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我当道士那些年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一百四十五章 晓花(上)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一百四十五章 晓花(上)

    作品:《我当道士那些年

        林晓花的声音变了,之前她的声音是清脆中带着丝丝媚意,如今却是低沉沙哑的,带着一丝沧桑和掩藏不住的疲惫。

        难道林晓花此刻也在慢慢变老吗?我开始为这个女孩子心疼可是我还能做一些什么?

        “你应该已经猜到,我和林富瑞都是一个村子的,都是出生在那个不怎么光彩的村子——盗村”林晓花开始慢慢的讲述起来一段纠缠的往事,可能是因为时间不多了,所以她讲得非常的简洁。

        但我也从她的讲述中,理清了这个纠缠不休的故事。

        那要从林富瑞被神上身的时候说起了,曾经林建国和我说起过,自从他的儿子上身以后,就去了别的人家生活,而这家人恰好就是林晓花的家。

        “盗村的人大多姓林,就如很多普通的村子一般,往往一个村中总有一个大姓。我和林富瑞没有什么亲戚关系,但是他在我们家却是享受着最高的待遇因为我爸爸妈妈是神的狂热信奉者。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那个神身上,你知道为什么吗?”

        “因为我,我是他们唯一的女儿。而我从小身体就不好,小小年纪就不会走路,大了一些就更加的严重,大多数时候只能躺在床上等人照顾,病情却是不知道的。我爸爸很爱我妈妈的,而我妈妈因为身体的原因已经不能再生养,那谁又不希望自己的女儿健康呢?那个无所谓不能的神就成了他们唯一的希望,所以他们理所当然的成了狂热的信奉者。”

        “或许是因为这个,也或许是因为我们家的情况相比于其他家要简单,没有什么亲戚,也就我,爸妈三人。神在选择‘长大’的落脚点时,选择了我们家。这也就是纠缠的开始。”

        从林晓花的叙述中,我能想象神在他们家得到了是一个怎么样的高高在上的待遇。

        但事实远比我想象的更加夸张,盗村的人富裕,在生活上肯定是华夏这片大地其它村子不能想象的即便是在乱世的时候,他们也过的安稳又富足,其它的不说,就说衣食两样,穿的就算不是绫罗绸缎,但也是讲究的,吃的不是山珍海味,但也是大鱼大肉的。

        可是对于神,林晓花的父母怎么敢让他过和村子里的其他人一样的生活?总是要高出很多的。

        所以,从神来了以后,林晓花家的生活发生了变化,最好吃的以前是给林晓花的,神来了就给了神,甚至很多还是林晓花以前都没有见过的,吃过的。

        制什么衣服,也总是先给神,而且是最好的。

        “我那个时候只是一个常常躺在床上的小女孩儿,同其他的小孩子一样,我的世界很简单,没有什么神不神的,也不懂什么地位的差别。和其他的小孩子不同的是,我的世界也很孤寂,没有朋友,没有兄弟姐妹,我有的只是我的爸爸妈妈。小孩子的想法总是单纯,我什么也不懂,就是觉得爸爸妈妈爱他不爱我了。你知道的,那个时候的神也不过是一个小孩子的形象。”林晓花的声音很寂寞,仿佛又回到了那个时候,小小年纪只能躺在床上的寂寞。

        我能想象她那个时候的心酸,却偏偏也不敢和爸爸妈妈过多的哭闹,只能默默的忍受着这一切的疑惑。

        天生有缺陷的孩子,如果不是偏激,那就是畏惧敏感早熟的,显然林晓花是属于后者,她不安有一个看起来很健康的哥哥抢走了她的爱,但比起来这种不安,更大的是畏惧,害怕被爸爸妈妈所抛弃。

        “那个时候,总是不懂爸爸妈妈给予的爱,也根本不知道,他们如此对神的根本原因都是因为我。可惜的是,他们走的太早,我又懂的太晚。”林晓花的声音透露着一丝伤感,和不可挽回的悔意,但相对于林富瑞,这个女人要洒脱的多,在这沉默以后,自己却是轻笑了一声,淡淡的说到:“不过,这天道总是有轮回的,我欠下他们的,迟早也会还,我不急,我只是想还。”

        这个女人我不知道该说什么,她这份心境真的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应该值得我仰望。

        可是我却是疑问,林晓花的父母如此待神,为什么还偏偏会走的早?想到这里,我忍不住问了一句。

        林晓花却不疾不徐的玩着自己发梢,对我说到:“总是要讲的,你这个呆子,急什么?”

