        “这就是你如信仰般的追随他,他却追随死亡的由来吗?”我忍不住问了一句。

        “是啊,其实我能理解,甚至我能成全,把他的梦想当做我的梦想来完成可是,哪个女人要的又会是虚无缥缈的下一辈子,而不是能相守眼前,哪怕一分钟的幸福呢?常常叹息呢,但到底成全了他。”林晓花轻声的说到。

        “可是,他到最后,不想要这份成全了啊。”我忍不住说了一句。

        “不想要这份成全的不是他,从那天晚上以后,他已经病入膏肓,然后慢慢死掉。我目睹了他死亡的过程,我艰难的活着,或许抱着一丝他还是他的希望,你知道的,没有一丝希望会活得更加艰难。我无数次的告诉自己,我不过在完成他的遗愿,他那一耳光打碎了希望,我还能剩下什么?这一世借他温暖,还他希望,纠缠至今,也就够了。”林晓花的声音仿佛是要睡去了。

        “其实你哪里是在完成他的遗愿,你到最后还想给他一个解脱,如果不能选择死亡,他永远都是被神压制的可怜虫,甚至彻底消失。你怎么可能忍心看着这样的事情发生?”我终于忍不住‘揭穿’了林晓花的轻描淡写。

        “呵呵陈承一,天纹之石毁了,神的灵魂被彻底的禁锢在里面,然后就会慢慢的消散,什么也不用做因为有大的好处,面对失败,就一定有大的害处,这是神的秘密呢?你看他多喜欢我陈承一啊,如果我累了就不再说话了嗯,那也就是我死去了。”

        “陈承一你知道我为什么告诉你这些吗?因为,我那么爱过他他这一世的存在在人眼中却只是神我怎么忍心他不在除了家人的任何人心里留下痕迹?”

        “陈承一我很自私吧就这样没头没脑的告诉了你其实爱了他一生到最后也觉得你这个小家伙挺挺”

        林晓花到底没有说完所有的话,整个身体软到在了我的肩膀。

        凌青奶奶一下子捂住了我的眼睛,对我说到:“承一,别看成全这个可怜姑娘的最后愿望吧!待我给她盖上头巾,你再睁眼吧”

        而我的泪水不自觉的从凌青奶奶的指缝中滑出。

        再见,林晓花,但愿来世能再和你共饮神仙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