        我始终没有转头去看林晓花,可眼角的余光却不小心的看见林晓花的发梢,触目惊心的灰白我没有什么其它的感觉,唯一有的感觉只是心疼,有什么比这还要残忍,眼睁睁的看着这个女人在我面前凋谢,我却无能为力。

        林富瑞那边已经归于沉寂了,他抱着林建国,到底是已经去了,还是还活着,我也不知道风从他们互相依偎的身体吹过,带起了衣襟发梢,仿佛也是在诉说,生前恩怨了,逝者已逝,送上一份告别的哀思。

        但是林晓花却始终没有看一眼,有一种心死是可怕的,尽管她还在诉说着他和她的故事。

        不哭不闹,只是默默不安的小女孩,讨好的父母,和一直冷漠,高高在上的神,在这样的屋檐下相处着,直到两个月后的某一天,事情发生了一点点微小的改变。

        那是在一次饭桌上的一个小细节,那一天的很平常,饭桌上依旧准备着一道特别的菜,是给神的。

        是在大西北很少的一种东西,总是由于记忆的模糊,林晓花也不记得了,只是记得当时强烈的想吃的愿望,可是她又怎么敢闹?她怕看见爸爸妈妈责怪的眼神,看见神高高在上的冷漠,根本无视她的蔑视。

        可是,那一天,神却转过了头,眼神第一次很温和,也带着一点点好奇的看着被抱在林晓花妈妈怀里,被喂饭的林晓花,很轻声的说了一句:“你想吃这个吗?”

        那一句话,林晓花记了很久很久,因为神到了她家,根本就没有和她说过任何一句话,看她的眼神也是冷漠的,高高在上的。

        她根本不知道这个男孩子还能用这样柔和的眼神看她,说话的时候也是轻轻的,温和的。

        “或许是因为孤独了太久?除了父母没见过别人对我温和的样子?又或者是因为他一直都是那么高高在上,忽然放低了架子,这样问我,而我也‘贱’的就受宠若惊了,总之那一眼,那一声问话,我忽然觉得他好亲切,好好看,就再也忘不了了。”林晓花说起这个时候,声音里都带着笑意,很微小的美好,从幼小的年纪就这样被放入心中的一颗种子。

        面对如此温和的问询,林晓花的世界就像被照进了一缕阳光,而赋予了她勇气,她竟然愣愣的‘嗯’一声,全然忘记了自己告诫自己的,要懂事,要更乖,不能和小哥哥争什么?

        林晓花的这声嗯,却是让林晓花的妈妈惊慌了,她下意识就拍了林晓花一下,不重,可是急,她一叠声的说着:“你这孩子怎么这么不懂事儿?”一边又对神露出了歉意讨好的笑。

        是歉意讨好的笑吗?林晓花只是自己的猜测的,可是她是真的被吓到了,看着爸爸也投来责怪的眼神,她觉得她下一秒就要被抛弃了。

        可当她的妈妈再次扬手时,却被神抓住了手,他只是简单的说了句:“别打她,她很乖的。”然后,放开了林晓花妈妈的手。

        接着,他伸手夹了好几筷子林晓花想吃的那盘菜,然后温和的对她笑着说:“一起吃吧。”

        “这是我生命里永远不能忘记的画面,也是我和林富瑞的第一次相遇。你应该猜到了,两个月之中,我见到的一直都是神,因为林富瑞清醒的时候,总是要回自己家的,那一天他没有回去,我和他的一次相遇,是在这两个月之后。我现在都记得当时的感觉,在绝望之中,一双手把你拉了出来,并温和的成全了你小小的愿望。在那一刻,他才是神,而神从来都不是神。”林晓花声音里的笑意更重了,如果此刻我可以看着她,她的眼睛是睁开的。

        会不会流露出来的,就是化不开的情意呢?但偏偏可怜的就在于,回忆之中的他那么好,现实里的他却已经不在,那又是怎么样的痛苦?

        风吹过,林富瑞和林建国依偎着的身影,那就是林晓花眼中最后的他吗?